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美句

催眠美熟妇性奴系列_少妇的蚌肉

        夜已深。       &…

        

夜已深。

催眠美熟妇性奴系列_少妇的蚌肉


        

不知不觉,挂在墙壁上的始终已经来到了22:45的时间。


        

而刘伟诚则在念完最后一句故事后,轻轻的合上手中的画本,静悄悄的将其放在了面前的茶几上。


        

转过头,看向身旁单手撑着下巴,侧着脸看向自己的李诗怡,张了张嘴。


        

用极低的声音说着。


        

“睡着了……”


        

“嗯,我看到了。”


        

相比较刘伟诚的小心翼翼,李诗怡则是用正常的说话音量。


        

听到她在此刻十分大声的声音,刘伟诚立马急忙朝对方摆了摆手,示意她应该再小声一点。


        

而一旁的李诗怡在见到这一幕后则笑着点头同意,自己家女儿睡着后是什么样子,她这个身为母亲的最为熟悉不过了。


        

别说这点说话的音量,就是在客厅里大声唱歌,这孩子都不一定能醒的过来。 


        

接着撑着脸的手掌挪开,李诗怡缓缓的从沙发处起身,弯下腰想要将缩在刘伟诚怀中的芸芸抱过来。


        

全然没注意,衣服的领口在万有引力的作用下……


        

一抬眼,刘伟诚又发现了这一幕。


        

二者的距离足够的近,近到刘伟诚能够清晰的嗅到对方身上传来的淡淡香味。


        

不清楚是什么牌子的沐浴露,可闻起来的味道并没有让人反感的意思,相反还有点小诱人。


        

急忙转移视线,身体却很诚实的又看了回来。


        

时间很是短暂,短短几秒之后,李诗怡便从刘伟诚的怀中将孩子接了过来。


        

随着她身体的站直,景色也随之消失。


        

刘伟诚又感觉有点可惜,但脸上丝毫没有披露的他在芸芸离开后,总算能好好的舒展一番。


        

身体向后靠去,长长的呼出一口气来。


        

看着李诗怡抱过孩子后朝卧室方向走去的身影,大约过了一分多钟后对方才再一次的回到客厅。


        

轻轻的将卧室的房门关闭,李诗怡重新回到了刘伟诚的身旁。


        

坐了下来。


        

视线向着他所在的方向望去,那双原先如看小男孩的眼神已经不知道何时有了改变。


        

看着刘伟诚那明显凸起的喉结,看着对方那张棱角分明的侧脸。


        

“谢谢你。”


        

道谢的话语从她的口中传出,李诗怡是发自内心的感谢对方今晚的帮忙。


        

在吴勇找上门后迟迟不愿离开的二十分钟里,是她最为绝望无助的时候,只能承受对方敲门时带给她们母女二人的惊恐情绪。


        

被逼到没办法的她刚打算报警,谁曾想看到了最近的通话记录中刘伟诚的手机号码。


        

当初喊对方来自己家帮忙修马桶的时候,就用电话告诉过对方自己家的详细住址。


        

脑子一热将电话拨了过去,随着对方撂下一句【马上过来】后,李诗怡恐惧的心情才稍稍有了好转。


        

那时候抱着孩子的她没有考虑太多,等听到屋外没有继续传来咒骂声后这才反应过来。


        

刘伟诚与吴勇的体型是有些差距的。


        

上一次对来自己家修马桶的时候,就是忘记把门关上,这才导致吴勇进入家中发生了后来的事情。


        

一想到刘伟诚很可能再次吃亏,打电话将对方喊来的李诗怡顿时感觉良心上的不安。


        

那一刻,她也不知道自己哪来的勇气,冲进厨房后拿起菜刀就打算跟屋外的男人拼命。


        

只是让她没想到是,一打开门瞧见的不是刘伟诚受委屈的场景,反而是吴勇被按在地上挨打的景象……


        

而听到李诗怡的感谢,刘伟诚并没有多说什么。


        

抬手拿起面前茶几上的杯子,已经冷却下来的茶水不如开始那般滚烫,抿着将茶水灌入口中,稍稍缓解了给芸芸读画本后带来的口渴感。


        

一饮而尽,将杯子重新放回茶几。


        

看向身旁的李诗怡,望着对方那双似乎在闪着亮光的眼睛。


        

“谢谢什么的就算了,我现在有点好奇你们两个为什么还没离婚?”


        

“……”


        

听到刘伟诚问起这个,李诗怡刚刚还明亮的眼睛似乎暗淡了一些。


        

过了片刻之后才缓缓叙述着。


        

“他不愿意。”


        

“那……不愿意就没办法离了吗?”


        

“现在也在想办法,等分居的时间到了后就能离了。”


        

“这样啊。”


        

还未结过婚的刘伟诚对这些并不清楚,听完李诗怡的回应之后,他这才意识到对方如今的处境确实很是糟糕。


        

安慰人的话他不太会说,尤其是李诗怡目前的这种糟糕情况。


        

憋了半晌,才吭吭哧哧的说了一句。


        

“一步步来吧。”


        

说完这句话后,李诗怡并没有给予回应。


        

视线依旧停留在自己的身上,关于这一点刘伟诚感受的很是贴切。


        

开始坐立难安,抬眼瞅了瞅挂着的时钟,看着快到十一点的时间段……一整天的奔波让他的身体产生了疲惫。


        

控制不住的张大嘴巴,来了一个大大的哈欠。


        

“你困了?”


        

“嗯,忙一天了……”


        

嘴巴还没合上对方的询问就传入耳中,刘伟诚合上嘴后应了一句。


        

随即就在心里组织着词汇,想要先行一步告退。


        

腰部发力,身子已经起来了半截……


        

“要不……在我这睡吧。”


        

“……”


        

臀部悬停在了半空,刚刚还有些犯困的刘伟诚眨了眨眼。


        

瞬间困意全无。


        

视线慢慢的转向一旁,看着说出这句话的李诗怡……


        

被刘伟诚这般注视,估计也有些困迷糊的李诗怡立马清醒了过来,着急的摆了摆手开口解释着。


        

“还有一间客房,我的意思是……那个,不是你想的那样,我……”


        

“额……”


        

“我的天……我怎么说出这种话……”


        

羞耻感席卷全身,感觉自己无脸见人的李诗怡用双手捂住了脸。


        

低着头,小腿绷紧。


        

脑子里则一直进行着猜想。


        

孩子睡着后客厅只剩下她们两个人,可以算得上是孤男寡女的场景……自己却说出了这种不要脸的话。


        

她已经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刘伟诚了……


        

在对方看来,如今的自己肯定……


        

“看样子你应该也困了,那就这样吧,我就不继续打扰了。”


        

话音打断了李诗怡的混乱猜想,等她透过指缝看过去的时候,刘伟诚已经站起身来到了门口的位置。


        

打开门后走了出去,面朝着客厅内的李诗怡说道。


        

“我先走了,如果有事的话再给我打电话。”


        

“……”


        

“再见。”


        

伴随着防盗门关闭的响动,整个客厅陷入了寂静之中。


        

李诗怡似乎能清楚听见自己那加速跳动的心脏,一想到刚刚对刘伟诚所说的那番话,没脸见人的情绪便再一次的升起。


        

身体向着一旁倾斜,缓缓的倒在了沙发上。


        

他……肯定是误会了。


        

楼下。


        

已经朝着家所在方向走去的刘伟诚同样在回味着。


        

紧皱眉头的他默默的行走在人烟稀少的路段,脑海中回想着李诗怡刚刚说得那番话。


        

走着走着……停了下来。


        

咬了咬牙,抬起了右手,作势要给自己来上一巴掌。


        

但因为怕疼,最终抑制住了这股冲动。


        

“唉,真不争气啊刘伟诚!”


        

一想到自己刚刚道貌岸然的拒绝,感到的只有后悔,该死的正能量让他本能的拒绝。


        

怀揣着恨铁不成钢的心情,刘伟诚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等到自己居住的楼下后,见到的却是在老位置锁着的摊位……看样子赵宣莹帮自己推回来了。


        

也不知道那个小丫头是怎么推回来的。


        

踩着楼梯,刘伟诚在夜色中来到了楼道,正当他想借助手机屏幕的微弱亮光看清前方的时候……开门的响动在耳边响起。


        

下一秒,一道光束直射面门。


        

抬手,遮眼。


        

没等刘伟诚看清,耳边传来了赵宣莹的声音。


        

“怎么现在才回来?”


        

“一言难尽……”


        

光束朝着地面照去,刘伟诚的视线也重新恢复到了正常。


        

看着出现在面前不远处的赵宣莹,还没等她开口,对方便朝着他慢慢走了过来。


        

等对方走到自己身前,刘伟诚才看清楚对方已经穿上了要睡觉的装扮,


        

视线下移,看着对方那双丑爆的粉红拖鞋……


        

还有小脚趾。


        

“我还以为你出什么意外了。”


        

声音将刘伟诚看向地面的视线吸引了回去,看着眼前的少女,对方继续说道。


        

“给,锁的钥匙。”


        

“……”


        

看着对方递过来的钥匙,刘伟诚像是愣在了原地一般,久久没有回应。


        

直到赵宣莹又说了一遍,并且晃了晃手中的钥匙后,刘伟诚这才像是反应过来,伸手接了过去。


        

摊开手,看着掌心的钥匙……


        

“你这个点还没睡,就为了给我钥匙?”


        

“嗯,不过以后别这么晚出去了……晚上挺不安全的。”


        

“……”


        

“我奶奶都睡着了,我等的也差点睡着。”


        

似乎是刘伟诚的晚归让她等的太久,犯困的赵宣莹打了个哈欠后就打算转身离开。


        

只是,刚转身走了两步,身后的刘伟诚便开口说了一句。


        

“谢谢。”


        

这已经是她第二次从对方口中听到感谢了。


        

脚步只是顿了一下,随即再一次的走动起来。


        

直至回到她自己的房间。


        

随着关门声,楼道内只剩下刘伟诚一人。


        

目视着赵宣莹离开的背影。


        

久久没有动弹……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