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地的本色,安静的网名,美丽的北山

黄种人,我因此而骄傲,拥有着和大地一样的肤色,流淌着中华五千年传承下来的血脉,可以在字正腔圆的汉字中去寻找孔子曾经洒落在黄土中的宝藏——2500年后人类生存的机…

大地的本色

黄种人,我因此而骄傲,拥有着和大地一样的肤色,流淌着中华五千年传承下来的血脉,可以在字正腔圆的汉字中去寻找孔子曾经洒落在黄土中的宝藏——2500年后人类生存的机会。 纵使当今世界正在超速发展,先进的通信技术和高科技的运作机器却只能满足人类最肤浅的物质要求,而人们心中最干涸的地方不是钢筋水泥建成的高楼,而是某个角落中不愿遗忘的最真实的黄土。 黄,是大地的本色,是中华儿女最纯正的肤色,更是自然的主色。灰色的建筑材料无情地阻隔了人与人之间真诚的交流,更是为社会与自然建立了一道愈渐厚实的屏障。而我们也正在远离自然,远离中华本色,远离中国乃至世界的圣人为我们指明的道路。 孔子并没有获得诺贝尔奖,当他却告诉着我们社么才是生活。当他的躯体化作一粒粒尘埃散布与中华黄色的大地中时,那种与自然融为一体的生活准则也随之渗透到了中国的大地中。然而我们盲目地追逐物质生活的充实,日渐膨胀的物欲占据了整个大脑,却又在这无限扩大的空间中用高科技建立了一个无懈可击的堡垒,与此同时又感到极度空虚,21世纪的人类存在的危机不外乎此二:一者,对自然的极度破坏遭致的严重责罚;二者,物质的扩展将心智的积累远远抛在后头导致感情的匮乏。难道水泥堆砌的屋瓴就让我们忘却了与自己血脉相连的黄土?难道我们能对先哲留下的古训弃之不顾而与古老的中国背道而驰?难道中华五千年灿烂的文化结晶竟比不上一个诺贝尔奖吗? 大地呼唤着它的儿女们最本镇的回归。她温暖的呼唤越来越强烈,但一层又一层的防护罩却让声波越来越弱。在习惯了城市的喧嚣后,那大自然均匀的呼吸便淡出了生活的舞台。于是大地的眼泪流成了汹涌的大海,对着冷漠的人群发出愤怒的咆哮;于是大地的肌肤溃烂成恶毒的沙砾,对着麻木的人群发出无奈的攻击。 大地的本色正在一点点褪去,孔子的教导也随之离去。望着黄沙漫天的北京,我似乎看到了孔子衰老的身影转过去,重重地发出无奈的叹息。他手捧一掊黄土,然后用力地抛向天空,狂笑道,“逝者如斯夫……” 黄色,大地的本色;自然,中华的宝藏;心智,民族的灵魂。我们是否应该扪心自问:我们是不是该抽出一些时间来到长江黄河边俯下身用手去触摸一下托起五千年中国的黄土地,是不是该用手捧起孕育中华五千年的江河水看看它们记录的沉甸? “回归大地的本色是我们生存的唯一机会!”这是孔子对我们最后一次的警告。

安静的网名,美丽的北山

安静的网名,美丽的北山

  我家的东北面有一座山,叫北山。那里一年四季都很美,非要说最美的,那一定是夏天和秋天的景色了。

  夏天,树木穿上了翠绿的衣裳,地上长满了绿茸茸的小草,草里夹着一些红色的,紫色的野花,绽开了笑脸。树木长得郁郁葱葱,高高的松树层峦叠翠,要是把眼前的山看作是一幅画,那画家的本领可真了不起。

  秋天,树木都枯黄了,黄黄的叶子好像蝴蝶在空中飞舞,松柏的叶子显得更加翠绿。夜晚,一轮皎洁的明月悬挂在天空,宁静的深林里清清凉凉的,非常舒服。

  我常常觉得自己仿佛就是一颗大树,静静的站在那,听到了河水撞到石头上发出叮咚的声音。小鸟在唧唧的叫着,好像在说:“冬天要来了,快点储存粮食……”

  过了一会我才记起我不是大树,这就是我家乡美丽的北山。

三年级:马子阳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8911.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