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下午的人生,本着善意生活

某天下午,一觉醒来,忽视镜中的我,眼睛凹陷而迷茫,两鬓染华而沧桑,额上又多了一条深深的岁月河流。这一切老旧时光留下的印迹,宣告了我上午的人生,已经随着时光的沙漏…

下午的人生

某天下午,一觉醒来,忽视镜中的我,眼睛凹陷而迷茫,两鬓染华而沧桑,额上又多了一条深深的岁月河流。这一切老旧时光留下的印迹,宣告了我上午的人生,已经随着时光的沙漏完全流失了。

下午——这个一直让我温暖和感念的词,曾经是那么真切的温存于我的心间,也温存于我们的故事中。

回望一路走过的时光:年轻之时,总希望自己能早一点老成些,成熟些,稳重些。那时,哪怕一根胡子出现,对自己来说都是一份喜悦,对老辈们怕老的行径全然不能理解;不惑之年后,常常以为自己早就看透世间万象,故能够淡定一切功名的诱惑,远离所有利禄的纷扰,得之或失之,都决不再会引起心绪上的大喜抑或大悲,甚至小喜或小悲也不会存在。

人到中年,本应早无悲喜之觉,无得失之念。今天自己怎么了?在这个茶香一屋、书本在手的闲暇午后,却为自己下午的人生而惆怅于胸。

下午的人生可怕吗?是纠结于身体的老态,还是事业的下坡?是心灵的荒芜,还是得过且过?其实这些都不是,人生是一条激流,每个人都是自己的舵手。在漫长的人生路上,情绪这个与生俱来的兄弟,常会左右我们或有迷茫或有微尘或有豪情的心境。

其实,老了有什么可怕,身体的老态原也是自然规律的使然,终究有一天,我们会做为一粒微尘回归泥土中去。心灵的荒芜才是自己的大敌,心老了,路就远了,时日如年,一切就无药可治了。

著名的心理学大师荣格曾经形容一个人的中年就等于是走到了“人生的下午”。荣格说在下午的时候,就应该回头检查早上出发所带的东西,究竟还合不合用?有些东西是不是该丢弃了?理由很简单,因为“我们不能照着上午的计划来过下午的人生,早晨重要的事物到了傍晚可能就显得微不足道,早晨的真理到了傍晚可能就已经变成谎言。

搜狐的创始人张朝阳也有一套著名的“删除哲学”。他认为人一定要有“归零”的心态,“每天都要从零开始……”。

我要扔掉和删除什么呢?当然是虚华和身外的烟云。不再为事业,名利,收成,耿耿于怀。放下这些,重返课堂,过一种简静而不消极的下午人生。

站在三尺讲台之上,面对渴求知识的眼神,我仍会被红男绿女们的风华意气所感染,精神的航船刹时鼓满前进的风帆。课堂成为一条波波澜澜的大江大河,而我是自信的舵手,也是行动的水手,与学生一起向着目的地紧张与快乐的行进。波涛,旋涡、激流,险滩,一路向后。我喜欢这样的课堂,喜欢这样平实的人生。它干净,热烈,平静,真诚。它远离世间的纷纷扰扰。远离一切浮华与奢望。

孩子们的笑容,会是我下午人生花园里最灿烂的花朵。与他们朝夕相处,一个会心的微笑,一个攻克问题之后出现在眉梢上的喜悦,一句最平淡的感念之语……。皆能唤醒我沉入心底的豪情。激情一次次的升腾,一次次的点亮,思想的火焰高照,激扬的词句在嘴里燃烧,让我的下午人生充满了平平仄仄的诗韵。

本着善意生活

有时我会觉得心中焦躁难安,浮世中,似乎总难寻觅到一个能让心灵“打个盹”的地方。听些轻音乐有时会让心情得到些许的平复,但是音乐声一停,焦躁的感觉立马又把自己包裹的严严实实的。 严实的束缚经常让我觉得难以呼吸,使得焦躁的心情更加的焦躁难安。而每每这个时候就只剩下寺庙是我唯一可以让我心灵迅速回归平静的地方了。 其实,我既不懂佛学,更不会解禅宗。也厌倦什么人跟我谈论佛学,因为我根本就不懂佛学,也不打算研究佛学。我礼佛只是我打从心底的喜欢佛门一派庄严,正气,慈善,清净之象。喜欢灵魂在悠扬的晨钟声中里无限舒展的感觉,享受着心灵在囔囔的诵经声中一片无比的安宁和静谧。当身处在佛门的晨钟暮鼓声里,会让我产生一种错觉,仿佛万物都与我同在,又仿佛万物皆不复存在。这是一种美丽奇异的境界,欲与求,得与失的概念忽而模糊和遥远起来,不解和迷糊之际,竟有心如止水般的静谧。 尽管我知道当我走出庙门之后,我依然是那个对生活充满着贪求的庸俗女子,但是身在佛门的那一刻里的安然,万金难买!很多身边的朋友问过我:“你见过佛吗”?我说:“没有”。也有人问我:“你信世间有佛吗”?我却会说:“信”。那么佛又在哪里?佛其实在心中。佛,到底是什么?他是谁?每一尊佛像都有它自己一个美丽的传说,但是他所传播的中心思想却都只有一个,那就是:“善”。其实只要心中有善字在,佛就无处不在。在我愚钝的思想里,佛其实就是善的化身。所以我礼佛,也只是为了坚守着一个善字,求得心的安然和心的自在。 有人笑我不敢杀生。我想在他们的眼里不敢杀生就是善良吧!而我的不敢杀生在很多人眼里纯粹是拜佛走火入魔的缘故。对于这样不算是恶意的取笑,我经常没有解说的欲望。其实,我不杀生并不是源于对六道轮回之说的恐惧,而是一次我杀鱼的经历。 当儿子还小的时候,我经常喂他喝海里现捞起来的新鲜鱼煮的汤。一次老公买回来一条活蹦乱跳的海鱼,于是我接过鱼走进厨房开始给鱼刮鳞。鱼鳞非常硬,鱼疼的瑟瑟发抖,奋力挣扎。见它疼的可怜的样子使我不忍下手,于是想起爸爸杀鱼的时候总是用刀拍死鱼以后再杀。我想如果它死了就会少受些痛苦了,于是我举起刀对着鱼头拍下去,鱼头立时喷溅出一道鲜血,我以为它会死,可是它依旧蹦跳不已,而且不跳的时候还躺在那里全身颤抖。当再刮鳞时,它就只有疼的打哆嗦的份了。可是就是这“哆嗦”却让我再也不忍心下手了,多么可怜的动物啊!我们人类疼了还可以喊叫,可是它们疼却连声音也喊不出来。当我们人类濒临死亡时,或许还有眼泪可以相伴,可是它们却只有干打哆嗦的份。如果这鱼它也能诉说,会喊痛,那么它此时一定也会哀嚎不止。心疼和不忍就这样塞满心间,我放下那条打着哆嗦的鱼走到客厅,脸带嗔怒的手指着老公说:“你以后不要再买活鱼回来叫我杀了”。老公和他的朋友们无不诧异的看着满眼泪花的我,问道:“怎么了,那条鱼骂你了,还是打你了?不然你怎么在哭”?可是我却无法解释,因为我知道这群男人如果听到我的解释,只会说我:“走火入魔”。鱼后来是别人帮我杀的,但是那次杀鱼的经历让我从始暗下决定:从此不再对生命举刀。 我写不出尊重生命之类的大道理,也写不出与佛学有关的能让人深思的文章,惟愿能将一个善字在我的文字和朋友们之间传递。不问因果,不求福报,只想本着善意生活,把这个善字灌输到我们生命的每一个角落,换取我们心灵的一份心安,一份祥和!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8920.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