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感受麦盖提,凋零

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缘的“麦盖提”,是喀什地区的一个县,县城虽然不大,但却是文化气息极其浓厚的一个地方。关注麦盖提县,还是因为声名鹤起的歌手刀郎,这个嗓音清亮…

感受麦盖提

位于塔克拉玛干沙漠西南缘的“麦盖提”,是喀什地区的一个县,县城虽然不大,但却是文化气息极其浓厚的一个地方

关注麦盖提县,还是因为声名鹤起的歌手刀郎,这个嗓音清亮又略带沙哑的年轻人,将新疆民乐融于各种流行元素中,演绎了脍炙人口的新疆民歌,一下子就将人们深深地带到那种久远的记忆和悠远苍凉的音乐意境。我开始去理解“刀郎”含义,这才得知,刀郎的演唱风格借鉴了新疆古老的“刀郎麦西来甫”声音与旋律,而麦盖提县就是“中国刀郎麦西来甫之乡 ”、“中国刀郎木卡姆之乡”。从那时起,一直盼着有一天能够近距离的目睹麦盖提的神秘面容。

2005年的3月终于陪朋友去了这个令人神往的地方。朋友从小生活在麦盖提,后来去了北京,这次到新疆出差他决意去探望还住在那里的亲戚,也想看看离别十多年的故乡。这时已是南疆的早春,一路上映入眼帘的是一排排葱郁挺拔的白杨树和枝繁叶茂的红柳。方正笔直的顷顷良田在绿色屏障的掩映下,吐出勃勃的生机。

朋友显得很兴奋,他告诉我,麦盖提的由来有许多传说,并讲述了他最相信的传说之一:大约在1000年前,叶尔羌河下游广袤肥沃的胡杨林区内,野兽群集,飞禽翱翔,有好多个以狩猎为生、逐水草而居的游牧部落。部落间的战争此起彼伏。一位部落首领厌倦了这种你争我夺、无休止的战争,便率领部落来到现今麦盖提县城一带。见此地水草丰美,地域广阔,野花飘香,绿树成荫,就安居下来。他们放牧狩猎,间或耕作,称此地为“曼尔盖提”。后来,转音成为“麦盖提”。环境造就了麦盖提人的心胸,志存高远,虚怀若谷。从朋友的脸上看得出来他内心的自豪。

临近傍晚,终于到达了麦盖提县。县城不大,以十字街为中心,各有南北和东西两条城市街道,路旁是鳞次栉比的屋宇和铺面。宽阔的柏油路面很整洁,街上往来的人群虽是络绎不绝,但显得悠然自在。朋友的那份自豪和眼前的所见,让我突然感觉到,麦盖提人对这块古老土地有着与生俱来的痴恋。

我们的车停在了位于县城中心的广场,和新疆其他地方一样,县城广场很大,甚至有些空旷的感觉。只是广场上几个维吾尔族舞蹈的少女铜像才给广场增添了几分动感。

朋友事先已告诉家乡的舅舅,让他专门在当地刀郎人家里安排了最传统的待客晚餐。我们来到了一个普通的维族院落,进入客厅,主人已坐在土炕的中间,客人们以年龄和地位坐在主人右手,当地的朋友坐在主人的左手,这种座次的安排与国际惯例颇为相似。客人依次坐定后,主人给每人端上一小碗玉米糊糊,再上薄饼,后上煮熟后切成块的羊肉。朋友告诉我,这是刀郎人最原始的作客和招待的民族习俗,但随着现代生活的到来逐渐在改变,这种待客方式已很难一见了。我的心里有一种难以言表的惆怅。但不管怎么说,我毕竟享受到了刀郎人古朴的生活。

吃完独特的晚餐,大家又向广场走去。因为此时正是这里的诺鲁孜节,就像汉族人的春节一样热闹,晚上广场上会有最地道刀郎舞表演。我赶紧找了一个极佳位置,想亲眼看看发源地跳的“刀郎麦西来甫”。不一会,手鼓率先响起来了,鼓点清脆错落。老艺人闭目忘情地弹拨着卡龙琴弦,旋律舒缓悠长,奏起了著名的木卡姆乐曲。乐曲之下,一对对舞蹈者相互对转,跳起刀郎舞。乐曲旋律时而舒缓,时而急促,时而低沉,时而高亢,舞蹈者随着乐曲的变化,轻拂慢扭里显露优雅从容,大张大合中表现刚劲有 力。

我不懂音乐和舞蹈,朋友尽量给我讲解。不知是因为嘈杂,还是自己过于投入,朋友的讲解并没听到多少,但我看明白了刀郎舞是在叙事,里面多是生活中的动作。达甫鼓敲得人心激荡,卡龙琴弹得动人魂魄,刀郎舞跳得如滚滚浪潮。麦西莱甫通宵达旦,实在不忍离去,但考虑到明天的行程,我们遗憾的离开了广场。

第二天,我们一早就起程去看村落里的节日。朋友的舅舅是六十年代末支边到这里当教师的,一转眼在这里已经工作三十多年了,他早已熟悉了这里的一切,俨然是个地道的刀郎人。他告诉我,诺鲁孜节最热闹的场所,当数乡村。

离开县城不久,我们来到了一个小镇,在小镇东面的空地上,已是人头攒动,人们穿着艳丽的节日盛装,做着叼羊、赛马、斗羊、斗鸡和斗狗等传统游戏。维吾尔民族是一个乐于表现自己的民族,人们领着自家牲畜,乐滋滋直奔赛场,争先恐后的加入游戏,虽然看上去有些乱,但非常热闹。

在所有的活动中,赛马叼羊是最能体现民族风格的游戏,一张羊羔皮扔在空地上,几十名骑手在奔马上弯腰离鞍,争抢羊皮,观众喊声如潮,为自己心中的骑手助威叫阵,人欢马跃,漫天尘土。最后获得羊皮的小伙子非常得意,引得长辫子姑娘们一阵窃窃私语。

看完诺鲁孜节的民间活动,体会了叼羊赛马的激烈,斗鸡斗狗的惨烈,斗牛斗羊的热烈,深深感到了一个民族与大自然融合、与命运抗争的复杂与艰辛,领略到了那种不屈不挠的精神和力量,那种在苦难岁月里寻找乐趣的豁达和乐观。

看得出来,这里的人们非常尊敬朋友的舅舅,几位长者很恭敬的请我们去吃诺鲁孜饭。

在乡民聚集处临时搭建了一口大锅,用七种杂粮,七种蔬菜和七种肉类混煮,这就是刀郎人传统的诺鲁孜饭。每人手捧一碗,分而食之。吃诺鲁孜饭是刀郎人的一种祈祷,意在风调雨顺、五谷丰登、六畜兴旺。喝着充满各种味道的粥,我觉得那么亲切和香甜。

离开麦 盖提的那天,我站在叶河大桥上,凭栏凝望,叶尔羌河两岸,绿树成荫。河水带走了久远的过去,带走了这里的风雨变换,但她依然安详而宁静,步履轻松而平缓。

河水轻轻地流淌,舒缓的向下游流去……

凋零

前言:几天前,有一个朋友在情感上遇到一点点挫折,在交谈时她问“我觉得你耐得住寂寞,你是怎样做到的?”“回忆,这样就不会觉得寂寞了。”后来细细一想,固然回忆很有嚼劲,但这也不完全成为不寂寞的良药。这只会让自己一直深陷其中,一次次的抹杀现实的可贵。但我还是喜欢这样静静写一些。 一 在记忆的枝桠间,有一片安心的笑容,一束束温暖的话语,随着季节的轮回,在一点点的凋零,飘向荒野。笑的太累了,说的太多了,累了,倦了,就在枯萎的坡脚睡睡。就算以后这一片苍凉的记忆再也不会长出新芽,开出灿烂的花朵,结出累累硕果,我也希望永远把它埋在零落记忆的山脚,让它一直这样安静的沉睡。 一个季节的气候有一个季节的习惯。难道你习惯在春天埋藏着你所有的思念,在夏天酝酿你的关心,在秋天又将那沓厚厚的想念扔进土壤,在冬季把满满的牵挂藏在雪层下?难道你习惯把所有那些喷涌的思念压在深深的冻土底层,让它静静地冷却?难道你习惯把每个季节都看作冬天?这都是你的习惯。季节的变化总点不燃你的热情。只是某个时候,安静的坐着,希望这时候有一束记忆悠然飘落,飞过窗前,在纷纷影子间看见你。似乎幻觉和想象也乏力,止不住的念魂牵梦萦,握一把风的速度,流泻出一篇篇沉沉的思念。这些日子,恍惚着,总有一个人窥见你的内心。撕得粉碎,还是放它走吧,那些属于每个季节的文字。毁掉那些棱角分明的字迹,总以为已经抛开所有的顾念,装模作样的回到自己的世界。殊不知,在那些极力掩饰的季节已经筋疲力尽。 如果时间是遗忘的良药,那病入膏肓的人已不再奢求。 已经死去,已经转身,已经变质。 还在掩饰,还在埋葬,还在冰冻。冷漠是冰冰的霜花,覆盖在层层想念之上;不屑是熊熊烈火,置于浓浓的挂念之下。忽冷忽热,承受着这一份煎熬。 凋零了,笑容,话语。带着几分冷漠,夹着几分不屑。 凋零了,思念,牵挂。带着些微心痛,含着些微啜泣。 以静美的姿态,凋零。

二 “···阳光下,慎重的开满了花,朵朵都是我前世的盼望。当你走进,请你细听,那颤抖的叶,是我等待的热情。而当你终于无视的走过,在你身后零落了一地的,朋友啊,那不是花瓣,是我凋零的心。” ——《一棵开花的树》 没有那样的盼望,也少了那样的热情,毕竟这是一个安静的季节,毕竟这是一个沉默的故事。相同的是在你的身后,依然凋落了一地的心。心在零落,有关的记忆也凋落。时至今日,也许,已经腐朽了。即使再有人拾起这些碎片,也拼凑不出往昔的默契。“叶的飘零是因为风的追求还是树的不挽留?”谁也不能给出叶子一个完美的答案。或许是因为心倦了吧。挽留和心疼,呵护和担心,来得太迟,叶子已经回归到自己安宁的家。 侧身。记忆汹涌成一片海,泛着湛蓝。转身。背对着背,走向自己那棵开花的树,只是不要再那样无视而过,毕竟凋零的是心啊。谁也不愿意,让一颗装满希望的心落在枯萎的原野,碎成一地。45度的转角还残留着熟悉的气息,还在犹豫不定;90度的转身把该遗忘的都留在原地,让那些不属于这个故事的情节止步。背着空空的旅行包,行走在那一片铺满花瓣的小道上,仰面,湿透半边。无论如何,都还走不到尽头,无奈在记忆流泻的长河里游离。最后一次,让过往的在心海尽情泛滥成灾。 小心翼翼收好这个已经装得满满的旅行包,抛在这个漫漫长夜,抛在背对背的起点。 季节在这些碎片上继续轮回。暖春光临,凋零的一切也找到自己的温度,谁也不再为这沉甸甸的记忆负责。后记:在这样静静的夜晚,我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闭着眼幻想着太多的美好,拿起笔细细讲述一些变幻莫测或是刻骨铭心的事何尝不是一种享受。我已经习惯了那些经常随风而逝的诺言,习惯了昙花一现的美好,习惯了零零落落的文字。“经历就像是杯子中的水,经历多了,就会溢出。”这些零散的文字就是某些东西在溢出,尽管不是完美的方式。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9002.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