儿童歌曲,爱情的较量,还魂记(第十八节)

儿童歌曲,爱情的较量男主人公七年前和女主人公相爱了,并结了婚。他们都是干什么的,我不说,而他们当初谁追谁倒是有必要提一提。是她追求的他。他戴着一副眼镜,很高很帅…

儿童歌曲,爱情的较量

儿童歌曲,爱情的较量

男主人公七年前和女主人公相爱了,并结了婚。他们都是干什么的,我不说,而他们当初谁追谁倒是有必要提一提。是她追求的他。他戴着一副眼镜,很高很帅的,也很有才华,是人见人爱的那种。所以,对她的那份狂热也就不难想象了。但他有一个愿望,就是出国,因此他对她话说得很开,对那份爱情也总是控制在不温不凉的程度。但最终,恋爱一年之后,他们还是结了婚。这其中的原委,不好在这里探究。

生活了三年,他们一真没有要孩子。因为他一直在做着努力,为的是走出国门。她一直在问,你出国为了什么呀?其实他也一直在这么问着自己。可他还是一门心思。

最后一次再要办签证的时候,她说她也一起办。他一眼的惊诧。怪不得她在天天学英语!他虽然这么想,却没说出来,他想她一定会碰一鼻子灰回来的。

可他错了。碰一鼻子灰回来的不是她,而是他自己。她成功了!

他这回变得满脸都是惊诧。他不知道她竟是什么时候把自己的资料弄得那么以假乱真,也不知道她的那张二元的存折竟怎么能换来银行二十万美金的担保证明!他甚至惊愕。这个女人!

对她,他不得不刮目相看了。

但她不愿意走。她说要不我再等你一年,我们一起走。他苦笑了笑。有她这么一句话,他心里感觉好过多了。与此同时,他还有点自惭形秽,他自问自己是不是有点不太那么高尚,是不是有点太自私了?还是面前的这个女人......反正,比自己强。

他说,走吧,以后可能就没这个机会了。说时,很温柔。她哭了。抱着他嚎啕大哭。她还打他,骂他,你这个王八蛋......

他就那么一动不动地任她哭,任她打,任她骂。他面无表情,只有两行泪从那副眼镜后面,从那张男人的脸上滚落下来。

她走了。去了新加坡。

在她走的很长的日子里,他的心都是空落落的。他说不出这种感觉是对她的一种依恋,还是一种牵挂。他知道这两者是绝对有区别的。在一起的时候,他什么感觉都没有,只觉得她很任性,很犟,在一起很不开心。而父母也原本就反对这门亲事的,就更不开心。可现在,他说不出什么感觉。或许,到她打他到她骂他的时候,才觉自己是爱上她了。也或许不是。有时,他只有一种对她的担心,担心她一个人在外该怎么过。

他的担心不久就成为现实。她在电话里,哭了。他听到她的哭声好难受,心就象刀割的一般。他又哭了。

他的工资不高,维持自己的生活都不够,可还是偷偷地给她寄去了一大笔钱。他没有向父母伸手,他知道伸了手也会被打回来的。他欠了同事一笔巨债。

他们通讯的方式是写信。他打不起电话。从信中,他知道了她的境况,还有那些揪心的生活。他每信必复,每一次写信时,他的眼泪都会把信纸打湿。那种辛酸里,有他对她的越来越多的关心,有他对她的越来越浓的一种情愫,还有一种,是越来越重的那种自责感。他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两年逝去了。那笔巨债的欠条也在两年的口挪肚攒中终于化成了一团纸灰。在同事异样的眼神下,在父母一天到晚的埋怨的叹息声中,他从他原来的城市中消失了。他来到了上海。

上海滩曾经造就了多少人物!他也想试试。出来闯天下,他不是为了逃避什么,也不是为了出于自身的愿望而想炼就一身的本领,倒是为了她,为了他的一份承诺。她说,我们离婚吧,让我们从头开始。但你必须有本事,必须追我!

他觉得可笑,更觉得不可思议。也许当初是她追的自己吧,她想要的是一种平衡。可他还是答应了。那是经过几次舌战之后,不得不投降的。他太了解她了,也是让那种自责折磨得太受不了。也很有可能,自己是太爱她了。他这时才感觉到。

今年的一天,她飞到了上海。为的是那份离婚通知书。

当天晚上,他们在一个豪华的宾馆里见了面。当她来开门的时候,他居然不认识她了。她打扮得很时髦,也很得体。可人却瘦了许多,老了许多,淡妆之下,微纹绽放。

“你是凤吗?”他小心翼翼地问。

她看了他一眼,扭头就哭了。他站在她的身后,望着她那在剧烈颤动的双肩,竟然不知所措。他想递给她一块手帕,想轻声说你不要哭了,也真想从后面把她轻轻地搂住,无言地抱紧。。。。。。可他什么也没做,就那么傻傻地站着,等她哭完。

他请她吃晚茶。吃饭时,也相对默默无语。他甚至不敢看她,看一次,他的心就隐隐作痛一次。好几次,他都要哭了出来。可最终还是克制住了自己。她说,你为什么不哭出来?哭出来会好受些。他说,因为你没哭。

就这样保持着距离,就这样无话,和在宾馆里一样。没涉及到任何正题。

快分手的时候,他才说:我爱你,凤。我们就不要回去了,就在上海玩几天好吗?说完,盯着她的眼睛一动不动。她也盯着他,只说了一个“不”字。

他也能看出她的眼神里写着一个“爱”字。可她毕竟没说。

第二天,他们就神秘地潜回了那座城市,神秘到连双方父母至今都不知道远方的儿女,竟在一夜之间回到过自己的身边。

一切都那么顺利。出乎他的所愿。可她却高兴。可之后,她又哭。就像第一次一样,抱着他哭,还打他,骂他,骂他王八蛋......

他这次没哭。他搂着她,大脑一片空白。

他自己飞回了上海。她则赶乘另一班飞机直接飞回了那个遥远的国度。走时,她给他存了一笔巨款,那个数字要比他当初欠下的巨债大得多。

走时,她还留下了一句话:我等你,别忘了追我。

他不知道那句话究竟能表明什么,能代表什么,能给他带来什么。

他跟我说,他的出国梦又复活了。可不知什么时候能实现。也许,这个梦要做一辈子吧。

还魂记(第十八节)

  张卫国走后,他们赶紧到屋里,小容娘也在屋里照顾小战士了,她也是个善良的女人。她也听到了两父女的谈话,看到了满身是血的红军小战士。所以就打来水帮红军战士擦洗身子。  小容娘说,这孩子的伤很重,得去请个阆中来治伤。不然伤口恶化了就不好办了。  小容爹说,这是当然的,但靠不住的不能请,我看只有去让李全来来看看,只是他的医术不是好好。  李全是小容的小叔是个乡村医生,周围的哪家大人小孩有个三病两痛都是他给治的。小容爹认为他小叔是自家兄弟,不会有啥问题。  小容说,我去喊小叔。她话还没说完人都跑出去了。  小容小叔家离她家只有几百米远。很快她小叔就来了。  红军小战士的伤在李全的治疗下,慢慢地好了。可以下地了。他们给他换上小容爹的衣服。小战士可以到院坝里走走晒晒太阳了。他的伤好利索些后就经常帮助家里做家务事,挑水打扫卫生,见啥干啥,很招人喜欢。  其实这个小战士是一个红军首长的警卫员。他为了掩护首长不幸受了重伤。他也姓李,叫李小春。小容爹妈都叫他小春,小容叫他小春哥。他经常给小容讲红军的故事,讲红军是老百姓的军队。小春还说,等将来打跑了日本鬼子,全国解放了,他会回来看他们。小春还送给小容一个红布缝制的小红五星,她一直珍藏着。外人来她家看到了小战士,问是谁?她就说小春是她的一个远房表哥。张伟过也隔三岔五地来和小春玩,时不时带些吃来给小春,也成为了好鹏友。 张卫国还对小春说,我也想当红军,不知道你们要不要? 小春说,当然要的,只是你现在还不行,我都还没找到部队。等我找到了我的部队。你再来吧。 张卫国说,要得,一言为定。  小春完全康复后就要走了。他们全家都有点舍不得他走了。小容娘给他备了些干粮,小容爹晚上送他上路去找自己的队伍去了。小春在临走前偷偷在他的枕头下放了三块银元。都是后来小容娘整理床铺发现的。他们觉得人家一个小孩子都那么懂事,真不愧是共产党教育出来的人。  要说这件事基本没人知道。还是在土改时,因她家有十多亩田产要被划为地主。还是人家张卫国将她家救红军战士的事告诉了工作队,才将她家划成了中农。后来阿婆还到县里的武装部打听过王小春的下落。武装部的一个接待她的女同志告诉她,这个他们也无能为力,一时半会可能也打听和调查不到的,一旦有了消息会告诉她。后来武装部的人来到他家,告诉她,这个王小春后来当上了营长,在一次和日本鬼子的战斗中牺牲了。武装部的同志从包里拿出了一个包裹递给阿婆说,这是某某军区首长专门托我们把它转交给你。  阿婆当时就打开包裹,里面有两个军功章,一个二等功,一个一等功和几千块钱,还有一封单独的信。  阿婆问道,为啥给我们钱。  武装部的同志说,王小春是个孤儿,家里没其他人了。他生前就嘱咐过要是他牺牲了,她的遗物交给你,钱是他的抚恤金和他平时的津贴。  武装部的同志一走,他急忙打开信看了起来,他读过两年私塾,一般的字都认识。她看着小春哥哥的信,止不住热泪盈盈。  大叔大婶小容妹妹:  你们好,我已经找到了我的部队,请你们放心。现在抗战正激烈。一直很忙,我在战斗的空隙给你们写这封信,但不知能否收到。  大叔大婶小容妹妹,是你们救了我,是你们给了我第二次生命,我永生难忘。小容妹妹冒着生命危险救了我,是大叔大婶找小叔给我治伤,你们供我吃住疗养让我恢复了健康,才能重返战场。我是个孤儿,大叔大婶就是我李小春的再生父母,小容就是我的亲妹子。等到把日本鬼子打跑了我就回来看你们。  战斗又将开始。就写这么些。  祝爹娘,妹妹一切安好!  儿子,李小春  一九三八年十月五日  后来小容的婆家和娘家在每次的大小运动中都没有受到任何的打击。她家在王琦死后还得到了当地政府和生产队的多方照顾。这也算是好人有好报吧。  她们到这里就是来她到过的张大叔家收脚迹。张大叔张大婶都过世了。现只有张卫国和老婆,还有一儿一女。她看到卫国大哥家房子很宽敞,收拾得也很干净。猪圈里的三个猪惊叫喊,可能它们看到了他们,又是以为要杀她们而发出惊恐叫声。但他们没看到张卫国家一个人。可能没在家,也可能是他们看不到阳间的人吧。这倒不完全是,为啥在那个小田坝,阿婆她却看到了那个老光棍。这其实是这人在她的灵魂中的感应程度而决定是否她能看到。如果对方在她的灵魂中感应强烈就越能清楚看到。否则就看不到或者看不清楚。所以在一般的情况下,阴间的灵魂看不到阳间的人,阳间的人也看不到阴间鬼魂。除非你的阳寿快尽,阳气弱的情况下你就能看到阴间的鬼魂了。所以好多即将死去的人在最后往往会说他看到死去某某甚至其他的鬼魂了。其实他并没有说假话,只是你阳气重的人看不到而已。前几天有一个同事的母亲住医院,他回来说,他说他母亲说她看见一个穿着红色连衣裙的年轻女子在同一间病房的另一张床边站着,她身边还有两个男的跟着。又不说话。但同事和其他的看望老人的人都没看到。等他们出来时,一个病人说三天前就有一个年轻女子出车祸救护车拉到医院后就住在那张床上,晚上就死了,身上穿的就是红色连衣裙。大家都认为是鬼差带着这个灵魂来医院病房收脚迹的。不几天这位同事的母亲就过世了。  这时候我倒想起一件事情来了,也是很奇怪的。一初中同学,他和我是同班同学,在一起上学的路上,他和我们几个一起上学的同学说,他这几天晚上回家总是有三个人跟着他,离他有几十步远,但又不靠近他。他觉得很奇怪。很害怕。大家说,你一定是幻觉。不可能的事情。过后都没在意。事隔三天到了星期天,这个同学上山打柴,不小心从山上滚下了几十米深的山沟摔死了。说穿了,他当时说的都是真的,其实就是鬼差来接他的。所以说人的生生死死都是有定数的,一切都是上天安排的。你就自己活好活开心,好好做人即可。  有人说,有些算命先生会算出一个人的一生好与坏,寿命有多长,可以说基本都是一派胡言,当然有的算命先生的确能算出一个人的寿命,一生的运势和财运。这也是事实。但是这是很少的人才会有这种能力。因为他有阴阳两道的灵魂。  这样的人他们今天就遇到了一个。  她刚走出上大叔家的时候,三个鬼差就押着一个年龄比较大,可能有六十来岁的新鬼。他就是一个在阳间的算命先生,他说你好久死绝不会有误,他就具备了这个超能力。他们和这帮鬼差和新鬼一路。一鬼差就谈到了他的身世。  这个人叫李广录,他本来是阎王的一个管理生死簿的差人。到了他投胎转世的时候,他把送他鬼差给他喝的忘魂药偷偷地倒了,而没有喝下去,以至于他到了阳间还记得生死簿上各个灵魂生死时限等等,到了阳间他就做起了算命先生,给人算命,一说一个准。他家门前门庭若市,好多人都莫名而来。一旦算出人的寿命终结了,他就收取别人大量的钱财,帮别人消灾出难。这本来也不算是什么坏事,可他不分青红皂白,坏人他也照样给予消灾减难。这些人留在阳间作恶。阎王很是老火,就提前收回了他的阳寿。如果他本本分分做人,阳寿是八十二岁,可是只好在他六十一岁就被阎王收了。还要受到严厉的惩罚,在地府做苦役百年。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9240.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