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如影岁月 中部(十九),拉宾,美丽的秋天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  看着新刚躺在床铺上就像死人一般样子,大伙的心里就像是被热油泡着一样。  “现在我就回去……

如影岁月 中部(十九)

这个世界就是这样,有的人死了他却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他却已经死了。  看着新刚躺在床铺上就像死人一般样子,大伙的心里就像是被热油泡着一样。  “现在我就回去……!”  没等王二愣说话,阿傻的父亲蹲在工棚的门口,他狠狠地把旱烟袋往鞋帮上一磕,而后整个身子猛地站了起来。  “老雪!咋?……你现在就回去?”  王二愣不敢相信他自己的耳朵,因为现在天已经快黑了,更何况从工地到家要有将近一百多里地的远路,人们还都没有吃饭,这天寒地冻的独自往回返……这……这谁能受的了哇?可阿傻的父亲他心意已决、不再更改。  “老王!咱队上的那辆大铁驴呢?我现在连夜赶回去,必须叫他哥来替他,咱不能眼看着新钢这孩子给活活累死在河上,这几天新钢的那份工段一点也不能拉下,大伙都轮着帮他干完,一定要等我回来。”  阿傻的父亲声似铜钟、斩钉截铁。  “好!这边你放心,走——我给你去推车子,可是……我唯一担心的就是他哥……!”  王二愣的心里虽仍存一丝担心可他还是没敢再多犹豫,猛地转身同阿傻的父亲一起出了工棚,大步的朝放车子的车棚里走去。  “老王!我走后不管哪天能回来,这边的事你一定的安抚好了,千万可不能再出岔子,这工程离着完工还早着呢……大伙必须齐心协力拧成一股绳才行,新钢这孩子这么年轻……万不该他那个不懂事的哥哥……不管咋地我这趟回去一定要碰碰这个——臭煤球。”  阿傻的父亲一边不放心的叮嘱着王二愣一定要带好工地,一边自己暗暗的给自己较劲。  “这一路上你可要小心呐!天都黑了!你还没吃饭!”  王二愣很不放心。  “没事!你回去吃饭吧!明天还得干活起大早,我走了!”  阿傻的父亲说完骑上车子匆匆地消失在了黄昏里……  散工了,干活的人们成群结队往各自的工棚里赶,浑身的泥土香掩盖不住那朴实的笑,王二愣呆呆地站在路中央,静静地望着阿傻的父亲那远去的背影,心里久久不曾平静,夕阳照在他的脸上也映在阿傻的父亲那远去的身影上……  就这样阿傻的父亲骑上那辆“大铁驴”头也不回的回家了,就像当初他为了自己的亲弟弟能够娶上新媳妇,从而自己义无反顾的推着小车子往返二百里地,连夜往家赶的情形一样。  一夜无话,天刚蒙蒙亮的时候,阿傻的父亲赶回了村子。  他到家后连自己的家都没顾得上回,便径直的朝新钢那两个哥哥的家赶去。一夜的奔波他也曾不停的考虑过,王二愣的那些话也曾不知多少遍的在自个儿脑子里来回闪过,可他总是觉得新钢的哥哥即便再狗屁不是东西,毕竟好歹也还是退伍军人,那思想觉悟难道还真的连一个普通老百姓都跟不上?也就是这份不相信所以他才饿着肚子的连夜赶了回来,可事实又咋样呢?他不得不承认自己真的想错了,真的把那新钢的哥哥想的太好太完美了,如同王二愣说的那样,他真的就狗屁不是,白白吃了那几年的军粮,白白穿了那身他弟弟新钢到死也没有的棉衣棉裤,他不是人他是畜生甚至于连畜生也不如,倒是新钢这孩子自小就没了爹娘,着实让人心痛的很。又加上他年轻懂事,在村子里不管男女老少都喜欢和这孩子说说笑笑,现在眼看这孩子就不行了,阿傻的父亲心里比谁都焦急,他真的害怕这孩子会出个意外,他的爹娘与自己老雪家门里那是老辈子的感情,如今孩子这样,要是真的万里有个一自己对得起孩子他爹临死前给自个儿的那份信任吗?  新刚的哥哥家房子的周围有一堵不高的院墙围着,破旧的门楼里好歹的啷当着两扇破大门,此时正是早晨,村子里多数的人都还没起来,光秃秃的街道上看不见一个人影,着实凄凉的很。新钢那哥哥的大门虚掩着,到了那大门前,阿傻的父亲连门也没敲,双手使劲一推便硬生生的闯了进去。他大步流星一声也不吭的穿过院子,径直的朝那新钢他哥哥的里屋走去。  “劳新苑!快起来!……!”  那声音像是命令一般,被无数的焦急紧紧地裹着。  “谁呀?这大早晨的吵吵啥!”  屋里传出烦躁的抱怨声。  “是我!老雪!找你!快起来!”  阿傻的父亲喊出了自己的名字。  “呃?千元二哥啊!好!你等等我穿上衣裳。”  屋里的声音有所缓和。  过了好一会……门开了,新钢的二哥从门缝里探出了头,屁股连身子还懒懒的留在屋里,没睡醒似地问着  “有啥事吗?二哥!”  听那语气连让人进屋暖和一下的意思都没有。  “真的他妈的不是个东西!”  阿傻的父亲站在门外,心里暗暗地骂着。  “我这连夜赶回来是有急事找你,你的弟弟新钢在河上吐血了,孩子眼看就不行了,你这当哥的不管想啥法,得去替他把活干完,你老是让人家庄乡爷们帮着干也不是个事啊!再说这次的工程又是这么大,你是个退伍军人思想觉悟高,你应该去替你的弟弟,若不然他可就真的不行了,你就忍心看着你的亲弟弟活活的给累死在河上吗?”  阿傻的父亲一口气说了那么多,他真切的希望自己的话能说服那新钢的哥哥,可他真的错了,他怎么也想不到,那新钢的哥哥听完自个儿脸红脖子粗的话之后,探着个脑袋瓜子站在那门缝里竟一点动静也没有,更别说张口关心的问候几句了,就见那个光溜溜肉乎乎的大脑袋,在门缝外边听了自个儿的话之后,完全不敢正眼看自个儿似的,那么往下一耷拉,整个身子躲在那个门后头,喉咙里支支吾吾的再也不想多说半句话,清冷的院子里任凭阿傻的父亲费尽口舌,他就是百般推脱的说自己身子不是这疼就是那疼,磨磨蹭蹭的懒着身子就是不想去,到最后竟然还冲着阿傻的父亲急火火的嚷嚷起来,“他死活是他自个儿的事,跟我有啥关系我……腰疼!哼……去不了、干不了。”  听了此话阿傻的父亲肺都要气炸了,他没见过世界上竟还有这样的亲兄弟,这还算是人吗?真的连畜生也不如哇!他是畜生自个儿和畜生说话能有啥用?  阿傻的父亲气得把脚狠狠一跺——摔门而去。  而那新刚的哥哥像一只千年的乌龟一样,身子留在屋里只是把那个挂着几根毛的头夹在门缝里,两只老鼠眼细细的眯成一条缝,窝囊废样地望着阿傻的父亲那离去的身影,一遍遍在自个儿嘴角里不断的喃喃自语着……  阿傻的父亲就那样悻悻地走出了那新钢哥哥的院子,推起车子头也不回地朝自己的家走去,他满脑子的愤恨、满心的不平,他根本就不愿再想起那个新钢的哥哥的名字,他愤恨自己的村子里咋会有这样的闲人“窝囊废!”  太阳已经一竿子高了,阿傻的父亲到了自己的家里,和老娘打了声招呼,便让自己的老婆从里屋拿出两个硬邦邦的干窝头,用白抹布一裹放进了怀里,而后他连进屋看看孩子的时间都没有,便急步的转身出了院子,骑上车子匆匆的又离开了村子。  早晨的村子里很寂静……  村子里的早晨很阳光……

拉宾,美丽的秋天

拉宾,美丽的秋天

作文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我喜欢美丽的秋天,因为秋天是个成熟的季节。

  秋天的田野,秋天的果园都弥漫着收获的季节。秋天的树林,一片金黄,金黄的树叶纷纷扬扬的飘落下来,热情的和大地拥抱,亲吻。一阵秋风吹来,把金黄的树叶吹到了小溪,吹到了河流,它们像一艘艘迷人的帆船和着大自然的声音,唱着美妙的歌声,开始了它们有趣的航行。

  啊!秋天,你那别有风情的景色,给我带来了美好的幻想,美好的回忆……

  (指导老师:徐向珍)

  南通如东掘港双语小学二年级:陈飞洋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9310.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