赤峰趣事,涉世未深

  来到赤峰不久,便发现了几件让人印象深刻的事。    赤峰,得名于坐落在市区东郊三公里处的一座山峰,这座山高665米,山峦均有红色花岗岩构成。蒙古语名为“乌兰…

赤峰趣事

  来到赤峰不久,便发现了几件让人印象深刻的事。    赤峰,得名于坐落在市区东郊三公里处的一座山峰,这座山高665米,山峦均有红色花岗岩构成。蒙古语名为“乌兰哈达”,亦即“红色山峰”。    寓意是好,可是像我们这种外地人都不大喜欢这里,我们戏称为“吃风”。因为赤峰实在是风太多、太大、太长了,当地人说:“长吗?只不过一年刮两次而已。一次多长时间呢?半年!”无论春夏秋冬,无论一天中的任何时候。那风像幽灵似的,“来无踪去无影”。意思是本来好好的天气,突然之间就起风了,刹那间飞沙走石,能见度不足一米,空气中弥漫着沙土的气息。过不了多长时间,天空又明净了,地上了无痕迹,阳光又灿灿的笑着。再摸脸上、嘴里都是沙子。如果洗把脸,水是浑的,所以鉴于这种突发性只要出门一定要记得关窗户,否则,说不定一回到家时房内会“惨不忍睹”。当然夏天还相对好点,特别是冬春季节,我形容的一点也不夸张,甚至更厉害。不然赤峰怎称得上“十大地质公园之一”呢?连坚硬的石头经过长年累月的风蚀,堪称“鬼斧神工”的杰作。所以石头如此,农作物也只能种玉米和药材,其余像水果等主要靠从外地进口,故水果很贵。当地人很少有皮肤好的,大多皮肤粗糙,噪门很大,树也很少,大概是风太大吧。    我们说如果把赤峰改为“无风”,可能就没风了吧!    不过虽然是风大,可赤峰的环卫工人非常敬业,地上不允许有一点纸屑,你随处可见头带黃帽和口罩、身穿黃马夹的环卫工人,也许你不经意的一丢,一转身他(她)正在你身后。哈。    赤峰人喜欢吃,论起吃誰也比不过赤峰人,你就放眼看过去,一条条街,一家家餐馆数不胜数。从早到晚,川流不息。到饭店时更是人头攒动,天好时,到了晚上索性把餐具搬到了外面,坐在路两边高声猜拳行令,觥筹交错,以此来放松一天紧张的工作和压力。在醉眼醒松的迷离中增进感情……在烟雾腾腾的气氛中畅谈未来!    赤峰人称己经结过婚的夫妻为对象,对陌生人称“大姐”“大哥”“小妹”。有一次我在街上走,一中年人问我:“大姐,那什么街怎么走,”我吓一跳,我有那么老吗?中年人解释后,我才恍然大悟。原来是尊称。唉!    最有意思的是赤峰人说年龄不说周岁,说虚岁,而且是虚两岁。即从孩子还没出生时就已经1岁了,一出生两岁了。据说赤峰一美术学校的教师带着学生到北京考试,考试分年龄组进行比赛的。考完试老师就纳闷了。为什么同年龄的孩子会相差那么大呢?后来想来想去,都是年龄惹的祸,其实整整比别的孩子小两岁呢!如果节假日你有时间,不妨到赤峰来走走,因为在这里你会感到浓浓的节日气氛,一到逢年过节期间,很多商业网点都关张大吉,回家过节去了,街上行人很少。我说我们转了一圈怎么人那么少!据当地人说,这几年好多了,很多做生意的早上营业到中午12:00,下午才关门。    不过可以到他们家里去感受一下,因为他们赤峰人是热情的,尤其是五月端午节,家家门前都挂艾叶、红灯茏,大人小孩手上、脚上都带七彩线。据说能避邪。晚上灯一亮,无数个红点連成一片,煞是好看……由于呆的时日不多,赤峰给我的印象是坚强的,因为他们在恶劣的环境中幸福快乐地生活着;他们是勤劳的,因为他们在风中种植着自己的希望;他们是善良的,因为他们无比热爱自己的土地;他们更是纯朴的,因为他们脸上洋溢着甜甜的笑……    祝您们永远幸福!赤峰人!  

涉世未深

第一章 逃离

“乖琳琳,你在这儿看着,别让别人来偷咱家西瓜。”望着妈妈因常年田间劳作而黝黑粗糙的脸,她斩钉截铁的点点头,这个叮嘱在看来重要程度不亚于革命战士要去炸掉敌人碉堡,必须誓死捍卫。妈妈望着她紧咬着的嘴唇,认真点头的脸,满意的笑了,顺手拉拉她分不出颜色的短裤与明显短了一截的汗衫,帮她理理头发就飞奔而去了。

仝琳是家里最小的孩子,家里还有三个姐姐,这在农村地区常见却又罕见,说常见,是因为为了延续香火,很多人家会选择多生几个孩子,直到生到男孩为止。说不常见,是因为如果人家像她们这样接连生了几个丫头,后面出生的丫头就被扔掉或送人了,她就曾很多次看到有人在串亲戚的路上,捡到在草丛中哭泣的女婴。在他们家,全是因为慈爱的父亲坚持要留下她,母亲曾很多次告诉她,当初是要把她送人的,但父亲很坚决,扔下一句话,“多少闺女我都养!”以至于这句话在很多年后想起来依然会热泪盈眶。留下她的代价就是父亲从此背景离乡,母亲一个人在家伺候多亩田地。两人的共同努力,使一个穷的叮当响,揭不开锅的家庭,渐渐地成了村里数的上前十的家庭。

八月的乡村,埋没在一望无际的绿色之中,将熟未熟的包谷霸占着中原地带的万亩良田。母亲是个心高气傲的女人,生不了儿子成了她的心结,每年过年去姥姥家,她都看到妈妈蹲在姥姥姥爷面前哭,很伤心很伤心的哭。也难怪,在她的印象里,爷爷奶奶很少跟她说过话,也没到过她家里来,有时和妈妈单独待在一起,妈妈就会跟她讲,分家时爷爷奶奶有多抠门儿,只给四面墙壁以及一个三条腿的板凳,妈妈知得求人帮忙做了房顶,刚分开家,粮食没得吃,每年都会先吃瞎瘪的小麦,把好的卖掉,没钱买盐,将水沟里捡来的死猪洗干净,偷偷卖掉……总之,特心酸。此时,家境稍微好了点,但母亲还是特拼命,爸爸不在家,她也样样不落人后,庄稼种的比谁都好,此刻这几亩西瓜看来也是大丰收。她很开心的能帮妈妈做点事,她更开心可以吃到西瓜,在她看来,那是人世间最美味的东西了。但在她记忆中的却只有别人手里绿油油的瓜皮,红红的瓜瓤,嘴角流出的汁液,她远远地看着,却拉着妈妈的衣角往家赶。没人舍得让她吃一块儿的。然后有一天,她看到妈妈兴高采烈的回来了,满身的汗水像是刚洗过澡一样,肩上扛着一个装的满满的蛇皮袋。她奔过去,妈妈卸下袋子,在井沿边喝了几口水,然后打开袋子,对她说,过来看看,这是什么。然后她看到数十个大小不一的小小的西瓜,但这也足够让她兴奋了,奔回里屋叫出姐姐们,开始一个一个的切瓜,很不幸,几乎都是白瓤的,母亲叹了口气,捡了一个最大的打开,红瓤的,红瓤的,她兴奋的叫着,一把抓过母亲递过来的西瓜,正要吃,怔了怔,因为姐姐瞟了她一眼,又看看母亲,她明白过来,将手里的西瓜递给母亲,母亲笑着摇摇头,“琳琳吃,妈妈都吃腻了”,她于是开心的吃起来。这一晚,整个家庭都沉浸在一种喜悦之中。

昨天才下过雨,此时的天却也闷得让人喘不过气来,到处都潮乎乎粘乎乎的周围散发着一种腐烂霉变的味道混杂在铺天盖地的榆木的甜腥气中。趴在草丛中的琳琳此时终于把蚂蚁、臭虫都完了一个遍,各种草的草根看了一个遍,此时她抬起头来,湿漉漉的头发盖在她圆圆的脑壳儿上。她很像爸爸,因为每次跟妈妈说想爸爸的时候,妈妈都会说,去照镜子吧,这样你就看到了爸爸。她果真就去照镜子了,只是,没有爸爸,只有她。

她站在绿油油的瓜田中央,看看离这不远的爷爷奶奶的家,重新坐了下来。“琳琳、琳琳这儿。”她看过去,是邻居五爷。两家的地挨着,他家种着菜园,此时他刚交完水,在菜园旁边的小屋里休息。

在她的印象里,五爷是一个很好的人,总是会帮她们赶回跑出去撒欢儿不肯回家的猪,只是娶了个不好的女人,这是大人说的,她在旁边听到的。她欢快的跑过去,瞪着圆圆的眼睛,“五爷,你叫我吗?”“是的,进来吧,给你看个好东西。”她就进去了,然后得到了一块儿甜的无比享受的糖以及她开始害怕五爷了。其实,对于年仅五岁的她来讲,已经能够感受到气氛的好坏了,所以她很开心的吃完糖后,看到五爷伸过来的大手以及一个有点扭曲的脸,便从床边跳下来,跑到门口儿。“五爷,我想撒尿。”这是她的真实想法,然后她就跑开了。

以后的日子里,每次看到五爷,她都会远远地躲开,有时他来家里,正好只有她一人在,她也是蜷成一团,心慌的厉害,这是她永远的一个噩梦,也是她第一次感受到逃离的欲望。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9311.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