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假作业答案八年级,特别的运动会,长篇小说《陷落》第十三章 政绩

暑假作业答案八年级,特别的运动会  运动会开幕式——题记  大雨下了一天又一天,可是怎么突然停了呢?昨天还寒风瑟瑟的,今天,为什么却是阳光投入大地的怀抱?可能是…

暑假作业答案八年级,特别的运动会

暑假作业答案八年级,特别的运动会

  运动会开幕式——题记

  大雨下了一天又一天,可是怎么突然停了呢?昨天还寒风瑟瑟的,今天,为什么却是阳光投入大地的怀抱?可能是我们期待和热血的心感动了上天吧!走到学校门口不远处就能看见学校上空那五颜六色的氢气球,和同学们脸上那藏不住的笑容。这次的运动会很特别……·

  中午刚刚过去,我们都在紧张又期待的准备着运动节开幕式。我们仿佛从一个学生变成大人。我们女生穿一身白色,黑色的头发也像一个大丸子一样立在头上,和白雪公主有几分相像。男生黑外套,白衬衫,黑皮鞋,像极了绅士。

  要下去了,我们排好队,一男一女,一黑一白,在这座学校中很扎眼。一年级的看到了竟说:“哥哥姐姐怎么这么早就结婚了!”我们听了都笑了,紧张的气氛也放松了下来。好在,男女跳舞在排练中已经习惯了,不会再那么尴尬了,动作也便灵活了一些。一班的跆拳道和二班的舞蹈结束了,该我们了!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喉咙了

  !我感觉自己的心都要提到喉咙了!

  我们没有配乐,我们都拉着手,大声喊出我们的口号:“六三班!六三,六三!快乐相伴,六三,六三!步伐舒展!六三,六三!心齐移山!六三,六三!追求非凡!”

  “立定!向左转!蹲下!”胡思远下达口令。我们蹲下后是范琦的一段独舞,好似蝴蝶在花朵中偏偏起舞,美丽、大方、漂亮。可是,我们知道这只美丽的蝴蝶背后的艰辛!无论摔倒多少次,总能站起来,站得笔直,继续……·“彩虹总在风雨后”,她一身金黄,裙子很长,却被她完美运用,可见她多么聪明!

  “起立!”胡思远下达指挥。“一!二!三!”我们面对自己的舞伴,来一场萤火虫之舞。如果这是在夜晚,我相信,这就是真正的萤火虫之舞。音乐响起,我们随着节奏跳起了舞蹈,仿佛萤火虫在灌木丛中起起落落。

  三分钟到了,“台上三分钟台下三周功”,好彩我们班有那么多多才多艺的同学,才将这十年减到三周啊!

  接着二十五个班陆续表演,各色各样,各具各色,这让我看见了,原来,每个人都有两面,一转眼,同学们都变成了嘻嘻哈哈的才艺少年!

  运动会————题记

  好天气如约而至,开幕式刚刚结束,第二天,运动会终于来了!五颜六色的氢气球飘荡在学校上空,偶尔有一群小鸟略过上面。

  早晨,同学们卸下沉重的书包,穿着便服,蹦着跳着去到学校。安排和等待过后,各班来到各班的地区,运动员去报到。

  学校新建的沙坑在太阳的照耀下闪闪发光。跳远比赛,一个同学猛的冲过去,一跳,三米多!一个同学喊着“冲!”一下子也有二米多了。

  男子五十米跑,呀呼!各个都像一匹骏马冲向终点!一下子,就结束了。不出所料的是马子炫果然拿了第一!易林峰第二,李轩宇第四。女子五十米跑。我们班的女生可是不亚于男生的!一阵风似的直奔终点而去,丘雯慧又是第一!每年的运动会女子五十米跑冠军就是属于她的。刘红旗第二!前四名都是我们班的!

  微风扫过同学们的汗水,随便近身瞧瞧这震耳欲聋的呼喊声和喜悦的欢笑声。

  四乘一百米接力来了,这是体现一个班的的默契!吴迪打了个头炮,她以飞快的速度反超了三名同学,虽然有点误差,但还是完好的交棒给了丘雯慧,原本落后一些的丘雯慧,竟在眨眼间超过了其他同学,又甩了他们一大截!胡思远也不甘落后,接棒以后拼命的跑,也甩了一段距离,马子炫也上了。三班胜利!

  我感觉到,我们班太棒了!氢气球都在为他们喝彩。一个氢气球和太阳重叠,好似在给他们当太阳呢!小鸟略过天空,停落在榕树上,为他们唱起歌来!

  下午,太阳仿佛更温暖了。我们班一群女生在玩长绳,玩得可好啦!可惜,我从来都不敢玩。她们像鲤鱼跃龙门一般,一个接一个。又像袋鼠一般,快乐的跳着。那蹦起的一瞬间,“咔!”是谁再拍照呢?哈哈,当然是我啦!不一会儿,比赛开始了,不在这,在另一边。他们排成一队轮流从长绳上跳过,有序。跳失败了,没关系,再来一次。

  周老师说,这次比赛比较理想,我觉得已经很不错了。话说,这是最后一次体育界了吧,下一次,就在初中了吧。

六年级:贺钰林

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长篇小说《陷落》第十三章 政绩

第十三章政绩

1

一切都来得太过突然,吴志忠走了!

当时他正在酒桌上举杯向一位官员敬酒,由于费了一番心思与财力,把一个有力的竞争对手给压了下去,终于又拿下了一个承包工程项目,而且是个不小的工程,吴志忠高兴嘛,虽然承包工程的事情已干了许多年,但这次还是有些激动难抑,一颗心怦怦地跳动不停,说话都有些不流畅,其实这已经很是反常了。一杯,再一杯,又一杯,还一杯……吴志忠已经喝下不少了,但还要喝,就像他背着自己的老婆在外搞女人,都管不住自己了。黄鹏远要帮他代喝,他不让,结结巴巴地说:“感——情深,一口——闷,我——干——了。”这杯酒一下肚,只见吴志忠身子往后一仰,颓然地靠在了椅子背上,脑袋往右边一歪,没来得及咽下的酒就从嘴里滴滴答答滴落了下来,像屋檐在滴水。

黄鹏远道声:“不好!”赶快掏出手机拨打急救中心电话,救护车扯着长声开到酒店门口,呼啸而来,又呼啸而去。到达医院,经过一番紧急抢救,医生们回天无力,吴志忠一命呜呼,撒手人寰。因为事发突然,吴志忠的老婆哭天抢地,嚎啕不止;吴志忠是爱拈花惹草,可对老婆还是很好的,外面彩旗飘飘,家里红旗不倒。吴志忠年轻时就从承包学校的厕所干起,当了大半辈子的包工头,到底赚了多少钱,连他老婆也不知道,这样一走,对亲人一句交代的话也没有,人生完全是一笔糊涂账,怎么不叫人伤心又伤神呢?

吴志忠的一双儿女都有工作,儿子在税务局,女儿在教育局,自然没人来接替他仓促间扔下的这个摊子,也只好交由黄鹏远来打理了,毕竟是自己的亲外甥女婿。待吴志忠的身后一切事宜办妥之后,黄鹏远先是找来中间人,把吴志忠的老婆也请来了,针对吴志忠留下的一些机械设备进行了客观的估算,这些钱由黄鹏远日后慢慢还清,再就是眼下这个工程项目的利润分成问题都计算了个一清二楚,黄鹏远作了最大的退让,吴志忠的老婆感觉也很满意,黄鹏远到底还是对吴志忠心存感激的。黄鹏远虽然跟着吴志忠混迹社会这么多年,对其中的门道也还算熟悉,但突然之间让他撑起这么一个局面,内心还是有些压力的,好在他适应能力强,胆子又大,慢慢地也就上手了。就在这期间,贾前进和吴志国的位置也发生了变化,由南江区调任南山市成了市领导,黄鹏远的天地也随之变得更宽广了。

2

一天晚上,黄鹏远拥着夏玉桃在宽大的席梦思床上行房事。完事了,两个人仰躺在床上休息,这时黄鹏远扑哧一声,笑了。

夏玉桃说:“你这个下流坯,笑什么?是在笑我么?”

黄鹏远说:“我和你说正事的,你说像你大舅妈这般年纪,身体里还想我们刚才做的那事吗?”

夏玉桃说:“你问这事做什么?尽想些歪事的。”

黄鹏远说:“我这是在关心她,如果真是身体想的话,就应该再找个男伴的,后面的时间还长,这样干熬着多难受。”

夏玉桃说:“我表哥表姐都不管,你操这份闲心干嘛——要说一点不想也不可能的。我们没活到那个年纪,也不能知道那时情形的。”

黄鹏远笑了说:“这你就不懂了吧,自己的儿女潜意识里是反对自己的母亲找老伴的,母亲真要找,当然他们也不好反对的。既然想的话,我就来做这个好人吧,让你的大舅妈后半辈子也充分享受一下晚年的‘性’福生活,把你大舅落下的‘功课’补一补,也来个‘夕阳无限好’的。”

黄鹏远当时正在给东山区的一所中学建教学大楼,与中学校长混得熟了,得知中学里有一位男教师妻子得肝癌殁了,年纪与吴志忠的老婆相仿,因而便萌生了此意。吴志忠的老婆对自己的老公生前拈花惹草的事情何尝不知道,只是她在这个事情上比较想得开罢了,臭男人差不多都是这样,没钱时老实乖巧,一旦有了钱或者有了权,臭毛病就显现出来了,放眼社会上那些个所谓成功人士,多数都是背后少不了一些花花草草的事情,再说爱一个人就要容忍他的一些毛病,金无足赤,人无完人,真要去找个没有一点毛病的男人,那看来只有做寡妇的份了。所以说吴志忠那家伙命好,活着时,吃了,喝了,抽了,赌了,嫖了,家依然是个温暖的避风港,真的是潇洒走一回,只可惜阳寿短了些,在这个世上没玩够就走了。

黄鹏远让夏玉桃去和她的大舅妈说这事,吴志忠的老婆一听就连忙拒绝说:“桃,别说了,你看我都人老珠黄这么一大把年纪了,还找老公,让人听了多不好的。”

夏玉桃笑笑,走了。可是当天晚上,吴志忠的的老婆却失眠了,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的就是不能入睡,想想自己的一双儿女都已成家分开过活,自己一个人一年到头守着偌大一幢房子,一天到晚也怪孤独的,白天还好,可以有人一起说说话,聊聊天,到了晚上,就很是有些感觉寂寞了,若真是有一个自己中意的人陪着度过后半生,也未免不是一件坏事的……就这样胡思乱想了一夜。要命的是第二天又失眠了,第三天仍是失眠,并且身子也隐隐约约地萌动出年轻时的那种欲望来,这就不好了,白天的三餐饭也吃得无滋无味了。可要死是的夏玉桃自那天过后却再也未来过了,都半个月过去了,这半个月真是度日如年啊!吴志忠的老婆照照镜子,发现自己的一张脸都变得憔悴了,也不害臊的,都老了居然还害起相思病来了。

夏玉桃到底还是来了,一张丰润洁白的脸透着光泽,简直就是一派明媚春光。

吴志忠的老婆看了心里想:“年轻就是好啊!”

夏玉桃说:“舅妈,想得怎样了?这段时间我忙去了,也没得闲,我问了这一回,你若再不同意就算了,反正外甥女的一番好意你知道就是了。”

吴志忠的老婆红着脸说:“好吧,我听你的,见一见吧。”

俩人说好了见面的时间地点,那天,夏玉桃陪着舅妈一同去了。对方是一位中学语文教师,还有三年就退休,真没想吴志忠的老婆一见面就喜欢上了对方,真是人有人缘的,后来俩人一来一往的就好上了,一双儿女见母亲高兴也没反对,倒感谢黄鹏远夫妻俩的一番好意。三年后,这位教师退休了,天天和吴志忠的老婆厮守在一起,倒真成了幸福的一对。

事后,黄鹏远对夏玉桃说:“我的计策怎样?”

夏玉桃说:“我看你还真有一套的。”

黄鹏远说:“你若一开始就接连不断地上门当说客,我看这桩姻缘定成不了的。”

夏玉桃问:“为什么呢?”

黄鹏远得意地说:“攻心为上,攻城为下。这第一招叫扰乱军心,我们必须让你舅妈自己心动了,心乱了,这才好办的。我打个比方说吧,如果一个男人想和一个女人上床,虽然这女人客观上也看得上这个男人,但要是这个男人一上来就去解这个女人的裤带子,一场好戏到时肯定没戏。首先,这个男人应该装作胆小又羞涩的样子,去摸女人的手,或者把她的手放在嘴里吻一吻,第一步到此为止,你心里再怎么想那事都要忍住。接下来,你就要做到静止不动,但见到那女人时眼里又要露出很喜欢的样子。这时,女人的心必定乱了,费思量了。这段时间一过去,你就可以上去搂着她亲嘴了,但这时还不能着急解裤带子,至少必须亲过三次嘴后,你就可以水到渠成地动手解她的裤带子,然后深入开展工作了,女人天生是喜欢冒险的动物,这时,她已是巴不得你解她的裤带子了,你若再不去解的话,她倒要在心里怨你是个大傻蛋了,这就是怎么把一个女人弄到床上的大致过程。你看《水浒传》中王婆和西门庆一同分析怎么把潘金莲弄到床上的那一节多细致周密的,就连西门庆那样的强势人物,在弱势人物潘金莲面前也不是冲上去就解裤带子的。当然,如果是去街上找小姐玩那又是另外一回事了,一说好价钱就可以骑上去的,就跟坐出租车一样。”

夏玉桃听了黄鹏远这一番奇谈怪论,惊讶道:“你这个骚鸡公,给我从实招来,你是不是干过这事的,怎么说得跟真的一样?”就手脚并用去蹬扯黄鹏远,弄得黄鹏远差点滚下床去,夫妻俩在床上嬉闹成一团。

3

南山市建设局一位副局长有一次在酒桌上对黄鹏远说:“黄老板,我们交往也这么久了,你这人我瞧着也蛮讲义气的,有一句话我想提醒你,就是你应该赶快注册成立一家建筑公司,把资质提上来,只要有了资质,到时承包工程时你可以自己不做,转手让别人做,那样的话,钱来得多省事的,这方面的事我可以尽可能地给你提供帮助。当然,说句真心话,我也有事求于黄老板的,我也不想遮遮掩掩的,还是直率些吧,就是我有一个外甥在中江县一个镇派出所上班,前年招考时考进去的,公安专科学校毕业,他本是中江镇人,居住在县城,每星期要跑到百里之遥的一个派出所去上班,很不方便的,加上派出所里也就那几张老脸,就他一个年轻人,整日里连个说说话的人都没有,很没劲的,所以他很想调到县局去,最好是能够进刑警大队,那样才算是学有所用的,这个事情呢想请你的老婆舅吴志国局长大人帮帮忙,他若肯帮助我想还不就是一句话的事?又不是找工作,只是系统内的调动,你说是吗?”

黄鹏远说:“胡局长蛮实在的,我一定努力帮助,估计问题不大吧——你说的很有道理,我的事情也就拜托胡局长了,到时我也就是名副其实的公司总经理了,哈哈,来,我们喝酒。”

黄鹏远没有正面去找吴志国,虽然他和吴志国的关系已经走得较近了,而是从侧面作了一番实际调查,像胡局长外甥这种调动工作的可行性到底有多大,若一开始就去问吴志国,成还好办,不成的话可就一点希望也没了,再就是了解一下调动工作的实际行情,比如一个乡村中小学教师要调到县城中小学该要多大的花费,一个乡镇干部要调到县直机关又该要多大的花费,这其中都是有讲究的,送少了办不成事,送多了又冤枉花费了。

黄鹏远是从南江区一个姓毛的辖区片警那里了解到的真实情况,毛片警酒量大得惊人,一箱啤酒下肚,还能把车子开得稳稳当当。由于上班时间常常酒气醺醺,为此老是挨所长的骂:“你这个臭小子,现在社会上警察在老百姓眼中的形象本就不太好,你这个样子与百姓打交道,不是背后找骂吗?你就是喝着自己的酒,老百姓也以为你是在白吃白喝的。”好在毛片警脸皮厚得很,每次挨骂都是笑脸相迎,还说:“所长大人,我又不是干局长的料,这辈子连当你这所长的料都不是,活着嘛,开心就好——来,请所长大人抽根烟,我给你点上。”

毛片警对黄鹏远说:“这事情要看搁在什么人身上,有你老婆舅这尊大菩萨出面,把一个警察从基层派出所调到县局来,这还不是小菜一碟吗?不过钱嘛我想你至少要让他拿出这个数。”毛片警伸出手指比划了一下。

黄鹏远先让夏玉桃去找她的二舅妈,让二舅妈和她舅舅说。吴志国的老婆王媛长得一表人才,大学文化,父亲原是南江区的区长,吴志国警校毕业后进入公安局,由于老婆找得好有靠山,在搭上贾前进之前的进步都是仰赖于岳父大人的,后来岳父大人从区长位置上调任区人大主任,算是退休了,可贾前进又在他的人生道路上及时出现了,吴志国因而继续春风得意,步步高升。

王媛是在饭桌上把这事说与吴志国的。吴志国说:“你又从哪里揽来的事情?”

王媛说:“怎么我揽来的事情,还不是你的宝贝外甥女玉桃求上门来的?”

吴志国听了事情的过程后,说:“好吧,我找机会跟中江县局的老张说一声。”

黄鹏远得了这个口风后,就把消息告诉了建设局的胡副局长,让他的外甥准备点活动的费用。王媛拿到这笔钱的一个月后,那位胡副局长的外甥如愿以偿地进了县公安局刑警大队,虽然花了些钱,仍是欢天喜地的,像是在路上捡了钱包。

与此同时,黄鹏远的南山鹏远建筑实业有限公司也在胡副局长的倾力帮助下挂牌成立了,说是公司,也就是在南江区中山路租了一幢两层的小楼,挂了个白底黑字的牌子,但开张仪式却甚是热闹,夏玉桃那边的亲戚多半都来了,再加上黄鹏远建筑工地里的那些弟兄,还有仇铁山道上的那些狐朋狗友,酒席摆了二十来桌,真的是人多势众,烟花鞭炮放得震天响。黄鹏远挨桌敬酒,已是喝得步履踉跄了,仍是由夏玉桃搀扶着继续笑容满面地敬,敬完请来的某些单位的领导,又敬那些弟兄们。他黄鹏远今儿个是真高兴啊!从西山县的山旮旯里来到了南山市,而且成了公司的总经理,怎不高兴呢?

4

自从注册成立公司后,黄鹏远所承揽的建筑工程项目真的是越来越多了,加上有吴志国和贾前进的关系,在整个南山市可谓声誉鹊起。

中江县城的南江段因长期两岸垃圾成堆,环境恶劣,县城居民意见很大,人大代表也多次在会上提议亟待整治。赵存良何尝不知道需要整治,动嘴皮子的事情谁都会,可是钱呢?钱呢?县财政局的那点钱本就是狼多肉少,教育医疗等部门都伸着手要钱,仿佛一个个乞丐,哪能拿出大笔的资金来做这件事?经过一番艰难的运筹,并在贾前进的大力相助下,终于从省财政厅弄到一大笔资金,市县两级财政再挤出一点,总算是足够了。这是一项全县瞩目的大工程,工程承包权最终花落谁家,几支很有资质的工程队都在紧锣密鼓地四下里活动,经过一番讨论决策,在招标会上,南山鹏远建筑实业有限公司一举夺得承建权,黄鹏远能够获胜,知道内情的人都晓得其中缘故。从当年秋季枯水期开始,到翌年春汛来临之前,中江县南江河段的工地上不分昼夜都在加班加点,工程按期竣工,且两岸还修建了环境优美的森林公园,供人们茶余饭后散步聊天,整个工程非常理想,充分体现了以人为本的理念,赵存良非常满意,称赞黄鹏远没辜负他的期望,赵存良也因此赢得了不错的政声。同时,经过媒体的一番炒作报道,南山鹏远建筑实业有限公司在整个南山市建筑行业内已是大名鼎鼎。说真的,黄鹏远在这次工程承包过程中,并没有获得丰厚的利润,赵存良私下里对他说过:“黄总经理,这项工程我是既要面子,更要里子,因为这关系到我未来仕途的发展。”有赵存良的这番话,黄鹏远当然不敢大意,弄不好贾前进与吴志国都会骂他的,工程质量问题自然就不能有半点马虎。

黄鹏远的建筑公司在为南山市承建了一幢财富大厦和一幢银行大厦后,声誉达到了顶峰,两幢大楼好些年都是南山市的标志性建筑,楼层最高,气派十足,蔚为壮观。紧接着,当时身为市长的贾前进为了取得个人政绩,让广大市民称赞,决计修建一个大型休闲广场,命名为春天休闲广场,广场中间还要建一座巨型音乐喷泉;构想是好的,可巨额的居民拆迁费用从哪里来?望着那一片居民区,每挪动一户可都是要用钱说话的,这是摆在面前的一个重大难题,贾前进陷入了深深的焦灼之中。而这时的黄鹏远已是财大气粗,加上与仇铁山等黑恶势力人物经常混在一起,已然吃喝嫖赌抽无所不为,并且与南山市南江沿河路一带的发廊、洗浴中心的老板混得熟了,这些都是干特殊行业的人,钱来得容易。黄鹏远没想到这些人中,有的居然和夏玉桃的舅舅都有来往,有一个姓蒯的老板(黄鹏远第一次和这人见面时,心想世上竟然有这怪姓,干脆姓‘拐’算了,反正都是招小姐来做那事,据说有的不从还挨打的,最后打得她们乖乖地从了),当着黄鹏远的面和吴志国通电话,让他过来坐坐,老板按了免提键,电话里清晰地传来吴志国的声音,说他没空,正陪领导打牌,改天的。黄鹏远见了这情景,很是惊讶。那些人知道黄鹏远与吴志国的这层关系,自然是另眼看了;因此,黄鹏远在黑道上已有了不小的震慑力,很多的场合,他出门都是三辆车,前后一辆,他的车夹在中间,很有派头的。

5

为建春天休闲广场的拆迁工作一开始就遇到了困难,居民的反对意见极大,说什么话的都有,有说他贾前进是为了个人仕途的升迁,置百姓的利益于不顾,我们在这市中心住得好好的,孩子上学、购物都方便,凭什么要搬走?又搬迁到哪里去?有说真要搬迁也可以,至少在赔偿方面也要让我们满意啊!当然,搬到很不理想的地方我们也是不愿意的。

阻力虽大,但贾前进还是决计要做成此事的,他聚集了一干心腹人马,什么市政府秘书长、建设局长、公安局长等人,经过私下讨论研究,决定在策略上采取瓦解对方各个击破的手段。首先由街道派出所民警调查摸底,把是党员的名单全部列出来,上班的在什么单位,担任什么职务,非上班族中又有一些什么样的人,哪些人最难说话,也就是所谓的刁民等情况全部核实清楚。等把这些情况汇集的一摞材料拿到手时,贾前进都为吴志国手下做事的快速与细致震惊,他笑着说:“志国,有你这样的干将与知己,我贾前进何愁做不成大事啊!”赔偿款肯定是要给的,只不过达不到应给的数目。通过反反复复做工作,又晓之以其中的种种利害关系,党员与一些上班族的思想工作总算是做通了,他们也都在承诺书上签了字。

接下来就是一些无正式工作的人了,这类人的思想工作最难做通,他们口无遮拦,无所顾忌,有的人已经放出话来,达不到搬迁条件无论如何都不搬,反正已经活成这样了,大不了要死卵朝天。对这些人,贾氏阵营又将他们进行了分类,胆小怕事的正面说服与侧面恐吓并行,胆大有号召力又功利心强的只有暗里给他们一些好处,以满足其私欲,与此同时,还要从这些人的外围入手,即通过他们的亲戚朋友做思想工作,因为任何人他都不是孤立地活在社会中,可能朋友有恩于朋友,朋友就能说服朋友。

经过一番繁杂艰难的工作,搬迁工作还真有了不小的起色,黄鹏远与仇铁山在这件事情上倒是帮了贾前进的大忙。他们做起事情来不怕采取极端手段,对于那些“顽固分子”,他们拿出断水断电的损招,还开来挖掘机,把房子四周挖空,让他们不能正常出入,又往室内扔死蛇、臭猫、烂狗,弄得那些居民是惊恐万状,鬼哭狼嚎,有一住户的女儿晚上回家时就在路上遭到了猥亵,一伙小流氓簇拥着她又是亲嘴又是摸奶,乳罩都被撕破了,一对乳房被一只只下流的手揉来搓去,恐吓她一家人若再不搬,接下来的下场就是被强奸,真不知为什么,眼下的人警察都不怕,倒怕这些恶霸流氓。

贾前进暗中探察过一下黄鹏远仇铁山这些人所使出的鬼魅伎俩,心里都有一种说不出的滋味,只是在心里安慰自己,古今之成大事者,没有一颗狠心是不行的,明朝的那个大坏蛋魏忠贤多狠,先是一刀下去就把自己给骟了,然后进宫当了太监,最后竟然飞黄腾达了。还有中国历史上那个女皇武则天,一双温柔手结果了多少人的性命,不心狠手辣行吗?早就被人给踩倒了。

春天休闲广场的工程项目自然又是被黄鹏远承揽了,为此,黄鹏远专门从省城还有北京请来了专家。建设工地上,大型机械不分昼夜,轰隆轰隆不停,灰尘漫天,为了赶在翌年元旦之前完工,黄鹏远一次又一次亲临现场督战,还和工人们一同在工棚里吃大灶上的饭菜,亲自敬烟给那些工人们抽,弄得工人们都很感动,个个铆足了劲干。

6

春天休闲广场这一浩大工程在翌年元旦来临之前如期竣工,比算定的工期提前了十二天,崭新整齐的地砖、绿化带、喷泉、供人们休息的亭阁、健身设备等,成为南山市一道最靓丽的风景,将全市人民的眼睛擦亮了。

元旦那天,盛大的竣工典礼仪式在南山市的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出席典礼仪式的省市领导在主席台上坐了两大排,礼炮冲天而起,响遏行云,领导讲话过后就是歌舞表演,还请来了国内的知名歌星助兴,广场上人头攒动,欢声如潮,人们争相着与歌星握手,四个警察围着歌星转,替歌星挡着那些过分热情的观众,南山市何曾这样热闹过啊!省电视台和省报社都相继做了报道,南山本市的新闻媒体就更不用说了,贾前进无疑立下了赫赫战功,但他没有抢功,每次报道都是把市委书记放在前面,市委书记说过后他再说,说得比市委书记也短。

夏天的夜晚,春天休闲广场上真的是人流如织,摩肩接踵,老人、青年、孩子,都来了,一个个喜笑颜开,你拥我挤,比过年还热闹,有的男青年就趁乱吃那些美丽又穿得性感暴露的女青年胸前的“豆腐”,为此惹来了女青年柳眉倒竖的怒骂,男青年才不在乎的,吃过“豆腐”后,赶紧像泥鳅一样心满意足地溜之大吉了。唉,这“豆腐”被吃也就吃了吧,也没少啥的,过一会儿又是满脸的喜悦了。还有那些住得较远的市民,晚上专门坐公交车凑热闹来了。最是那百米喷泉,一次又一次冲天而上,伴随着夏夜的风,细小的水珠在空中飘飞,让人们感觉惬意极了。

贾前进需要的就是这种效果,他要利用市民们的喜悦兴奋心理所产生的群体效应来掩盖那些阴暗,他知道,有一对老年夫妇为拆迁绝食而亡,此外还有人被黄鹏远纵容的小流氓给打得重伤住院,是他及时向南山市电视台、《南山日报》社、《南山晚报》社、还有南山市在线网站四家媒体打了招呼,不准对此事做一个字的报道,否则后果自负,同时派出警察暗中严密监视此事,还给省里和北京的驻京办都下达了命令,要眼观六路,耳听八方,若真有人潜出南山市上访,要及时拦截并遣送回来。那段时间,贾前进内心高度紧张,晚上睡觉梦魇,都有些神经衰弱了。

娇美可人的妻子林娜躺在身边,于贾前进耳边说:“有时觉得你们这些当官的风光也够风光的,不去说什么市长省长以至更大的官员了,有一次我和我们学校的几位老师下乡,看见一位县委书记去他管辖下的乡镇检查工作,前有警车开道,后面车队呼啦啦一串,多威风!这还只是中国古代所说的七品芝麻官,也怪不得中国人骨子里是这样的崇尚权力,这样的渴望做官,像在那皇权世袭的封建社会,为了皇帝的宝座,老子杀儿子,儿子杀老子,主子杀臣子,臣子杀主子,也是势在必然了;但有时想想,你们这些当官的也够累的,要学会装腔作势,学会欺上瞒下,学会攻击对手,学会心狠手辣,学会自欺欺人,学会巴结讨好,既要保住已有的位置不被别人抢去,更要觊觎更高的位置迎难而上,不然的话,在官场上就无法纵横驰骋,左右逢源,就像你,为了一个休闲广场,多长时间都没睡个安稳觉了,还一次次梦魇——”

贾前进叹一口气说:“这就叫‘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的啊!你不去努力向上,别人却在努力向上,别人努力向上的结果就是把你踩在脚底下,那样的结局才是最让人受不了的。其实在官场上,官做到一定的份上,物质的占有已不是目的了,而是上升到了一种智力争斗的游戏,要的就是那么一个结果,残酷得很,看谁能笑到最后。若从物质的角度去看,古代封建社会里的那些王爷哪一个不是纸醉金迷,可是又有哪一个皇子甘愿去当王爷呢?之所以当了王爷,多半都是没有争斗的资本或者是在争斗中失败的结果啊!可怜的小民百姓活着,一辈子总以占有多少物质为目的,天天爬起来就为那一点可怜的物质去劳碌奔忙,以为那些身居高位之人过的定是神仙一般的日子,羡慕得直流口水,其实哪知道他们心中的苦楚?你也是知道的,以前我在下面混时,每逢节日,若有下面的人送来点好烟好酒的,我都激动不已,还高高兴兴拿去孝敬你的爸爸,现在回头一看,唉,人活在低处,就是那么的可怜啊!”

林娜说:“你若当初不从大学里走出来,努力去做学问的话,凭你的聪明和韧性,定能做出一番成就的。”

贾前进说:“在官本位的社会里,学问并不能引人注目,只有位高权重才会让人仰慕万分哪!”

贾前进说完就伸手去抚摸林娜的一具肉身,林娜也没再接话,任凭贾前进一只手在她身上上上下下恰到好处地熟练游走,不一会儿,林娜已是娇喘吁吁,嘴里莺声燕语缠绵了。贾前进见此情状,下面也来了动静,有了点意思,星星之火,仿佛可以燎原了,就翻身上去了。林娜立即就一双手缠上来箍紧了贾前进往自己身上贴,可是贾前进却不行了,百般努力都无法行事。

林娜到底是竹篮打水一场空,失望又爱怜地说:“算了,你下来,睡吧!”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29331.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