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耽美文

刹那间泪流满面,网游角色名,心灵的呼唤_3000字

刹那间泪流满面——记福建省道德模范曾菊英 张轩朝曾菊英来到晋江那年,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她与其他同龄人一样,是带着自己的旺盛的青春和希望来的。1991年,正…

刹那间泪流满面

刹那间泪流满面

——记福建省道德模范曾菊英

张轩朝

曾菊英来到晋江那年,是上世纪90年代初期,她与其他同龄人一样,是带着自己的旺盛的青春和希望来的。1991年,正值豆蔻年华的曾菊英遭遇了爱情。

“他长得高大威猛,帅极了”。回忆当初的感觉,曾菊英脸上漾着幸福的红晕,仿佛那甜蜜的日子从她珍藏的记忆里溢流而出。如果不是那一次横祸,今天的曾菊英也许脸上全是那种幸福的光彩。

1993年,曾菊英结婚,丈夫是晋江灵源街道灵水社区人。曾菊英坦言,她是深爱她的丈夫的,这本来符合宇宙规律和人类愿望,属于一切美好的开端,然而,那个黑色的上午彻底摧毁了这一切。

那是曾菊英与吴文新结婚一个多月以后,曾菊英沉浸在新婚的幸福之中。丈夫长得高大且勤奋,这对于一个女人来说,能够有这样的归宿应该是充满憧憬的。女人一生中,升学无望后的第一件大事就是婚姻的归宿,尽管丈夫家里不富,仅二间百年老屋容身,但二人都年富力强,只要勤劳,晋江这片神性的热土,什么奇迹都会出现。曾菊英似乎看到了前面充满幸福的好日子,脸上泛着青春的红晕,忙这忙那,肚子里有了孕,需要勤奋,为这未来的生命衔好温馨的巢,是夫妻俩的唯一目标。为了这,丈夫准备去广东发展,曾菊英留在灵水,打些零工,照顾好婆婆,随时等待肚子里的孩子降生。

然而,就在五月的那个黑色上午,所有的憧憬被一场车祸碾得粉碎。

早上的阳光充满了朝气,勤奋的丈夫一大早起了床,准备送完亲戚就动身前往广东。曾菊英腆着肚子在家里边做家务边等待。不久,村里人急匆匆跑来告诉她,丈夫出事了,摩托车被一部拖拉机撞了,曾菊英心里一紧,问现在情况怎样了,那人说,不是很严重,现在在医院,你就安心在家等吧!

一个等字,就这样把曾菊英悬在了半空中。自己生生爱着的人,如今已是法定的丈夫,自己肚子里孩子的父亲,现在有事了,怎样的情况,自己一无所知,让曾菊英能等吗?人心有时就这么奇怪,能为自己的亲人付出一切,哪怕生命,又何在乎她知道丈夫伤势的实情呢?这里面的蹊跷,曾菊英不去考虑,她担心的是,丈夫到底怎么啦?伤在哪?重不重,他此刻一定非常需要她,她又怎能在家安心等?

曾菊英不顾亲属的劝慰,腆着8个月大的肚子,眼里噙着泪,一个人找到丈夫治疗的泉州180医院。不知道丈夫住在几层楼,那间病房,只好一层一层找,一间一间问,汗水和着泪水,180医院的每一条走廊、每一个台阶,都记住了这痴妻寻夫的动人一幕。

终于找到丈夫的病房,曾菊英一见躺在病床上的丈夫,那个虎虎生威、高大威猛的身躯,那个与病床无缘的年轻生命,那个曾经拥抱过她的胸膛和双肩,此刻却躺在病床上。曾菊英心里涌上一股伤感,面对无奈的丈夫,一句话说不出口,只能以泪洗面。

然而,这不过是对她考验的开端,最艰难的日子还在后面,那时的曾菊英还没有意识到,只在心里心疼着丈夫。那眼泪,是为真挚的爱情而流的。

在180医院治疗了一段时间,由于没有钱医治,只能把瘫痪在床的丈夫接回家里。此时的家,其实只有曾菊英一个腆着肚子的女人算健全,上是年迈的婆婆,下是瘫痪在床的丈夫,艰辛的日子就这样挪向了更艰难的深渊。家的全部意义,是一日三餐费用的担心,是伺候丈夫的细心,是照顾婆婆的孝心,三者缺一,都可能出现大的危机。伺候丈夫照顾婆婆,曾菊英即使腆着肚子,苦苦坚持,也算不了什么,但是最苦的是,她再不能去厂里上班,没有了固定的收入,在收入和家之间,一个本该被人悉心照料的孕妇,此时必须到周围厂里揽一些手工活,这样既可以在丈夫身边照他,又可以抓住每一个空闲做活,然而,没日没夜地做来的一点收入,还不够三口之家的日用开支,更别说给丈夫治疗了。为了增加一点收入,她兼做了灵源小学的园林工,每月500元,对曾菊英来说,这是个大数目,可以解决家里的很多大事。

就这样苦苦支撑了两个月,最艰难的时刻终于来了。

这是曾菊英一直不敢想象的日子,自己临产了,家里没有钱,不能去医院生孩子,只好请来接生婆,就在这两间破旧不堪的古厝里,她生下了一个儿子,这是她和丈夫的结晶,是所有希望的焦点。曾菊英既难受又幸福,看着怀里的小生命,想着在隔壁房间无人照管的丈夫,忘了第一次生产的痛楚,将难过的眼泪咽往肚里。自己不能动弹,婆婆年已花甲,丈夫瘫痪在床,小生命在她的怀里越乖,曾菊英越是难受。她躺在后间,丈夫躺在前面大厅的前间,中间隔着邻家的灶房,咫尺天涯的滋味,算是透彻地理解到心疼心酸。她用耳朵仔细辨听着丈夫的每一声响动,那男人呼哧呼哧的气流声,是对无法看见自己新生命的痛苦挣扎,是对无情命运的诅咒,更是一腔热血奔流于八尺躯体的抗争。她理解丈夫因自身的瘫痪不能一睹亲生儿子的苦楚,却又因为自己的无法挪身更加自责,真是造化弄人,再贫穷再病痛,还有比这精神的折磨更使人痛苦的吗?

整整七天,曾菊英与丈夫就这样前间后间地遥相互感,距离成了最无情的惩罚,第七天,还在月子里的曾菊英再也无法抑制自己,不顾身体的虚弱,一把抱起儿子,往丈夫的房间蹭。

看到自己的骨肉,被病痛折磨得憔悴不堪的丈夫,脸上露出了难得的喜色,曾菊英心里也流过一股暖流,夫妻俩相拥着刚来到这世界七天的儿子,品味了相爱以来第一次最完美的重逢。

月子期一过,曾菊英又开始了她兼做几份工作、伺候瘫痪丈夫和抚养儿子的生活,时间再少,丈夫的康复和儿子的成长总是一个遥远的目标,只有曾菊英一人用这女性柔弱的双肩苦苦支撑着,白天的时间不够用,余下的活就在晚上做,挨过去一天,就离希望近了一步。在曾菊英的心理,苦难是有形物,啃去一点就少一点。

家里的古厝,有些地方已经倒塌。闽南台风多,一遇到下雨就四处漏,每到这样的风雨日子,曾菊英就得爬上屋顶修漏。要做的家务和手工活太多,一个娇弱的身躯,在极度疲惫之后,还得在大风大雨中爬上屋顶修补,雨水和着泪水,硬是用她羸弱的双肩颤颤地扛着。

有一回,曾菊英娘家的亲戚来灵水,看到曾菊英竟然嫁了这么个家庭,苦苦劝他回去,在四川娘家,再怎样也不至于一个人累死累活地养住三个失去自理能力的人,如果愿意嫁人,凭曾菊英的人品和外貌,随便可以找一个条件好的人家。

说实在话,曾菊英并不是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然而,一个把良知当做玉律的人,怎样舍下瘫痪在床的丈夫、嗷嗷待哺的儿子和年事过高的婆婆?她甚至想象过她离开一天以后这三个亲人的命运,自己再苦再无法坚持,也必须挨下去,要知道,她双肩上荷着的,是三个人的命运,命运啊!

就这样熬到2005年,尽管曾菊英细心照料,但丈夫的病情不但没有好转,还在继续恶化。丈夫的腰只能保持一个坐在轮椅上挺直的姿势,稍有不慎,就会锥心地痛。手头的钱不够去大医院治疗,只好找一些郎中来看,说是腰椎间盘突出,要治愈,必须手术。

手术?这意味着需要一大笔钱。但曾菊英每月不吃不睡地兼做几份工作的收入,也仅仅够全家人的生活费用,哪来的钱给丈夫做手术呢?

这时候,灵水的堂亲们出面了,堂亲们你一点我一点地凑,凑够了两万元,曾菊英擦干眼泪,急忙送丈夫去了泉州正骨医院。然而,正骨医院一查,不是腰椎间盘突出,“那是什么导致我丈夫不能站立呢?”医生摇了摇头。

没办法,只好转到福州,用CT一查,原来腰椎间长了一个肿瘤,肿瘤中间包裹着动脉神经,医生说,即使手术也没有完全治愈的把握,你要做好两种准备。听了医生的话,曾菊英难过地哭了。但是,疾病不相信眼泪,丈夫的病只能治,不治,那就真的只能等最后的判决了。

曾菊英在手术协议上签下自己名字时,手是发抖的,这个名字签下去就是一个赌咒,赢或者输,全在这几笔之间。

手术完,曾菊英迫不及待地问医生,医生说,手术做了,但包裹着神经动脉部分不能切除,所以还会长,到了一定的时间,还得手术。

有时候,上天就是这么不近人情。这个弱女子身上承担的苦难和责任已经够多了,还得用精神的痛苦来折磨她,那是2005年。

就在这时,年事已高的婆婆也摔成重伤瘫痪在床,两个不能自理的病人,一个不谙世事的孩子,一家四口,只有她一个妇道人家,这样的生活,才真的叫生生的活着,熬药、煮饭、洗刷、病人的生理需求,孩子的照管,这只能占去一小部分时间,大多数时间,曾菊英必须做手工活挣钱,否则,四口之家就只能等着断炊了。

当地政府知道曾菊英的情况后,把她安排进了灵水社区计生办从事计生管理工作。担她还得兼做学校的绿化工,还得做一些手工活维持一家四口的生活。

在工作和三个全护理的老中小之间旋转,累,疲惫,严重的睡眠不足,有时候站立不稳,双脚打颤,她必须支撑住,如果自己倒下,就意味着四条生命的继续出现危机,这是一份责任,更是一份艰难的道德叙事。

十几年过去,谁也无法想象,一个柔弱的女子,就这样将几个在病痛中挣扎的生命扛到了今天。当笔者在她家破旧不堪的古厝问到:“近二十年的苦苦支撑,不敢想象你一个弱女子是怎样过来的?”曾菊英一听,霎时间泪流满面,这纵横交错的眼泪,包含了曾菊英多少挣扎和意志、品格和良知啊!没想到一句轻轻的问候,竟然使这位坚强了二十年的母亲、妻子和儿媳释放出这许多积压的辛酸,每一滴眼泪,都是一个漫长的故事。作为女性,她只在新婚的一个月使自己的温柔投进过丈夫的怀抱,此后的日子,不是风就是雨,她就这样用自己的贤良支撑着丈夫、支撑着儿子和年迈的婆婆走到了今天,跌跌撞撞的路上甚至找不到一个攀扶的支点。

网游角色名,心灵的呼唤_3000字

网游角色名,心灵的呼唤_3000字

E度网专稿 未经允许不得转载

  前提:兰雪从小被父母抛弃在福利院门口,长大到七岁时,问福利院阿姨,我妈妈是谁?长什么样?福利院阿姨给兰雪翻开几年前的监控录相来看,之后兰雪一直喃喃着:“妈妈……。”后来兰雪被一家好心的人家收养,在那个家庭里刚好也姓兰,有个十五岁的姐姐叫兰莉,雪兰刚好那时十一岁。十三岁那年,她的“亲生母亲”想把她领回来去,她不肯。突如其来的一个意外让固执的兰雪发自内心地叫了一声“妈妈”……,后来邻居却告诉她那是骗子,已用这种

  方法骗走了上百个小孩子了……。

  第一章兰雪从小生活在福利院,听那里的阿姨说,她虽然身体健全,但可能因为她的亲生父母重男轻女或因生活所迫,所以把她抛弃在这个福利院门口。

  以往外观向上,外貌看似柔弱,但心里坚强的兰雪顿时“哇”地一声大哭起来:“呜……,凭什么抛弃我……,我有什么不好的?呜呜……”阿姨连忙安慰她:“谁说的,我们的兰雪是最棒的!……”兰雪破涕为笑。

  三年飞一般的过去了,兰雪也渐渐长大了。有一天,兰雪突然问福利院的老阿姨“阿姨我妈妈是谁呀?长什么样?一定要吿诉我,好吗?”老阿姨叹了一口气,轻轻地说:“唉,她是谁,我不清楚,我只知道她肯定被录相监控录到了。我去找找看!”雪顿时欢呼起来,快乐地说:“太好了,我有妈妈了,谢谢阿姨!老阿姨去了另一个房间翻找了起来。

  过了一会,老阿姨把一样东西放进了DVD中,叫兰雪看电视,兰雪立刻飞奔过去,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屏幕中,一个穿红色上衣和牛仔裤,脚上穿着高跟鞋的女人抱着一个“球”—棉被,里面是兰雪,放在了福利院门口。那个女人从背面就可以看出她很年轻,很漂亮,长长的头发,乌黑亮丽,如瀑布般一直蔓廷到腰部。兰雪看后,喃喃自语着:“妈妈,妈妈。”晩上半夜三更,也时儿喃喃道:“妈妈,我在这!”

  第二章

  今天一大早,福利院阿姨领着兰雪站在福利院门口。兰雪不停地问:“阿姨,他们真的会来吗?”阿姨总是不耐烦的打断:“别吵,肯定会来的!”

  过了一会,一辆豪华的小轿车驶来,阿姨见了,连忙招手:“这里!这里!”小轿车缓缓地停下来,两扇车门同时打开,从里面走出来一个富商,一位美丽的贵妇与一位年轻时尚的少女(少女看似十三,四岁左右),贵妇对兰雪说:“你好,你叫兰雪,对吧?”兰雪低下头,小声地说:“是的。”少女很热情,拍了拍兰雪的肩膀:“你好!兰雪,我叫兰莉,今年十五岁,你呢?”兰雪说道:“我十一岁。”兰莉听后,微笑地说:“噢!我比你大,以后你是妹妹,我是姐姐,我们就是一家人了。”

  来到新家,兰雪总觉得自已是多余的,很自卑。怡好,来到新家的第二天就是兰雪的生日。新妈妈很照顾她,以是换新衣,以是梳头发。新爸爸则送了一部淡粉色的平板手机给兰雪,兰莉姐姐也送给了她一个很漂亮的布娃娃,对兰雪说:“你不要自卑,星期一你就可以去新学校—天海路实验小学读书了。你父母遗弃你,也许是因为有特殊原因吧!”兰雪点点头:“谢谢爸妈,谢谢姐姐。”兰雪笑了,新爸爸和新妈妈很惊奇,说:“你终于愿意叫我们啦?”兰雪点点头。

  渐渐的,兰雪接受了这家人,仿佛这家人就是她的亲生父母,亲姐姐……

  第三章

  兰雪在养父母的带领下,来到了天海路实验小学五(5)班的门口,一位年轻美丽的老师走到兰雪身边,兰雪望着她炯炯有神的大眼睛,高挺的鼻子,淡粉色的小嘴,很整齐地镶在一张白白的脸上,兰雪看呆了,的确很美,再加上她身着淡紫色长裙,喷了点淡淡香水。那位老师说:“您好,兰雪。我是你的班主任,以后你就是我们班的一员了。有事来找我吧,我姓银。”兰雪甜甜地说:“银老师好!”然后就跟随着银老师进了五(5)班了。

  “同学们,这是我们班的新同学,你来自我介绍一下吧”银老师笑咪咪地看着兰雪,兰雪大方地说:“你们好!我叫兰雪,今年十一岁,喜欢看书,画画。”银老师又说:“同学们,你们也自我介绍一下吧!”

  “你好,我叫阮雪。”

  “我叫夏伟。”

  “我叫邹琳。”

  “你好,我是银莉。”

  “我是紫灵。”

  “陶佳。”

  “宁慧”。同学们报完姓名后,兰雪就喜欢上了这个班级。老师安排兰雪坐到第四组第五排的夏伟旁边。叫夏伟多关照一下她。前面的林依颖友好地对兰雪说:“你好,我们做朋友吧?”兰雪爽快的答应了。不出几个月,兰雪的成绩好极了次次都名列前茅。性格,开朗,大方的兰雪,个个同学都很喜欢跟她玩。后来还当上了班长。

  第四章

  不知不觉中,几个月过去了,兰雪在这所学校里快乐地生活与学习着。一天,兰雪如往常一样走进教室,平沁伶却挡在了门口,不让兰雪进:“你一个插班生,凭什么这么优秀?凭什么拥有那么多朋友,受那么多同学欢迎?你好可恶,敢抢我的班长做”兰雪听后,愣住了:“你……我……”平沁伶指着兰雪的鼻子,眼睛里愤射出可怕的凶光,说:“你什么你,我什么我?你就是你,我就是我!兰雪,你别太得意。做人怎么可以这样!”这时,兰雪最好的朋友—林依颖来了,看到这一幕,恶狠狠地说:“烂瓶子,你给我让开点”平沁伶听后脸色骤然大变:“你是什么破衣服,多管闲事可不好哦!我就不让,怎么招?哼哼哼!”林依颖听后火冒三丈:“死开点,俗话说,好狗不挡路,你连狗都不如,滚远点!”平沁伶狠狠地瞪了她一眼,还是让开了。林依颖拉着兰雪的手说:“咱们走!别理那个犯贱的,啍!”然后走进了教室。兰雪说道:“嗯?她……这……”林依颖听后,満不在乎地把手搭在兰雪的肩膀上,说:“别介意,她也叫霸王瓶,刚开始对新生不咋样,过几个月就会原形毕露了!”雪摸了摸头,大呼道:“原来如此啊!”“黎慕羽最讨厌她了!”林依颖补充道。然后她们俩一起嘿嘿大笑起来!

  第五章

  兰雪在养父母家和同学们面前一直装活泼来掩示自卑搬起。她每时每刻都要在他们面前强颜为笑,藏住自已心头的苦衷。同时,她还要对身边的同学们隐瞒自已是孤儿,避免引来嘲讽与讥笑。

  唯独只对自已的闺蜜兼铁杆垃圾桶林依颖展示自已真实的一面,吐露自己的苦衷。因为—林依颖有着和自己差不多的身世,也有数不清的苦衷。两个年龄相仿的女孩都有着一颗坚强的心,在别人跟前强颜为笑。

  记得那个阳光明媚的下午,这两个女孩正坐在街心公园里聊天。兰雪对林依颖叽哩呱啦地说了一大通,把自己的身世和苦衷全说了出来。林依颖静静地听着,等兰雪说完后,并没有露出不耐烦的表情,反而露出一幅同病相怜的表情。慢慢地说:“我的父母离婚了,我跟我妈过,我妈给我找了个后爸,他也有个女儿,叫刁凝雨。她对我可凶了,面对她那总瞧不起人的样子,只把自己永远放在第一位,那种高傲,总之我对他们有百般厌恶藏在心里,对他们瑟瑟发抖,真是有其父必有其女!还好有妈妈对我好……”说到这里,林依颖咬牙切齿地流下了晶莹的泪珠。

  她们结义在街心公园,发誓永远做好朋友,对朋友不离不弃,不嘲笑也不讥笑!兰雪以后便把林依颖当做专门倾诉苦衷的铁杆垃圾桶。

  第六章

  虽然兰雪在兰家快乐地生活,但总觉得心中十分寂寞,空空的,仿佛缺了些什么。兰雪打开了QQ,看见一个卡通美少女的图案在抖动,不用说,林依颖又呼她了。她们在Q上开聊了起来:

  “依,你说为什么最近我从孤儿院搬到兰家后,虽然丰衣足吃了,但却觉得心中空空的,仿佛缺了什么,十分寂寞的?为什么呢?”

  “雪,也许是因为你想念孤儿院的朋友了吧?可能是因为孤儿院对你而言有一种大家庭的温暖,因为毕竟你是在那里长大的。而你在兰家感觉不到那种真正有家的温暖,因为你认为自己是局外人。”

  “或许吧!依,对你而言,什么是家?”

  “家是由爸爸、妈妈与孩子组成的,孩子在父母的呵护下快乐的成长,家庭十分的温馨!我却生活在一个支零破碎的家里长大,相对而言,你比我幸运。”

  “……或许吧……”

  “你寂寞是你身边没有一个真正的亲人,感觉不到真正有家的温暖,这个家对你来说既熟悉又陌生,所谓的‘亲人’对你来说是熟悉的陌生人,你是他们家的局外人!”

  “……”

  “可能会使你伤心,对不起!”

  “没事的,谢谢你……”

  “啊?谢我?为什么要谢我?”

  “因为你让我懂得了许多知识!”

  “哎呀!我妈说玩太久电脑对眼睛不好,886!”

  “8”。

  见林依颖下线了,兰雪索性也关了电脑,坐在窗前,望着外面漆黑的天空,深深的思索:我或许真的是这个家的局外人?他们真是对我而言是熟悉的陌生人吗?

  第七章

  “咚咚咚——”,兰雪在看电视时,有人敲门,养母从楼上下来,开了门。

  门中站着一个女人,手上提着大包小包。

  养母问:“你是谁?找谁?”

  “我想和你私聊,至于我是谁,当着孩子的面不好说。”

  养母:“那上楼吧!”

  于是她们上了楼。

  兰雪隐约听到了几个字:亲……,孩子……,领回去……,决定……,好……。

  过了几十分钟,养母心情沉重地和那个女人下来了。养母支支吾吾地说:“那个……小雪,她是你妈……,她……她想把你领回去。”

  兰雪愣住了,突如其来的事情吓了一大跳。兰雪一口回绝说:“不可能,都这么多年了,怎么现在才想起我来呢?假的怎么办?”那个女人尴尬地说:“是真的,我是有苦衷的,要不这样,我过几天再来看你。你自已考虑一下”说罢,便走出了兰家。

  兰雪突然想到了什么,大吼:“啊,我有办法了!”随后便‘噌噌“跑出家门。她搭了22路车坐了二个站又转了278路车坐了八个站后,到了福利院——当年收留她的孤儿院门口,对一个熟悉的管理员阿姨——当年帮兰雪翻监控录相找妈妈身影出来的老阿姨。兰雪气喘呼呼地说:“阿姨,我是兰雪,你帮我把我妈的监控图的脸部打印出来给我好吗?”老阿姨微微一愣,笑着说:“兰雪啊,你来了?怎么了,急成这样,你等一下啊,我现在就帮你打。”然后就进去了。

  时针走了半圈,老阿姨终于出来了,拿出一张纸给兰雪,兰雪眼前一亮,说:“谢谢阿姨。”随后就拿着纸她“妈妈”的图相回家了。

  兰雪在房间里久久凝视着亲妈的照片,深深思索道:突然冒出来的妈妈,是真是假?怎么看起来不像呀?难道她样子娈了。

  第八章

  过了几天,那个女人又来找兰雪,说要带兰雪去购物,兰雪顺便把姐姐兰莉也叫上了。

  那个女人不仅给兰雪买了很多吃的,喝的,玩的,看的,兰莉也一样多。

  买完东西准备回家要经过商店门口那条马路,兰雪先走,那女人随后,兰莉在最后。明明是绿灯,却有一辆车朝兰雪冲来,那女人看到兰雪吓呆了,把兰雪用力一推,自己却摔倒在地。车主猛然刹住了车,那女人身上虽然有几处皮外伤,但已“昏倒”在地上了。

  人们急忙打120把她送到了医院,养父母和兰雪兰莉也及时赶到了医院。医生说那女人只是受惊吓昏迷了,好好休息就没事了。她身上的皮外伤已经消过毒了,过几天就会好的。兰雪大呼庆幸:“真是不幸中的万幸呀!”兰莉也附和道:“是啊,还好还好。”

  突然,养母走出病房对兰雪说:“你妈妈叫你呢,快进去吧!”兰雪听后,急忙走进病房,看见那女人双眼微张。口中喃喃道:“兰雪、兰雪……”兰雪呜咽着,轻轻喊了一句:“妈妈,我跟你走。”那女人满脸高兴的说:“你说什么?,你肯跟我走了?”

  “妈,是的,你没有听错,我跟你回你那个家。”兰雪抽泣着。那女人喑地里高兴道:“你明天跟我走吧。”兰雪点点头说:“是的,妈妈,我答应你”然后抱住了那女人大哭了起来。

  第九章

  第二天早上,趁兰雪还没有跟那个女人走时,邻居邹大妈把兰家四口人都叫到她家去了。

  邹大妈语重心长地说:“我也是才刚刚听说了你们家兰雪的事。听说那个称作小雪亲妈的女人是骟子来的,专门骗人家小孩的,还好小雪没跟她走,要是给她拐走了,那可怎么办呢。在我们乡下已经发生过很多桩这样的案子了。所以你们要谨慎点,别给她骗了。我建议你们还是报警吧。我这里有电话,涛政(兰雪的养父)你先回去,小雪小莉在这玩着先,夏亚真(兰雪的养母)你也不要走了,我陪你聊聊天,等警察来了,假装是你朋友,因为骗子很狡猾的。”

  兰雪一家听后吓呆了,养母立刻打电话给她弟弟(因为她弟弟是警察),叫他快来她家。打完电话后,兰雪的养父母就急急回到自己家等待着警察和那个骗子。不出十分钟兰莉的舅舅就带着一帮便衣警察来了,然后就当作是他们家的朋友来串门。大约到了10点多一点,门铃响了,一看是那女人来接兰雪了。警察就打了个眼色,养母一开门,警察就围了上去,还没等她反应过来就给抓了起来。

  具查明,那女人还是十年前的杀人犯。兰家和邹家这回立了大功,警察都很感谢他们。兰家也因此买了很多东西去报答邹家。兰雪经过这事以后,再也不敢去想找亲妈的事了。从此,在兰家跟他们一家愉快的生活在一起,直到长大成人。

一年级:心玖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43912.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