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站定脚跟,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二 屈辱的泪水 第二章 贪污)

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站定脚跟,在逆风里把握方向。同时人生又是幽谷,有蔷薇才能烛隐显幽、体贴入微。完整的人生应该兼有这两种至高的境界。一个人到了这种境…

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站定脚跟

人生原是战场,有猛虎才能在逆流里站定脚跟,在逆风里把握方向。同时人生又是幽谷,有蔷薇才能烛隐显幽、体贴入微。完整的人生应该兼有这两种至高的境界。一个人到了这种境界,他能动也能静,能屈也能伸,能微笑也能痛哭,一句话,他心里已有猛虎在嗅蔷薇。

保姆自传:一个保姆的心路历程(卷二 屈辱的泪水 第二章 贪污)

  在副食店,叶春买好面条和酱,然后来到卖肉的摊位前。叶春说:“师傅,给我称一块八的肉馅。”卖肉的师傅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穿着满身都是油污的白大褂。他把称好的肉馅递给叶春。叶春一手接肉,一手递过两块钱。那卖肉的师傅接过钱,看着叶春,他的脸上露出会心的微笑。叶春明白他微笑的含义:他看出了叶春的身份,并看出了叶春的小阴谋。叶春也回应了他的微笑,她觉得自己的小伎俩被人识破,有点可笑,但也没什么大惊小怪的。她接过卖肉师傅找给的两毛钱,转身离去。在她转身离去时,卖肉的师傅的脸上仍在微笑。    走出副食店,在副食店的门外边,摆着一个冰柜,透过玻璃盖,可见包着花花绿绿包装纸的冰棍和雪糕。叶春在冰柜前停下,她把卖肉师傅找的两毛钱递给了卖冰棍的女服务员,说:“给我拿个雪糕。”一个雪糕正好是两毛钱。接过雪糕,叶春一边走,一边吃。叶春品尝着雪糕的美味,她感到一种欲望满足的快感和愉悦。    傍晚,叶春在厨房里摘洗青菜,准备晚餐。她不会做饭,中午做炸酱时她就犯了难。她鼓起勇气,请王凯教她。当王凯说晚上吃涮锅子,只要把原料准备好,不用炒菜,叶春着实高兴。这时,叶春听到门厅处响起女人的皮鞋发出的“咯嗒”声,同时响起一个小男孩的清脆的叫声:“爸爸!”接着听到王凯的说话声,是在向刚进门的人说明家里新来的保姆的情况。然后她叫厨房里的叶春出来。叶春来到门厅处,王凯向正在换拖鞋的女人说:“赵莹,她叫叶春。”赵莹抬了一下头,叶春叫了一声“大姐”。赵莹轻微地点了一下头。嘴角露出一个还没展开就迅速收敛的微笑。赵莹什么话也不说,转身进卧室了,卧室的门在她身后“砰”的一声关上了。王凯的儿子是个七岁的小男孩,他也随他妈妈进卧室了。    叶春重又走进厨房,继续洗菜。叶春心想:赵莹怎么那么冷冰冰的!她给人一种孤傲感,让人无法接近。赵莹是个小学老师。她三十几岁的样子,长得不难看,但叶春觉得她不亲切,不可爱。这时,耳伴响起钢琴声,这琴声是关在卧室里的人弹出来的。叶春在给他们的卧室打扫卫生时,看到了那架枣红色的钢琴。弹琴的人直到吃饭的时候才从卧室里出来。    晚上吃过饭,收拾完,叶春在自己住的房间里,关上门。王凯今晚不工作。叶春坐在王凯工作的桌前,好奇地端详着王凯捏的面人。桌上有十二个已捏好的仕女,就差点上红色的樱桃小嘴了。叶春突然产生一股冲动,心想:看王凯做这个工作很简单,很容易的样子,我也试试。要是能行,以后我也可以帮他作,他没准要感谢她叶春呢。于是她拿起一个仕女,用毛笔尖醮一点红颜料,涂于仕女的口部。涂完一看,糟了,这哪是樱桃小嘴呀,简直是红杏大嘴了。她不死心,心想下一个一定要小心一点!可结果呢,跟第一个一样糟。叶春不服气,接着试下一个。直到试完了最后一个,她不得不承认,全失败了。看着躺在桌上的大嘴仕女们,叶春感到紧张不安,这可怎么办呢?明天怎么跟王凯交待呢?此刻,叶春怪自己莽撞造次,不该随便动别人的东西!后悔晚矣。    第二天,上午八点,王凯吃过早饭,走进他的工作桌。赵莹带着儿子上学去了。叶春跟在王凯的身后,象个犯了错误的小孩准备挨训,心里惴惴不安。王凯坐到工作桌前,看到了那些大嘴的仕女,没说话。叶春愧疚地低着头,艰难地说:“大哥,我把你捏的人搞坏了!王凯苦笑了一下,叹了口气,说:“真不知你是怎么想的!”王凯象是在问叶春,又象是在自言自语。叶春没吭声。她不敢说出自己想给他帮忙的想法。王凯见叶春耷拉着脑袋,一副准备挨打受骂的样子,微微笑了一下说:“你干你的去吧。”叶春从王凯面前走开,如释重负。    这天下午,叶春到小英那里,把自己犯的错误告诉小英,小英说叶春太胆子大了。    日子在平淡无奇中滑过,一晃一个月过去了。一个月里面,有三分之二的日子是中午吃面条,晚上吃涮锅子。王凯家的涮锅子,什么都能涮,什么鱼呀、肉呀、鸡呀、虾呀,没有不可以涮的。叶春暗自庆幸,自己炒菜技术不行,正好不用炒菜,省了许多心。    叶春感到这段日子比较自由清闲。在这个家里,没人盯着她干活,也没人向她提出过高的要求。老头吃饱饭就在窗口看过往行人。王凯整天在屋里捏面人。赵莹从不过问家务事,甚至连厨房都不进。她一早就带着儿子去上班,晚上下班就进卧室里弹钢琴,家里过日子的柴米油盐,都由王凯过问。王凯是男人,着眼点不在一些细小的琐事上,只要大面上过得去,他也不说什么。    这天晚上,吃完晚饭,叶春收拾完桌子,接着又把碗刷了。干完活,她到自己的房间里休息。叶春刚坐下,就听见老头在大声叫:“叶春,来把我的便盆倒一下。”老头叫了好几声,叶春也没应声,却突然哭了起来。叶春觉得老头叫她倒便盆,她感到受到了莫大的侮辱。    王凯从他们的卧室出来,听到叶春哭,忙走进老头的房间,指责道:“您这么大岁数了,说话也不注意点,人家一个小姑娘,能给您倒屎盆吗!”老头被批评得一声不吭。王凯说完,赵莹突然从卧室里冲出来,对王凯大声嚷道:“她怎么就不能倒便盆?我能倒,她怎么就不能倒?”王凯为叶春分辩道:“人家来时就说好的,没有倒便盆这项工作。再说,你是儿媳妇,她是外人,这种事,怎么好叫外人做呢!”赵莹仍不示弱地说:“就算她没义务为爸爸倒便盆,那她也用不着哭啊!你更不该为此训爸爸!”王凯不再说话。他们进了他们的卧室。    叶春听到他们的吵嚷,早已止住哭泣。她觉得赵莹说得也不无道理,自己哭得没意思。而且,老头被儿子训得一声不吭,也显得怪可怜的。    王凯他们的卧室门关着,里面的吵嚷声传出来,还夹杂着砸东西的“呯哩哐啷”声,听得叶春心惊肉跳。叶春隐约听到赵莹的叫骂,“你护着她,你是什么居心?你想旧戏重演?你是贼心不死……”过了许久,叶春才听不到他们卧室里的吵嚷声。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43959.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