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唯美的句子

你袭一身霓裳,长袖轻舞,婀娜多姿,我怎能视,小米是什么,九头蜈蚣与人长人短

你袭一身霓裳,长袖轻舞,婀娜多姿,我怎能视而不见?那霓裳下分明裹住你炽热的百媚千红,长袖挥动时如沉鱼落雁如闭月羞花,片片,刻刻,都是挥洒不尽的万般柔情。或许你永…

你袭一身霓裳,长袖轻舞,婀娜多姿,我怎能视

你袭一身霓裳,长袖轻舞,婀娜多姿,我怎能视而不见?那霓裳下分明裹住你炽热的百媚千红,长袖挥动时如沉鱼落雁如闭月羞花,片片,刻刻,都是挥洒不尽的万般柔情。或许你永远看不到我最爱你的时候,因为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才最爱你;同样,你永远也看不到我最寂寞的时候,我只有在你看不见我的时候才最寂寞。

小米是什么,九头蜈蚣与人长人短

小米是什么,九头蜈蚣与人长人短

  话说:偏僻的小村庄有一个王原外,五十余岁,无有儿子,家财万贯,良田千亩,只有一个小女儿,年竟十八岁,人材长的英峻潇洒,眉飞色舞,见了人总是,喜笑颜开,身材苗条,杏子眼,樱桃小口,走路如风摆柳一般,可算女中美人,王员外心上肉,掌心玉,不能一天不见到女儿,可就是偏偏出了一件不可思意的大事。    一天,望员外带着女儿出外游玩,散步到慌郊野外,游山看景,这青山碧水,万紫千红的景象父女俩看的出神入迷,正在边看边走着,不料突然起了一阵黄风,来势迅猛,一霎时刮的,天昏地暗,眼不的睁,什么也看不见了,父亲急忙拉住小女的手,那知根本没办法拉的住,当黄风过后,睁眼一看,哎呀!女儿不见了,那里去了呢,东张西望却无踪无影,王原外的心肝宝贝霎时间就不在他的跟前了,急的团团转,又有什么办法呢,只好独自回家了……    回家之后,王原外气的,急的,那股劲,死去活来,得了一场重病,这怎么是好,无耐,只好写了一些告示张贴,有谁能帮我找见女儿,我将小女就许配与他,家产也归其所有,重赏之下就有勇夫,蹊跷,那一天他丢失女儿的黄风偏就有人看见过了,卷着一个人刮道了十里以外一个荒滩,风就突然不见了,有人事后到那里一看,法现有一口深井,漆黑一团,看不到底,虽然不知什么情况,可也总算有个苗头。    有兄弟二人,老大叫人长,长的苗条俊美,人性忠厚老实,老二叫人短,长的矮小尖头,性格奸诈狡猾。    当二人知道有这件事的时候就商量想去试一下,将告示揭了下来拿上去了王员外家里,说:“我们兄弟二人想去试一试,请员外说话承诺算数哦,”    王员外盼不的有这样的人出现,连声说到:“那就托二为大侠抄劳了,彼人说话一定算数,决不失言!    二人找了一些绳索,辘轳,杠杆,前往井处探讨情况,兄弟二人商量‘谁下去,谁在上。’    人短说:“大哥还是你下去的好,小弟我有力气在上绞辘轳,你就放心吧。”    人长觉的有理,自己用绳索将身体捆绑好,老二漫漫将大哥放到井下。    且说人长到了井下,一片漆黑,伸手不见五指。人长摸着四周,发现一个小洞,钻了进去,走着走着,好象看见远远前面似乎有一线明光。在走到离光不远之处,听见隐隐有声在说话。    男的说:“妇人如果现在不愿成亲,那,那么就依你之见在过三日不迟。”    女的一言不发,说着那男人就呼呼打起呼噜来深眠入睡,峡缝中看到那女的靠着墙角呆呆低着头,吓的面如土色,不知所措,人长看到此情形心想必须快动手,如在迟迟不动那男人一醒事情就坏了,先用一块小石头朝着小姐投去,小姐感觉到有人在暗示她,对眼使了个眼色,小姐将门轻轻打开,人长进去,悄悄对话说明来意,决定必须将此人先害死方可脱身,想轻轻拔他的宝剑。    当一掀起被子的一角时,哎呀!它不是个人!是一条多足虫,还没有来的急拔刀,谁料那蜈蚣精边翻身边说着:“妇人就依你之见”接着又呼呼入睡,人长果断,说时迟那时快,迅速拔出宝剑准备往下砍时,哎呀!这可如何是好!    原来,亮开被子一看,此精不是一个头,而是九个头,灵机一动,九头必有一个是真,八个是假,举刀朝着中间的那个砍下!尖叫一声,多脚向头部缩作一团,鲜血喷出,不料乱脚将人长缠住,越缠越紧,简直快要奄奄一息的时候了,多足却慢慢松开了,蜈蚣精以死,此时小姐已经昏了过去……    人长脱出蜈蚣足的缠绕,回头看见小姐昏倒,慢慢呼醒,用身体将小姐包的紧紧,当小姐慢慢苏醒过来时,感觉暖暖的,睁眼一看,才知道是坐在那个男人的怀抱里,不时脸觉的红涨,浑身一阵软滩,热呼呼的感觉,麻咝咝的滋味,顿时失去了知觉……    休息了一会二人才慢慢起来朝着原路返回向着坑口方向走去。    走倒坑前,以不知是什么时间了,大叫:“人短弟,放下绳来,准备吊人。”    人短听见有声音叫,放下绳束,人长先叫小姐上去,绑好了叫弟弟快往上较辘轳,自己在下面等弟弟二次放绳……    那知,二弟将小姐拖出井口后,一看小姐长的潇洒出众,心起逮意,将绳放到井下。喊大哥:“你绑好自己我往上拉绞。”    老大这次到多长了个心眼,把大绳上栓了一块大石头绑好了自己靠到一边,喊叫:“往上搅吧。”    搅到半空,老二说:“哎呀,大哥小弟我实在是无有半点力气了,这可怎么啊!”    不管下边的情况,慢放了几圈撒手放开,辘轳一股劲地反放,只听的咚的一声!认为老大以死,假装大哭起来,那小姐可傻眼了,吓的又二次昏倒,老二开始显点小殷勤起来,将其唤醒过来……    且说人长,自己的怀疑已经证实,在下边不知如何是好,满腹苦怨无处诉说,只好顺着洞穴往前行走,漆黑的洞中仿佛看见前面有一条发光的狹缝,走近跟前确是刚能出去一个人的小口,长天助我,终于钻了出去。    在说人短,唤醒过来小姐之后,说了一番奉称的美语,说:“人死不能复身,不必太伤心过度,回家吧,你父亲等你太久了,”    小姐觉的有理只好一同回去,一到家门,人短就急速开口叫“岳父大人,岳母大人。”    小姐纳闷,父母出来抱住女儿痛哭一场,各自诉说了整个经过,总算回来了,父亲将事实经过讲述了一遍,小姐才明白其意,心中顿时觉得人长与事实的关连性。    人短要岳父主婚,小姐有点不存,说:“等人长回来在说”    这时人短急言道:“他怎么还会回来呢?”    小姐:“不回来我是不会与你成亲的!”    都傻了眼,父亲在三劝说,也无济于事,只好等一下了。    事情就这嘛巧,话音刚落人长即到,小姐见到人长回来,急于扑到人长怀里,放声大哭!人短楞住了,自己做了亏心事,怎么有脸见哥,一溜烟急速跑掉……    作者qq1521104202欢迎大家添加在线交流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