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随笔

少儿神话故事,杨浦 麦芒 聂炯炯,午后·童年

少儿神话故事,杨浦 麦芒 聂炯炯认识聂炯炯是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因为拉肚子去医院,打了两个小时的点滴,晕头昏脑的走向车站,走着走着,感觉似乎有一辆车跟着,就回头…

少儿神话故事,杨浦 麦芒 聂炯炯

少儿神话故事,杨浦 麦芒 聂炯炯

认识聂炯炯是在那个炎热的下午,我因为拉肚子去医院,打了两个小时的点滴,晕头昏脑的走向车站,走着走着,感觉似乎有一辆车跟着,就回头看,我对车认识的并不多,只有桑塔、宝马和奔驰,这车碰巧就是我认识的宝马,黑色的,不知什么型号,看上去不错的样子。我往旁边让了让,心里想起前段时间在报上看到的一则消息,说是某城市的钻石王老五开着宝马车在大街上寻找心仪的姑娘,如果被我遇到。。。。。。我不知不觉咧开了嘴。

“对不起,小姐,可以请你喝杯咖啡吗?”宝马不知何时到了我身边,车窗里探出一张黝黑英俊的脸,客气的语言却是霸道的语气,怎么,有钱又碰巧长得不错,全世界的女人都应该听他的吗?我赶紧合上咧着的嘴,扭转头,装作没听到。

“我知道我很冒昧,我只是想让你帮我个忙,不会耽误你很久的。”他不放弃的说。

我看了他一眼,一不小心就接触到了他的眼睛。这是一双多么奇怪的眼睛啊,黑黑的,看上去很浅很清彻的样子,可又怎么都见不到底。

“什么事,说吧。”

“你先上车吧。”他说。

我没有同意,上了他的车,不就成了他的鱼肉,他要拉我去荒郊野外那个那个怎么办,如果真的只是那个那个也就算了,如果他办完事一不爽把我杀了灭口,那我不是太冤了呀。

他看出了我的顾虑,指着前面拐角处的一家咖啡馆,说,那我们去那里坐坐吧。

咖啡屋就是那个遍地开花的两岸咖啡,记得以前是叫半岛的。我点了卡布基诺,他(唉,大家也一定知道他就是聂炯炯了)惊异的看了我一眼,我不明白他为什么要惊异。接着,他也点了卡布基诺,这会儿论到我惊异了,因为,很少有男人会点这个。我们互相惊异的瞪着直到侍者把咖啡端上来。我喝着咖啡,等他开口。

他一直沉默,闷着头,不知在想些什么。求人家帮忙难道还要我先开口吗,那么我也不说话,看谁憋得住。于是,我开始左顾右盼地看起周围的景致来。

现在是下午,又不是周末,所以咖啡厅里人并不多。我们隔桌是空的,隔桌的隔桌是一对男女,看年纪是父女,看举止像情侣。远处靠窗坐着一个单身女子,长发,穿着牛仔蓝的吊带衫,牛仔裤,手腕上套着缀满金属片的手链,很是漂亮,我决心下次逛街要找找看,有没有 这样的手链。

“你总是喜欢这样窥视别人吗?”他终于开了口,窥视这个字让我觉得很不爽,我是在观察,怎么被他说起来就像是心存阴暗呢。

“你不是有事求我吗?”我冷冷的说。

“哦。”他沉默片刻,“是这样的,我母亲病了,重病,现在在医院。”

难道他想让我做看护?这我是做不来的。我清了清嗓子,想要回绝。

“母亲现在唯一的心愿就是看到我有个女朋友。”他说完了,漆黑的眼睛静静地看着我。

小的时候喜欢言情小说,男女主角相识的个惯用情节就是英俊而多金的男主角,或为了遗产或为了亲情,在病重的爷爷或父亲的逼迫下,街上找个女的来假充女朋友。结局是两上假戏真做,男主角深深的爱上了女主角。

“你笑什么?”他的话把我拉到了现实。

“没什么。”我觉得有些尴尬,“像你这样的人,身边应该有很多女人吧。”

“是的,有很多女人喜欢我。”

我心里对他的厚颜表示了倾佩。

“她们中很多人都很优秀,既漂亮又聪明。可惜她们太聪明了,如果我把她们中的哪个带回家,以后要脱身就麻烦了。”

那为什么找我,因为我看上去又丑又笨吗,真是***!

“你就不怕我会缠上你吗?”我用一种非常有心机的眼神看着他。

“你?”他有些轻蔑的瞟瞟我,“我不会让你有机会爱上我的,我们只会是雇关系。”

我对他的厚颜再一次表示了倾佩。

“而且。。。。。。你是一个怕麻烦的女人。”他胸有成竹。

“你很了解我哦。”我讽刺道。

“我从你一进医院就注意你了。”他看到我吃惊的张大嘴,得意的继续说“从你排队挂号,看诊,打点滴,我一直跟着你,我觉得,你就是适合的人选。”

真是个阴险的男人!

“好吧,我不准备再浪费时间了,开门见山的说吧。雇佣的方式和报酬。”

他对我直接的语气愣了一下,想了想说:“每周六下午,每次500元。”

“成交!”

聂炯炯的母亲看上去年纪不大,却非常憔悴。她年轻时应该是个美人,可美人迟暮却更让人惨不忍睹。伯母第一次看到我时吓了一跳的样子,瞪着我瞧了好久,然后背过身子不说话。以后每个周六我都会去看她,有时是和聂炯炯,有时是我一个人,不光是因为钱,我觉得她很可怜。每次我会拎袋水果过去,给她削好放在床边。她从来都没有和我说一句话,不过后来慢慢会吃我削好的水果。

“我要吃鸡翅膀。”在我去了第十次后,她突然开口说话

了,“深记的红烧鸡翅,我想吃。”

“哦,那家啊,我也喜欢吃。”我说。

她又开始瞪着我,我已经习惯了。削好了一只苹果放在她手里,出门给她买鸡翅。

我拎着鸡翅回来,正好看到她从住院部顶楼跳下来,脑袋撞在花坛一角,“噗”的一声,白色浆体四溅。

头晕,我转身想离去,身后人挡着我的路,我抬着看他一眼,是聂炯炯,他瞪着我,和他老妈一模一样。我静静的站着,等待他开口,询问或者哭泣。没想到,他开口的第一句话是,你也喜欢吃鸡翅?

我晕了过去。

我大病了一场,聂炯炯没有来看我,也没有邀我参加葬礼。就这样,我莫名奇妙的与聂炯炯断了联系。病愈后,杨浦打电话来,说,下周就回国了。

杨浦是我的高中同学,也是我的初恋及到现在为止的恋人,三年前他出国读书,现在,他回来了。

我有一个月没有出门了,出门第一件事就是去银行查存款,当我看到卡里多了5000元钱时,我突然哭了起来,聂炯炯,我好想你。

我去了酒吧,要了杯冰水,因为冰水是免费的。虽然赚了5000元钱,可我还是要节俭,杨浦还没有工作,而我一个月只有800元,在这个城市,是很辛苦的。

我坐了半个小时,忍受了侍者无数个白眼。我到这里来做什么呢?我也不知道,我不想一个人在家呆着,面对空空四壁。这时,我看到门口进来一群人,一群漂亮的女人簇拥着一个漂亮的男人,那男人,正是聂炯炯。

我掉转头,对侍者说,请来杯啤酒。

又过了半小时,有人坐到我身边。一个熟悉的磁性的声音:

“怎么,不吃醋吗?我和其他女人在一起你不吃醋吗?”

我看了他一眼,默不作声的拿起包,出门。他并没有跟出来,我也没想过要他跟出来,这里离家十公里路,我没有坐车。

杨浦来了,我们准备结婚了,这是他出国前的约定,一回来就结婚,虽然我们两人的月收入只有800元。杨浦的父母希望我们能回他南方的城市生活,我想留在这里,而我的父母想。。。。。我没有父母,我是孤儿。

杨浦依我,他什么都依我,由此可见很爱我。于是我们开始挑选结婚要用的东西,当在商场挑床时,我又看到了聂炯炯,挎着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我很平静,可他的眼里冒着怒火。他一直跟着我们,杨浦没有发现,他一直是个大大咧咧的人。到了商场出口,我对杨浦说,你等我一下,我去洗手间。

从洗手间出来,聂炯炯一下子抱住我,吻我。这是我们第一次有身体的接触,我没有反抗,也许我希望这样。

“他是谁?”过后他问。

“未婚夫。”我平静的回答。

“什么?你要结婚?”他又开始生气。

我笑笑,挣开他的手。

“跟我走,好吗,跟我结婚。”他说。

我望着他,他的眼角流出泪来。我掉转身,向出口走去。亲爱的,如果现在是世界末日,如果我的生命只生剩下十秒钟,那我愿意,死在你的怀抱。可我还有漫长的人生,我不想下半辈子生活在担心与不安中。

我结婚了,和杨浦。按照他父母的意思,我们去了他生活的南方城市。一年后,我怀孕了,四?鲈率保一氐搅苏庾鞘校庾心艟季嫉某鞘小N颐幌朐嘶峒剿抑蛔急复粢惶欤诙炀妥摺?/p>

我晃到我们第一次见的咖啡馆,晃到我陪护十周的医院。花坛边干干净净,被他母亲撞碎的磁砧也补回去了。人来人往,可有人还记得这里曾死过一个老妇人。

“麦芒。”听到这喊声,我眼泪就涌了出来,“聂炯炯。”我哽咽着。

午后·童年

近暮时分,窗外传来小孩子对话的声音,不知道他们在玩什么游戏,那么认真。昏暗的室内,常常让我不知道现在是何年何月,感觉不到存在与消失的平衡点。  那次拉着皮箱从老路口下车回家,碰见YJ的妈妈,我对她笑,她一下就叫出了我的名字。很开心,她还认识我,其实有很多人现在都不认识我了,要么就是把我和姐姐的名字搞混。问了她儿子的情况,寒暄了几句,就往回走了。 我六七岁的时候经常和YJ他们一块玩,去他外婆家的院子里。那院子虽然很破烂,野草丛生,但是我们玩得很开心。有一次他们不知从哪里捉了一只乌鸦,用绳子绑着乌鸦的脚来玩。他们让乌鸦飞,用绳子牵着,乌鸦痛苦地挣扎着拍打着翅膀,他们大叫着、笑着。那时我心里十分羡慕,回家后我就跟妈妈说我想要一只小鸟,那谁谁都有。其实我知道这是比较难的,我也根本没抱什么希望。  第二天放学回来,经过院子,我发现地上扣着一个白瓷碗,就很好奇,但没敢动。我径直跑到梨树园去找妈妈,她说她给我捉了一只麻雀。我既惊奇又开心,问她怎么办到的。她说那麻雀在院子里飞,她就顺手拿了个碗一扣,就扣在地上了。这把我乐的屁颠屁颠的,我一回家就把麻雀拿出来,给它的脚绑上绳子,然后拉着它四处招摇。我带着它去毛豆地里,捉虫子给它吃,它简直就是我的宝。我还拿它给大哥看过一眼,他当时还笑着问我,有没有捉虫子给它。不记得是把那只麻雀怎样了,关于它的记忆也中断了。  也许是把它放了吧,如果它是死了,我应该会记得。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