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摘抄美文

嗜疯,残虎

一天中午从湖边回来,在英雄路的三岔路口看见了嗜疯。嗜疯是个转靠吃垃圾箱生活的奇人,已经在这条街上生活了五年多。他既不拉肚子,也不长其他的病,五冬六夏,整天光着身…

嗜疯

一天中午从湖边回来,在英雄路的三岔路口看见了嗜疯。嗜疯是个转靠吃垃圾箱生活的奇人,已经在这条街上生活了五年多。他既不拉肚子,也不长其他的病,五冬六夏,整天光着身子在街上来回乱跑。累了,就赤条条躺在大街上。就是现在,他看上去仍然很健壮。这不!他正在吃垃圾箱里今的食物呢。“呵喽!”我总是一挥手,向他一招呼,敬一个美国礼。然而,他是一个真正的“视而不见,听而不闻”者,只管把头埋在垃圾箱里吃他的东西。嗜疯的名字,是女儿给他起的。因为他刚来的时候,我们既不知他从什么地方来,也不知他叫什么名字,女儿一时兴起,就给他起了这么个名字,大概有喜好疯迷的意思吧。, 嗜疯刚来此地的时候,他是穿着衣服的,后来就不见他穿衣服了。他从来就没有跟人说过话,顶多是蹲在路旁面壁哼笑而已。有一天,我见他赤身裸体蹲在路旁,两个黑屁股朝着路面,就有意走近他。“呵喽!”我照例是一挥手,向他打一招呼,敬一个美国礼。然而,他并不回头,只是低头在那嘿嘿地笑。我不知他的笑是出自他身体的哪个部位,或许是出自他的心田吧;我也不知他的笑是什么内容,或许是冷笑我们世人无谓的忙碌吧。我有此而感慨了,有此而联想了。感慨世人的好欲多难而不如嗜疯的直心平静;联想到叱诧风云的将军,也缘征服一方而佩戴奖章。记得嗜疯初来的第一年冬天,地冻天冷的程度,是近几十年来少有的一年。腊月其间,夜间冷到零下十六七度。嗜疯已经没有了御寒的思想,但他还有着感觉冷热的神经。突如其来的大冷,让他啕叫了起来。 “婶子大娘们~~~~冻杀我咧!”连续的惨叫声隐约灌进了我的耳朵。我当时正卷缩在两条大厚被子的热铺之中,透过窗玻璃上厚厚的冰花,仿佛见到他冻成冰棍的裸体。 “完了!”我心想,“这一回是非冻死他不可了!这么冷的天,他能在冰天雪地支撑多久呢!”我的心就这么悬了起来,挺起耳朵盼着听他再啕叫一声。 “婶子大娘门~~~冻杀我咧!”大约十几分钟后,我又听到他那惨叫的声音,吊着的心开始往下放了。欣慰之中觉得他不简单了。“但愿他能熬过今夜。”我心里默默地为他祈祷着。 第二天依旧那么冷,中午,我问放学回家吃饭的女儿:“看见嗜疯了吗?”“甭提了”,女儿带着惊奇的神色说,“这么冷的天,嗜疯还光着屁股呢!今天一早,我看见他光着屁股围着垃圾箱转悠呢。” “哎呀!”我一听也惊奇了。“神奇!真是神奇!这么冷的天,竟然没冻死他,真是不可思议!”到了晚上,我又担心起嗜疯来了,因为气温比昨晚还要冷。但让我奇怪的是,一整夜没再听到嗜疯的啕叫声。 然而三天后,我又看见嗜风了;他正全裸着身子趴在大路边路牙石上晒太阳呢。

残虎

  他就那样一动不动地瘫在地上,静静地、没有一丝一毫动作地瘫在地上。  落日的余晖斜斜地洒在这一片铺满了落叶的泥土上,密集的山林偶尔过滤出几缕微风夹杂着呼啸,仿佛一个无处可归的流浪诗人在无助地哀嚎。整个世界已经是零落的深秋,山林里的暑气却是久久未曾散去,它们跳跃着、激射着,把墨绿色的山林渲染成满眼的血红。  大概是在去年的这个时候吧,他静静地回忆着,那时候的他,意气风发,直欲与天争高下,他健康,强壮,眼神锐利,动作敏捷,可以算是最强大的一个存在了。那个可以在树上跳来跳去的大猴子根本不是对手,那个速度快得连他也只能勉强追上的山豹最终惨死在他的利爪之下,在那个季节里,他是毫无悬念的王。可惜好景不长,自从那头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冒出来的野猪来到这片山林,整个冬天都变得血雨腥风。哼,那可恶的家伙,他的脸因为疼痛而变得扭曲,一想到那副尖利的獠牙,他自己也不由得浑身战栗,同时也感到一阵庆幸。在最后的那一次决斗中,要不是自己及时把利爪深深地插进了它的脖子,恐怕这山林里还有一个威胁。那头野猪是真的肥,他脸上的表情舒缓开来,还带着一丝满足,一想到那两根硕大的前腿,他的心情不知不觉间就愉悦起来,似乎刚刚充斥着眼眶的血红褪色了许多。  身上传来一阵痛楚,他转过头轻轻地呻吟,躲去角落里低低地呜咽,唯恐惊扰到那些不知为何驻足停留的灵长类动物。他的脑海中有一瞬的恍惚,那时候在山林里,谁见了他不是避而远之,谁敢触动他的虎威?可偏偏在那个天气异常温暖的春天,那个浑身毛皮油滑光亮、活蹦乱跳的小可爱不经意间闯入他的视野,他的心境就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那只小母虎可真美,他美滋滋地想着,走路时一步两步都那么的优雅,进食的姿态是那么的端庄,而自己呢,是这林子里的王,强壮,健康,眼神锐利,动作敏捷,一定没有理由遭到拒绝的。他把头深深地埋到泥土里,细细嗅着想象之中青草的气息,半空密布的黑云丝毫不能影响他藏匿起来的眼神中所蕴含的愤懑和忧伤。那天我终究还是没能回去,他悲哀地想着,在他为了追捕一只小白兔而冲出山林看到那些未曾见过的灵长类动物时,他就知道自己恐怕逃不过这一关了。他的张牙舞爪对这些万物之灵来说并没有什么卵用,几乎是一刹那间就失去了全身力量,就如同现在这样瘫在地上……  是的,如今我在牢笼之外,他在监狱之中。我在雪花飘飘的冷风中直打哆嗦,他在温暖如春的房间里一动不动。我在熙熙攘攘的人群跌跌撞撞,他在干干净净的地上摇摇晃晃。可是隔着一整片厚实的玻璃,我仿佛能感受到那来自洪荒的凄凉。我想,佛说众生平等,怕是没预料到千年之后,芸芸众生,再难平等。  ——于游览动物园之后所作,并以此祭奠那些死去的、消逝的野性。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