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摘抄美文

原谅我们的执着作文600字,假如我捕获了你,[新传说] 苦瓜在等待

【导读】我想在大街上抱着一把吉他,猛摇着头唱着那永远都不着调的流行歌,我想在某个下着雨的天气里,独自一人坐在茶馆里..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

原谅我们的执着作文600字

【导读】我想在大街上抱着一把吉他,猛摇着头唱着那永远都不着调的流行歌,我想在某个下着雨的天气里,独自一人坐在茶馆里..如果觉得很不错,欢迎点评和分享~感谢你的阅读与支持!

本文《原谅我们的执着作文600字》由读后感大全整理,仅供参考。

我想在大街上抱着一把吉他,猛摇着头唱着那永远都不着调的流行歌,我想在某个下着雨的天气里,独自一人坐在茶馆里看着雨,看着风景。我不希望,人生被无数件不喜欢的事情充斥着,因为,那样会让觉得,自己原来只是一个NPC一样默默无闻。

流行歌里真的有流星可以许愿呢,下着雨里的风景,人们都很幸福呢。

虽然,我知道,在这个黑白灰的世界里,有许多的人们就想影子一样活着。现实的残酷扭曲着他们,贵族们践踏着无数影子们的尸体,高唱圣歌,还不断迷惑着老人与小孩加入吟唱的阵营。

“天啊!他们玩物丧志”

“他们道德败坏”

“他们伤害无辜”

他们其实就是我们。

温暖的家,诗意的生活,甚至一个拥有绿茶和糕点的下午,是他们幻想中的天堂。

我常常在想,没有人会不向往光明与美好,如果每个人都是白色的,又怎么会有灰与黑的存在呢?

要想改变旧规则就要成&www.64FooT.com&为新规则的皇,路途上会补满荆棘,会有嘲笑与讽刺,可那都是成为皇的代价。

长大是什么?是开始学会弯下腰,放下尊严独自一人生活?电视剧中经常教育我们,从不弯腰的英雄总是会被鞭子打得皮开肉绽,愚不可及的卧底们总是只在物质上过的很优越。

那未知的世界无论会是在长满水草的天堂,还是在有广阔无垠的沙漠作背景的笔直公路上,终有一天会物是人非,孤军奋斗。

但是,这些由小小事物构成的小幸福,就是我们人生的全部啊!我们怎么能停下脚步呢!

我们是得了中二病的患者,在未来的某一天要站在金字塔的顶尖,高喊着要拯救影子,拯救自己,就算被打得皮开肉绽也不放弃的中二病患者啊!

原谅我们的执着吧,因为我们已经下定决心要战死在追梦的路上。

假如我捕获了你,[新传说] 苦瓜在等待

假如我捕获了你,[新传说] 苦瓜在等待  俗话说“靠山吃山”,客店村就有这么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村子依山而卧,山的深处有个黄仙洞,洞内钟乳林立,很适合搞旅游。早在…

假如我捕获了你,[新传说] 苦瓜在等待

  俗话说“靠山吃山”,客店村就有这么个得天独厚的优势,村子依山而卧,山的深处有个黄仙洞,洞内钟乳林立,很适合搞旅游。早在十年前,老村长郭明海就做过这尝试。
  
  当时为方便游客,老郭让人在去黄仙洞的关口搭了个车棚,想找个人住进来看车。可问了一圈,也没人愿意干,无奈之下,老郭想到了苦瓜。
  
  苦瓜人有点傻,是老郭从山外捡回的一个孤儿,靠村里的救济才活下来的。苦瓜念着这份恩,老郭一张口,他二话不说,扛起铺盖卷就进了山。
  
  对此,村里很多人表示不满,都说老郭不该这么糊弄一个傻子。也难怪这么议论,实在是车棚那边环境艰苦不说,还没个工钱,村里只是象征性拨点口粮。这样的差事,恐怕也只有傻子肯干。
  
  事后老郭也觉着不妥,就打算将苦瓜召回来。意外的是,苦瓜还干上瘾了,说啥也不肯挪窝。
  
  别看苦瓜傻,看车一点不含糊,服务那叫一流,不管是摩托车还是自行车,只要存到车棚,他都会给擦得干干净净。老郭很欣慰,心想,只要服务上去,游客满意了,就不愁队伍壮大不起来。
  
  可客店村的旅游并不景气,病根出在交通上,村里坑坑洼洼,又都是羊肠小道,小车根本进不来,这就大大限制了游客数量。为此,老郭向上头打了无数次报告,却都是石沉大海。
  
  转眼十年过去,村里的路还是老样子,老郭的身体却出了状况,经医院诊断得了癌症,而且是晚期。不过就在这节骨眼上,有件好事砸他头上。省城一家旅游公司找上门,同老郭谈起了合作。旅游公司不仅答应出资修路,还说要兴建购物、娱乐等一系列配套设施,争取把黄仙洞旅游打造成知名品牌。
  
  更让老郭兴奋的是,公司老总是个女的,叫杨岚,一聊才知道,竟是战友的女儿,当兵那会儿,老郭还救过杨岚父亲命呢!有了这层关系,谈判进行得顺风顺水,老郭为村里争取到极大的利益。尤其是景点落成后用人这块,按杨岚意思,是要从城里招人的,可老郭死活不同意,说啥“肥水不流外人田”,这就业机会得为村里人留着。杨岚拗不过,只好点头。
  
  合约签下没多久,老郭就因病症恶化去世,走前他拉着新任村长大春的手,断断续续地说:“别的……别的就业机会你给谁都成,可看车那活必须……还给苦瓜。”
  
  老郭交代这个,是因为听到传言,村里不少人都想顶替苦瓜,揽下看车的活。谁都知道,只要同旅游公司的合作走上正轨,各方面都得鸟枪换炮,到那时车棚换成停车场,看车这活就成了香饽饽。
  
  大春明白老村长意思,那是不许他卸磨杀驴,不管咋说,苦瓜任劳任怨在山上坚守这么多年,对村里是有贡献的。他当即表态:“您放心,这活除了苦瓜,谁都抢不去。”
  
  老郭刚走,旅游公司就委派一个叫高军的职员上门交涉,说以前的合约作废,要想继续合作,得重新签约,新合约的文本都准备好了,大春只用签字盖章。大春接过一看,傻了,在这份合约里,老村长之前所争取到的利益全打了水漂。
  
  看他犹豫不决,高军敲起了边鼓:“这都是我们杨总的意思,你不同意也行,大不了我们换个合作伙伴。”
  
  “成,就依你。”大春想了想,说,“不过我有个小小的请求,停车场建成后,还得由苦瓜接着干,这是老村长的遗愿……”“别拿老村长说事,他不是没了吗?你也不想想,我们杨总会接受一个傻子员工吗?”说完,高军掏出笔递过来。
  
  落笔前,大春又觉着不妥,苦瓜脾气出了奇的拧,万一又跟以前一样不肯挪窝咋办?听他说出顾虑,高军答应合约暂时放一放,等做通苦瓜工作再说。
  
  这工作还真不好做,接下来大春嘴皮都快磨破,苦瓜就是不肯下岗。一着急,大春就拿村长的身份压他,可苦瓜不买账,脖子一梗说:“这差事是老村长给的,除了老村长,谁都没权利让俺离开。”
  
  听说大春碰了一鼻子灰,高军乐了:“这苦瓜还真把自己当钉子户了?既然这样,咱不妨给他来个拆迁。”大春觉得这主意不错,马上叫来治保主任二柱,让他带几个人上山把车棚端了。怕苦瓜不肯配合,他还交代二柱,必要的话,可以绑人。“哪用得着这个?”二柱不屑地说,“就凭我这二百来斤的块头,吓吓就能让苦瓜尿裤子。”
  
  二柱没吹牛,因为有股子蛮力,村里再横的人在他面前都服服帖帖。苦瓜也不例外,听说二柱是来拆车棚的,气都没敢吭一声,赶紧就让开了道。二柱得意地一挥手,手下一帮人一拥而上,正要动手,只听上头传来一声喝:“二柱你抬头看看!”
  
  说话的是苦瓜,他这会儿正在一棵树上“走钢丝”呢!看他脚下那树枝还不到小臂粗,甭提多危险,二柱吓得话都说不利索了:“苦瓜你……你是我亲大爷,求你快下来,我……我不管你了还不成吗?”
  
  拆棚失败,高军又施一计,让大春把车棚那边的电给停了。本以为,这样就能让苦瓜知难而退,不料好些天过去,还不见苦瓜有撤离的迹象。中间他虽说回过一趟村,但为的是买蜡烛,而且一买就是一大捆。瞧这阵势,苦瓜是做好打持久战的准备了。
  
  高军没辙了,只好打电话找杨岚讨主意。杨岚分析,苦瓜赖着不走,一定是想借机捞点好处。“这样,你找他谈谈,问他有啥条件,只要不过分就满足他。”
  
  可是,等高军见到苦瓜,刚一开口,就遭到断然拒绝:“不行,啥条件都不行。”不过,在高军的盘问下,苦瓜总算交了实底,他之所以不肯离开,是为了归还一块玉佩。
  
  事情得从十年前说起。那天苦瓜正忙着擦车,一个女人走到跟前,说她一块玉佩挂树上了,让苦瓜帮忙给取下来。等苦瓜费了好大番劲爬上树,把玉佩取下来,女人却没了影儿……
  
  苦瓜这描述挺让人费解,高军听完眼都直了。首先,玉佩又不像气球,轻飘飘的会飞,好端端咋就挂树上了?其次,女人为啥不等玉佩到手,就匆匆离开?
  
  看高军不信,苦瓜急了:“这是真的,骗你是小狗。”为了证实,他还从床头翻出那块玉佩。高军对着瞅了眼,差点没笑出声,这哪是啥玉佩?分明是二、三元一个的地摊货嘛!
  
  这一趟没白跑,对付苦瓜,高军有了主意:让人把“玉佩”偷去不就结了?听他道出想法,大春翘起了大拇指:“高,实在是高!‘玉佩’一丢,苦瓜还不乖乖卷铺盖走人?再说,苦瓜叫人灌了迷魂汤,还傻啦吧唧替人数钱,咱这么做也顺带给他解了套,真叫一箭双雕啊!”
  
  偷“玉佩”的任务又落到了二柱头上。二柱知道苦瓜有个午睡的习惯,当天中午就进了山。东西是到手了,可动静大了点,把苦瓜给惊醒了。二柱想逃,苦瓜穷追不舍,情急之下,二柱甩手把“玉佩”抛进路边的池塘。紧接着听到“扑通”一声响,二柱一回头,发现苦瓜下了水。
  
  苦瓜铁了心要把“玉佩”捞上来,不管二柱怎么劝,都不肯上岸,只顾一个猛子、一个猛子往下扎。二柱担心有个意外,想把人拉上来,可自己又不会水,只好打电话向大春求助。
  
  等大春、高军赶来,苦瓜正好上岸。高军还以为他想通了:“苦瓜你这么着就对了,实话跟你说了吧,你那玉佩是假的。”“假的?骗鬼呢!要不你能找人来偷?以后你就甭惦记了,我要把它藏到个谁也想不到的地方。”说完,苦瓜示威般把手一扬。
  
  看清他手里攥的正是那“玉佩”,高军心头顿时一凉,他知道,再想让苦瓜回头,恐怕比登天还难。随后杨岚打电话问情况,他只好如实汇报。听说苦瓜赖着不走,是十年前被个女人用块假玉佩下了套,杨岚“咦”了声,说:“有这事?这苦瓜有点意思。”挂断前,她宽慰高军,别急,慢慢来。
  
  高军心头直犯嘀咕,慢慢来?难不成还指着那女人从天而降,给苦瓜把套解了?这不是白日做梦嘛!但他万万没想到,这梦还真就成真了。
  
  几天后,一个神秘女人进村找了苦瓜,女人前脚离开,苦瓜就卷起铺盖下了山。麻烦解除,大春立即找高军签约,就在这时,杨岚赶来,抓起大春刚签字盖章的合约,一把扯个粉碎。
  
  不等大春发表意见,高军就第一个不答应:“杨总,您这么做不合适吧?您提的要求人家可全办到了啊!”
  
  “看你急得,不是你想得那样!”杨岚乐呵呵地说,“我的意思是,新合约作废,还按原来的执行。”不等高军缓过劲,杨岚又补充道,“不过,我还有个条件——停车场建成后,还得苦瓜接着干。”
  
  高军蒙了,他实在想不通,杨总咋就突然跟换了个人似的?直到回城后,一次找杨岚汇报工作,看到桌头那块假玉佩,高军好像明白了几分。
  
  其实,杨岚才是苦瓜等候的女人,从苦瓜手里讨回玉佩的那个不过是个替身。一切都因为一次尴尬的经历:十年前她到客店村游玩,回去时突然来了例假,想处理下,又没个合适的地方。正为难,看到苦瓜住的屋她不由眼前一亮,掏出块玉佩抛到树枝上,以此为诱饵支开苦瓜,进了屋……因为那玉佩是假的,再加上有点难为情,所以完事后就没顾上讨回来。
  
  杨岚做梦都没想到,就为了这个,苦瓜一等就是十年。是苦瓜,让她认识到,即便老村长走了,作出的承诺也得兑现……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