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美句

那年花事,爱之魔魅(第十三章)

我以为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动,当我站在木兰飞扬的树下,才发现原来还是有这样刻苦铭心的美好。 爱的背面不是恨,而是遗忘。我们在虚幻的时光里相遇,错开,又马不停蹄地朝…

那年花事

我以为再也不会有那样的感动,当我站在木兰飞扬的树下,才发现原来还是有这样刻苦铭心的美好。

爱的背面不是恨,而是遗忘。

我们在虚幻的时光里相遇,错开,又马不停蹄地朝着相反的远方奔跑。我以为我们带着爱与梦上路就永远不会迷失,当阳光在手心一点一点消逝时,我就在想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在地平线的那一头静候日出。

看着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时,恍然发觉原来在这样单薄的青春里还是存在着永不褪色的美好。我喜欢你,也喜欢那时喜欢你的自己。我们都很傻,相信执着终会等到完整的结局。柯景腾坚持了8年,其实并非没有回应,只不过他不知道。大雨中,你模糊不清的侧脸就成了我眼里流光溢彩的永恒,在我的视网膜上留下清晰的印记。

我们都很傻,以为全世界都会臣服在自己脚下,我们就是高高在上的国王,可惜我们只不过是别人眼里蹩脚的配角。

还好,在梦里我们依旧是骄傲不羁的小王子,有着无与伦比的闪耀,我们的舞台在梦里发光。

如果还可以,真希望我们可以一起手牵手穿梭旧时光里的四季,回望我们的悲欢起伏。

我梦见自己躺在漫漫的樱花里,只剩下鲜艳得像火一样的红色装点我黑白的眼。

花,无声开落,记录下春夏,秋雁与冰雪。

我们都会忘了曾经的离愁,继续走下去。

身边的人来来往往,我已记不起你明媚的脸,你是在笑,还是面无表情?

我只愿化作一片香樟叶,陪你执守这个迷幻冗长的夏天。

明烈的光线让我感到原来我一直存在。

即使你未曾出现在我的生命里,我依旧和你等待记忆夏天复苏。

希望有一天的我们还愿意,还想得起记忆里的盛宴。

爱之魔魅(第十三章)

  第十三章

  “父亲,你有何指示?”夜晚凌晨3:00的时候,叶赫守仁再一次以梦魇的方式进入了叶赫雪姬的梦境之中,这是他最后入她的梦了,只要经过今天晚上,那么她体内的天使气息将会完全被他的黑魔法侵占,以后她就再也不可能成为真正的圣天使,而成为他的棋子。

  “我命令你杀掉司马卿,然后把王者之翼夺过来!快去!”叶赫守仁恶狠狠的命令道,他们已经回到上海一个星期了,明天将会起程前往台湾把王者之翼放进圣杯,那就会完全破坏他继续为王的计划了。

  “可是,父亲,他们都是好人,我怎么可以杀他呢?”叶赫雪姬虽然不能抗拒父亲的命令,可是她也有自己的主张,司马家族已经对她承诺过会保护他们的族人,而且现在人界和魔界的防护罩是由他们撑起来的,如果杀了他们的话,那么人界将会遭遇到洪荒年代、群魔乱舞的悲惨,那不是她要的。

  “哼,什么好人?他们还不是觊觎着王者之翼所能带给他们王者的尊荣,你以为他们真是为了保护那些普通的人类吗?”叶赫守仁对于她说的好人两个字嗤之以鼻,没有人会那么博爱,每个人都是自私的,司马家族他们肯定不服气700年前被他们夺走政权,现在趁机夺回王者之位。

  “父亲,我不赞成你说的话,至少在王者之翼遗失之后,司马家族的人并没有像其他异能家族一样追杀我们的族人,就凭这一点我们就应该感谢他们!”回到上海之后,司马家族的人一直在寻找叶赫家族的族人,现在已经基本上把那些族人找齐了,他们已经做到了他们许下的承诺,所以她不可能杀司马卿再夺王者之翼的,更何况他还是自己深爱的男孩。

  “你竟然敢不听我的命令,你还记得我曾经说过的话吗?如果你没有把王者之翼找回来就以死谢罪,你还记得吗?”叶赫守仁见她竟然不听自己的命令不由得恼羞成怒,便提起了之前要她去找王者之翼的时候所说过的话。

  “我当然记得,父亲,我可以以死谢罪,不过我有个条件,我死了之后,你不可以找司马家的麻烦!”叶赫雪姬当然记得当初答应过他什么,不过,尽管如此她也不会改变主意去杀司马卿,只是很舍不得离开他而已。

  “你以为你可以和我谈条件吗?我不会要你死,因为我还有很多事情要让你帮我去做,不可能就这样轻易就让你死的!本来我想你还不至于敢违背我的命令,但是现在看来我的估算错误,那么你就不要怪我!”叶赫守仁知道她和司马家族的那个注定要为王的小子已经论及婚嫁,不过他怎么可能会让他们如愿呢?

  现在他想到了一个更好的法子,如果让那小子死在她的手中,那一定非常精彩!即使那小子的异能经过那一次的抢夺王者之翼的事件,获得了上帝的认可已经提升到了80级,可是只要雪姬的异能配合他的黑魔法,一定可以战胜那个小子的,只要他死了,他叶赫守仁一定可以再次在异能界成为王者的。

  “父亲,你想干什么?”叶赫雪姬已经隐隐觉得自己的体力变差和她的父亲有关,可是她的异能级别还不能对抗已经即将要成魔的父亲,现在是在她的梦中,她也无法呼救,只能见机行事了。

  “雪姬,你是我的女儿,作为你的父亲我有事当然是你服其劳了!哈哈……”叶赫守仁知道她已经知道自己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了,不过已经太迟了,他的黑魔法已经深入她的灵魂,只要做完这最后一步,那么他的计划就会完全成功了;说完之后,他开始念起没有人能懂的咒语。

  “啊…我的头,为什么会这么痛?父亲,你到底在对我做什么?”叶赫雪姬的头随着他的咒语开始剧烈疼痛,好象有什么东西要强行带走她的灵魂般,她体内的法力和那股不明势力形成了一个拉锯战,简直就是想要把她撕成两半!

  “雪姬,你怎么了?”叶赫雪姬的疼痛直接从梦中叫出来,一下子就把本来已经进入梦乡的司马卿吵醒了,他这段时间一直在注意她的情况,晚上一般都睡不着,担心雪姬出事的他经常就是整晚没睡觉。

  “痛,我的头,痛……”叶赫雪姬对于外界的声音听所未闻,只是一直在叫痛,把司马卿急得团团转,不知道该怎么帮她。

  “雪姬,醒醒,你醒醒啊!”司马卿着急又心疼地叫道,把她娇小的身子拥入自己的怀中,恨不得能代她受过。

  可是他的声音完全无法传达到叶赫雪姬的梦境中……

  “呵呵呵呵…当然是要把你的灵魂变成我的所有了!”叶赫守仁奸笑起来,随后加重施咒的力量,然后大喝一声便收起了自己的咒语,而被他施以黑魔法的叶赫雪姬在他收功的时候,两眼呆滞,表情空白,已经完全被他的咒语控制住了。

  “王上,请问有什么指示?”叶赫雪姬语气木然的问着给自己下咒的那个人,语气里是满满的恭敬,她已经是被完全控制住了。

  “我命令你马上清醒杀掉司马卿和他的家人,快去!”叶赫守仁阴狠的命令道,哼,这下子看还有谁来跟他抢王位!

  “是,誓死完成任务!”叶赫雪姬接收到施咒者的命令,很快便接受了他的指令。

  “很好,去吧!”叶赫守仁冷冷点头,然后便退出了她的梦境之中。

  *************************************

  叶赫雪姬从梦中转醒之后,一双水润的瞳哞已经失去了光彩,脑子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找到司马卿;当她看到身边躺着的男孩时,她的眸色转暗,一股黑雾蒙住了她的灵魂之窗,心里的光明被黑暗所笼罩。

  “杀了他、杀了他、杀了他……”她的心里一直在呐喊着这个念头,然后,神智已失的她举起了自己的右手,变换着自己的手势,刹那间,含着锋利的杀气袭向了她以为已经熟睡的男孩。

  “雪姬,你这是在干什么?”司马卿其实并没有睡着,之所以闭上眼睛是因为他已经感应出了一股属于黑暗势力的邪气入侵了他们的房间,只是想要让那股邪恶势力自动现身,所以才会闭上眼睛,静静等待着。

  “杀了他、杀了他……”叶赫雪姬的嘴里念叨着,手中的动作没有丝毫迟疑的扬起猛烈的攻势向司马卿。

  “糟糕,雪姬真的像伯父说的那样,中了叶赫守仁的梦魇。”司马卿看这个情形就知道雪姬真的已经被叶赫守仁施以梦魇的黑暗邪气,现在就是说明了她正在执行他的命令,而命令就是杀他。

  司马卿知道自己的异能虽然已经提到80级,但是雪姬的圣天使法力配合上叶赫守仁的黑魔法的话,他们也许只能打个平手;现在就是施展伯父教给他的那一招的时候了,可是雪姬的来势汹汹,让他一时还无法施展出来,只好先避开她凌厉的攻势,再瞅准一个机会来施展了。

  想到这里,司马卿没有把那把宝剑拿出来,只是以自己的神罚技能化解掉她的攻势,可是他并没有还手,因为他担心会伤到她,毕竟他们的实力已经相差了一截,他如果反击的话一定会伤到她的。

  但是已经完全理智全失的叶赫雪姬可不会手下留情,招招都含有极大的杀伤力,而且每一招都含有浓重的黑气;迫不得已,司马卿只好亮出自己的宝剑,咬破了手指,把一滴血滴在上面,顿时攻势骤加,威力大增,而叶赫雪姬手中没有武器,所以逐渐感到吃力,渐渐不敌功力大增的司马卿。

  就在彼此过招有几十招之后,叶赫雪姬逐渐落于下风,而司马卿就趁此机会,运用起中国武术中的点穴手法,在她的身上的某一个穴位点了一下,叶赫雪姬就再也不能动弹了,这一场恶斗算是落幕,可是被点住穴道的叶赫雪姬却不安分,还一直想挣开束缚,逼于无奈,为了能顺利施法,司马卿只好再点了她的睡穴,让她沉睡。

  司马卿把她抱到床上,再次以自己的鲜血滴到宝剑上面,当宝剑完全吸收了他的能量之后,他用宝剑抵在她的天灵盖上,开始施展他的回转异能;一开始的时候,回转异能已经发出了一道淡淡的蓝光围住叶赫雪姬,可是到后来这道蓝光却慢慢淡了下去;他的方法是司马宇皇教他的,效果当然也很好,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法力似乎没有奏效。

  “哼哼,你们以为我的梦魇有那么容易解掉吗?那也太小看我叶赫守仁的能力了!”叶赫守仁感应到有人居然想解开自己施在雪姬身上的梦魇,便冷笑的想道,随即他又加深了施咒的力量,和司马卿斗起法来了。

  “小卿,这是怎么回事?”听到他房中传来的打斗声,司宇文和夏兰星一起来到了他的房中查看情况。

  “爸、妈,雪姬中了梦魇的邪恶力量。”司马卿有点挫败的说道,他施展的回转异能似乎不管用。

  “小卿,别着急,如果你解不开就让你伯父来吧。”夏兰星疼爱的拍拍儿子的手,儿子的临阵经验少,很多事情做得不完美也是情有可原的。

  “嗯,我知道,伯父,要麻烦你了。”司马卿看到随着父母后面而来的司马宇皇,希冀的目光中带着恳求和渴盼,伯父是整个家族之中异能级别最高的人,肯定可以解开雪姬身上的梦魇的。

  “小卿,你完全可以不必灰心的,你已经做得很好了,我们都以你为荣。”司马宇皇对着他鼓励的笑笑,其实他的表现已经很好了,毕竟他才17岁,不能对他过分要求;想想他已经很厉害了,才17岁就已经把异能提升到了80级,相比而言,他们老一辈的异能在17岁这一年根本不可能达到80级。

  当司马宇皇看到叶赫雪姬的情况时,难得的皱起了眉头,看她这个样子,她的父亲根本没有当她是女儿,不然怎么忍心下那么重的咒语!她原本灵动的秀颜完全失去了生机,蒙上了一层死亡的色彩;本来是白嫩的小脸已经泛青,根本不是正常人该有的颜色,如果他们的回转异能一不小心的话,会让她丢了性命的。

  “伯父,你看怎么办?我的回转异能似乎对她没有用!”司马卿焦急的说道,他看到她那个样子心疼不已。

  “嗯,是有点棘手,不过小卿,你不要太担心,我一定可以帮你转化她的梦魇的。”司马宇皇知道两个小情侣的感情已经很深,所以他无论如何都会帮他们挺过这一个难关的,难就难在万一雪姬知道自己曾经要杀自己深爱的男孩时,不知道会不会乱想。

  “谢谢你,伯父,现在就请你开始吧。”司马卿向他感激的点点头,然后急忙催促他开始行动。

  “好,我这就开始了,把那柄短剑给我。”司马宇皇点点头,然后示意他把那把有着他的异能的短剑递给他。

  “嗯,好。”司马卿赶紧递上手中的短剑给他。

  司马宇皇接过短剑以着同样的方式放置在叶赫雪姬的天灵盖上,随即咬破自己的手指滴了一滴鲜血在剑身上,然后倾注了自己本身一半的法力,好听的嗓音哼唱着听似古老的,实则是回转异能的法术,只见一阵好看的蓝光逐渐释放出来,然后便围住了已经陷入黑甜乡中的叶赫雪姬。

  他的异能级别比司马卿的高,所以他的法力自然高深,施展起回转异能来自然效果加持了不少,尽管叶赫守仁已经是个快要成魔的人了,但是他那黑魔法根本不可能敌得过身为大祭司的司马宇皇,所以司马宇皇的回转异能很轻易便破了他的梦魇!

  “该死,居然失败了,没想到我叶赫守仁竟然会落到这步田地!”只见叶赫守仁在司马宇皇的法力之下,毫无反抗的余地,他施展在叶赫雪姬身上的梦魇已经倾注了自己本身一大半的法力,到最后反弹回来的却是比他施展还要大十倍的的效果,所以他注定是要失败的。

  叶赫守仁连想施展本身的法力来救自己一命也来不及,就这样被反弹回来的力量击得兵败如山倒,口吐鲜血,全身的异能被彻底摧毁,最后只来得及说出这句话,然后就再也不能站起来了,这就是心怀不轨的下场!

  “嗯……”几乎就是在叶赫守仁倒地的那一秒钟,叶赫雪姬便清醒过来了,刚醒过来的她茫然的看着四周,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觉得全身无力的。

  “雪姬,你觉得怎么样?”司马卿看见她张开眼睛了,赶紧趋上前去,关心的问道。

  “卿,我这是怎么了?”叶赫雪姬茫然的问道,她对于之前的事情似乎已经完全没有记忆了,也许是上帝怜惜她吧,不让她知道自己之前做过什么事情。

  “没事,你只是太累了,好好休息一下就没有什么事情了。”司马卿柔声说道,既然她已经不记得之前的事情,那就最好不过了,他也不会说出来的。

  “哦,是这样吗?”叶赫雪姬看向其他人,奇怪他们怎么会在这里的,难道自己刚才做噩梦,把他们都吵醒了吗?

  “是的,雪姬,你刚才做噩梦,我们就过来看一下。”夏兰星知道儿子不想她想起之前的事情,所以也就顺着自己儿子的话走。

  “好了,现在没有什么事情了,你们都睡觉吧。”司马宇皇把手中的短剑递给侄子,当然没有被雪姬看见,然后说道。

  “嗯,明天我们就要起程去台湾了,必须好好休息一下。”司马宇文也说道,雪姬已经没事了,也该是他们功成身退的时候了。

  “不好意思,打扰你们的休息了。”叶赫雪姬感到好抱歉,赶紧向他们道歉。

  “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是一家人,客气什么呢?”夏兰星拍拍她的手背,微笑着说道,以后雪姬就真的是没有父亲了,她是注定要成为他们司马家的人了。

  “嗯,我知道了。”叶赫雪姬点点头,她知道他们都疼她。

  “小卿,我们先去睡觉了,你们也赶快休息吧,明天还有的忙的呢!”明天他们即将起程前往台湾,把王者之翼护送回台湾,所以他们都需要足够的休息。

  “好,爸、妈、伯父,你们也休息吧。”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