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生命里的时光,大旗门英雄传,午夜传说

  世间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想留都留不住的,比如时光。    我们还来不及抓住它的尾巴,它便悄无声息的在我们不经意间溜走,它迫不及待的离去总是令我们无可奈何,让我…

生命里的时光

  世间总有一些东西是我们想留都留不住的,比如时光。    我们还来不及抓住它的尾巴,它便悄无声息的在我们不经意间溜走,它迫不及待的离去总是令我们无可奈何,让我们还没来得及惆怅伤感便又进入到另一个一去不复回的现在。    我们没有时间去徘徊迷茫,过多的流连过去,因为时光不允许,它也没给我们机会去留恋从前。我们要做的就是跟过去告别,让过去的过去,做好现在,不要让以后回想起现在而后悔。    有人曾经对我说过,遥不可及的不是十年之后,而是今日之前。是啊,对于我们来说现在的上一秒不就是永远也无法触及到的遥远吗?我们没有办法让昨日重现,我们能做的只有对得起现在,好好过以后。让我们好好度过生命中的每个时光吧,因为它过去了便不会再重来;让我们好好感受今天的阳光吧,因为明天已不再是今天的太阳;让我们好好享受每一秒吧,因为下一秒永远都是崭新的;让我们好好珍惜一切美好的瞬间吧,因为每个瞬间都是独一无二的。我们曾肆意挥霍时光,不就是仗着自己年少轻狂吗?但是我们能有几回青春,几回年少!对于未知的世界,我们的生命每时每刻都在进行着倒计时。所以请不要让我们所浪费虚度的现在成为未来会后悔的曾经。    每个人的一生都是一部没有彩排现场直播的连续剧。没有剧本,没有导演,也没有倒带重放重来,每天都是临时发挥。    让我们认真的过好我们生命里的所有时光,不求无憾,只求心安,只求对得起自己,对得起青春,对得起那些不复回的时光!

大旗门英雄传,午夜传说

大旗门英雄传,午夜传说

传说,一个女孩半夜对着镜子削苹果皮,若一刀从头到尾的把果皮削断就会实现一个愿望,如果苹果皮中间被削断,就会有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

啪!无印下线了,无聊!

无印是我的网友,像我现在这样的都市青年,如果说不会上网的话一定会被别人笑话的,也许,我本来对上网没有太大的兴趣,只是为了顺应潮流而已!

二姐坐在一边笑:“小妹该我了哦”

倒也是,无印下了线以后,在网上就没有人和我聊了。

因为现在已经是夜晚十一点半了,这个时候网上的人特别少,而我除了无印一个网友之外便没有别的网友了,如今却连无印都去睡觉了……哎!看来真的要让位给二姐了。

现在社会的家庭通常情况下都是独生子女。要么就是一定想要一个男孩,而我家正好相反,我姐妹三个,大姐有点漂亮而且骄傲,是那种男孩梦中的情人,二姐则有点像个小孩子,倒是和我差不多。

今天还是暑假里的一个夜晚,家里就只有我和二姐还在求学,老爸老妈都去上夜班了,而正在恋爱中的大姐也置两个妹妹于不顾,去和她的男友(我未来的姐夫??)在一起共度美好的夜晚。

当然如果她事先知道今天晚上会出现什么事情的话,恐怕她怎么也不会走了,毕竟,我们姐妹情深。

老爸老妈一向是要求我们独立的生活的,这有一些好处,比如让我们的性格很坚强,可以独自面对难题而面不改色,但也有一些坏处,大姐交朋友就从来不问家里人的意见,而我却养成了一紧张就要吸烟的坏毛病,二姐却有点不同,或者说她比我们都要乖一点,她只喜欢上网,在网上一泡就是几个时辰。

但今天二姐的号上面和我一样,只有一片黑白的头像,除了二姐自已的头像在号里面之外,一个聊友也没有。

哈哈,真是天助我也,可以早点睡觉,嘻嘻,一般我和二姐我们两个在家时,都是在我的小屋里睡觉。

用二姐的话说就是:“小妹,你的小屋很安全哦,就算是强盗来了也会发现无物可抢。”

呜,真的气得我吐血,而我通常会回敬:“就算是采花大盗也不会有什么花好采!”没有办法,二姐天生胆小,只有让她和我睡一间屋,以免我半夜再被她做恶梦时的尖叫声叫起。

二姐躺在了我的身边:“小妹,不如你讲个故事啊,反正我们也睡不着,还不到十二点呢。”我笑:“二姐,你还真是的,既然知道自已胆小,就不要老是听我讲鬼故事哦。”

二姐是我们三姐妹中最胆小的,却又是最喜欢听鬼故事,尤其喜欢听我讲的鬼故事,因为我讲起鬼故事来总是活灵活现的缘故吧。当然,大多数的鬼故事,我还是在网上听网友讲述的,我想起了无印临下前给我讲的一个传说,也许二姐会感兴趣。

“二姐,我讲了哦,你听完之后要睡觉,不能再缠我啦,明天我还要早起去打球呢。”

“好啦,小妹,我当然知道,没关系了,我今天再睡不着的话,不会再拉你啦。

只要你讲一个故事给我听就好!

没有办法,好像我是一个姐姐,在哄一个妹妹一样,我开始讲无印临下线前给我讲的传说“二姐,严格来说,这不算一个鬼故事,因为里面根本就没有鬼,只是自古相传的传说而已,如果一个女孩,半夜时分起床对着自已的梳妆镜削苹果,一刀可以把皮全部削断的话,就可以实现一个心中的愿望,如果苹果皮中间断裂的话,就会出现意想不到`非常恐怖的事情。”

二姐坐了起来,把身子往被子里面缩了缩“小妹,你该不会试过吧?”

我偷笑,其实我讲这个传说,一是因为我实在没有什么新鲜的鬼故事可以讲,二是因为,家里还有一大箱的苹果没有人吃,我倒很喜欢吃苹果,只是人太懒,如果让我削了皮再去吃苹果的话,我倒是宁愿这箱苹果不属于我好了。

呵呵……二姐我又怎么会试过?虽然只是传说,可是也有一定的根据哦,我才不会拿自已来开玩笑呢!万一削断了怎么办??我只所以故意说这些话,只是因为二姐的好奇心很大,并且正好处于叛逆期,如果我说这个传说的真实性很大的话,二姐一定会试试的,这样我就会有削得干干净净的苹果吃了,嘻嘻!

可二姐并没有像我想像的那样去削苹果,却只叹了一口气,躺在了床上,我知道,二姐网恋了,可是家人坚决不同意,二姐也不敢自已做主去千里之外会一会她的梦中情人,毕竟,女孩子的婚事还是要爸妈来决定的,二姐虽然上了两年的大学,却还是很守旧很守旧的一个平时女生。

好久,好久,我忽然醒了过来,好像有那么一瞬间,我感觉冰冷的被子里就只裹着我一个人。

我爬了起来,刚好看到二姐在对着我的梳妆镜正在做些什么。

我睡着迷迷糊糊,不由得问:“二姐,这么晚了还不睡啊,在做什么啊??”

啪!一声细微的声音,就像网友下线时那声轻响一样,二姐回过头,微微抖着的左手中,拿着一个苹果,而右手中却拿着一只小刀,我愣了,我真的没有想到二姐会半夜起床自已一个人对着镜子削苹果,我的狼子野心,简直就是昭然若示嘛!二姐没有理由看不出来的……

二姐也察觉到我起来的声音,回过头来,刚好淡淡的月色照在二姐的脸上,给二姐原来很白的脸涂上了一层青色,二姐用颤颤的声音叫我:“小妹,小妹”那一刻,我突然有一种感觉,一种陌生的感觉,仿佛面前的这个人不是二姐,而是一个从未谋面,素味平生的人,就像我的整个人已经处于一个恐怖故事中身边至亲的人变成了来自外星的异形……这种感觉之强烈让我连回答二姐的呼唤都无能为力!

二姐没有听到我的回答,她坐在那儿自言自语“为什么,为什么会断呢,我真的不能实现我的愿望吗???”

但二姐也就只坐了一会,就出去了,我知道二姐每晚都有喝一杯茶的习惯,今天睡前我倒是没有见过她喝。果然不出我所料,外面客厅里传来电视的喧闹声,以及二姐倒茶的声音,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呢,能让人睡不着,却半夜一个人起床去看无聊的肥皂剧,我苦笑,家里就我一个没有品尝过爱情的滋味了。

正在胡思乱想,忽然,二姐惊叫着跑回了我的小屋,闹钟当当当的响了十二下,二姐就和着钟声跑了进来,在黑暗中,二姐的脸我还是能看得一清二楚,因为我的窗外有淡淡的月光,这也是二姐和我睡在我的小屋里的重大原因,但我宁可今晚没有月光,因为,二姐的脸色看来真的很怕人,就像刚刚从百年的棺木中,听到了十二点正的钟声召唤而起来的灵魂。我怕了,不过还是不得不硬着头皮起来,问二姐:“怎么了?”

二姐看来惊魂未定的样子,拉着我来到客厅,和我说了好久,我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小妹,我刚倒了一杯茶,可是就在我从沙发上站起来去调了电视的频道以后,我再回到茶几前,我倒的茶已经不见了!”不用说,刚才那啪的一声,一定是倒霉的茶杯了,我安慰二姐:“一定是你刚才去换电频道之前,你已经喝了这杯茶了,哼哼,一定是你太懒了,想换频道却又懒得走去电视旁,明天我给老爸老妈说说好了,换一个遥控的,这样行了吧?”二姐惨白着脸笑了一下,没有说话,看来没有被我的黑色幽默所感染,我也只好回复正经的话题:“没什么的,只是一个传说而已,你不是经常说网络是虚幻的吗?

而这个虚幻的传说就是在网上听别人讲的

二姐嗯嗯的听着,但我感到了她并不是太害怕,她好像心不在焉,不过我并不介意。我笑:“二姐,杯子你也摔了,不如早点睡觉的好”

二姐却不同意:“小妹,我看今天晚上不要再在家里睡觉了,我们出去玩一玩好不好?”

呵呵,二姐一定是真的害怕了,没办法,我只好离开我正躺的舒服的床,去和二姐到了街上。

我们这一条街比较热闹一点,虽然现在已午夜时分,街上仍然有不少的人,张妈还在摆着小酒位,而我的几个同学就在她的摊位上在喝酒作乐。

也难怪,现在的学生很苦,也很闷,除了上网之外,在现实中几乎已经很难找到什么知已了,但唯一让我感到有点不开心的是二姐一直在抓着我,还好,没有让我的同学们看到,不然我真怀疑我是不是还能有面目重回校园。

二姐抓着我的肩膀,但却说出了一句在我听来石破天惊的话:“小妹,今天街上为什么没有人啊?”我直到现在,才感到事情闹大了,二姐一定是被我吓得太过火了,以致于本来就很敏感的她,神经衰弱了,我又看了看我的那帮同学,还好,他们只顾着喝酒,并没有朝这儿看过来,我悄悄的对二姐说:“二姐,既然街上没有人,我们回去吧,睡觉好吗?”

二姐也点了点头,于是,我们又向家中走去,楼道里的阴影足可以把胆小的人给吓一跳,但对于经常走夜路的我,倒是家常便饭,我唯一有点不适应的就是二姐老拉着我的肩膀。

一般我们姐妹除了拌嘴之外,还从来没有那么亲热过呢。

终于到了家门了,我拿了钥匙开了门,一见我的床,我就有了一种什么都解脱的感觉,我什么也不管了,躺在床上就睡了,毕竟,我不是夜猫子,在学校的习惯,到了假期在家里还是没有能够改回来,我睡了大概有很久吧,有一滴很凉很凉的东西滴到我的脸上,于是本来是熟睡中的我又睁开了眼,但这一次我不禁惊叫出声,因为我看到了我无法相信的一幕,也许,谁如果在半夜见到自已的亲人变成这样,都会一辈子无法忘怀的!

梦里的细节

  一台12寸索尼牌黑白电视机一直放在纸箱内。搬了两次家,它都跟着转移阵地。电视机并没有坏,之所以年复一年地蹲在暗无天日的纸箱里,是因为它跟不上时代的步伐,落后了,惨遭淘汰。再具体点说,被29寸的彩色电视的大荧屏和五颜六色挤兑得没有一点用武之地。一直留着它,纯属下意识地作为。刚把它撤下电视柜时,偏僻的农村电视还不普及,不但捐给慈善机构是个善举,街上也有收购的,能卖个三十二十元的。当时,不知出于哪种情愫,说什么也没舍得捐出去或卖掉。现在,这台电视机一分钱也不值了,白送,都没人要。不知哪天,想扔这个电子垃圾,说不定得自掏腰包,倒搭点钱呢!即使如此,还是舍不得扔掉。要知道它为什么值得珍视吗?    1981年夏天,烈日炎炎。一日,几十户人家的大杂院里出了大新闻。朱大婶家买了一台电视机。九寸的,不用说,黑白的。大院里的老老少少谁也没见过电视机,家里有个红灯牌收音机或组装个半导体收音机,算是一大件了。电视机是什么东西?说是像电影一样,能看到人的影像,太神奇了!那天,为了开开眼界,邻居们晚饭后不再坐在院子里或蹲在墙角下乘凉,纷纷到朱大婶家看电视。    届时,朱大婶家比娶媳妇办喜事还热闹。电视机前人头攒动,炕上坐满了人,多是上了年纪的大爷大妈们。地下摆着椅子凳子,坐满了嘻嘻哈哈的年轻人。三五岁的娃娃们个子小,被安排到离电视机最近的地方。他们坐着小板凳,仰着脖子,瞪大了眼睛,紧盯着屏幕,不敢眨眼。生怕漏掉哪个一闪而过的影像,留下遗憾。    儿子那年四岁,小脑瓜里装满了好奇,自然场场拉不下。他和小伙伴们早早坐在电视机前,惊诧于屏幕上的人来人往,热衷于朱大婶家拥挤不堪的气氛。电视节目少之又少,新闻占大半。孩子们看不懂,每天到人家与其说看电视节目,不如说看电视机。大家你一言我一语,琢磨哪一个按钮管音量大小,哪一个按钮管开关。那时,好像只有中央台,还没有调频道之说,所以,讨论的内容并不复杂。讨论之余,为了证实自己的见解,一会儿你按按这个开关,一会他旋转那个按钮。电视机的主人朱大婶在一旁,心里那个急呀!阻止吧,怕伤了老邻居们的和气,听之任之吧,怕孩子们不知深浅,把电视机鼓捣坏了。    整个一个夏天的晚上,朱大婶的家里一直人满为患。老年人去的少了,但是,年轻人和小孩子们叽叽喳喳、嘻嘻哈哈的喧闹声不绝于耳。这下可苦了朱大婶一家人。电视机不管家里人想看不想看,前后院的邻居们要看,必须得打开;老两口上了年纪,爱犯困,想早点睡下,不成,不能撵大家走啊!    最难缠、最让朱大婶操心的,当属我儿子。每天傍晚,他早早地搬个小板凳,跑到朱大婶家,坐到电视机前,等着看电视。等着,等着,就不耐烦了:“朱奶奶,电视怎么还不开演呢?”朱大婶正手脚不闲,忙着做一大家人的晚饭呢,抽不出身子搭理他。“朱奶奶!电视要开演了!”儿子的嗓音提高了一倍,朱大婶只好放下手中的活计,过来劝慰:“好孩子,乖乖坐着,一会电视就开演了!”过了一会儿,儿子拖着哭腔又跑去拽着朱奶奶“电视早都开演了!”朱大婶被闹得没办法,领着他到电视机前,郑重其事地打开电视机,一片雪花扑面而来,儿子这才心服口服地安静下来。    目睹上述情景,我和丈夫觉得再三再四地向朱大婶道歉,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于是,把家里的积蓄200元钱都拿出来,又向亲属借了300元,总共花513元买了一台日本进口的索尼牌电视机。    从此,这台电视机在我家里准时开演,一日不拉,分秒不差。几年里,儿子在电视里认识了米老鼠、唐老鸭、加菲猫、猎豹、铁臂阿童木、一休……    为圆儿子的电视梦,我们节衣缩食一两年,才把那笔债务还清。    朱大婶家的电视机,不知是因质量差,还是左邻右舍光顾的太频繁,谁都上手鼓捣,很快就出了故障。不是有影没声,就是有声没影,最后声影全无,早早就被淘汰了。而我们家的电视机却一直任劳任怨地陪伴儿子长大,从来没有进过修理部。    回首旧日时光,好像就是做了一个长长的梦。买第一台电视机,只不过是梦里的一个细节。因为这个细节太生动鲜活,所以记得特别清楚。接二连三,梦里的细节不断地在变换着,跳跃着,没完没了,让人目不暇接。正是这些细节,让人产生一些不可思议的念头,怪诞而固执。纸箱里的电视机,告诉我这个道理。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