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唯美的句子

淘气毛毛王,湖月照我影

淘气毛毛王,湖月照我影五月十五,陪小姐泛舟湖上,正是荷花盛开时节。一路赏玩,待得归时,满月已升,如水月色,洒落点点银光。缀得潋滟水波如诗、田田花叶如画,美得令人…

淘气毛毛王,湖月照我影

五月十五,陪小姐泛舟湖上,正是荷花盛开时节。一路赏玩,待得归时,满月已升,如水月色,洒落点点银光。缀得潋滟水波如诗、田田花叶如画,美得令人迷醉。

我轻点竹篙,将小舟推出,荡开湖水,拨开荷叶,竟惊扰了重重花叶后小憩的鸥鹭。它们呼啦拉飞起,把小舟打得在湖心直打旋儿,偶尔还有几羽疏落的白毛飘落。我不禁“咯咯”笑了起来,转眼看向小姐,她也似乎颇喜这景致,甚而将随身携带的笔墨取出。我明了小姐心意,定是有了诗兴,忙将竹篙探入湖底稳住船身。将至湖心,丈许的竹篙竟几乎完全没入水中,不禁暗自庆幸竹篙够长。

船身还有些许摇晃,幸而小姐习得一手好字,即便这般景况,墨迹过处,字体依旧娟秀。我不禁探过头去,小姐已填好一首《如梦令》。

她见我探视,忙道:“明月,你看还有何处要改?”

我笑笑,接过小姐手中诗卷。这十多年来,我一直跟着小姐。她学诗作文,我便也一同修习。对诗词的迷恋再加之几分天赋,我竟比小姐还要精通几分。小姐与我一同长大,素来将我当作姐妹看待,也乐得纡尊与我探讨诗律,倒不因我稍有所长而有所嫉恨。

我吟诵着词句:“常记溪亭日暮,沉醉不知归路。兴尽晚回舟,误入藕花深处。争渡,争渡,惊起一滩鸥鹭!”尚在斟酌何处需要润色,却听不远处传来一阵击节赞叹声:“好词好词,真真是巾帼不让须眉啊!”

循声看去,只见湖岸边立着一青衫书生,身材颀长、面貌俊朗,一派儒雅风范。心中不禁荡起一阵涟漪,慌忙羞涩低头,暗骂自己不羞!眼角余光瞥见小姐,只见她满面通红,眼波流转,凭添几分娇媚。

这当儿我和小姐还在胡思乱想,那当儿竹篙因禁不住湖底泥沙已缓缓下沉,待到我有所惊觉,竹篙早已沉没湖底。丢了竹篙不好掌船,我急得不知如何是好,那岸上书生倒是气定神闲,笑道:“姑娘莫急莫急,不如以荷叶作浆,顺水推舟,虽然慢些,倒还不至于困在湖心。”我依言而行,小舟缓缓顺流而下。那书生便在岸边陪着我们缓缓踱向下游,或是吟诗作赋,或是妙语连珠。初始我和小姐尚有几分拘谨,后来便也慢慢放开,附和着他的诗句话语。他博学风趣,似是天生有着蛊惑人的魅力。我只盼这小舟行得慢些再慢些,好教我与他多相处哪怕片刻。

然而终究,小舟还是靠上了湖岸,那一轮满月也行至中天。夜色深沉,不好久留,匆匆相别,女儿家的矜持使得我到底还是没敢问他再见之期。只从一路交谈中,记下了他的名字——沽月。

这以后,我常常会在湖畔徘徊,盼着能与他再度相逢,然而却始终没能再见他身影。而小姐也日渐消瘦起来,我知道她同我一样,皆是相思作怪。

六月十五,天气燥热起来,夜里小姐又吃不下东西,面色好不憔悴。我心疼她身体,好一番央求,终于拖她出门乘凉散心。不经意间,两人又踱至湖畔,湖水依旧,荷花已谢,倒是莲蓬长得正茂。

小姐叹了口气,似是又勾起了伤心事,转身催我离开。然而就在此时,却传来熟悉的声音:“两位小姐,不想尝尝这里新鲜的莲子吗?”

我惊喜回头,只见沽月撑着小舟已靠上岸边,手里还捧着油绿的莲蓬。我忙扶着小姐上船,互相问候一番,一行三人便泛舟湖上,一路说笑,吃莲子、吟诗词……只觉人生再没有比这更为舒畅快乐的事。

然而愉快的时光似乎总是显得短暂,仿佛只一会,夜便深了。沽月送我们上岸,嘱托了几句,便又要离去。我忍不住问道:“胡公子可是只有十五才来?”见他点头,我才赧然一笑,回了府中。

虽然依旧是一个月的等待,然而心中有了准日子,等待也似乎多了几分甜蜜,小姐的身体也渐渐好转。

七月十五,和小姐早早来到湖边,直等到日落西山皎月初升,才见湖中远远荡来一叶小舟。

沽月站在船头,脸作苦相:“小生让两位小姐久等了,特奉上嫩藕赔罪!”说完深深一拜,将我和小姐都逗笑起来。上得船去,便又是一路欢歌笑语……

八月十四,小姐找我,沉吟良久,才咬着红唇期期艾艾地说道:“明月,虽然你是我丫鬟,可青莲我一直将你当亲姐妹看待,我愿意把我的所有与你分享,唯有……沽月不行!”

我惨白着脸,凄然一笑,颔首道:“明月明白自己身份,断然不会有非分之想!”

小姐的脸色有些难看,嘴唇蠕动了下,可终究什么也没说。

八月十五,中秋,好日子!可是我与小姐各怀心事,却失了往昔的快乐。沽月的船划来了,我和小姐沉默地上船。这次,他没有带食物,只是带来了纸墨笔砚。他见我们有心事,便极力逗笑着,小姐尚能附和几声,我却只能做在一边低头无语。

于是他开始在船舷上写诗。那诗颇是怪异,排成塔形,不知如何赏读。这一来倒是勾起我们兴趣,暂且将不快相忘,专心研究起他写的那首诗来。

       月      沽月上     魄兔月童瞳    幽光日月忽散一   银垂已向月兆朒秋天  钓圆绽今其月漾玉球馥郁 收中镜色山胧月蒙落外云芬桂凭栏深夜看逾良月何处笙箫作胜游

那诗状似回文,可依照回文诗的读法却无法通读,一时将我和小姐双双难住。直过了一株香时间,我才似有所悟。再看小姐,却依旧秀眉紧锁。我知晓此时若是我贪功先将答案说出,必定会驳了小姐面子,便也只有噤声。稍时,沽月期待地看向小姐,问她可已有解,她羞涩摇头。沽月脸上显露几分失望,又转而问我,我见如此,更是不敢将答案说出,只推说同样不知。他皱了皱眉,若有所思。我心虚低头,不敢看他。

这时候,却惊觉不知何时,船底竟开始漏水。渗入船内的水已然漫过脚面。船中三人皆着了慌,不知如何是好。慌乱间,小姐竟一时不慎,掉落湖中。湖深水冷,小姐又不通水性,只是徒劳地在水中挣扎。而小舟却因为少了一个人,明显渗水缓慢起来,若是以那渗水的速度,倒是来得及撑回岸上。

我突然升起一个奇怪的想法,如果小姐死了……那是不是代表,沽月是我一个人的了?当然,那想法只存在了一瞬间便消失不见。我见小姐已经开始下沉,也顾不得多想,一跃跳入水中。

小姐吃了不少水,不过看起来神志倒还清醒。我奋力将她托出水面,她不断的挣扎耗费了我许多力气。我呼唤着沽月帮助,却没有任何回应。我可以感觉到体力正迅速从我的身体里流走。当我最后的力气将要耗尽的时候,我终于摸索到了船舷,将小姐推上船,我强撑一口气说道:“那首诗是回文加上‘分书合读’。 湖上瞳瞳兔魄幽……小姐,祝你幸福……”话落,我疲乏的身体再也无法支撑,缓缓沉入湖中。

彻骨的冰冷,眼前漆黑,耳旁轰鸣,脑中却是一片空白。原来,死,就是这个样子。可是,为什么那寒意竟然慢慢退却,代之以温暖的抚触?耳边似乎也传来温柔的话语声,缥缈却又熟悉,终于渐渐清晰了:“明月、明月,你答出了我的诗,便是我的妻。”沽月,竟是沽月的声音。

我奋力睁开双眼,入目的却尽是澄碧的湖水,哪里有半点人影?而且,为何我身在水中,却能顺畅呼吸,睁大了双眼也不会觉出半点刺痛?我迷惘四顾,耳边又传来沽月的声音:“明月……你在我的怀里呢!我是沽月,就是这湖啊!……”

“沽月?‘湖’?……”我有些混乱的喃喃念着,“沽月,你……你是湖?那么,那么我现在又是什么?”

“明月,我是这湖之精魂,当满月的光华照耀我身,我便能化为人身,走出湖中。可每月月轮只圆一次,其余的日子,我便也只能在这沉寂的湖中消磨时光。上天垂怜,终让我遇见了你,明月!”湖水湍急起来,环绕着我盘旋,“当初我百般祈求月神,终于换来了那首诗。谁能在满月夜答出那首诗,便是我的妻。明月,你答出了那首诗,你便是我的妻。你已化作月影,与我永世相伴不分离。明月!有了你,我便能随时化作人身,再不用忍受这湖中孤寂……”

我静静地听着,尝试将手脚移动,可除了随着水波轻轻摇晃几下,我便再不能有所动作。我惶然相问:“沽月,为何我不能动作?沽月,我到底怎么了?”

“你已是水中月影,自然不能移动!明月,这样不好吗?这样你就能伴我永生永世,不分不离!”

我无法成言,睁大了双眼,除了湖水却再看不到任何其他事物!我成了他的妻,却被生生世世困在了这里!

我听到不远处传来细微的啜泣,那是小姐的声音!我喃喃呼唤:“小姐……小姐……你可安好?”

没有回应,我不知她是否还能分辨我的声音。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