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唯美的句子

九儿的童年(第十二章 看演出 1)

  大约正午前,温暖和煦的阳光沐浴着大地,道路两旁淡淡的清清的恬静的寒梅花香扑鼻而来。乡民们如同奔赴花卉的蜜蜂一样飞腾着迅速前进,他们一路上吆喝着、嘻笑着、拥挤…

  大约正午前,温暖和煦的阳光沐浴着大地,道路两旁淡淡的清清的恬静的寒梅花香扑鼻而来。乡民们如同奔赴花卉的蜜蜂一样飞腾着迅速前进,他们一路上吆喝着、嘻笑着、拥挤着不段地往永兴镇学校迈进。  顺子带着大孩子们在前面跟着乡民们一路狂跑,大人们背着小一点的孩子跟随着快步前行。九儿趟在杨贵舒适的背上张望着眼前的情景,她心中疑惑地问:"乡民们为什么要这么快地赶路呀?你们走慢点行不?难道前面有好看的稀奇宝贝吗?”陈永强背着春华向前面高喊:“大家慢点跑,一定要注意安全。”陈秋生背着金凤学着永强的腔调高喊:“大家慢点跑,一定要注意安全。”……  杨贵把九儿从背上放下地,大家原地站住歇息片刻。这是个很长很宽的石台,石台下面约七八层平铺递进的台阶,台阶下面是用宽石板铺成的很长很宽的通道,通道往下有五六层平铺递进的台阶。再往下则是一片宽阔的草坪,草坪上厚厚的干草如同天然形成的地毯似的,可供人们就地坐着或躺着睡觉。有许多的大人小孩们围坐在草坪边上观看着演出,这草坪是永兴镇学校的操场。此时操场除通向学校大门处外,周围站满了人山人海的观众。  通道上有许多当地乡民间隔着距离摆卖着东西,有几处把甘蔗扎成树堆不断地吆喝着叫卖,有几处卖着各色各样的汽球,有几处摆放着各种糕点糖果卖的,有几处卖包子馒头泡粑的,有几处摆放着几张桌凳卖抄手面条水饺的。在离通道不远处的操场摆放着许多的课桌和板凳,课桌上摆着几碟糖果花生瓜子糕点类的食品。这是乡镇领导们坐着观看演出的最佳贵宾位置,据说他们既是所谓的观众也是评判者。操场中心处是演出的临时戏台,张灯结彩的场地布置得相当喜庆,用细铁丝拉成的横面红布上写着”广安县永兴镇春节文艺节目盛大联欢演出“的大大醒目的毛笔字,红布下面系着两扇可拉动的很长很宽的红色幕布。戏台后面是准备演出的后台,用幕布围起来的。  观众们正在看着由红旗村演出的《川剧变脸》的节目,戏台上一位男子穿着古装道具。随着旁边拌奏的乐鼓和齐唱的川剧声,他舞动着各种姿势变化着各样颜色的脸型,台下的观众兴奋得热烈地鼓掌叫好。  顺子说:“大哥二哥,我们都跑饿了,咱们去吃饱肚子再看演出行不?现在吃东西的人少,只怕等一会儿排队等着吃更饿。”贺有财和杨贵也附合着说:“就是就是,顺子说得很对,我们都饿了。强子,咱们一起去吃东西吧!”永强和秋生同时说:“好好好,咱们去吃东西。”  通道上川流不息的乡民在那里来回的穿梭,他们面带着微笑像欣赏着什么稀奇罕见的宝贝似的。有给小孩们买汽球的,有买各种糕点吃的,有吃包子馒头泡粑的,有吃面条水饺抄手的。他们一边吃着东西一边看着演出,戏台上穿着粉红色服装的小堰村的女青年们正在边跳边唱《正月里来是新春》的节日,陈冬梅和杨秀秀俩也跟随着小声的唱:“正月里来是新春,赶上了猪羊出呀了门。猪呀、羊呀送到哪里去?送给那英勇的八呀路军,嗨来梅翠花,嗨呀海棠花,送给咋英勇的八呀路军。天下闻名的朱总司令,一心爱咱们老呀百姓。”……  他们一行人走到卖抄手水饺处围坐了三张桌子,陈永强问:“大家想吃些什么?”小孩们有说吃包子的,有说吃馒头的,有说吃抄手的,有说吃水饺的,有说吃面条的。“大人们仰着脸笑,胡艳艳止住笑说:”敢情你们啥都想吃,总得来个综合统一才行的啥!“刘秀秀抱着长江在一旁说:“孩子们嘴馋,难得这么多人聚在一起,我们一样少买些让他们吃得开心些。”杨贵说:“我带几个大孩子们去买一些包子馒头泡粑过来,你们在这里让老板给我们煮几碗抄手水饺就行了。”说完他带着顺子和大牛二虎小虎大旺二旺往右侧方向走去。  陈永强和陈秋生走向一位系着围裙的中年男人身旁说:“先煮三两十二碗的水饺,再煮三两十二碗的抄手。”煤灶旁边一张小桌上的中年妇女和几个十几岁的儿女正在忙碌着包水饺,她们一边包水饺一边时不时往戏台上瞅瞅。杨淑珍带着刘秀秀和胡艳艳拿了一些小碗放在三张桌上,她说:“到时孩子们好挑着吃,这些孩子们眼大肚皮小的,吃不了多少就喊饱了。”向小菊坐在桌边对杨淑珍问道:“姐姐呀!这么多人吃饭,这饭钱怎么给呀?”杨淑珍说:“都是些近邻亲戚的,所有的费用按五家平分吧!”贺小琴对抱着她的王大碧说:“大婆婆,我这里有压岁钱二块,我请大家吃饭。”贺有财取笑道:“你这小女娃子,还挻大方的,你二块钱那里够饭钱的哪?”陈永强说:“这顿饭我出钱请客,都是亲人加亲戚的。”贺有财说:“那怎么能行,强子一个人出也太不划算了,还是按五家平分吧!”说罢,他起身对王大碧说:“老婆子,我去那边买些甘蔗回来。”………  陈冬梅杨秀秀秋香和一些孩子只管看演出,至于大人们谈论什么,她们全然不管,只有九儿边看演出边听她们讲话。戏台上一位身穿绿色服装的女青年向大家报节目,她抄一口的川普话报道:“下面由长乐村为大家演唱豫剧花木兰选段《刘大哥讲话理太偏》,有请长乐村的姑娘们。”从后台走出八位身穿古装的婷婷玉立的姑娘们,她们舞动比划着齐声唱道:“刘大哥讲话理太偏,谁说女子享清闲,男子打仗到边关,女子纺织在家园,白天去种地夜晚来纺棉,不分昼夜辛勤把活干,将士们才能有吃和穿,你要不相信哪,请往这身上看,咱们的鞋和祙,还有衣和衫,这千针万线都是她们连哪,有许多女英雄,也把功劳建,为国杀敌代代出英贤,这女子们那一点不如儿男!”……  九儿看见贺有财不是走向卖甘蔗的方向,而是走向贵宾的方向。她心想:”这个干爹呀!都这么大岁数的人啦!方向都走错了,他到底是眼睛有问题还是老糊涂了呢?"  杨贵他们带回来几包纸包的包子馒头泡粑分放到桌子上,孩子们争先恐后地吃着。大人们帮着端抄手和水饺放在桌子上,大家坐下开始吃起来了。雪莲几个小孩子们拿着小碗分吃着抄手和水饺。九儿端着小碗水饺边吃边问:“干妈,怎么干爹这么久了还没有回来呀?”王大碧笑着说:“管他的,我们先吃。”大旺吃着抄手喊:“你们看,大爷爷和爸爸走过来了。”……  这贺歪嘴就是人们所说的黄果树村恶霸村书计,他约三十岁名叫贺佳虎。他的身材不高不矮的,长一幅横肉丑陋的脸,再加上歪着嘴巴就显得更丑了。据歪嘴的妈妈说,歪嘴三岁出豆麻时,他多吃了麻糖把嘴巴给扯歪了。他大老远就冲永强喊:“强子老根老同学,今天真是多谢你救了我家小琴女儿了,我请你明天到家里喝酒,我可得要好好地重谢你。”永强说:“谢就不必了,咱们是邻居,我所做的理所当然的事,只希望你不要欺侮我的家人就行了。”歪嘴喋喋地说:“你借我十个胆,我也不敢那,我从小到大就怕你的拳脚功夫。”大旺二旺小琴先后喊歪嘴‘爸爸’,歪嘴向他们笑笑。  陈秋生对走近身旁的歪嘴说:”贺书计,快来坐下吃水饺。“贺佳虎走向系围裙的中年男人老板身旁,不知嘀咕些什么,并拿了一些钱给老板。他满脸堆着笑对大家说:”大家尽管吃,我今天请客。你们不够吃再让老板煮,我已经多付钱了。“这时,九儿才知道原来干爹去找恶霸村书计来付饭钱的。  戏台上穿绿色服装的女青年向大家报道:“下面由黄果树村为大家演唱黄梅戏天仙配《夫妻双双把家还》,有请贺佳军和谭秋鸽俩上台。谭小虎说:“你们快看,我姐姐和佳军哥上台表演哪!”大家一边吃一边看着戏台上的演出。他俩穿着古装扮成夫妻模样,他们比划着演唱出动听的黄梅戏:树上的鸟儿成双对,绿水青山带笑颜,从今不再受那奴役苦,夫妻双双把家还,你耕田来我织布,我挑水来你浇园,寒窑虽破能避风雨,夫妻恩爱苦也甜,你我好比鸳鸯鸟,比翼双飞在人间……。九儿从她们的眼神和表情上看出,他俩如同真夫妻一样流露出无限的情感。他们的演出赢得了台下观众们的热烈鼓掌和喝彩声。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