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有你的现在(第八十九章)

  “被狗咬的!”阎薇薇确实认为是被狗咬了,而且还被同一只狗咬了两次!  “少想岔开话题,转移我的注意力。”  “出了点意外,一点小伤而已。”阎微微伸了伸她的胳…

  “被狗咬的!”阎薇薇确实认为是被狗咬了,而且还被同一只狗咬了两次!  “少想岔开话题,转移我的注意力。”  “出了点意外,一点小伤而已。”阎微微伸了伸她的胳膊,“看吧,真没事的,嘶。”  几秒的功夫,纱布外面就渗出了血。  肖盈兰看到,“叫你逞强,起来赶紧去医院换药。”  “妈,真的没事,不用大惊小怪的,一会我自己去。”  肖盈兰看出了阎微微心不在焉的,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你跟柴呈姿打架打的?”  “妈,我跟他怎么可能打架,你想太多了,不能拿你的思想拿我来对号入座。”阎微微笑了,老年人的就是喜欢胡思乱想。  “那你告诉我到底怎么回事,不然我现在就打柴呈姿的电话问清楚。”肖盈兰也是死心眼,就怕她的女儿受到虐待,这孩子的前一段婚姻就不幸,这次他要看着阎微微幸福才行,她对柴呈姿的印象是不错,但是人不可貌相,从小微微就被老头子当男孩养,有什么也喜欢放在心里,但是她是老头子的心疼肉,她现在对阎微微越发的不放心了,这才受伤多久,又受伤。  “妈,真的不关柴呈姿的事,说了给你添堵,何况都过去了。”阎微微云淡风轻的说。  “你真不说?”  阎微微看了她母亲的坚持,要是不说的话,可能还真不能放过她跟柴呈姿,求饶的说,“我说……”她这才把七七绑架的事给说出来。  肖盈兰气急,“出这么大事,你为什么不说,还瞒着大家,就是胳膊受伤?七七呢,伤着哪没有?还有柴呈姿呢,你为什么不照顾他?”  阎微微泄气,“他爸妈在,他们见到了比见鬼还严重呢,七七受到了点惊吓,这两天好多了。”  “起来,去洗个澡。”肖盈兰拉了一把阎微微,催促她赶紧的起床。  “妈,这么急干嘛,我还在睡一会,你先吃了自己想干嘛干嘛去。”说这就又要倒下去睡了。  肖盈兰打了巴掌阎微微的脊背,“快点,我做的早餐有多的,起来跟我一起去看看呈姿,然后我去看七七。”  “看吧,说了给你添堵,还忙个不停!”  “你要不说我才堵呢,速度点!”老年人就是操心的命!  阎微微现在还有点心有余悸,她害怕两老了,不敢去了,今天再去不知道拿什么砸自己了,“不去,我不想去受气。”  “这么大个人还置气,现在就想放弃,那怎么开始呢,我当时把所有的问题丢给你分析了,你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脸比城墙厚。”  “妈,你不知道,他那爸妈也太厉害了,我怕了。”阎微微在老两口的面前,就是哑巴吃黄连,什么都得承受下来。  “也没见你少胳膊少肉的。”肖盈兰打趣,她是过来人,还不明白。  阎微微小声嘀咕,“差点就少腿了。”  “你说什么啊?”  “没没没。”阎微微赶紧的摇头起来去浴室,昨天被烫了今天退还是红红的,今天只能找身休闲的。  母女两吃了早餐在打包了早餐离开,肖盈兰看到阎微微的胳膊流血,外面的纱布渗红三分之一,有点醒目,担心的说,“要不我们打车吧。”  “没事,开车方便些。”  到病房门口,阎微微发现了丁幕红没在,肖盈兰怕阎微微先进去又遭炮轰,就把阎微微拉向后,都是老人,相信他们会留几分情面。  阎微微本来说去先换了药,再给柴呈姿送来早餐,她妈妈说一会早餐就凉了,就顺便去他那里上。  肖盈兰打开门,柴呈姿以为是他妈回头了,正眯着眼睛看个究竟,立刻瞪大眼睛。  柴竟凡看到阎微微也猜出个大概,想发作,但是想到昨晚儿子说的,还是先忍忍,后面再想办法拆散,让他们放松警惕,不能硬碰硬。  肖盈兰向柴竟凡点了点,全是打招呼。  “阿姨,您怎么来了?”柴呈姿诧异,昨晚他听到她说阎微微喝多了,是不是因为自己阎薇薇在郁闷,天知道他有多担心,还只能撒谎。  “我来看看你,出了这么大的事也不给我说,好些没?”肖盈兰把早餐放柜子上,在床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来。  阎微微到另一边去把柴呈姿的床给摇起来,然后过来打开早餐,“阿姨去哪了?”  “她去我姐家了!”柴呈姿转头看到有鸡蛋煎饼,“呀,有我最爱的早餐。”  “今天是妈做的,不是我做的。”  “那我得多吃一些。”  阎微微去柜子里拿了碗筷,住VIP病房就是好,设备齐全,跟家里差不多两样,她乘了两碗稀饭,然后再把其它的早餐放在桌子上,“叔叔,你过来吃吧,趁热,我带了三个人。”  柴竟凡也没答应,不说话就到了桌边就自顾的吃了起来,这点阎微微觉得欣慰,至少今天没有东西扫向她。  柴呈姿今天是自己下床来吃的,他也不能坐下,在房间里拿着早餐走动着吃,无意间看到阎微微的胳膊,“你胳膊怎么又出血了,是不是在哪碰到的。”  阎微微准备矫情一回,没想到她的母亲会拆她的台,“逞强的,别管她,吃了再说吧。”  柴呈姿那还管吃了再说,直接按响了叫铃了,然后几口把手里的鸡蛋煎饼吃了,大口的喝了一碗粥,刚放下碗护士就进来,“怎么了?”看到柴呈姿好好的站着。  柴呈姿对着他爸说,“爸,我吃饱了,剩下的都是你的。”转身对护士说,“我媳妇胳膊出血,帮她换下纱布。”他就是要宣誓他的主权,让他们看到他的决心。  柴竟凡听到气得想把碗摔了,看到阎薇薇的母亲又把气给吞回去。  “跟我来治疗室吧。”  柴呈姿拉着阎微微就出了病房。  路口有分叉,只能走一条。  病房内就剩下肖盈兰和柴竟凡,柴竟凡埋头吃早餐,也不打算跟对面的人说话。  肖盈兰知道她没话语权开口,可能还会讨不到好的,生在他们那个年代的人,就算是守寡也不会再嫁,否则就会被人说闲话,戳脊梁骨,但她为了女儿也必须去开这个口,“大哥,这样叫你也不为过,论年龄你应该比我大。”  柴竟凡不说话。  “我知道你们不会接受微微,当初他们在一起的时候,我也反对过,呈姿那孩子几次跟我保证,他的责任心我也看在眼里,中间的问题也早就给他也分析了,他说他能扛过去,我也不是要你同意他们,是我儿子也不同意她找个二婚的。”  这时柴竟凡抬起头看了肖盈兰一眼,心里鄙视,是你女儿不是这样说。  “但是,我们老了,路是他们自己要走,不是我们可以陪着,相信他们自己选择的,即使趴着他们也要继续的。”  肖盈兰见对方还是不搭理他,也没了说下去的理由,起身,“我出去看看微微。”  此时阎微微的伤口刚好拆开,一个嘴型的血肉模糊伤口呈现,触目惊心,护士惊讶的说,“你做了什么,伤口裂开了,还要重新缝合。”  阎微微没想到她那一动闹出了这么多的事,柴呈姿心疼的说,“那严不严重,要不要打针。”  阎微微瞪了柴呈姿一眼,然后转向护士,“不缝了,就这样包着吧,没事的。”  “这麽大伤口容易感染了,不小心就会发炎,破伤风了就不好了。”  两人瞪大了眼睛,“那么严重。”  门口传来,“叫你不安分。”  柴呈姿也没管阎薇薇的意见,错位肖盈兰牵扯疼痛着的一边的屁股向医生办公室走去,敲了医生的门,“医生,我女朋友受伤,护士说比较严重,你帮我去看看,到时药费一起算我的份上,可以吗?”  医生都是救死扶伤的,可况对方住着VIP病房,都是非富即贵的,要麽有关系的,当然没什么问题,来到治疗室看到这么大伤口,“你怎么搞得?”医生生气的说,这再次缝合比第一次难多了,伤者还会吃很多的苦。  阎微微现在就像个做错事的孩子,不说话,看来还要得遭罪!  最后还是医生亲自打了麻药帮阎微微缝合,第二次缝合一不小心会再次裂开的。好了医生再开了药水给阎微微挂上,最后送到柴呈姿的病房。  回到病房的丁幕红回来了,来的还有李洋。  李洋人也较高,现在齐他舅舅说的肩旁,他赶紧的过去把柴呈姿手里盐水瓶接过来,关切的问,“老师,你怎么了,是不是伤口发炎了。”  “没事的,别大惊小怪的。”  现在病房完全形成了尴尬的氛围,但空间大,也不显拥挤。  李洋可能是无心之举,想打破大家尴尬的局面,“还是VIP病房好,空间大。”  丁幕红不懂,但她的性格就是打破砂锅问到底的人,“什么是VIP?”  柴呈姿看了一眼李洋,意思是叫你多嘴。  李洋摸了一下她的鼻尖,“就是住这个病房费用很高。”  “啊,那得多少啊?”丁幕红他们是爱财如命,住院还费用高怎么住的起,不是花的冤枉钱吗?  柴呈姿眼看他的老妈要去换病房的嫌疑,不得不把话题给接过来,“妈,钱已经交过了,我不住还是花了。”  丁幕红这才作罢,在她心里又给阎微微摸了一笔,肯定是个女人想要享受的。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