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美句

守株待兔新说

守株待兔新说红羊泣血一、株的遗述我是《守株待兔》那则寓言里的株。我只不过是被人类肢解后露在地面上的根和茎,可吃饱饭撑着了的文人叫我株,叫株就叫株吧,我无所谓,反…

守株待兔新说

红羊泣血

一、株的遗述

我是《守株待兔》那则寓言里的株。

我只不过是被人类肢解后露在地面上的根和茎,可吃饱饭撑着了的文人叫我株,叫株就叫株吧,我无所谓,反正我已感到自己的生命在不断地枯萎,辩驳实在没有多大意义。

我知道异类的爱情只会结出悲哀的果实,但谁也无法阻止兔对我的深深的爱恋和我对兔的情感,天无法,地无法,人类也无法,兔的同类也无法。尽管上天用尽脑汁地让我饱受折磨,暗示土地干涸使我难以汲取养分,指使人类用斧头对我进行肢解,尽管我的同类无休止地嘲笑、奚落、挖苦、打击我,说我变态,说我是散脑壳,我还是义无返顾地用自己执着的爱回报兔。上天又算什么呢?上天是万能的吗?那为什么又眼睁睁看着人类“杀人盈野”、“血流千里”呢?那为什么又忍心看着大片大片茂密的森林被焚烧呢?人类之间也不是充斥血淋淋的杀伐吗?争权夺利,尔虞我诈,人类的贪婪越演越烈,最后不搞个你死我活是绝不善罢甘休的。在我们动植物面前,人类总是以“万物之灵长”自居,依我看还是称“万物之恶魁”最恰当不过。其实人类是很卑鄙的,卑鄙到用自己的血和肉相残来达到满足自己贪婪的地步。结果不也跟动植物一样归于尘土吗?

人类认为动植物没有思想,那简直荒谬透顶。就像人的思想隐于头脑一样,我们树的思想藏在树根里,树干、枝叶只是我们的外形和血肉的延伸。

既然我们树有思想,那也就会有情感,有情感就必然会诞生爱情。

我和兔的爱情源于一场来自人类的灾难。那一天黄昏,夕阳被大地上人类自相残杀的血光映得异常的腥红返照在我身上,我感到每根神经都浸满人类的血。

正当我无限感慨的时候,我发现对面路上有一个浑身雪白而又泛着血光的东西朝我这边拼命地跑来,后面还跟随着恐怖的人吼马嘶的声音。

泛着血光跑过来的是兔。兔已惊恐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无以复加的惊恐中,兔看见了田埂边又丑又矮的我。兔撇开大路朝我这边奔来。与此同时,我看到骑着战马跑在最前头的将军模样的人拉开了弓。兔很快跑到我面前。我很想帮兔,可兔听不到我的声音。我露出地面的肢体可以称得上盘根错节,盘根错节的肢体下面恰好有一个土穴,不仔细注意很难发现。我托微风告诉兔。兔惊恐的眼神中露出一丝感激,然后迅速躲进土穴里。这是一只多么可爱的白兔呀,怎能让她成为贪婪的人的盘中餐呢?

“啵”的一声,弓响了。一箭射在我的肢体上,痛得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如断裂一般。我惊神泣鬼的呼号,除兔和风以外,没有谁能听懂。兔的身子和我肢体一起战栗。我看到射中我的那根箭上分明写着“李斯”两个字。狗日的李斯居然从秦国跑到宋国来追杀一只可怜的兔。从夕阳映在大地的血光上,从大地呻吟扬起的尘烟里,从我的同胞姐妹被一个个活活砍掉的痛哭声中,我知道罪恶的战火已烧到宋国的土地。倘若我不是一棵又矮又丑的对人类无甚用途的树,我早就无法摆脱死亡的厄运了。

战马飞快地奔到我跟前。极度的疼痛中,我的一根肢体突然复仇般套住了一只马蹄。战马跌了一跤,李斯滚了下来,活该!

“他妈的,老子明明射中了兔,怎么又射在树桩上?不行,老子不能让军士们晓得老子的箭法如此糟糕!”李斯尽管痛得钻心,但他还挣扎着拧过身子拔出箭,犹不解恨地用箭猛刺我几下,再把箭插进箭袋里。

“李将军跌倒了,快扶他起来!”后面跟上来的军士们纷纷叫道。

“李将军,天色不早了,兔又跑得无影无踪,还是回去用了餐再说吧!”一个千夫长讨好地说。

“老子要吃兔子肉!吃不到兔子肉老子就要吃人肉!”李斯张开血盆大口狂叫着。

“回去挖几个人心给将军爆炒!”

“不,蘸血生吃!”李斯魔鬼般的吼道,“烧掉这棵他妈的又丑又矮的树桩桩!”

不一会,我的肢体被烧得吱吱嘎嘎的响。为了不让兔被烧死,我被烧裂的皮纷纷盖在土穴上。

狗日的李斯一伙扬长而去。

大地的怨气化为一阵风,熄灭了火。

几乎窒息的兔从土穴里爬出来,望着伤痕累累的我,眼泪一颗一颗往下落。她痛心地用她温柔的嘴唇舔着我的伤口。我忘却了痛,只是不断地感受着兔对我的灾难后的舔抚。我感到我的生命和兔的生命融在一起。如果我们能像人一样,那我会伸出我的双臂紧紧拥抱兔,兔也会充满柔情蜜意地躺在我怀里。可我是植物,兔是动物,永远无法做到这一点的。兔为我落泪,为我舔伤,我已很知足了。

泛着血光的大地暗淡下来。

兔忽地直起身子,朝着夕阳跪拜下去,并在泣声诉愿。

夕阳悲痛欲绝地渐渐转过身子,隐去。

我本想用泪水来表达我的情意,可我已被火烧得几乎枯萎了,无泪可流。

一件黑色的婚纱缓缓地披在我和兔的身上。天籁中一种悲壮的乐章悄然奏响。

时间一天一天地过去。

我的生命在不断地枯萎,然而我很幸福,因为我枯萎的生命里注入了兔对我的爱。

兔除了出去觅食,几乎都在土穴守着我。她咬破自己的手,让血一点一点地滴在我的伤口,以此来延续我的生命。兔的身子越来越虚弱。我不忍让一个鲜活的生命为了我的谁也无法挽救的生命而消失。

趁兔一天出去觅食的时候,我借助大地的震颤,挤出所有的力气来扭断自己的神经,结束自己的生命,让兔活下去。

我太愚昧了。我怎么不想想兔没有了我她又怎么活呢?

兔回来后看到我临死前的那般惨状。兔伤心地一遍一遍舔吻着我,又将自己的血一点一点地滴在我的伤口,然后,立起身子,后蹦几步,以无法想象的勇敢猛地撞向我的身体。

血溅出来,染红天空,染红大地。

二、兔的殉情

我们从来没招惹过人类,可人类却总在给我们制造伤害。起初只是剪掉我们的毛来暖和身子,可后来就剐我们的皮、喝我们的血、嚼我们的肉。不知是谁又想出伤天害理的鬼点子,将我们长长的耳朵割下来制作凉拌卤菜,于是我们遭到空前绝后的猎杀。尽管我们四处奔逃,但还是无处可逃。

秦国的兔被几乎吃光,赢政就派兵谴将到各国猎兔,所到之处血流成河。表面上是统一天下,实际上只不过想吃兔耳。没多久魔爪就伸到了宋国。一开始我们还可以躲进深山谷林里,但紧接着一棵棵的树也遭到我们一样的命运。唉,能逃到哪天死,就到哪天止吧。

我是只弱小的兔女,我有一身光洁如雪的毛。逃亡中,在李斯的箭快要射中我的时候,是株救了我。他为了我伤痕累累。

我要用我的情感去治愈株,让株能活着。

我让我凝聚生命情感的鲜血滴在株的伤口上。没有株,我早就成了李斯的盘中餐了,我没有理由不为株滴出我凝聚生命情感的鲜血。我的血滴到株的伤口,渗透株的每一个细胞,这样,我与株的生命也就紧紧融合在一起。每一次滴血,都要补给能量,因此我必须去觅食。在觅食中,兴许能碰到侥幸存活的同类,我会告诉他们要好好活着,要保存自己,不至于让兔类就这样在生物界灭绝。人类由于他们自身的贪婪,迟早有一天会遭到自然界的报复,十年,百年,甚至几千年。我们这一代看不到,只要我们的子孙在,他们一定会看到。炭殂病、天花、霍乱、吸血虫、非典……我曾偷看过鬼谷子先生的一本预测未来的书,依稀记得这些字眼。我虽不让株重新枝繁叶茂,但我要让株在生命的最后感到生命的些许美好。

这天,又是临近黄昏的时候,我还没找到什么可吃的东西,我饿得头昏眼花。忽地大地颤栗了一下,我仿佛听到株在悲鸣,我的身子止不住战抖。我又听到两种不同方向的一远一近的脚步声。那近的脚步很快就来到我跟前。

“哈,这年头,连树皮都被啃光了,我居然还碰到一只半死不活的兔子!”先来的像是一个逃荒的饥民。他毫不费力地提起我,张口就准备朝我脖子上咬去,喝我的血。我的血是属于株的,怎能让他吃呢?我四腿拼命乱蹦,竭力挣扎。他的嘴要咬到我的脖子上的时候,我猛地咬了一下他的嘴唇。

“哎呀呀,你狗日的,老子还没喝到你的血,你倒咬了老子的肉!”他咬牙切齿地说。他把我往地下一掼,又有捡起一块石头,准备砸我。人类大概就是这样,只要嘴巴一痛,什么都没了胃口。

“住手!”又来了一个人,像是一个农夫,然而眉宇间又透出与农夫不同的气质,有点智者的味道。

“你叫我住手?这狗日的咬了我的嘴唇哩!”饥民说。

“如果你不想伤害她,她怎么会咬你呢?这样吧,我给你一点金子,你自己去治治嘴,再买点吃的吧!”

饥民想了想,同意了。走前他居然还笑嘻嘻地对农夫发问:“你脑袋是不是有点散?”然后接过金子走了。

农夫爱怜地将我扶起来,放在他的袖袋里。他说:“兔啊,我能听懂你们的语言,我老远就听到你哀鸣,也听到了株的悲鸣。我要让人类传诵你和株的爱情,也要让人类为自己的行为感到可耻!走吧,我带你回到株那里去。”

此时,我才觉得并非所有的人都卑鄙。

农夫带着我来到株的身旁。

然而,我看到已扭断自己神经的株。

“你怎么这样傻呢?株啊株!”我伤心地大哭。尽管我咬破自己的手指,将血一点一点地滴注到株的身上,但无济于事。株已死,我活着还有什么意义?

农夫仰天长叹。

我朝农夫跪拜三次后,立起身子,猛地撞向株。我只觉得大脑一轰,株的灵魂和我的灵魂化为人形紧紧拥抱在一起,缓缓升上了天空。

三、农夫的守侯

我并非株所说的那种吃饱饭撑着了的文人。

我其实是韩国公子韩非。我继承了先生荀卿的学说,吸收了老子的道术,又综合了商鞅的法、申不害的术以及慎到的势,并且写书十余万言讲述治国之道,可惜韩王昏庸,还骂是散脑壳,理都未理我。我同门师兄李斯将我所著献给秦王,秦王见了心悦无比,竟发兵攻打韩国,索要我去秦国做官。秦王是虎豹之君,我怎么敢与之为伴?伴君如伴虎呀!可韩王为了自己的王位,把我当作礼物送给秦王。到了秦国,李斯、姚贾又嫉妒我的才能,不断给我穿小鞋。我对秦王说,不久天下就要统一了,我想去各地考察,再写出一些治国和巩固天下的好书。秦王当然求之不得。何况他听了李斯、姚贾的谗言,认为吃了长长的兔子的耳朵可以长生不老,早已听不进我的富国强兵之策了。秦国的兔子吃得差不多了,秦王就派兵到各国去找。兵到之处,生灵涂炭。我化成农夫的模样,到各地考察。一边考察,一边著说。我写了许多,如统一度量衡、实行郡县制、统一文字等等。被战争弄得面目全非的天下已再也禁不住战争了。

冬去春来,寒暑易节,不知过了多少日子。所幸的是我出宫时带的金子足够我花消的了。

这一天,我到了宋国。

走在一处田野上的时候,我听到了大地震颤时株扭断自己神经的声音,也听到了兔的哀鸣。我学过公治长的鸟语禽言,能听懂株和兔的意思。我想应该拯救株和兔。

我化十两金子救了兔,又带着兔迅速奔向株。可晚了。

我更没有想到兔会这样去殉情。我恨自己无法制止这场悲剧。

我把兔抱在怀里,掏出汗巾,为兔拭去斑斑血迹。我想我能为这让人类感到良心谴责的株和兔做些什么呢?我十分同情为了让兔活着而扭断自己神经的株和为了爱而殉情的兔。株和兔的故事应该流传,以昭后人。为了让株和兔的遗体不至于遭到糟蹋,我要把株和兔合葬在一起,掩埋好,过两天再把株和兔的遗体转移,找一个山清水秀的地方,将他俩合做成根雕或者盆景之类,让株和兔的爱情定格在永恒的艺术里。

让我捶心彻骨的是,当我想把株和兔先好好合葬的时候,狗日的李斯带着手下爪牙突然魔鬼般出现在我面前。他们从我怀里夺去兔,还用刀剑乱劈株,想把株劈烂当柴烧,准备烤兔吃。我抢天呼地,疯一般阻扰李斯一伙,却被他们用戈架着如扔死人一般扔到一旁。

李斯其实与我是同门师兄弟,我们的师父是荀卿,可如恶魔般的李斯哪里顾及同门情谊呢?

李斯是楚国人,我与他同到赵国跟先生荀卿学艺。他野心勃勃,学的是“帝王之术”;我心怀天下,学的是富国强兵之道。荀卿嘱咐他不可野心膨胀,否则会身首异处。他到秦国做了客卿,然而他膨胀的野心不会只让他做客卿的。他最顾忌的是我。他怕我让韩国强大起来,就怂恿秦王攻韩,先把我拉到一伙,想伺机将我“喀嚓”掉。我十分清楚他的心机,便在秦王面前假托一个借口,离开秦国,四处体察民间疾苦,寻找更好的富国强兵之道。但我始终摆脱不了李斯的阴影。

株的遗体被砍得面目全非,兔被剥剐得惨不忍睹。只有我听得见株和兔那种惨绝人寰的灵魂哭泣。几个士兵已架起柴火。我抢天呼地,想竭力制止他们的暴行。

“啪”的一声,我的包袱掉在地上。

“拿过来!”李斯咆哮道。一个士兵讨好地将包袱递过去。那包袱里面装着我近一年来考察各地后而写的治国之策,凝聚着我所有的汗水和心血呀!而今却要被夺去。

“好,好,果然不愧是韩非子!”李斯看了后,两眼放光,狂笑道。

我从抢天呼地中冷静下来。

“李斯,你听着,只要你放过株和兔,这些书全归你所有。要知道,这足可以让你青史留名了!”我冷静地说。

“不要砍了,把兔扔掉!”李斯兴奋得大叫。

我哭着将兔皮裹住兔身,好让兔有个全尸;又将株的尸身一点一点的恢复原状,然后坐守在株与兔的尸身的旁边,仰天长息。

“哈哈……啊哈,守株待兔!韩非子,你终于疯了,你一文不值了!不过,老子会看在同门师兄弟的份上,叫人把你过去所写的编成集子,至于这些书中的策略,老子要在你死后秦王统一天下了才提出来,这样就不露痕迹了!哈哈哈……”李斯兴奋得无以复加,带着士兵走了。

我一文不值了,是的,我一文不值了,但是我深深感受了一场让人类良心无比自责的异类的爱情。其实,人又值几个钱呢?如果照人类两千年后的科学分析,一个中等身材的人,体内有41升水,33千克氧,可做8盒火柴的磷,构成9000枝铅笔的碳,可以把一个气球生到1000多米高的山顶上的氢,可做5只平头小钉的铁,6盐瓶的盐,1000至2000克的氮,最多也不过几百元钱。尽管我现在一文不值,可我心甘情愿。

李斯拿着我的所著去取悦秦王而身价百倍,然而他决不会有好下场。李斯的“帝王之术”可以辅佐秦王统一天下,我所著的书中的许多观点可以巩固天下,也足可让李斯官拜丞相,但将来比李斯还要心狠手辣的赵高(就是指鹿为马的那个家伙)会放过李斯吗?李斯将来遭报应,也是活该。我也知道,尽管李斯暂时走了,还是不会放过我的。唉,在这虎狼横行的时代,多想徒劳,多活又有何益呢?

株是体无完肤,兔是惨不忍睹,做成根雕已是不可能了。

我将株和兔合葬在一起,然后席地而坐。

我的头脑里冒出一个可笑的希望:要是株能重新发芽,兔能复活,该多好啊!

我想应该写一篇文章来歌颂株和兔的这种异类的伟大爱情,可暂时又没有灵感。于是我坐在株与兔的坟前,苦苦守侯着,一天,两天,三天……

我,韩非子,成了人们眼中守株待兔的傻瓜。

不久,李斯在秦王面前,说我疯了,于是秦王传令:“既然疯了,别让他再丢人现眼!我不想让天下人知道我赢政发兵攻韩找来一个疯子,抓回来杀了算了!”

我被秦王派人客气地请回去,住进狱中,毒杀了。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