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美句

明末财宝失落之谜第十回

第十回,亢英二取藏银,蛾眉群雄丧命 却说亢英三人马力已乏,正在琢磨到何处弄三匹快马,却见到三人从这里路过,一个全身上下都是素白,年纪不过三旬,马匹乃是四蹄踢雪。…

第十回,亢英二取藏银,蛾眉群雄丧命 却说亢英三人马力已乏,正在琢磨到何处弄三匹快马,却见到三人从这里路过,一个全身上下都是素白,年纪不过三旬,马匹乃是四蹄踢雪。另一人全身皂黑,二十五六岁,骑的是乌锥千里追风马。还有一位全身通红,五旬上下,骑的是赤兔马。见三位小英雄当道拦住,那位身穿素白的白脸汉子对三人施礼道;‘敢问三位小兄弟是何来路,为何要抢我胯下宝马?’ 亢英喝道;‘休要啰唆,我等有事急着赶路,暂借三匹宝马一用。’说话间,上前抬腿就是一脚,想要把那人踢下马去。亢英用力过猛,没把那位踢下马来,反而自己连人带马跌倒在地,挣扎不起。亢白泰官,甘凤池连忙跳下马来,将他扶起。三人一使眼色,挥舞刀剑棍棒就向那白面壮士扑了过去。 白面壮士笑道;‘这三个毛孩子不知道深浅,若骑着马与尔等打斗传出去坏了我的名声,我也步战与你们耍上一耍。’那两位远远的看着并不参战,吕四娘骑在黑驴上,只是观战,毫无助战之意。三人拿出全身本事,走马灯般的围着白衣壮士打斗,那位应付自如,无半点破绽,三位小英雄也暗自叫好。 骑红马的红脸大汉打马上前问道;‘看那两位的路数汝等莫非是温县王征南的徒弟?’三人见是行家里手,情知不是外人,连忙住手,向红脸大汉问道;‘汝是何人,难道认得我的师傅?’那人笑道;‘大水冲了龙王庙,王征南与我乃是同门,我乃山东张长公是也。’ 张长公大名,天下无人不知,无人不晓。三位小将扔下兵器,俯首下拜道;‘我三人有眼不识泰山,不知是师叔到此,请恕我等冒犯之罪。’张长公跳下马来将三人扶起,笑着说道;‘汝等技艺也算可以了,这位乃是我的大徒弟乙邦才,山东青州人,江湖人称奇山的便是。曾在万军阵中,独身救出总兵黄得功,连杀十几名清军猛将,清兵不敢追赶,黄得功才有了今日,为四镇之一,封侯封伯。那位是我的二徒弟,姓张名衡,在六安大战中,率二百骑兵,冲破重围,救出了大帅刘良佐,勇冠三军。马士英久闻二人英名,多次派人到山东相请。山东地界已归降了满清,徒弟们劝我一同南下,所以来到此处。’ 甘凤池道;‘师傅早就盼着与师叔会面,没曾想我三人与师叔在此巧遇。我等奉史督师之命前往山西公干,时间紧迫。兵驿不知被何方贼人所毁,驿马一匹也无,驿兵都被杀死,马力已乏,所以得罪了奇山大哥。’ 张长公道;‘我一路走来,见有蛾眉十八郎的行踪,汝等切要小心。他们是剑啸道长的徒弟,各怀绝技,非寻常毛贼可比。听说雎州总兵许定国三上蛾眉,请剑啸道长下山相助,剑啸不肯答应。十八位徒弟愿意下山,趁乱世博取功名。道长不好阻拦,十八郎全部下了山。其中二郎,三郎特别凶狠,屠戮兵驿,准是他们所为。按理说许定国也是明军一方镇帅,不知道为了什么?’ 白泰官道;‘兵来将挡,水来土屯,怕他怎的?既然有人与我们捣乱,着急也没办法。还是寻一处暂且住下,歇一歇马力,明早赶路就是。’两下拱手告辞,张长公等人奔维扬方向而去。这一路客栈不多,倒也平安无事。紧赶慢赶出了居庸关,沿途的客栈不知被何人所毁?都变成了残垣断壁,空无一人。走到鸡鸣驿,这是一个小城,乃是边关最为重要的兵驿,原有商家几百户,现在只剩下几十户,还都是破衣烂衫,连饭都吃不上。 四人寻找半天,只有一处客栈还有点模样,看起来倒也干净。要了两个房间,吕四娘自己住一间,三个小兄弟住一间。酒饭之后一回到房里,甘凤池就看出毛病来。他指着屋角新出现的木箱一使眼色,亢英,白泰官已是会意。三人不敢入睡,将蜡烛吹灭,守在木箱旁等候动静。 三更时分,只见木箱盖打开,一个黑衣人探出头来。甘凤池把剑一挥,脑袋随之而落,亢英一把将尸体拉了出来,木箱底下显露出一个黑洞。一会儿又有一颗脑袋露了出来,甘凤池又是一剑,脑袋瓜滚落,下面就没了动静。 屋顶上落下三个大铁椎,将三张床砸得粉碎。屋顶上一阵乱响,跳下了三个人,甘凤池,亢英,白泰官各自迎战,双方打得难分难解。对方见白泰官等人也非等闲之辈,呼啸一声,跃出窗外,不见了踪影。三个人将死尸丢进洞里,轮班休息,混过了一夜,一大早连饭都顾不上吃,结算了店钱,赶忙上路。 吕四娘恨恨说道;‘这一带是我清远镖局的地盘,什么人这等大胆,敢在此处胡闹?’来到宣化,到了清远镖局,班主吕长庚早已回来,见了女儿很是高兴,问三位小英雄道;‘此番莫非还是运银?不知银数能有多少?’ 亢英知道吕长庚乃是侠义之人,淡泊名利,也就实话实说道;‘实不相瞒,我原是李自成河南营李公子帐下的一员小将,与李牟结为异姓兄弟。押运银车在五虎山受阻,藏银于山,手下五百名弟兄都被郝摇旗坑杀,想把银子独吞。这银子本是大明的,还应当使用在大明身上。我将其分散掩埋,郝贼就寻找不到了。我远走南京,意图将藏银陆续运出,交给史阁部,用于恢复中原大计。此次北伐需银甚巨,至少得南运三百万两,还不太足。蛾眉十八郎一路追杀,不知受何人指使?在鸡鸣驿伤了他们两个人,必然要与我等寻仇。’ 吕长庚微微一笑,询问娘子道;‘满人已下了雉发令,限十日内雉发易服,留发不留头,留头不留发。我却不想在此当个满奴,咱们全家押送这批银两一起南下,就算是给史阁部的一个见面礼。’ 娘子道;‘人多显眼,此银你我二人押送,几个小孩子随后远远跟着就是。区区三百万也不算是什么大数,军情紧急,还是早早上路就是。’第二日亢英带着清远镖局的十几名大汉来到了震穴藏银处,将震穴全部取出,正好是三百万两。这一带都是清远镖局的地盘,并没遇到麻烦。清兵见了清远镖局的人也都认得,连查都不查就放过去了。当晚捆扎结实,镖师们都化装成马伕,跟随,吕长庚与娘子押着银车先走一步,吕四娘与三位小英雄在后面远远的跟着,暗中保护。 到了鸡鸣驿,路旁有两三个彪形大汉在路边喝茶,见到银车相互使了个眼色,站起身来远远的跟着银车,眼看着银车赶进了客栈,都卸在吕氏夫妻所住的屋子里。车上带有干肉美酒,客栈里的东西一口都不吃,吕长庚喝得烂醉,倒头便睡。娘子关上房门,坐在窗前就着蜡烛在灯下做鞋,看守着三百万银两。 白泰官等人正在暗中监视,只见一个道长飘然而至,推开一间房门,走了进去。白泰官如同狸猫,溜到窗下,舔开窗户纸向里面一望,见十六个人都在屋里,跪着聆听师傅的教训。只听那道长劝阻道;‘你们想一想,吕氏夫妻押运三百万两巨银,如同没事人一般,就凭你们的身手根本就打不过他们。我已年老气衰,不求其它。留几个人陪伴我山中度日,休要争强斗狠。’ 大郎辩解道;‘非是我等贪心,实在是天赐良机,不取白不取。雎州三万兵马已在我等掌握之中。只要取了此银,许定国就得让位,由我等主掌全军。许定国暗通满人,已决定破坏北伐大计,率领全军降清,徒儿们也是身不由己。想要成就大业首先得掌握粮饷兵马。在山上学艺多年,为的又是什么?自古以来乱世出英雄,还是让徒儿们一试,死而无怨。’ 道长说道;‘那些骄兵悍将,死不足惜,可怜史可法信守孤忠,处处有人与其为敌。你们不能帮他一把反而趁火打劫,落井下石,这样做对么?’ 大郎答辩道;;‘福王昏庸,南朝奸佞当道,便有亿万金银,史可法也是无力回天。我等已联系了唐王,奉其为主,成就霸业。师傅可在此安坐,静等我们的好消息。’ 剑啸道长让哪个徒弟留下都不肯,道长央求道;‘十八郎留下来吧,莫让我膝下无人。’十八郎年少气盛,也不肯留下来。道长嘱咐道;‘让十八郎退后,不可先去,你们爱咋办就咋办吧。’人一衰老,气血两亏,武功已废,说话也没人愿意听了。徒弟们走后,道长向窗外白泰官打个稽手道;‘户外那位英雄留十八郎一条性命,贫道这厢有礼了。’白泰官大惊,慌忙离开,耸身窜上屋顶,揭开一个瓦缝,察看银车与吕氏夫妻居住的房间有什么动静? 见吕长庚正在酣睡,娘子还在灯下做鞋,好像什么也没察觉出来。白泰官见她拿着银针在头上抹了抹油,有时向窗户纸扎一下,也没听见有什么动静?过了一会儿,娘子对屋外喊道;‘十八郎进来吧,我有话说。’只见十八郎推门而进,跪在地上,连连乞求饶命。 娘子说道;‘你师傅教徒无方,我已经帮他清理门户了。回去好好孝敬师傅,再不要下山涉险了。’然后仰头对白泰官道;‘别看了,帮十八郎把尸体埋了,切莫惊动了别的客人。’白泰官见藏不住,跳了下来帮十八郎把死人运出城外,挖了个大坑将十五个人葬在一起,立了块碑。十五人全身上下没有一点伤痕,就是脑门正中有一个针眼,娘子扎窗户纸之时就是十五个人毙命之时。十八郎大哭,在坟前不忍离去,白泰官回到客栈,将昨夜之事对亢英,甘凤池详详细细的讲了一遍。 亢英发怒道;‘斩草不除根必有后患,让我杀了那个牛鼻子老道,让他这一支死了那个心。’亢英不顾二人拦阻,大踏步奔那个房间而去。亢英一脚踢开房门,只见道长正在闭目沉思,眼里流下了两滴泪水。亢英大骂道;‘你教的好徒弟,屠了兵驿,偷袭我们兄弟,竟然敢于截取饷银,今日我要治你教徒无方之罪。’说罢冲上前去抬手就是一拳。 道长并不躲闪,亢英的拳头如同铁锤一般,往日一拳就能打死一个壮汉。谁曾想拳头打在道长身上就像打在棉花上一样,一下子就打出了个凹坑,可是拳头就像吸住了一样,再也拔不下来了。亢英感到一阵疼痛,好像骨头都碎了`,在那儿哇哇乱叫,疼得呲牙咧嘴,连连告饶。甘凤池,白泰官都是江湖上的人,知道厉害,连忙跪在地上苦苦哀求,放过亢英兄弟。见十八郎回来,全身素白,道长啥都明白了。把气功一收,亢英的拳头落了下来,并没有什么伤残。剑啸道长仰天长叹道;‘教徒无方,今后贫道也无颜在江湖上露面了。诸位还很年青,轻易不要杀人。我那十七个徒儿也是恶贯满盈,自取其祸,怨不得别人,贫道这就离去了,免得在此丢人现眼。’于是起身带着十八郎飘然而去,从此再没了下落。 剑啸道长是吕长庚的前辈,娘子伤了他的十几个徒弟也不好与其见面,只好躲在屋里装聋作哑。天色大亮,众人赶着银车重又上路。别看是清兵的地界,见了清远镖局没有人敢找麻烦,三四日后就来到了明军的控制地区。 别看押解饷银是为了明军,明军这儿却比清军那儿还难走。清军是豫王统一指挥,时机不到并不敢与江湖人士为敌,尽可能予以招抚,为满清所用。为造成太平安定的假像,清兵占领区内商贾不禁,关税三十取一,田税减半,流民们正在恢复生产。而在明军统治区内,军阀割据,互不相下,百姓成了驻军鱼肉的对象。左良玉兵马最多,号称百万,实数不下六七十万,都是流贼归附的,军纪极差。长江以上都是他的汛地,盐税,田税,商税胡乱征收,他比马士英还要霸道。对于拥立福王他是不赞成的,认为太子下落不明,应当虚位以待,不肯接受新皇册封。他最敬重的大臣就是袁继咸,新皇帝特意派袁继咸反复相劝,国不可一日无君,左良玉才勉强的接受了册封。 沿江从天灵州到仪征,三叉河,是靖南侯黄得功的汛地,开府庐州,有兵七八万人,乃是南逃聚合在一起的明军,归附到了黄得功的麾下。他的汛地都是穷地方,他总想跟高杰争一争扬州,两军没少自相残杀,形同水火。黄得功自认为是正牌官军,而高杰部是归降的流贼,不应当厚彼薄已,史可法苦口婆心的没少劝阻,让他以大局为重,黄得功虽说给了史可法面子,心里还是愤愤不平,总想找机会对高杰下黑手。 兴平伯高杰即是翻山鹞,乃是高迎祥,李自成帐下的虎将,归顺明廷后,屡立战功,兵强马壮,乃是四镇之首,开府徐州。他的汛地与黄得功相连,从三叉河往北,高邮州等处都是高杰的汛地,因嫌徐州太穷,多次出兵力争扬州。史可法为了大局,平息内乱,恩结其心,将繁富之地瓜州分给了高杰。百姓对史可法的作为大失所望,富商们拒绝给史阁部提供有效的援助。在史可法的劝说下,高杰之妻邢夫人率部进驻了瓜州,严明军纪,秋毫无犯。邢氏原是李自成的妻子,因为与高杰通奸,一起归降了大明。高杰对邢氏又敬又爱又怕,除了邢氏,谁也制不了高杰。 从淮安往北到清江浦,是东平侯刘泽清汛地,开府淮安,左右逢源。自黄家营往北,是史可法负责的汛地,兵力最弱。自宿迁到驼马湖为总河军门王永吉汛地,四镇之一广昌伯刘良佐开府凤阳,统军十二万。 众人商量从何处过关?吕长庚道;‘徐州程宵宇与我乃是故交,手下有三四千弟兄,横行丰沛之间,已历二十余年。听说近来率部归附了兴平伯高杰,与其结拜为兄弟,授为徐州总兵。我等从徐州过关,万无一失。’众人认为可行,就押解着银车,奔徐州而来。 刚刚到了徐州境界,一彪人马飞奔而来,盘问是何来路?见是程总兵故人,亢英等人又带着史阁部的过关公文,于是在前面带路,大开寨门,放亢英一伙过去。程宵宇得知吕长庚到此,连忙率领丰沛六杰出来迎接。丰沛六杰乃是曹仁父,路民瞻,周湾,朱一冯,张天禄,许大成,各授参将,游击不等。程宵宇五旬上下,与张长公,吕长庚,王征南等是同辈人,六杰与白泰官,甘凤池年纪差不多,都是少年才俊,身怀绝技。众人一见如故,相互不愿意马上分手。亢英,吕四娘押解着银车先送往扬州,史可法大喜,当下分拨出去,四镇各四十万两,其它驻军各二十万两,筹集粮草,准备大举北伐。 兴平伯高杰在瓜州就肥的流油,在徐州大兴土木,修建府第。这一回又得到四十万两饷银,心中大喜。听说是程总兵故人押解的巨银,心中很是敬佩,特意来到徐州,与吕长庚等人一见。 高杰出行从来不多带人,随行的一个是李成栋,一个是李成梁,兄弟二人名震天下,都是万人敌,光是那一身甲胄就有二百余斤。高杰有三十六名亲兵,都是陕西大汉,百战余勇,遇到三五千敌兵都不放在眼里。高杰豪爽过人,刚狠凶猛,提起他的大名,连小孩子都害怕,杀人无忌,吃软不吃硬,专门喜欢争强斗狠。这次随同前来的还有名闻天下的四大公子之一侯方域,字朝宗,他是躲藏阮大铖的抓捕来到高营,已经住了好一阵子了。侯朝宗虽说是个文人,却豪气逼人,有英雄气概。与名士吴应箕,陈贞慧关系最好。当年复社祭孔大典将阮大铖排斥在外,就是吴应箕,陈贞慧主持的。阮大铖托人求到了侯朝宗那里,侯朝宗不肯帮忙,所以阮大铖嫉恨在心,对于侯朝宗也不肯放过。侯朝宗得到了密报先逃出了南京才没有遭到毒手,四镇中只有高杰礼待文人,谁也不怕,所以侯朝宗等人都逃到高营,在这里寻求保护。侯朝宗也希望结交一些江湖英雄,日后有所作为。这次是个机会,就随着高杰也来到了徐州。 高杰既是程宵宇的主帅又是结拜兄弟,见高杰前来,大摆宴席,盛情款待。高杰,李成栋等人出身于江湖,纵酒欢歌,喝得十分高兴。高杰对众人道;‘今日群英聚会,以武会友,众位可一显身手,都拿出看家本事,让众人开一开眼。’说罢站起身来,借着酒力,将重达二千余斤的石狮子晃了一晃,问众人道;‘我想把这个石狮子挪个地方,诸位看看放在哪里合适?’ 吕长庚一看就明白了;这是高杰显示手段,想以力服人呢。于是含笑说道;‘此物不下二千斤,能挪动十步已是天下无比了。’高杰束紧腰带,大吼一声,只见石狮子已是离开地面,行走了十二三步远,轻轻放下,众人齐声喝彩。吕长庚竖起大姆指道;‘兴平伯果然是天下第一英雄,老朽自愧不如。’话音未落,只见吕四娘不知道从何处闪出,伸手就抓石狮子,却是搂抱不住。吕长庚慌忙拦阻道;‘这儿都是盖世英雄,小女子休要淘气。’吕四娘闪开,众人不由得大惊失色。若知缘何吃惊?且容下回分解。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