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大姐的婚礼

  大姐从陕西嫁到了江苏。我们一家人千里迢迢去参加她的婚礼,火车上母亲很伤心,父亲很气愤。    下了火车,见到大姐和姐夫。她不像一个待嫁的新娘,穿着一件紧身的…

  大姐从陕西嫁到了江苏。我们一家人千里迢迢去参加她的婚礼,火车上母亲很伤心,父亲很气愤。    下了火车,见到大姐和姐夫。她不像一个待嫁的新娘,穿着一件紧身的灰色T恤,头发蓬乱着,显的很矮很胖,走起路来也很慵懒,真的很像一个妇人了。大姐见到我们很高兴,兴奋的介绍着徐州的人、事、还有她的新郎,一个很瘦、戴着眼镜的男子。    江苏的徐州一点也不美,给人的感觉只是累。建筑是累的,车是累的。大姐刷了七次卡,全家人坐上公交车。去往大姐在徐州的新房。    新房是他们刚刚租的,是很老的家属楼,在最高层。房子是两室一厅的,一个主卧,一个客厅,一个小房子。冰箱、沙发、桌子、床,都是以前的房客留下来的。唯一新买的就是一台电视机,可弟弟一进门就批判说买的电视是组装的,哪那都有问题。姐夫很不好意思的说能看就行了,母亲训斥着弟弟不懂事。    坐了一晚上的火车很累,躺在没有铺任何东西的床上,真的好硬。听见客厅里传来的声音,姐夫用细细的南方普通话说着徐州的婚娶风俗,说话的语速很快,我一句也没听懂,只听见母亲不停的说着嗯。    因为主卧是新房,晚上不能睡在那,我们一家人就只能挤到小房子里,客厅的地上,房间的地上,到处睡的都是。    第二天一大早,我和大姐就赶往婚纱店,因为是异地结婚,婚纱店也就成了娘家。到了店里,我当时都傻了眼,那像是一个被尘封了几十年的黑店。一进门,地上到处扔的都是垃圾,桌子上摆满了没吃完的剩饭菜,模特被横七竖八的堆放的一起,唯一站着的模特,身上穿的婚纱都掉到了腰上,一个店员还躺在沙发上睡觉。大姐看到我惊讶的表情,无奈的说了一句;“他们那结婚都在这”。我只能勉强的对她笑笑。    两个摸着浓粉的女子给大姐化妆,化妆台上铺满了灰尘,她们一边用家乡话说笑着,一边熟练的给大姐化着妆。只见大姐的脸瞬间煞白,又瞬间绯红。化完妆,她们又给大姐挑选婚纱,那些像极了戏服的婚纱因为大姐太胖了,都没法穿上,大姐也被他们摆弄的满头大汗。最后终于穿上了一件,背后别满了别针。大姐转过头没有问我美不美,只是很艰难的说了句:“穿上了,会绷开吧?”我木讷的摇摇头。    姐夫风俗性的迎娶了大姐,在村里摆了宴席,还请了歌舞团。宴席吃完了,婚礼也结束了。    我们呆了三天,母亲含着泪,握着大姐的手,只说了句“只要你幸福,就够了。”而后,大家都哭了。    还记得小时候她装鬼吓我,我哭了,她手足无措的哄我;还记得她刚学会骑单车,载着我,我们一起摔倒;还记得她考上大学,要去徐州,我哭着不让她走。她结婚了,嫁到遥远的地方,我们再没有了一起,没有了争抢。我不喜欢她的婚礼、她的丈夫、她的家。可是这一切与我无关,她应该是喜欢的吧。    

继续阅读小说,微信搜索公众号:(冬夜文学)关注后回复数字[11] 即可阅读小说全文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