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名言

手足口病猛于虎

  手足口病最初以不起眼的痕迹,却是来势暗波凶涌的恶疾。记录下发生在我家心有余悸的经历,希望带给对此病无知的人以警醒。­    去年盛传手足口病的时候,我心存侥…

  手足口病最初以不起眼的痕迹,却是来势暗波凶涌的恶疾。记录下发生在我家心有余悸的经历,希望带给对此病无知的人以警醒。­    去年盛传手足口病的时候,我心存侥幸,心想离我们几千里以外的省市,我们这里何需担心,我甚至都没有去了解有哪些特征。在星期五的晚上我发现女儿手上有个红点,我还以为她在台阶上跳的时候摔跤手上蹭的血点,睡觉前洗的时候,我也看见女儿的臀部有两个红点,我也当成了是正常的脂肪粒而没有多想。直到星期天的晚上,我发现她的体温好像有点温烧,星期一早上我才没让她去学校,直到我忙到下午,孩子因为什么事哭闹的时候,我发现她的嗓子好像有红点。心里一惊,联想这几日的情形,有手有口两样都对上号了,莫不是手足口病,赶忙上网去查,已经不敢大意了,转到传染病医院里,便确诊了。­    就在住进传染病医院里的时候,我也还是乐观的,因为孩子的状态都很好,打了一组吊针后,我们晚上就回来了。可是晚上回来娃子的体温不但没有下降反而升高了。我有点慌神了,第二天,一边按医院的常规治疗,一边跑到中医院找儿科大夫开了几付中药,这天夜里孩子烧到了38。9度,夜里还有点抽搐,第三天早上,呕吐,至这时,孩子一直不思饮食、昏昏欲睡,已三天未进一口饭水了,我的心也是在度日如年。早上,我到护士站找到医生说明了情况,请医生别慌按常规配药,对孩子重新查看了再调整用药。有个中心医院支援的女专家就带了几个医生过来会诊,告诉我们,孩子已感染成病毒性脑炎,我们的心都紧了,我们哪儿见过这阵势呀,只听那个女大夫走的时候告诉护士们把头胞硫咪换成头胞唑肟,好像还交待了一句说是第一代头胞不能进入细胞内部杀死病毒,换成第三代。好像还有阿昔洛韦和能量什么的,整整打了五瓶,记的得当天打完,孩子就精神大好,起来吃了小半碗米饭,连续打了好几天,用药逐日递减,直到所有症状消失,总共住了11天院。女儿向来打针很勇敢的,这次住院的经历让她打针打怕了。孩子是在廷误三天,又未得到差异化治疗二天的情况下,病情到了凶险的地步,若我早能谨慎一点,孩子可能就不会受这么多罪了。­    可能是同众多人一样的认识误区,就像庆幸康熙出过天花因祸得福当上皇帝一样,我想女儿得过一次,应该比没得的过的孩子更多了一道屏障了吧,谁知,今年偏巧又让她赶上了。从星期二,小班疑似一例,中午领她回来,星期三早上发现她手上有一颗红点,上颌有点红迹,无更明显的症状,赶紧送到医院去打针,可是星期四的早上,一觉醒来,孩子的舌头竟生了指甲大的溃疡,每天疼一阵哭一阵,很是烦燥,嘴巴疼说不成话,只能嗯呀啊的用点头和摇头来表示,晚上也睡不安身。打了三天的阿莫西林和阿昔洛韦,虽然病情没有往坏的方面发展,可是也没有明显的好转,我实在不忍看着孩子难受,专门又去病房找了去年参与孩子冶疗的曹主任,要他给孩子的用药做适当的调整,又在原来用药的基础上加了一组热毒灵和维生素C。像是奇迹,孩子每天早上起来创面都在收缩,到第三天打完的时候,早上起来舌头竟全愈了。这次因为早发现早治疗,孩子病程历时六天痊愈,无其它并发症状。­    分析女儿得病的原因,去年一个班40人3个人感染其中有她,今年一个班30人4个人感染还有她,而在家里左邻右舍有比她或大或小的两个女孩和四个男孩,天天和她长在一起玩,都安然无恙。而我也算是出了名的干净人,家里常洗常换,床上天天用吹风机吹一遍连个头发丝都不会要它留,楼下也常常抹的一尘不染,洗浴也专人专人用,为何孩子却老是生病,人家娃子天天在地上趴都没事,想想也是心有不甘。我想可能还是她一个人玩出来的,家里没个老人照看孩子,夫妻二人又各忙各的一片儿事,一个是饮食睡觉都没规律,孩子抵抗力差,再一个孩子回来自己在外边瞎跑瞎玩,有时不讲卫生大人也看不见,加上遇到认生和不安的情况爱吮手指头,可能病从口入的机会就多一些。­    女儿连续两年感染手足口病,我很难过很自责,应该多抽点时间陪陪孩子的。可是也还是庆幸,孩子生在了这个年代,病情能得到重视,得到适当的治疗,能够无大碍的挺过来,能愈后如初,也算她有福了。那天早上醒来,女儿夹着舌头跟我说话的情形,我忽然间好像又看到了当年妈妈对着妹妹的情景,痛哭不已。现在想想妹妹当年应该是死于手足口病的。记得母亲说,妹妹是姐妹仨中最聪明可人的一个,差三个月就三岁了,起初发现得病时(想那时已是几天以后了),是呕吐,然后牙口紧闭,说话不清,不思饭水,持续高烧,起初只是臀部起有小米那么大的小颗粒,后来长成黄豆那么大的水疱痘,老年人说把那水疱用针一挑,病就好了,不然毒气收到心里孩子就没救了,可就算是这样的听说也是在于事无补的事后,当年父母将妹妹从乡镇医院辗转中医院,三七○医院,又转回去,都没有一丝好转,也没有确诊究竟是什么病,甚至还因家养的一条小狗死了,当成疯狗咬了在治疗,又去寻了偏方和神婆,也最终没能保全妹妹。我可怜的妹妹,她与女儿的两度的病情竟是一样的相似,可是她却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七天七夜没进一口饭水,最终不治而没。我的妈妈她怎么可以这样的粗心,难道她不知道孩子是嘴疼才张不开嘴的吗?我又怎么该怪她,就是放在今天,国家如此统计和重视,我们尚且有疏忽,何况是在二十多年前,她怎么会知道这些呢,想是那时也没有现在这么好的药品阻拦吧,妹妹走的好亏呀。我不知道,母亲当年对着病中的孩子,是多么的焦急,多么的无助,多么的痛楚,多么的无奈,多么的恨不能替,孩子就在自己的眼前慢慢不能唤醒,慢慢没了气息,当孩子在自己怀里慢慢的变凉,母亲是怎样的肝肠寸断,怎样的死去活来,怎样哭天劫地的悲痛和悲伤,我不敢想象……套用一句老话,手足口病猛于虎,不可掉以轻心。愿世间没有疾苦,愿妈妈不再有泪。­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