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摘抄美文

浪漫与沧桑

手捧《李白》,越读越愤,越度越悲,心中的郁结越积越厚,堵得我痛苦万分。无奈没有李白的潇洒,恣意,无法对酒当歌,仰天长啸,却只能随着李白的多舛命途牵肠挂肚;只能看…

手捧《李白》,越读越愤,越度越悲,心中的郁结越积越厚,堵得我痛苦万分。无奈没有李白的潇洒,恣意,无法对酒当歌,仰天长啸,却只能随着李白的多舛命途牵肠挂肚;只能看着李白的怀才不遇,遭人排挤而怒发冲冠,最终还是带着一分不愿,二分不忍,七分不敢而中途释卷,可内心却始终无法平静。

平日里对李白的诗文爱不释手,对李白的潇洒不羁佩服不已。他的诗句总在口中吟唱,他的洒脱总在脑中飞旋。初遇《李白》内心汹涌澎湃,如遇知音。可人一激动就难免顾全不周,我却忘了在心中织一张坚韧的心网来对抗将要面临的暴风骤雨。这暴风骤雨正是李白坎坷命运给读者带来的心灵阵痛,正是对天才诗人的爱怜与痛惜。所以在我未读完《李白》的时候就被那急风暴雨大打淋得瑟瑟发抖。我泪如雨下,我长歌当哭。我哭上天妒忌英才,我哭李白有恨无人省,惟有酒入愁肠化做潇洒傲世的眼泪。

李白抱着兼济苍生的宏愿,怀着经世济国的才能,仗剑出蜀。可一路上并不太平,世俗短浅,愚昧的目光视他为狂徒,异物;功利阴险,狡诈的眼光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欲除之而后快。李白就这样与重重困境中跌跌撞撞,千辛万苦地来到了长安。本想是苦尽甘来,大展全拳脚的时候到了,却不知自己陷入了更大的政治陷害之中。李林甫,杨国忠,高力士等人千方百计地阻挠陷害。疲惫的诗人一次又一次重重地从云端跌落,最后几进几出,流放夜郎。

历经的磨难,承受的打击使这个命运坎坷的伟大诗人满身沧桑,但是谁都无法想象他的心却浪漫奔放,潇洒不羁。

孤独,惆怅的时候,他会月下独酌;仕途坎坷的时候,他会梦游天姥。无限乡思他便举头邀月;知己相逢他就捧杯敬酒。试问如此开阔,如此乐天的人又怎会让现实的沧桑与残酷影响自己的欢乐,又怎会让世俗之缰缚住自己浪迹山水的脚步,更不会让失意与挫折蒙住自己的眼睛。也许他是庄子的化身,永远留恋在现实与梦境之中,所以现实再乱他也能烹羊宰牛,一饮三百。

李白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的自信,有“安能摧眉折腰事权贵,使我不得开心颜”的自尊。他豪放时高歌“我本楚狂人,凤歌笑孔丘”,他忧郁时长吟“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不过即便是忧,他也忧得“与月共舞,醉里交欢”。他宛若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似超尘脱俗的圣人,专为人间酿造潇洒如风,甘甜如饴的诗文。

面对如此残酷的现实,如此坎坷与挫折的命运,又有几人能真正像李白那样潇洒对待呢?或许人生的真谛就是企求那种浪漫的情怀。

在朗朗浩月下,素衣飘飞的李白站在一叶小舟之中,漂流在长江之上。他举着酒杯,满满地斟上一杯清酒,然后抬头望着天空中的月亮,一饮而尽。他满面红光,满脸笑容地低头凝视着水中的月亮,然后潇洒地将手中的酒杯一抛,狂笑着,大步向它走去。李白去捉月亮了……

李白走了,他追随着皎洁的月亮而去,将那页页金墨洒落人间,字字珠玑,仙月飘飘;将那美酒独留人间,清冽如泉,芬芳甘甜,再也没有人能品得出来。

李白走了,但是他的浪漫情怀仍在人间,指引着困境之中的一代代后人走向欢乐,了悟人生的真谛!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