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摘抄美文

谁知得酒尚能狂,脱帽向人时大叫。

,谁知得酒尚能狂,脱帽向人时大叫。朝代:宋代 作者:陆游 原文: 前年脍鲸东海上,白浪如山寄豪壮;去年射虎南山秋,夜归急雪满貂裘。…

,谁知得酒尚能狂,脱帽向人时大叫。

朝代:宋代

作者:陆游

原文:

前年脍鲸东海上,白浪如山寄豪壮;
去年射虎南山秋,夜归急雪满貂裘。
今年摧颓最堪笑,华发苍颜羞自照。
谁知得酒尚能狂,脱帽向人时大叫。
逆胡未灭心未平,孤剑床头铿有声。
破驿梦回灯欲死,打窗风雨正三更。 译文及注释 更多

作者:佚名
译文
前些年在东海遨游,切细鲸鱼肉做羹汤,眼前是如山白浪,激起我豪情万丈。
去年在终南山下射虎,半夜里回营,漫天大雪积满了我的貂裘。
今年摧丧颓废真令人发笑,花白的头发,苍老的容颜,使人羞于取镜一照。
谁能料到喝醉了酒还能作出狂态,脱帽露顶,向着人大喊大叫。
金虏还没消灭我的怒气不会平静,那把挂在床头上的宝剑也发出铿然的响声。
破败的驿站里一觉醒来灯火黯淡欲灭,风雨吹打着窗户,天气约摸是半夜三更。
注释
⑴ “前年”二句:前年,指前些年。

鉴赏 更多

作者:佚名
就此诗全篇的内容来看,它所表现的思想感情是相当复杂的:既有激昂的,又有低沉的;既有豪迈的,又有悲凉的;既有激动人心的“逆胡未灭心未平,孤剑床头铿有声”,又有使人感到凄凉的“破驿梦回灯欲死,打窗风雨正三更”;既有“前年脍鲸东海上,白浪如山寄豪壮”的绘人,有境界开阔的感觉,又有“今年摧颓最堪笑,华发苍颜羞自照”的令人意志消沉。正因为这样,所以它给人的感觉,像是慷慨激昂,又像是抑郁悲凉,但从诗的结句来看,后者却是主要的。

创作背景 更多

作者:佚名
乾道九年(1173)的初春,陆游在成都安抚使的衙门中,担任着参议官的名义,这是一个空衔,公事是没有的,正如他自已所说的“冷官无一事,日日得闲游”。他的时光多半消磨在酒肆和歌院当中。

转载请注明:原文链接 - http://dugushici.com/mingju/14459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