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读书名言

轮台的杏子熟了

昨天下午,去幼儿园接孩子,途经农贸市场门口时,儿子拉着我的胳膊说:“老爸,快看,有卖杏子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一小商贩,推着堆满青黄色杏子的平板车,在…

昨天下午,去幼儿园接孩子,途经农贸市场门口时,儿子拉着我的胳膊说:“老爸,快看,有卖杏子的。”顺着他手指的方向望去,发现一小商贩,推着堆满青黄色杏子的平板车,在沿街叫卖着。

看着孩子眼巴巴的眼神,我试探地问道:“想吃杏子吗?”“想吃。”孩子不客气的答道。那我们就去买点尝尝了?“好得!”孩子高兴的说。下车后,我们用五十块钱买了两公斤的毛杏。

孩子迫不及待,拿上一颗大而亮的杏子,张口就咬,没等咽下口,就听他嚷嚷道:“啥杏子啊,酸死人了。”我连忙劝道:“现在还不到成熟的季节,放两天就不酸了。”“白花这么多钱了”儿子心疼的说。没关系的,想吃杏子,周末,我们去奶奶家,到时候,保证让你吃个够。儿子半信半疑的问道:“下周能去吗?”“当然能去了”我肯定的说。

到了周末,我带孩子回乡下老家看父母亲,下了车还未进家门,儿子一溜烟似地跑进了杏园,看着孩子跌跌撞撞的样子,顾不上进门给父母亲打个招呼,放下手中的东西,跟在孩子的后面。

“好漂亮的杏子啊!”儿子惊呼的喊道。我站在树荫下,抬眼向上望去,发现这棵老杏树上结满了小毛杏儿,小小的杏子像襁褓中的婴儿,惺惺的睁开眼,羞答答的打量着这个熟悉的世界。走近杏树,鼻尖贴近小杏子毛绒绒的皮肤,竟然能闻到那种让人口水直流的甜酸味。

摘上几个熟透了的杏子,用餐巾纸搽干净给孩子,孩子慢慢得咬了一小口,连忙说:“真甜啊!”看着结满杏子的老杏树,闻着这熟悉的味道,我的思绪渐行渐远,一些关于这棵老杏树的往事,一下子浮现在我的眼前。

老杏树是父亲栽的,到现在至少也有四十年多年了。曾经的一棵小树苗,现已变成一棵枝繁叶茂的参天大树,它经历了几十年风霜雪雨,历经了艰辛与磨练,承载着我太多美好的,酸楚的,难以忘却的记忆……

从我记事起,父亲在自家的自留地里种满了杏树,每到杏子采摘的时候,也是我们家最忙碌,最开兴的时刻,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笑容,除了留下自己吃的外,其余都拿到集市上去买,每次都能换回一沓沓毛票和我爱吃的棉花糖。

然而,好景不长,在一个春天,父亲被扣上了搞资本主义的帽子,时不时地要去大队部接受调查和询问,遇到开群众大会,父亲被迫戴上用报纸糊成圆锥形的帽子,与母亲站在大会主席台下方,接受群众的批斗,为此,二叔也与我们家划清了界限,从此不相往来。之后的日子里,在割资本主义尾巴的口号声中,园子里除了那颗不起眼的小杏树苗外,其余的都当作资本主义尾巴被割掉,诺大的园子只有那颗幼小的杏树苗,孤零零地在风雨中摇曳。为此,父亲发誓不再种植任何果树了,以至于很长时间,我家的日子过得比较窘迫。

随着时光的推移,农村实行了土地承包责任制,土地包产到户后,一些被打倒的,被错批的东西被纠正,让原本沉寂的村庄顿时沸腾起来,很长时间,人们都是在观望中等待着,生怕再惹祸端。一时间,县里的,镇里的,乡里的,村里的干部纷纷走进农家,进行耐心细致的动员宣传,承诺对发展个体和村办经济的农户提供无息贷款和政策上的扶持,并将胸脯拍得啪啪响,保证五十年不会变。

父亲是个有文化的人,他思想活跃,经常看报纸,从中得到一些关于实行土地承包的新闻,觉得县上领导说的话是真的。于是,就在自己家自留地里栽种了白杏、毛杏、甜杏等树种,小树苗在父母亲的精心呵护下,茁壮成长,不几年功夫,都纷纷挂果,取得可观的经济效益。

后来,二叔和左邻右舍的乡亲们在父亲的影响下,纷纷在自己承包的土地上种植了杏树,一到春天,满园杏花次第开放,争奇斗艳,那醉人的白,白得透亮,白的无暇,仿佛天上飘落的白云。徜徉在白雪般的花海里,阵阵芳香扑鼻而来,顿觉神清气爽。当微风轻轻吹来,片片花瓣从发梢,飘落在肥沃的大地,那种梦幻般的感觉,如唐朝诗人薛能在《杏花》中描写的“活色生香第一流,手中移得近青楼。谁知艳性终相负,乱向春风笑不休。”那精致,着实令人如醉如痴。

到了杏子成熟的时节,杏园里就会呈现着一片忙碌的景象,男人们拿着采摘的器具摘着杏子,女人们将采摘的杏子,按等级用中转箱装好,放在地头。孩子们则像一只只小兔子,在园子里跳来跳去。霎时,小伙子的吆喝声,姑娘媳妇的欢笑声,孩子们的打闹声,拖拉机“突突”的鸣叫声回荡在园子的上空,成为夏日里最动听、最欢快的旋律。

“梅子青青杏子红,绕城荷叶已掀风。莫嫌春尽无花柳,犹得清樽阿堵中。”这是宋代诗人韩元吉笔下收获果实的美景,也是生活在这里的人们对美好生活的憧憬。

如今,全县已大面积推广良种种植,农民实行科学种养,杏子的产量逐年增加。除了自己食用的外,其余的都要按照销售合同卖给加工厂,并能获得可观的收益。一时间,家电、宽带、小汽车等奢侈品纷纷进入寻常人家,成为日常生活的必需品,农村人也过上了城里人的生活。

“吐鲁番的葡萄熟了,阿娜尔汗的心儿醉了……。”今天,轮台的杏子熟了,被陶醉的,应该是生活在轮台这片土地上的各族人们。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