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经典语录

灭绝,[中篇故事]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旁观者

灭绝,[中篇故事]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旁观者  他发现照片上的江晓眼球竟然转动了,盯着自己,小小的眼睛里折射出一种诡异的光芒。难道,她的死也有隐情?    1午…

灭绝,[中篇故事]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旁观者  他发现照片上的江晓眼球竟然转动了,盯着自己,小小的眼睛里折射出一种诡异的光芒。难道,她的死也有隐情?    1午…

灭绝,[中篇故事] 凶手的下一个目标:旁观者

  他发现照片上的江晓眼球竟然转动了,盯着自己,小小的眼睛里折射出一种诡异的光芒。难道,她的死也有隐情?
  
  1午夜坠楼的少女
  
  夜里十一点,一场暴雨从漆黑的夜空中铺夫盖地倾泻下来,整个城市大学顿时笼罩在一片朦胧的雨雾中。
  
  刘震伟走到窗边,一阵冷风裹着稀疏的雨点打在他身上,他打了个寒战,迅速将门窗关好。不甚明亮的台灯挣扎着闪烁了两下终于完全熄灭了,又停电了,真烦。刘震伟披上衣服朝女儿小薇的房间走去。小薇只有七岁,自从两年前在城市大学当教师的妻子车祸身亡后,刘震伟一直住在这所大学里。身为公安局刑侦队队长的他平时工作太忙没时间照顾小薇,小薇只在周末才来他这里小住一两天平时都住在外婆家里。
  
  刘震伟轻轻地走进小薇的房间,没想到小薇已经被刚才的炸雷给惊醒了。见到爸爸小薇这才松了口气,一头扑进爸爸的怀里,用稚嫩的小手指着窗外。
  
  刘震伟顺着小薇指的方向看去,刹那间,“轰隆”一声响雷炸开,紧接着一道弧线状的闪电从空中一掠而过,耀出刺眼的白光,把对面相距不到四十米的女生宿舍楼照得如同白昼。
  
  正对面的四楼阳台上,一个身穿白色睡裙的女生在收衣服。她的头发被瓢泼般的雨水打湿了,一只手里已经搂了几件半干半湿的衣服,身体微微倾斜出阳台,准备收取栏杆外挂着的其他衣服。大风中她单薄的身体摇摇欲坠,在她背后,隐约有个模糊的人影,也许是其他同学,不过实在是天太黑了,根本看不清。闪电过后,整个大楼重新变得黑暗一片。
  
  片刻后,黑暗中忽然传出一声刺耳的尖叫,惊恐的声音穿过风雨直达刘震伟的耳朵里。警察的职业敏感告诉他,出事了!果然,下一道闪电再出现时,对面阳台上已经空无一人,只剩下两件完全湿透了的衣服孤零零地挂在铁丝上随风飘摇。与此同时,宿舍楼的一楼传出几声刺耳的尖叫,那声音像一把利刃划破了午夜的宁静,就见刚才还好端端在收衣服的女生此刻像件破衣服一样挂在尖锐的铁栅栏上,生死不明。
  
  刘震伟的神经一下子就绷紧了,冲回房间抓起外套,又冲出了房门。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大雨会带走太多证据,如果那女生真是被人推下去的话,凶手很可能现在就在逃走。刘震伟赶到现场时,已经有十几个听到尖叫声的学生赶来了。坠楼的女生身子被倒挂在铁栅栏的尖刺上,尖刺穿透了身体,她的呼吸已经停止,全身都是血窟窿,深红的血在她身下汇合成一条小小的河流,空气里弥漫着血腥气。女生的眼睛瞪得奇大,嘴也半张着,像是想说些什么却再也来不及了。
  
  围观的人越来越多,现场有些混乱,刘震伟吩咐赶来的宿舍管理员协助保护现场,他自己则冲上宿舍楼去找刚才坠楼女生的房间。
  
  到处都是黑洞洞的,走廊上和楼道里学生们混乱起来,不少人往下走去看热闹,凶手极可能也混在人群里趁乱逃走。可到处都是黑的,手电的光根本就不够用,见到午夜的女生寝室忽然出现了这么个大男人,不少女生吓了一跳,这么一来人流就更混乱了。
  
  所幸赶到出事宿舍房间时正好来电了。忽然到来的光明让刘震伟的眼睛有些不适应,他半眯着眼打量着这间位于四楼的寝室,虚掩的门里空无一人,再仔细看看每个角落,的确空无一人。刘震伟吩咐隔壁寝室的女生暂时保护好现场不要让人进去,然后匆匆下了楼。
  
  为什么会虚掩着门?刚才有人从这里逃走了吗?寝室里的其他同学都到哪里去了?一个个问号盘桓在刘震伟的脑海里。
  
  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不久警车和救护车呼啸而来,雨势也渐渐小了。刘震伟舒了口气,知道今晚又将是个不眠夜。
  
  2貌似意外的谋杀
  
  坠楼的女生名叫陈维,她就读的06级07班学的是服装设计专业,大部分都是女生。昨晚寝室里有个女生过生日,大家去KTV打算唱通宵庆祝,陈维身体不舒服就没去。因为当晚出事时同寝室的所有女生都在包房里唱歌,中途也没人离开,所以全都没有作案时间。陈维平时的成绩很好,为人也不错,没有男朋友,也没和谁结过怨。最近一段时间,发生在她身上最大的事不过是遗失了一只手机。
  
  听刘震伟说起见到一个模糊的人影和虚掩的房门,女生们七嘴八舌地议论:模糊的人影可能是他眼花了,毕竟那是个停电又有风雨的深夜里。至于没关门很可能是陈维本打算收完衣服后还要出去上厕所,所以没锁门。这样看来,最大的可能还是意外,出事的阳台是木制的,因为年久失修沾上雨水相当湿滑,学校又没有安装防护网。
  
  带着疑问找到学校领导,结果刘震伟和副校长吵了一架,学校方面根本就不承认陈维可能是被人推下去的,更不肯承认是发生意外,副校长一口咬定陈维是自杀,并说已经把这个消息通知了家长。
  
  副校长的态度让刘震伟光火了,如果不是助手干警小张的极力阻拦,刘震伟就要在那个副校长的脸上来上两拳了。
  
  走出校长办公室,副校长的秘书赶紧追了出来,殷勤地掏出烟递给正在气头上的刘震伟,解释说下个月全国新一轮重点大学评比就要开始了,这时候出事,领导们也很头疼。
  
  刘震伟狠狠地瞪了一眼秘书,刚想说点什么,手机响了。听完电话后,他冲秘书扔下一句:“这下你们领导头该更疼了!”然后拉上小张赶紧上车。
  
  又有一名城市大学的女生出事了。
  
  刘震伟匆匆赶到市郊的事故现场——建于山坡上的豪华别墅区。
  
  表面上看,这是一场煤气爆炸事故。巨大的爆炸力把其中一幢欧式别墅炸开了一个大口子,地面上躺着个年轻女孩,除了依稀能看出她身上的名牌运动服外,整个人已经面目全非,惨烈的死状和周围优美的风景形成了强烈对比。
  
  刘震伟戴着手套在现场检查,不一会儿,他在死者的书包里发现了一本学生证:林美妍,城市大学外语学院0607班走读生。
  
  0607班?昨晚坠楼的陈维也是这个班上的,二十四小时内一下死了两名同班女生,这也太恐怖了。
  
  可是,进行完现场排查后得出的结论却让刘震伟大失所望,一切看上去真的像是一场意外。
  
  林美妍的母亲闻讯赶回来,她大声哭喊着说这绝对不是意外,因为家里很少做饭,平时都是在酒店吃,一个月也难得用上两次煤气。煤气爆炸绝对不可能,一定是被人谋杀的。
  
  林美妍从小娇生惯养,平时根本就不进厨房,林美妍的父亲也在外地出差,不可能回家开煤气,而林美妍的母亲也很少使用煤气。林母记得很清楚,上次用煤气还是一个星期前,不可能煤气没关好却一直没被发现。
  
  刘震伟沉思良久:陈维和林美妍的死有没有关联呢?这两件貌似意外的事件,其实根本就是谋杀!
  
  两天后,刘震伟的臆想得到了证实,案件有了突破:林美妍的死亡现场发现了一只针孔摄像头,位置就在厨房附近,并且煤气爆炸前有一通电话正好打进来。刘震伟推断出:一定是有人提前潜入了林家安装摄像头并且打开了煤气,当煤气达到一定浓度时凶手打电话用某种借口叫林美妍回家。林美妍一到家,凶手只需要一通远距离电话,就可以引发爆炸。
  
  刘震伟又查到了引发爆炸的那通电话的号码,是来自别墅区附近的一个银行门前的公用电话。既然是银行前的位置,应该有银行的监控录像,只要调出录像,就能看到是谁打的电话。
  
  本来刘震伟以为胜券在握,不料那家银行正好更新监控系统,所有原来用来存贮录像监控的硬盘被计算机公司总部召回了。真是空欢喜一场,到手的证据就这么飞了。
  
  3陈维不是第一个
  
  这段时间,刘震伟几乎把所有时间都用在了0607班的同学身上,软磨硬泡后,还真让他有了突破。一个女生透露出,陈维并不是第一个意外死亡的女生。早在陈维之前一个月,有个名叫江晓的女生就意外自杀。当时正好是周末,寝室里没有一个人。江晓吃了两大瓶安眠药,等第二天同寝室的人发现她不对劲时,已经来不及了。
  
  事后,学校也采取了低调处理的方式,并对江晓自杀的原因草草下了个结论,不了了之。
  
  刘震伟打算调查一下江晓的死。
  
  可是,江晓的学籍已经被注销,就连她的档案也不知去向。0607班的班主任戴老师解释道,已经死亡的学生档案他们已经按照规定销毁。而公安局的户籍管理项目里也在开出死亡证明后注销了江晓的身份证和户口资料。
  
  更奇怪的是,班主任戴老师那里也完全没有这名叫做江晓的女生的资料,除了她已经停机的手机号码外,就连她的家庭住址,家里还有什么联系人等等统统不清楚。
  
  不甘心的刘震伟又分别找了好几个曾经跟江晓同寝室的女生,可她们只说江晓是个沉默寡言性格内向的人,平时很少跟人打交道,成绩也不好,也没什么朋友,别说了解她的家庭住址和家人了,就连有她参与的集体照大家都拿不出。
  
  刘震伟的好奇心给激了起来,似乎这个女生只存在于大家的记忆中,除了她的名字外,仿佛根本就没有这个人存在过!
  
  刘震伟还是不甘心。他在电脑前一坐就是一天,百度,谷歌,所有能用的搜索方式全都被他用遍了,最后终于在成千上万条信息中有了收获。
  
  江晓的名字只出现了一次,就是在北泉火葬场墓地名单中。不知道为什么,刘震伟忽然心血来潮地很想先去江晓的墓地看看。
  
  吉普车奔驰了二十分钟后终于到达了北泉火葬场墓地。时近深秋,天上飘洒着蒙蒙细雨,加上空气中弥散的纸钱和焚香味道,颇有点秋风秋雨愁煞人的意味。
  
  把车停好,刘震伟刚下车却远远瞥见一个熟悉的女子背影。她白衣胜雪,黑发如瀑,刘震伟的视线被这迷人的背影吸引住了!女子觉察到有人在看自己,蓦然回首,那白皙精致的面孔,那双会说话的眼睛,分明是刘震伟熟悉的,他不觉失声叫出女子的名字:“陈蓝!”
  
  陈蓝是刘震伟的高中同学,也是他暗恋了三年的梦中情人。但造化弄人,高中毕业后,刘震伟留在这个城市读公安干校,而陈蓝则去了遥远的北方。刘震伟毕业后就结了婚,彻底断了和陈蓝的联系。 共4页: 上一页1234下一页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