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夏天女同桌睡着了可以干嘛|恋爱期间男生舔胸过分吗

叶成业再次盛怒不已,这个周亮容太无耻了!开发商给的征地条款太坑爹,一亩地才给几万块钱,这些土地就算开发商自己不开发,转手至少能赚一倍的利润。他要是答应周亮容去跟…

叶成业再次盛怒不已,这个周亮容太无耻了!开发商给的征地条款太坑爹,一亩地才给几万块钱,这些土地就算开发商自己不开发,转手至少能赚一倍的利润。他要是答应周亮容去跟村民商谈,会被村民给骂死的!

    
     那我见见我弟弟总可以吧?周亮容的态度如此强硬,叶成业拿他一点办法都没有,打算先见见弟弟,然后再回去想想办法。
    
     却不料,这个合理的要求竟然遭到周亮容的拒绝,周亮容很悠然地喷出一个烟圈:不可以!你算什么东西?你配跟我提条件吗?
    
     叶成业只觉得浑身的热血往脑门冲,恨不得将周亮容狠狠地揍一顿以泄心头之怒。但是,多年在官场历练出来的沉稳与冷静告诉他,这个时候跟周亮容来硬的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弄不好,周亮容把他也给控制住,耽误明天去组织部反应自己的问题。
    
     悻悻地从周亮容办公室出来,叶成业想到高中同学余文海在市公安局工作,于是给余文海打了个电话,把他遇到的麻烦告诉余文海。
    
     余文海只是区公安局普通的办公室文职人员,他动用他的关系了解了一下,告诉叶成业,公安内部系统在押人员中没有叶兴达。他安慰叶成业说:成业,现在是法制社会,你弟没犯法,法律保护他,没人敢把他怎么样,估计要不了多久,他们就会放人的!
    
     叶成业想了想,觉得余文海的话也有道理。所谓抓人估计是周亮容恐吓村民的一个方法。但是,叶成业仍然隐隐地担忧,弟弟叶兴达脾气有点暴躁,可别跟那帮人再起冲突,被人暴打一顿才好!
    
     虽然余文海没帮上什么大忙,叶成业还是向他道了谢,并表示改天请他吃饭。
    
     余文海说:成业,你这话可见外了!咱们是老同学,我只不过是举手之劳而已,还谈什么请吃饭?你要是有心的话,过几天咱们高中同学聚会,过来和大家一起嗨皮一下!
    
     高中时,叶成业就读的是市一中,这是全市最好的中学。班里同学大都家庭条件很好,父母不是当官就是从商。像他这样来自农村的学生非常少。
    
     多年过去,高中同学都发展得很好,出国的出国,经商的经商。
    
     在同学们眼中,叶成业这个教育局人事科的副科长其实也很不错,毕竟副科长好歹也是个官儿。可是,只有叶成业自己才知道,他手里没掌权,不能像别人那样呼风唤雨,每月到手也就那么点工资,房车都还没有,他这个副科长其实很窝囊!
    
     叶成业自知比不上高中同学,这些年来从来不参加高中同学聚会。不过,今天不一样,余文海帮了他忙,而且热情向他发出邀请,他要是不答应,人情上过不去。
    
     见叶成业终于答应去参加同学聚会,余文海很高兴,说:成业,同学们都特别想见见你呢!咱们班的同学个个都混得很不错,这次聚会,一定要搞得高大上一点!
    
     一听到同学们都混得不错,叶成业又有点后悔了,人家都混得那么好,他去参加聚会岂不是丢人现眼吗?更加悲惨的是,他还被人下放到乡村!可他都已经答应余文海了,哪儿好意思还反悔?
    
     叶成业回到家,叶志国见他没把弟弟领回来,脸色更加忧愁了,脸上那一条条很深的皱纹像皲裂的老树皮。害怕父亲过于忧愁影响身体健康,叶成业撒谎说,他找同学帮忙了,弟弟叶兴达一定没事的,过几天就会回来。叶志国那拧成一团的眉毛才舒展开来。
    
     第二天上午,叶成业精心打扮了一番,带上那封花费了几个小时写成的举报信,出发前往市委组织部。
    
     市委组织部在市政府大楼里办公,跟教育局那幢低矮的楼房相比,市政府办公大楼显然更加气派,对进出的车辆和人员管理也更加严格。门口有士兵站岗,进入里面要登记身份证。
    
     在这幢大楼盖成之前,市政府的各个部门并没有在一起办公,而是分散在各个地方,各自有一栋小楼。政府大楼盖起来后,大多数部门都搬到大楼里办公。但是少数几个部门,仍旧留在原来的小楼里,譬如教育局。至于教育局为什么没搬进政府大楼办公,叶成业也不大清楚,可能是教育局的人不愿搬,也有可能是大楼里的办公室仍然不够用。
    
     叶成业以前没少来市政府办事,对这里一点都不陌生。负责登记的老头甚至都跟叶成业熟络了,一见到他就微笑地跟他打招呼。只是,叶成业心情不好,只淡淡地回复他一个微笑。老头见叶成业不大热情,也就识趣地噤声。
    
     组织部在五楼办公,叶成业来到组织部办公室,里面有两男一女在办公。
    
     叶成业轻轻地敲了敲门口,很礼貌地问道:请问小张在吗?
    
     话音刚落就有一名年轻男子站起来,说:我就是,请问您是?
    
     叶成业报上自己的姓名,小张立马走过来,很热情地说:请跟我来,我带您去见我们处长!
    
     组织部是考察、提拔干部的部门,多少干部想见处长都没机会,更别提巴结了。叶成业有点受宠若惊,他那点破事竟然惊动到组织部的处长,这也太不可思议了吧?许文跃他们到底给组织部写了什么信,竟然比灵丹妙药还管用?
    
     小张,昨天给我打电话的是您吧?虽然明知道小张只不过是组织部办公室的普通工作人员,叶成业语气中还是充满了尊敬,要知道,小张光撑着组织部这把伞就足以让他刮目相看。
    
     额,不是的!小张笑笑说:我哪有资格给您打电话呀?昨天的电话是我们处长打的!
    
     小张的一句哪有资格立马就将叶成业抬高了几分,叶成业心生纳闷,他只不过是教育局人事科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副科长而已,小张至于这么抬举他吗?瞧他说的,好像他是个大人物似的。
    
     见叶成业困惑的样子,小张补充道:是咱们组织部一处的冯处长给您打的!
    
     叶成业更加惊讶了,要知道,全市主要领导干部的提拔和任用都是由组织部一处负责,其他诸如二处、三处则主要负责考察和提提意见,四处离权力中心就越远了,负责的是诸如大学生村官之类的小官的选拔、管理和考核等。一句话,按照顺序决定权力大小,顺序越靠前,权力也就越大,管理的事情也就越重要。
    
     来组织部的路上,叶成业并没有抱太大的希望。毕竟全市那么多干部,谁在在乎他这么一个小小的副科?组织部是有负责调查群众举报官员的职责,但那主要是针对刚被提拔的干部。他不是刚被提拔的干部,而是被下放。谁会去在乎他?再说了,他一小干部得罪局长本来就是不识抬举。
    
     可是,叶成业又隐隐地觉得,这次组织部把他叫来不是因为他被下放到偏远乡村。许文跃昨天只不过跟他提了一下而已,哪里会这么快就付诸行动?而且人家组织部一处处长工作多忙呀?怎么会这么快处理他被下放这些鸡毛蒜皮的小事?
    
     小张,冯处长给我打电话,到底是什么事,你知道吗?叶成业忍不住问道。
    
     这我就不大清楚了!小张不好意思地笑笑,顿了顿,继续说:一般情况下,冯处长叫来谈话的,将来大都会升官的!
    
     叶成业何尝不知道,被组织部一处处长叫来的人大都要升官,只是,他觉得这种好事绝对不会落到他头上。要知道,他刚刚才得罪了女魔头苏雪晴,而且还被下放。
    
     人人都说,朝中有人好当官,他在朝中根本没人,谁会提拔他这么个默默无闻的小人物?
    
     突然地,叶成业想到,小张刚才跟他谈话时,语气十分谦恭,莫不是真的有好事要降临到他头上了?到底是什么好事呀?
    
     转眼,组织部一处到了!
    
     小张抬手轻轻地敲了敲门,里面传出一个颇具磁性的男中音:进来!
    
     叶成业一下就听出,这个声音正是昨天给他打电话的那个声音。看来,真的是组织部一处的处长亲自给他打电话了。这个全市干部的总管找自己到底有什么事?会不会跟他被下放有关?
    
     小张推门进去的时候,叶成业满脑子都是疑问。
    
     门打开了,这是一间大概三十多平米的办公室,装修和家具布置都很朴实,却因墙上的几幅遒劲有力的毛笔书法作品而显得不失文雅。
    
     红木办公桌坐北朝南,显然有一些风水上的讲究,而且摆放的位置也很明显是经过考虑的。古人的看法是右尊左卑,古诗词中的左迁是降职的意思,相反右迁是升官。这张红木办公桌是靠着右边摆放,其用意不言而喻。

着要自己倒,一旁的小张抢过来,给两人都倒了杯水,化解了这一场小小的倒水风波。
    
     待小张出去之后,冯天豪喝了口水,说了一些客套话之后,慢条斯理地问道:成业同志,你平时都有些什么爱好?
    
     叶成业被冯天豪这个问题给问糊涂了,冯天豪可是堂堂组织部一处的处长,平时不说日理万机,至少也是个大忙人。他把他叫来,竟然问他的个人爱好?他这是要干吗?
    
     叶成业实在摸不透冯天豪的心思,就如实相告:我的爱好是书法和写作!
    
     哦!冯天豪语气中似乎有些惊讶:书法肯定很棒吧?
    
     额,一般般吧!叶成业有点腼腆地说,迅疾想到,冯天豪是组织部一处的处长,在他面前显露一下自己的优点绝对不是坏事,于是赶忙补充道:在一些国家级的刊物上发表过书法作品,还得过一些奖项。
    
     叶成业爱好书法是受初中语文老师的影响,那老师的一手颜体字写得非常漂亮。当时,他是班上的学习委员,每次把同学们的作业送到老师家,看到老师在写字就留下来观看。老师见他感兴趣就给了他一本字帖,让他回去练习,他从此喜欢上了毛笔书法。
    
     这些年来,不论是求学还是工作,一有时间,叶成业便临池苦练,长年累月下来,也写得一手好书法。
    
     还在国家刊物发表过作品,很不错嘛!冯天豪夸道,喝了口水,又问道:你刚才说,还喜欢写作,应该也发表过文学作品吧?
    
     嗯!叶成业点点头:平时喜欢写些散文,主要发表在《散文》杂志上!
    
     不错不错!冯天豪感叹道:许多年轻同志参加工作,尤其当干部之后,天天疲于应酬,角逐于名利场,像成业同志您这样守住本心的人着实少见!记得,有个哲人说过这么一句话,没什么做就创造自己!一个人在空闲的时候,就应该多培养些高雅的兴趣爱好,不断地提高个人素养!
    
     被冯天豪这么一夸奖,叶成业有些飘飘然起来。不过,冯天豪接下来的话语,把刚刚才飘起来的他给拽了下来:成业同志,你对你目前的工作有什么看法?
    
     该来的还是来了,看来,真有人替他向组织部反应他被下放一事了!叶成业下意识地捏住自己手中那个黑色皮包的拉链,想把那封洋洋洒洒几千字的举报信给冯天豪看。
    
     忽地,叶成业想到,冯天豪既然把他叫来,想必已经有了处理意见,不如先听听叶成业的意见,于是说:自从走上工作岗位后,我抱定的理念是,在其位一定要尽其职,尽最大的能力把工作做好。我很喜欢我的工作,对自己的工作勤勤恳恳,一丝不苟!
    
     嗯!冯天豪满意地点点头:那要是给你换一个岗位,你愿意吗?
    
     刚刚被冯天豪夸奖,叶成业还有些高兴,现在听到这句话,心顿时就沉下来。看来,组织部并没有站在他这边,冯天豪这是欲抑先扬啊,先夸他一通,再狠狠一脚将他揣进谷底。
    
     叶成业不假思索地说:我遵从组织的安排,组织让我去哪里,我就去哪里!乡下有乡下的好处,相比现在的岗位,农村基层更加锻炼人!
    
     农村基层?冯天豪微微地皱了皱眉头,沉吟了片刻,说:你说的没错,基层是很能锻炼人。很多重要的领导岗位硬性要求必须要有基层工作经验。我看过你的个人简历,你不是在基层干过三年吗?
    
     是的!叶成业点点头。
    
     大学毕业后,叶成业考上了教育局的公务员,最先并没有在教育局工作,而是被分到一个乡镇当学区主任助理。一年后,学区主任退休,他接替学区主任干了两年,之后,调到教育局人事科当普通科员三年,再提拔为副科。
    
     既然你已经有过基层工作经验,就不必要再下乡了!不知道有意无意,冯天豪卖个个关子,端起杯子喝水。
    
     而对面的叶成业已经微微地激动和期待,冯天豪说不让他下乡,那意思就是不会把他下放。可他刚才说,要给他换岗位,他会给他换什么岗位呢?
    
     放下杯子,冯天豪慢条斯理地说:市委办公厅秘书处想调你过去!你有什么意见?
    
     市委办公厅秘书处调到?
    
     叶成业脑子瞬间短路!市委办公厅,那是可是全市的权力中心啊,多少人想靠近这个权力中心都没有机会。他突然被调到市委办公厅秘书处,他没听错吧?他这不是在做梦吧?
    
     诚然,被调到市委办公厅秘书处很有可能从事一些繁琐的文字工作,譬如写材料什么的。但总比被下放到乡下好。再说了,市委办公厅好歹能接触到大领导。在那里干比较有盼头,干几年转到某局某部门出任一把手不是没有可能。
    
     叶成业不假思索地说:我听从组织的安排,组织需要我到哪里,我就去哪里!
    
     冯天豪说:调动你其实是秘书处提出来的,我们组织部只是负责考察。在把你叫来之前,我们已经去你单位对你做过调查,你工作态度很好,成绩还不错,群众基础也好。现在,你已经通过我们的考察,至于,到了秘书处安排你做什么工作,这个由秘书处来决定!
    
     叶成业说:非常感谢组织部对我的考察和信任!到了秘书处,我一定努力把工作做好的!
    
     冯天豪对叶成业的表现很满意,又跟叶成业聊了一会儿后,他带叶成业去见组织部部长陈一航。
    
     如果说,冯天豪对自己的考察是职责内的事儿的话,那么他带自己去见组织部长,其中就有深意了。相比一处处长,组织部长可是市委常委,权力更大。如果是普通的调到,冯天豪断然不会带自己去见组织部长的。难不成,秘书处要给自己安排重要的岗位?
    
     这么一想,叶成业更加激动了,心扑扑地乱跳。
    
     今天发生的事儿实在是太出乎意料了,简直就像是做梦一样。这么多年了,在教育系统任劳任怨,付出了那么多,在苏雪晴那女魔头眼中,竟然一文不值,还被她笑话是窝囊废。现在好了,自己终于熬到头了!
    
     组织部长陈一航年纪五十岁上下,花白的头发,额头有几丝浅浅的皱纹,看上去很威严的样子。冯天豪把叶成业介绍给陈一航,陈一航只是简单地问了叶成业的一些个人情况,然后叮嘱他,到了市委办公厅要好好工作,不要辜负组织对他的期望。叶成业自然信誓旦旦,千恩万谢!
    
     从陈一航办公室出来,冯天豪说:关于对你的考察情况,稍后我会反馈给秘书处的,明天你就可以直接去秘书处报道,我估计他们下午会给你电话的,你要保持手机开通!至于你的原单位,我已经跟你们一把手谈过,他对你的评价挺不错。待会儿,我也会给他电话,把秘书处调动你一事告诉他。明天开始,你就不用到教育局上班了。
    
     听了冯天豪的话,叶成业暗暗感到庆幸,幸好冯天豪是向正局长马家兴了解他的个人情况,这要是向苏雪晴那女魔头了解,他还有戏吗?
    
     正局长马家兴,他从来没有刻意去讨好过他。但是,只要是马家兴交代下来的工作,他从来不敢耽搁,总是按时高质量完成。他的工作态度,马家兴自然都看在眼里了。马家兴如实向组织部反应他的个人情况,可见,他还是比较公正和正义的一个人。
    
     从市政府办公大楼出来,叶成业心情格外轻松,抬头看天,天是那么蓝,天气是多么美好!
    
     一阵手机铃声响起,叶成业拿出手机一看,是家里的电话号码,赶忙按下接听键,还没等他发话,话筒里传出母亲那苍老而焦急的声音:成业,不好了!你爸被人抓走了!
    
     叶成业那颗高兴和激动的心不由得一沉,父亲可是个老实巴交的农民,从来不敢惹事、闹事,他怎么会被人抓走?难道又是周亮容干的?妈,到底怎么回事?我爸为什么被人抓走?
    
     我和你爸今天去镇政府想看看你弟,可是他们不让看,你爸担心你弟被他们殴打,非要见你弟不可。那帮人就说,你爸扰乱社会秩序,就把他给抓起来了!成业,你快点回来救救你爸和你弟吧!说着说着,母亲哽咽起来。
    

>>>>本文|全文在线阅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58802.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