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上班忘穿内衣了怎么办|跟蛇人h

  还当自己的脚踝上的很严重。 她带着哭腔问道:“我的脚伤的是不是很严重?” 叶小宝这才被拉回三魂七魄,讪讪笑道:“不严重,只是骨折而已。”…

  还当自己的脚踝上的很严重。

上班忘穿内衣了怎么办|跟蛇人h

 


她带着哭腔问道:“我的脚伤的是不是很严重?”


 


叶小宝这才被拉回三魂七魄,讪讪笑道:“不严重,只是骨折而已。”


 


“骨折还不严重?”林瑶有点哭笑不得。


 


“别的不敢吹,这些跌打损伤在我面前只是小儿科。”叶小宝得意洋洋。


 


看他得意的样子,林瑶就觉得这年轻的家伙有点不靠谱。


 


“那你快给我治吧。”林瑶只能死马当活马医了。


 


“好的,不过我必须要先给你把骨头给正位了再说。”


 


说话间,叶小宝陡然伸手朝林瑶的胸部去。


 


林瑶被彻底吓懵了,大声道:“你想干什么……啊!”


 


就是这个机会!


 


叶小宝按着林瑶的脚踝,就这么一推一送。


 


“咔吧……”


 


林瑶的脚踝位置传来剧痛,随后这脚掌就没那么痛了。


 


“你的骨头我给你接上去了,不过这些淤血必须要散掉,不然对你的健康没好处。”叶小宝轻松地说道。


 


林瑶觉得有些愧疚,就在刚才她还以为叶小宝要占她的便宜,没想到人家只是用这个方法来帮自己治脚。


 


“嗯,一切都按你说的去做吧。”林瑶的声音细不可闻。


 


其实,她开始慢慢相信叶小宝的医术了。


 


“你等下!”


 


打开了那个木制药箱之后,叶小宝从里面取出了一根银针。


 


这银针跟市面上卖的银针不同,长度足足有二十来公分,而且宛若牛毛一样细,针尖闪烁着寒光。


 


捏着银针,叶小宝说道:“我给你扎针把淤血放出来,过程有可能会像蚂蚁咬一样疼,你忍着点。”


 


“好的,我没事。”林瑶点了点头。


 


因为天太热,所以林瑶的鼻尖有点汗,那青丝贴在脸上。而且,两人离的那么近,就好像是刚刚野合过一样。


 


拿起银针之后,叶小宝像是换了一个人似地,表情变得严肃了起来。


 


他是玄手医门第九十六代的传人,师傅老神棍的毕生绝学倾囊相授。在老神棍死之前就说过,如果叶小宝好生领悟,未来的成就会不可限量。


 


且不说老神棍的话有几分可信,但是叶小宝的医术那可是挑不出任何毛病来的。


 


“咻!”


 


林瑶只感觉脚腕位置有微微地刺痛,一根银针就扎了进去。


 


有米粒大的黑血,顺着她脚脖子位置流淌了出来。


 


随后,叶小宝捏着林瑶的脚脖子,开始慢慢地轻按了起来。他的动作很轻柔,却很有章法。


 


林瑶只感觉脚脖子有酥酥·麻麻的感觉,因为平生第一次跟男人有这么亲密的接触,所以心里有些许地怪异。


 


而叶小宝的手法很是舒·服,让她忍不住轻轻地声吟出声来。


 


“啊……”


 


这一声叫,差点没把叶小宝给吓坏。


 


“怎么了?很疼吗?”叶小宝赶紧问道。


 


“不是……”林瑶的脸跟吃醉了酒一样红,说道:“我忍着点,你放心治吧。”


 


叶小宝不疑有他,继续开始按摩。


 


林瑶为了控制住自己不叫出声来,贝齿轻咬住自己的嘴唇,发出了类似小野猫那样的呜咽。


 


她既是害羞,又是舒·服,复杂的情绪之下,竟然有了感觉。


 


“好了,你试试看,还能不能走。”叶小宝松开手说道。


 


这声音把林瑶从云端拉回了现实,有些怅然若失的感觉。


 


她看了一眼,发现脚踝位置的淤肿已经消的七七八八了,还有那淤青也消掉了大半。


 


站起来之后,林瑶尝试着走了两步,发现除了有一丁点的疼痛之外,几乎一点儿影响都没有了。


 


“你的医术好厉害啊,俺的脚竟然好了!”林瑶瞪大了眼睛,微微有些兴奋。


 


“都说了,我的医术可不是开玩笑的。”叶小宝哈哈大笑,然后递了一个小药瓶给她,说道:“这是我自制的跌打损伤药,你记得每天都涂抹一下,一个星期之后,包你的脚能健步如飞,而且不留下任何的伤疤。”


 


这一点,真是说到林瑶的心坎里去了。


 


女人天性爱美,不分高低贵贱。如果当真脚上留下疤痕的话,那林瑶的美就会大大折扣。


 


“真的太谢谢你了,这个多少钱?我给你钱!”林瑶作势要掏钱。


 


叶小宝随意地挥了挥手:“不用了,美女免费。”


 


一句美女,让林瑶心里比喝了蜜还甜,不过仍然坚持道:“那不行,医生看病怎么能不收钱呢?”


 


“真的不用了,美女。我帮你看病,又没有啥损失。这药膏是我采的天然草药,又没啥本钱。”叶小宝收拾着药箱说道。


 


其实他心里想的是,刚才我都看到你底裤,算当成利息了。


 


林瑶不免为刚才自己的想法赶到有些自惭形秽,人家多有医德啊,而我却还把人看成了流氓,这也太对不住人家了。


 


她心里过意不去说道:“你好,我叫林瑶,是大禹村的,我欠你一个人情。”


 


“俺叫叶小宝。”


 


叶小宝想起什么似地问道:“大禹村离这可不近啊,你来这干吗啊?”


 


“我是来跑亲戚的。”林瑶也不隐瞒。


 


“跑亲戚?咱们芦花村的?”叶小宝好奇问道。


 


“嗯,我是来看张文喜的。”


 


林瑶走到一边,把刚才摔在一旁的几样补品给拿了起来,仔细地抹去上面的浮灰。


 


“张文喜?就是那个老光棍?”叶小宝忽然想起来了。


 


“没错,就是他。他是俺大舅,俺娘是嫁到大禹村的。”林瑶羞涩一笑。


 


“这么巧,既然你娘是芦花村的,那以后俺们就是一家人了。”叶小宝笑的那叫一个大尾巴狼。


 


林瑶想不通,这哪跟哪?怎么就成了一家人了呢?


 


“既然你也去芦花村,那我也顺路,一块走吧。”叶小宝背起了药箱。


 


两人一路说说笑笑,来到了芦花村。


 


没想到大槐树的底下,有一大群人窝在那边,就连田都不去种了,大锹、镰刀那些农用具随便摆在一边,一个个伸长脖子不知道在看着什么。


 


“好奇怪哦,你们芦花村的人都不用下田种地的吗?”林瑶好奇地问道。


 


 


4


第4章:江湖骗子


叶小宝也觉得奇怪,芦花村的村民们平时都挺忙的,怎么今天这么闲?


 


为了搞清楚情况,叶小宝跟林瑶两人挤了进去,发现人群当中正站着一个道士。


 


要说此人是道士,却一点没有仙风道骨的样子,头发乱糟糟地扎成了一个发髻,獐头鼠目,眼窝深陷,身体也骨瘦如柴,大夏天地还罩着一身脏兮兮的八卦紫金袍。


 


在他的脚边,摆着一根脏兮兮的桃木剑,还有一个看不清楚是铁还是银质的碗。


 


无论从眼神到表情还是其他方面,这个道士就契合落魄两个字。


 


想不到芦花村还有道士的出现,叶小宝顿时来了兴致,环抱着双臂在一边旁观。


 


那道士一言不发,拿起了桃木剑一阵瞎逼晃悠。随后,他掏出了一张鬼画符的符箓,朝天上一扔。


 


“篷……”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148.html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