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潮湿阴冷,这间牢房无论来过多少次,莫山都始终不能适应。但已经熟悉到每一砖一瓦的纹路都记录在心,也知道了如何排解无聊。待牢门外只能看见体型硕大的怪物守卫后,莫山长…

镜子里看我怎么进入你,你看镜子里我们的结合

潮湿阴冷,这间牢房无论来过多少次,莫山都始终不能适应。但已经熟悉到每一砖一瓦的纹路都记录在心,也知道了如何排解无聊。

待牢门外只能看见体型硕大的怪物守卫后,莫山长叹一口气,转身去到墙拐角处,蹲下身敲起了地上的石砖来。“咚咚”“咚咚”。沉闷的敲砖声徘徊在这昏暗牢房里,一下一下,忽然声音变了调,开始清脆起来。

莫山让手指沿着砖缝慢慢摸索,直至感觉到一处很小的凹口,指甲一扣,石砖便被掀开,内里是砖块大小的空间,黑黢黢瞧不见底。显然莫山对此已经很熟悉,他伸手下去一摸,拿上来个脏黑的扁圆东西。

放在手里掂了掂,莫山叹道:“你这馒头,比上次又硬了点。”

他说罢就将馒头放了回去,石砖一放下,隐隐的有什么发生了改变。再敲,声音又沉闷起来。

这就是莫山排解无聊的方式,这个会变换的暗格不知是哪位前辈留下的,估计是为藏东西,因为每次伸手进去摸,拿出来的物品总不一样。又或者是向他一样为了找点事做,因为里面的东西都是小物品,小到馒头石子什么的都有。

莫山就这样敲敲拿拿,觉得累了就回硬床上躺一会,醒来要么发呆,要么继续去敲砖,如此反复几个来回,忽听得牢房外的寂静里,响起魔卒的敬礼声:“参见元疏大人。”

须臾,一位穿轻甲,背着重剑的女人出现在牢房外,神色冰冷,正是把莫山带回来的女魔。

“九王子,王上命属下带你去殿上。”元疏冷淡道。

跟在后面的魔卒立刻上前来要开门。莫山忙从床上站起来,抢问:“可以等我一下吗?”

“可以。”

他便又在那处墙角蹲下,这次很顺利,只敲了几下暗格就出来了,但他并不是再伸手进去拿出什么,而是从脖颈上取下一条项链,一条用黑色细绳穿着小巧树叶形碧绿石头的项链。

这块碧绿石头是莫山从这暗格中找出来的,虽然在魔土上很常见,但喜得是这形状,雕刻得实在逼真,越看越爱,而这碧绿中的一缕墨红,是有次把玩时不小心被割伤,血留在上面被吸收了进去。既然都有自己的血了,便就索性留下来长挂在了身上。

但如今就物归原处吧,莫山心想。现在自己做人之心坚决,这一趟去见父王,必表明决心,幸运,父王也许会成全,那么重新做人,魔界的东西也当一件不留。不幸,父王不准,也必将以死明志已呈决心,那么这件东西,也不该陪自己进坟墓。

总之,莫山将项链从脖颈上取下后,留恋着摩挲几下,便将它放回了暗格里。然后起身,走向自己未知的命运。

这次来的大殿不是上次的那个了。但魔界最至高无上的王仍旧坐在骷髅堆成的宝座上,沉重与力量,在这空旷的大殿上无声回荡,将弱小的莫山压得喘不过气。

静,魔王闭目沉思,魔将缄口,莫山也屏息等待着。

终于,魔王张开了眼,敛着寒芒的目光穿过遥遥阶梯,定在下面小小的蓝衣身上,“你可知为何会让你来此?”

“为了……一个结果。”莫山犹豫道。

“听说你为了脱胎换骨丹敢去独闯天庭,而且,是一个神仙把你救下来的。”

“是,机缘巧合之下儿子曾救过他,他如今也救了儿子一命,两清了。”

“嗯,他是叫…江云盼是吧,三百年前你施援手救的那个。如今,有一件我们魔族的宝物,却在他手上。”

莫山有些惊讶地抬头,倒不是惊这话里的内容,而是,父王为何会与他说这个。

见他如此表情,魔王冷笑道:“你既与他相识,自然方便许多,可愿去帮魔族,要回这件宝物?”

“额,”莫山局促不安起来,喏喏道:“怎么,怎么要?”

“明要自然不会给,至于怎么拿到,就是你的事了。”

“可我,我不会这个……我从没做过。”

“你也从未真正做过人,怎么如此积极得要去尝试?”

莫山有些急了,眼下父王要交给他的任务,是去欺骗不久前刚帮过自己的仙人,他不想这样。何况别的不提,什么魔族宝物,他在心中从未承认过自己是魔族,他根本不想为这所谓宝物去做欺诈小人。这任务简直是可以预料到的失败。

但莫山不敢直接拒绝,他垂头吱吱唔唔,又拿眼偷望着高位上的魔。正不知该如何是好,在牢房中发过的誓突然闪现出来,是了,不成功便成仁,横竖要牺牲什么,那就舍生取义。

莫山壮了胆,说话的声音也大些,“父王,儿子做过人,做人时所学到的道理告诉我,不能做这种欺骗他人的事。”

殿中隐隐有讥笑声响起,莫山红了脸,但仍梗着脖子在坚持。

这时有一位魔将从殿外来报,得到获准后,便上到王座前,低声不知汇报了什么。过后,只听魔王笑道:“这可好,你不愿,如今也轮不到你了,那宝物现丢失在人间,找起来也不算太难。而你,我的儿,你既然认定凡人百般千般好,那就去人间真正体会一场吧。”

莫山还不即高兴,又听魔王话音一转道:“你母亲虽是普通魔女,但血统纯正,如何就生出你这样力量低微,性格也天真软弱的孩子,我至今也想不通。不过我也懒得再想了,你瞧不起魔,那么你也不配做魔。现在没有什么脱胎换骨丹可以让你退化成人,然我有一种方法,只要抽掉你身体中的魔骨,再化掉你血液里的魔力,就可做人,只是过程中你可能会痛死。如此,你愿否?”

没有丝毫犹豫,莫山颔首,坚定地答:“我愿。”

当视线在红到发黑的粘稠中沉浮,当意识在痛苦与麻木中挣扎,莫山以为自己要死了,当什么也感受不到,一片空白时,却闻得鸟鸣声清脆,将一切从死亡中唤醒。眼前渐见绿影浮动,窸窸窣窣之音响在耳边,终于看得清晰,只见周身错落着参天大树,小鹿在不远处躲着,正好奇地探头瞅他。

“我做到啦!”莫山朝天大笑,一时回音传荡,惊起林鸟纷纷。

天上人间两处牵连,这莫山因莫清剑谱丢失在人间,辗转巧合之下因此得福,最终从魔变人,完成了心中所愿。却说那将剑谱丢失在人间的剑澜,自那日被关在剑居后,身上的捆仙绳一刻也未拿掉过,真气被缚着,又心性高傲不愿低头,故冷待遇受了个足,只能在房中双目放空,熬着时辰一点一点的过去。

只问今夕是何夕,自答不知不知。门外的看守换了一轮又一轮,这次,却将向来紧关的房门打开了,片刻,一位药童打扮的少年走进来笑道:“想来剑澜仙人十分喜爱这房间,竟这么久都不见出去过。”

剑澜本坐在床沿边上在发呆,见来者是与他合谋计划的七莲,便起身转坐到木桌边上,冷冷回道:“看来你过得很惬意。”

七莲耸肩,将椅子移到剑澜旁边,坐稳后仍笑着说:“这个自然,毕竟我是把你当替罪羊供出去了,才求得师父原谅的。那些仙人现在都说你城府深,只关禁闭还不行呢。”

剑澜沉默半晌,忽然问出个前言不搭后语的问题:“他去找你了吗?”

七莲摇头,反问:“你被关禁闭后,他来过吗?”

“没有,除了我师父,没见还有谁来。我现在也没有下一步的计划。”

“我倒可以告诉你,”七莲神秘一笑,将目光往房外斜了斜,道:“人间的琼山上,那连通仙界的穿云阵虽然数千年前就被锁上,但这把锁,近来却出现了裂缝。而我现在把你救出去,你可以试着让这把锁的裂缝更大些,如此也算报复了天庭不是?”

剑澜虽真气被缚,但也能感觉到房门外,除了两个看守,方才又出现了另一仙的气息。他会意,问道:“我被关在这多久了?”

“人间已过双十载。”

“呵,害我空度二十年,这仇上加仇,无论如何也不能作罢了。”

“好,我来帮你解开绳子。”七莲说着,就起身去凑到剑澜后面,绳子刚解开一半,便有一位仙君从门外跳进来,手指着他俩,大叫道:“好啊,如今可让我抓着证据了。一个死性不改,一个满心想着要给天庭带来麻烦,现在人证物证俱全,看你们还如何辩解。”

这人正是司奇仙君,原来自荟珍阁丢失了东西,并且未能找回后,为这事可让他受足了玉帝的批评,差点职位都保不住,因此心中十分记恨剑澜。如今让他亲手抓着把柄,便如何都不能松手的。

当下他叫嚷着,让两看守一个进来压住七莲,一个速去带天将来,又冷笑道:“那穿云阵的裂缝玉帝早就发现并补上了,你们想造反,还是等消息灵通些了在打算吧。”

七莲很配合的任由看守押着,叹道:“近来师父不准我下凡,自由也限制了很多,我这好容易打听来的消息,没想到却过时了。”

这里才几句话的功夫,那位出去的看守就带着几个天将并老剑仙一块赶了回来。刚跨进门,老剑仙就怒道:“好你个七莲小妖,药老几次三番给你机会,你却一犯再犯,现在又来指使我徒儿,气煞我也。今不用你师父同意,我定要让你滚回人间去继续做你的药草。”

又骂剑澜:“我在外为你苦苦求情,你却好,一点也不把为师放在意上,想不到辛辛苦苦,只养了个白眼狼出来!”

一番训斥让这两位都垂头无话,独那司奇仙君得意笑道:“教训再多也无用,还是把他们押到仙审司去审问吧。”

仙审司在外表上与天庭其它的琼楼玉宇无甚两样,内中也一样华美,只是多出一分肃重来。负责此处的司刑仙君性格沉稳,虽铁面无私,但对待那些犯了错的仙人们,也会以情况而定,尽量和善处理。

这边剑澜等一众仙赶过来,司刑早已接到消息等候在外了。他拱手对剑仙道:“剑仙,你徒弟果真再犯,按先前商定,便该贬为凡人。”

闻此言,那司奇仙君忽然诡笑了一下,将身旁两个仙将叫到旁边私语起来。

不知是不是在打什么歪主意,剑仙也未去注意,只口里答应着司刑的话,回身将单手放在剑澜额前,掌中光芒强烈。

他叹道:“徒儿,按你之劣性,本该永世不得成仙,然我现只将你的仙魄封印,你在轮回中若有造化,仙界之门还会为你打开。愿那时你会比现在成熟,更能看清事情。去吧,去投胎吧。”

剑澜感觉很累,一片白茫茫中什么也看不清,无力感愈加重的要压垮身体。他感到自己被谁扶着,向下坠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217.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