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打着电话和别人做/男人当我面做

她走近沈舒娜,看着她怀里的孩子,顾依依皮肤雪白细腻,像个陶瓷娃娃,粉嫩的脸颊肉嘟嘟的,两个乌黑的眼睛圆溜溜的,十分的可爱。    她的眸底渐…

她走近沈舒娜,看着她怀里的孩子,顾依依皮肤雪白细腻,像个陶瓷娃娃,粉嫩的脸颊肉嘟嘟的,两个乌黑的眼睛圆溜溜的,十分的可爱。

    她的眸底渐渐聚了雾气,伸手轻轻碰了碰孩子的脸蛋,光滑的像似刚剥壳的鸡蛋,肉呼呼的很有手感。

    这是他的女儿,顾一一。

    他能给孩子取名顾一一,是不是代表沈舒娜和孩子如今是他的唯一?

    顾瑾琛突兀的开口:“不是唯一的一,是依旧如初的依。”

    她愣了一下,惨淡一笑,无论是哪个名字,都改变不了如今的局面。

    他有妻子,有孩子,他的女儿叫顾依依,代替了他们曾经幻想过的女儿。

    沈舒娜觉察到了沈悠然的异样,但眼下她无暇理会,语气焦急的道:“瑾琛,依依在拉肚子。”

    顾瑾琛起身快步走近,看了一眼她怀中的孩子,又走到茶几前拿了桌上的车钥匙:“去医院。”

    沈悠然下意识的要跟上去,走了两步停了下来,男人的怀中是他的妻子,他的妻子抱着他们的女儿,自己去做什么?

    望着两人渐渐远去的背影,她咬紧了下唇,放在身侧的两只手紧握在一起,口腔中有淡淡的血腥味蔓延。

    ……

    金豪酒店是a市最大的酒店,装潢富丽堂皇,走廊上铺着深紫色雕花地毯,天花板上的水晶灯宛若一朵盛开的白莲,美丽晶亮。

    “叮”的一声,电梯门打开,沈悠然从电梯里走了出来。

    她今日穿着一身白色的裙子,米色的高跟鞋,素净的脸颊雪白恬静,身材高挑纤细。

    出了电梯,她径直来到总统套房外,来之前她打听过,季锦川在金豪酒店有一间长期的住用套房,是他和情人幽会所用。

    所谓的幽会说通俗一点,其实就是上床。

    沈悠然抬手正要敲门,房门就被人从里面拉开,一个掩面哭泣的女人衣衫不整的从里面出来,提着拎包快速离开。

    季锦川每隔三个月就会换一次情人,前几日刚和前任情人分了手,刚才这个女人……勾引没成功?

    她推开半掩的房门走了进去,心里霎时间紧张起来,她扫了一圈,房间里没有人,只听到沐浴室传来哗啦啦的水声。

    她将手提包扔在沙发上,等了一会儿,浴室的门被人拉开。

    她闻声偏头望去,入眼的是男人结实精壮的身躯,俊逸的脸庞上因为热气的氤氲略微有些红晕,墨黑的头发湿漉漉的,发梢上挂着水珠,在灯下晶莹剔透。

    男人蜜色的胸肌平坦性感,头梢上的水渍滴落在他的胸膛上,一路缓缓滑下,滑入腰间围着的浴巾内。

    这个男人,当真是比明星还要好看。

    季锦川看到房间里突然多出来一个人,面有愠色的拧紧了眉头:“滚出去。”

    沈悠然面颊微红,轻咳了一声掩饰自己的失态。

    实在是这个男人长得太过英俊了。

    上帝造人时真是太过优待他。


第8章 季锦川的女人

她本就脸皮薄,自动送上门给别人做情人,这种话多少有些难以启齿。

    说完后清丽的面颊微微泛着红粉,在灯光下带着一种生动的明媚。

    她的皮肤很好,白皙的脸蛋光滑如玉,粉嫩的像婴儿似的,吹弹即破,清纯中不泛娇媚。

    季锦川眯起双眸,上下打量了她一番,削薄的唇勾起一抹讽刺:“不是每一个主动送上门的女人我都会要。”

    沈悠然羞恼,白净的脸颊浮着红晕,更显得娇俏明艳,一双澄澈的眼睛格外的明亮干净。

    她轻咬了咬唇,大着胆子上前抱住他的腰,却是不敢贴上他的胸膛,抬头直视着他的眼睛:“那你看我可以吗?”

    “缺钱?”他的眸底带着几分戏谑,扫了一眼圈在自己腰间纤细的手臂。

    “你长的好看,做你的情人不亏。”她展颜一笑,水晶灯在她漆黑的眼睛里泛着细碎的光亮。

    半晌没等到季锦川说话,她抬起头来对上他深邃难辩的眼睛,视线落在他削薄的唇瓣上,踮起脚慢慢地凑近。

    刚一挨到他的唇角,季锦川扯开她:“先去洗澡。”

    沈悠然进了浴室,站在花洒下,她的心怦怦跳得厉害,水珠顺着她光滑的玲珑身躯滑下。

    她心里有一瞬间的后悔了,不该这么冲动,在浴室里磨磨蹭蹭了良久,穿上浴袍深吸一口气,拉开了浴室的门。

    季锦川靠在床头,看着从浴室里走出来的人,精致的脸颊在水雾里氤氲着一片粉红,微敞的浴袍露着精巧的锁骨,晶莹剔透,白净无暇。

    沈悠然扯了扯身上的的浴袍,浴袍是季锦川的,她穿着又宽又大,几乎到了脚裸,略有些滑稽。

    季锦川见她拘谨的揪着身上的浴袍,微微蹙眉:“后悔了现在可以离开。”

    他不喜欢强迫别人,尤其是女人,他季锦川最不缺的就是女人。

    沈悠然迟疑了一下,轻咬着下嘴唇赤脚走上前,解了身上的浴袍跨坐在他的腰间,玲珑的身躯呈现在男人的眼前。

    她虽然清瘦,但发育却是极好,肤如美瓷,光滑细腻,在灯光下散发着温润的光泽。

    沈悠然俯身吻上他,她的吻技青涩的只会摩挲轻吮,季锦川微微一偏头,避开她的吻:“还是处?没有经验?”

    她的脸颊瞬间涨红,难以启齿的低声道:“是。”

    季锦川瞧了一眼她红晕的脸颊,由于挨的近,他清晰的看到她纤长密黑的睫毛轻轻颤抖,泄露了她的紧安和忐忑。

    他本就不是一个洁身自好的人,所以也不会要求对方身心干净,但看到她又羞又恼的神色,他还是微微愣了一下。

    沈悠然微垂着眼睛,半晌没见他有反应,窘的要将脑袋缩回脖子里。

    她想从他身上爬下来,然而下一秒他扣住她的后脑勺,将她的脸压了下来,吻住她的唇瓣,环住她腰的手稍稍一紧,猛地一转就将她压在了身下。

    一阵天旋地转,沈悠然惊慌的攀着他的脖子,双腿下意识的缠在他的腰间。

    两人交换了上下的位置,看着头顶上方的俊颜,她的呼吸猛地一窒。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492.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