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当别人面进入,说说除了老公睡过的的

季暖整理好心情,这才发现自己是起床之后头没梳脸没洗的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她当下一脸窘然的忙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再又遮着脸扭身要去浴…

季暖整理好心情,这才发现自己是起床之后头没梳脸没洗的就这么站在他面前。

    她当下一脸窘然的忙抬起手抓了抓自己的头发,再又遮着脸扭身要去浴室。

    墨景深瞥了眼她那副别别扭扭又窘迫的模样,雅人深致的眉宇微动:“又不是新婚第一天,你刚睡醒的样子我也不是第一次看见,遮什么?”

    这跟结婚多久没关系!

    而是季暖以前从来就没有已经结婚的自觉!

    她没解释,跑进浴室检查自己有没有睡肿了眼睛,低下头却发现他房间里的浴室并没有她的洗漱用品。

    也不知道经过昨晚,墨景深会不会直接把他的东西搬回到主卧。

    她干脆趁着墨景深已经出了房间,小跑着回到主卧里打开浴室的柜子,把几个备用的她习惯用的各种洗漱用品统统都搬去了他的房间。

    这样无论他是住在哪一间,总归都被她占了!看他还能躲到哪去!

    季暖换了衣服,下楼去吃早餐。

    桌上是她一直以来都喜欢吃的奶黄吐司。

    刚坐下,墨景深将陈嫂送过来的一杯热牛奶放到她面前。

    季暖坐在餐桌边,接过牛奶,吃一口吐司,抬眼看看墨景深,再喝一口牛奶,又抬眼看看墨景深。

    这早餐吃的,她一双眼睛基本就没有从墨景深的身上离开过。

    一旁来回拾掇餐具的陈嫂看得眉开眼笑,悄悄的拽着旁边的佣人回厨房。

    季暖又咬了一口吐司,奶黄酱粘在她嘴角也不自知,眼神直勾勾的看着眼前早已经吃完早餐,正随手翻看商业杂志的男人。

    清晰冷峻的眉眼,高挺的鼻梁,似是出自上帝之手的英俊轮廓,完美的没有任何给人挑剔的余地。

    墨景深翻动商业杂志页面的手停下,波澜不惊的看向一直将眼神粘在他身上似的小女人,那眼神好像他随时可能会人间蒸发一样。

    季暖猛的回过神,忙举起手里的吐司挡在自己眼前,拿起牛奶杯狠狠的喝了一口。

    结果喝的太急,被呛的忙放下杯子和吐司,用力咳了两声:“咳……咳咳……”

    墨景深将纸巾递到她面前,见她咳的厉害,便直接帮她将嘴角的奶黄酱擦去:“从昨天开始你就不太对,这么喜欢盯着我看?”

    “咳咳咳……”

    季暖其实呛的也没那么严重,听见他的话当下又故意咳了好几声。

    陈嫂这时忙从厨房出来:“太太,怎么了?咳的这么严重?”

    “咳咳,没事,被牛奶呛到了……”

    “没事就好,对了,梦然小姐昨天说,今天要来御园住,晚餐要给梦然小姐多准备一份吗?”

    季暖的表情未变,又咳了两声后,转过眼说:“陈嫂,把我妹妹经常来住的那个客房收拾一下,以后尽量不再让她在御园留宿。”

    “可梦然小姐今天就要过来……”

    “我会跟她说清楚,御园毕竟不是季家,她经常在这里出入,也不是很方便。”

    陈嫂一听,这心下顿时就觉得舒坦极了。

    以前她就觉得季家的那位二小姐总是跑来御园住,还总是喜欢问关于墨先生的各种问题,经常打听墨先生的行踪,完全不把自己当外人,真是让人很看不惯。

    陈嫂一分钟都不耽误的赶紧去收拾客房里的东西。

    忽然,墨景深放在餐桌上的手机轻轻的震动了一下。

    季暖以为应该只是10086之类的短信,见墨景深正在看商业杂志上的一篇英文总结,并没有看手机,她瞥见屏幕上的那些字,眼神一动,直接伸手拿过他的手机。

    136xxxxx:[景深哥哥,你千万不要生我姐的气,我也没想到前天夜里她真的会用那种手段下药给你,本来她是想把你送到别的女人的床上呢,我劝了她好久她也不听。你们两个这样一直互相折磨下去,真的会有好结果吗?我心疼姐姐,更也替景深哥哥你觉得不值!]

    看过这条短信,季暖挑起好看的眉。

    “你的手机号码,是很多人都知道么?”季暖抬起眼。

    墨景深看了她一眼,将手边的杂志随手放到一旁。

    “很多人,指的是谁?”

    季暖记得墨景深的私人号码其实并没有几个人能知道,更也轻易不会对外透露。

    “我是没想到梦然对我们之间的感情这么关心,为了我的事居然经常发短信给你。”季暖笑了起来,却又故意在眼神里加了那么一点显而易见的醋意。

    墨景深端视着她那暗暗憋着的小表情,反问:“不是你把我的号码给她的?”

    “……”

    好像,还真的有这么一回事……

    季梦然经常拿她的手机玩,究竟什么时候偷偷的把墨景深的私人号码给记下了,季暖当初也没怎么注意过。

    “她会发,但不见得我会看。”墨景深语调很淡的又道。

    季暖听见这话,下意识的向下翻了翻,发现未读短信几十条。

    除了一些公司邮件的短信通知之外,真的有许多季梦然发来的短信,都显示的是未读。

    随便点开看了几条,短信内容基本都是一边扮演着好妹妹的角色,明着是在好心好意的替姐姐说话,却又实际将季暖说的非常不近人情甚至为人古怪刻薄。

    果真是野心十足!

    墨景深在她突然静默的那一瞬,淡道:“年纪小不等于单纯,亲情也不能代表全部的信任,你早日看清,也不见得是坏事。”

    季暖惊疑的看着眼前仿佛早已洞察一切的男人。

    怪不得墨景深在季梦然来这边住的时候很少回来,恐怕是季梦然的那点不规矩的小心思他早就看出来了。

    真该拍醒十年前的自己!怎么心就这么大呢!

    季暖狠狠在自己头上拍了两下,结果拍到昨晚上撞伤的地方,顿时“嘶”了一声,整张脸都疼的皱成了一团。

    墨景深起身便过来,一把将她的手拽开,看着她仍然有些红肿的额头,眉宇无声的皱起:“还不够疼?非要伤上加伤才肯罢休?”

    季暖抬起脸,疼的眼泪都会冒出来了,再又看着他那一脸的厉色,当下露出忏悔的表情说:“我再也不让别人随便来御园住了,前段时间是不是给你添麻烦了?”

    “与你有关的一切都不是麻烦,这种事决定权在你。”墨景深捧着她的脑袋检查她额头上的伤,回眸便叫了佣人过来:“把昨晚拿回来的药给她重新上一次。”

    


第8章:一个吻,想将她碾碎拆尽

与她有关的一切都不是麻烦……

    季暖心间荡起一阵阵涟漪,直接扑进他怀里。

    一大早被她连扑了两次,墨景深也算是适应了她突如其来的甜蜜热情,低眸看着她那颗在他怀里蹭来蹭去的小脑袋,将手在她头上抚了抚:“吃饱了就回房去休息,入秋了,别着凉。”

    “吃饱就睡,你把我当成猪来养的吗?”季暖的脸在他怀里拱了拱。

    忽然察觉周围路过的佣人都一脸害羞又尴尬,她当下忙从他怀里退出来,却见墨景深低眸睨着她的眼神带着那么一点让人难以捉摸的淡笑。

    “你之前不都是这样?”

    “我那是……”

    季暖以前不得己的和他一起吃早餐,都是尽快吃完,吃完就找理由说要回房间去休息,多一分钟的相处时间都不愿意。

    “咳,我那是前段时间睡的不太好,早上起来回去再补个回笼觉而己。”季暖边解释边戳了戳自己的脸:“你看,好睡眠才有好皮肤!“

    墨景深因为她这憋脚的解释而低笑,没去反驳她这明显的强词夺理。

    见他这是不信,她直接抓起他的手过来在自己的脸上贴了贴:“不信你摸摸看,是不是又滑.又嫩!”

    墨景深温暖的指腹在她脸上抚过,季暖拽着他的手,却没能控制他手指的动作,直到反被他捏住下巴,她当即便脸颊一烫,看着眼前忽然俯首凑近的男人。

    “确实又滑.又嫩。”他的声音带着几分暗藏的低哑,用着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来形容。

    这四个字,本来她只是形容自己的脸,可从他的口中这么低低的说出来,怎么听都感觉好像还有点别的让人脸红心跳的意思……

    “墨太太这么直接了当的勾.引我,是不想让我去公司了?”墨景深的声音贴在她的唇边,只差一指的距离,就能吻的下来。

    季暖心下瞬间就漏跳了一拍。

    怎么可以这么撩人……

    墨景深怎么可以这么撩人!

    前世的她真的是脑子进水了才会一直把他拒之千里!谁说高高在上又冷漠的事业型男人在婚姻和感情的事上就一定死板无趣!

    他分明快撩死她了好么!

    季暖闭上眼睛,结果等了好半天,预想中的吻没有落下。

    再睁眼就看见墨景深正在凝视着她。

    他向来冷静自持,与人疏离,看人一向很准,季暖的性情大变和忽然间的主动,他不问,不等于她这突然的改变不存在。

    季暖也顷刻一顿,在想自己是不是有点太急进了,本能的向后退了一步。

    刚要从他的面前走开,忽然腰被他有力的手臂揽了回去。

    唇瓣一下就被他封住。

    佣人已经将餐桌上的餐具收走,这会儿周围没有任何人,安静的只能听见彼此的呼吸,季暖抬起手去紧抱住他的脖颈,眼里满是动情的水光。

    他闭上眼。

    没法看,再看下去今天公司的高管会议怕是要拖延到明天了。

    这小女人身上透着与生俱来的冷香,一点点勾着他,哪怕只是一个吻,都想要将她碾碎拆尽。

    ……

    陈嫂把客房里的被子都收了出来,走下楼就见季暖脸上红晕未褪的正坐在沙发上,一副魂都被勾走了似的表情。

    御园外这时响起门铃声,墨景深刚刚接了公司的电话正准备出门,直接去开了门。

    门刚一打开,外面站着的是季梦然。

    季梦然穿着浅色的连衣裙,脸上画着符合年纪的淡妆,一看见竟然是墨景深亲自来开的门,当下眼神就亮了一下。

    “景深哥哥!平时这个时间你都已经去公司了,今天居然还没走?”季梦然一脸欣喜。

    前段时间季梦然就想借着去安慰墨景深的这个理由去找他,但是他一直在公司,墨氏又管理严格,她根本没办法进去,前天夜里也只是在御园里匆匆一瞥,他那晚直接拉着季暖回了房间,自己已经很久没再这样近距离的看过他了!

    忽然看见他来开门,真是惊喜万分!

    墨景深身型颀长挺拔,挡在门前并没有要让她进去的意思。

    季梦然向里望了望,在这个角度没有看见季暖的身影,当下便小声说:“我姐还在睡吗?哎,整天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不肯见人,怪不得她的性格越来越古怪,我找时间再劝劝她。”

    她敢这么说,当然也是心里有数。

    反正季暖和墨景深之间早已有隔阂,虽然不知道昨晚他怎么竟然又回了御园,但想必昨晚这里肯定不太平,一定是季暖又跟他吵过了。

    “来的这么早?”墨景深语调淡淡,没什么表情,声音亦没什么温度。

    季梦然早就习惯了他的淡漠,而且想必昨晚上他们也一定是很不愉快。

    她很善解人意的笑了一下:“我怕姐姐这两天心情不好,又闹情绪或者做出什么不可理喻的事来,所以想早早的过来陪她。”

    “我都做过哪些不可理喻的事?”季暖的声音忽然从里面传来。

    季梦然的表情瞬间一怔。

    季暖走到墨景深身边,手自然而然的挽在他的手臂上,笑意深深。

    “我除了前段时间脾气不太好之外,还做过哪些不可理喻的事?值得你特意挂在嘴边?”

    季梦然的脸色有些怔然的看着季暖,再又看着她和墨景深挽在一起的手。

    经过前天晚上的事,墨景深已经对季暖彻底的失望了,怎么会……

    “你和景深哥哥……”季梦然有些不确定的开口。

    季暖直接打断她的话:“梦然,我都结婚多久了,你怎么到现在都还没有改口?他是你姐夫,不能再叫景深哥哥。”

    季梦然脸色略沉的看着眼前这一幕,深呼吸了一口气,忽然转眼问:“景深哥哥,你是不是对我姐做了什么?她以前对你避之惟恐不及的,被你碰一下都恨不得洗个十次八次的澡,怎么会忽然间跟你这么亲近……”

    季暖靠在墨景深身边,一脸打趣的说:“那会洗脱皮的吧?我这妹妹果然还是年纪小,说话总是没轻没重的,夸张的让人想笑。”

    墨景深瞥了她一眼:“怪不得又滑.又嫩,原来是每天都要洗十次八次的澡。”

    他的手放在季暖腰间,低下头在她耳边以着只有她能听见的声音淡淡调侃。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494.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