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又黄又湿的故事口述|特别黄的故事

顾晚上前两步,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冰冷的青石板上。    这就是她的父亲,分明见到她带着伤回来,不曾关怀她一句,便在姜舒美和顾雨婷的挑拨下训斥她…

顾晚上前两步,结结实实的跪在了冰冷的青石板上。

    这就是她的父亲,分明见到她带着伤回来,不曾关怀她一句,便在姜舒美和顾雨婷的挑拨下训斥她了。

    可她的亲生母亲姜舒美,却永远都在往她的心上扎针。

    “父亲,昨晚,是母亲让我去看花灯会的,说是要让我去见见我的未婚夫,”顾晚抬起头来,眸光清冷的望向顾海山:“我马上就要出嫁了,本不该再抛头露面的,可若是不去,大抵您又会觉得我忤逆母亲了吧?”

    “父亲,左右在这个家里面,无论我怎么做,都是坏了规矩的,懂事什么的,与我有关吗?”

    上一世,为了能得到亲生父母哪怕些微的关爱,她从没有反抗过他们半句,大抵是因为太听话了,才一生悲惨?这一世,如果亲生父母还是不在意她,她又何必再做个乖巧的女儿?

    “你……你这话是什么意思?”姜舒美顿时就火了:“是责怪我让你出去了?我可是一心为了你好啊,想着孟家的大少爷刚回来,未曾与你见过面,让你们婚前见见,成亲后夫妻感情也能好一些……”

    “那为何还要带上雨婷妹妹?”第一次,顾晚打断了姜舒美的话:“您若是果真希望我与孟书衡好,带上妹妹算怎么回事?况且刚出门的时候,雨婷妹妹就与我分开了,等我赶到花灯会,倒是远远的瞧见雨婷妹妹与孟书衡在一起赏花灯,着急的想要赶过去,被人挤得摔下了台阶,滚到花丛里去,我这头上有伤,父亲和母亲都没瞧见吗?”

    她一口气说了这么多的话,也没有给姜舒美反应的时间,又接着说:“我知道母亲一直都觉得我在乡下长大卑微了,下贱了,所以您这样高贵的人不喜欢我这个女儿了。

    可这些多年,我也从来没奢望自己能像雨婷妹妹那样,去上新式的学堂,去参加各种宴会,拥有那么些时髦的好玩意儿,可是我只有三日就要嫁人了,便只是这么几日,都容不得我快活一些吗?您到底是我的亲生母亲啊!”

    说着,泪水从顾晚的眼里滚落出来,使得她看起来分外的委屈可怜:“父亲,您知道女儿今日回来,都听到外面的人怎么说吗?他们说顾家的二小姐和孟家的大少爷真是郎情妾意的一对,他们都以为孟家要娶的顾家女儿是雨婷妹妹而不是我。

    呵呵,其实,若是雨婷妹妹果真喜欢孟书衡,直接与我说便好,左右我也不过就只是挂着一个“顾”家的姓氏,没有人为我做主,我怎么样都是没有关系的……”

    不是只有姜舒美和顾雨婷知道哭委屈装可怜的,只是她从前性子要强,什么委屈苦痛都往肚子里咽,重活了一世才知道,女人的柔弱和眼泪也能成为厉害的武器。

    “你……你不要血口喷人,我什么时候和孟书衡是一对了?”顾雨婷急了,她没想到顾晚会忽然来这么一招,用一副委屈可怜的模样将她和孟书衡的事情说出来。

    “雨婷妹妹这么说,是不喜欢孟书衡吗?”顾晚泪水涟涟的望着顾雨婷。

    “我……”顾雨婷马上就犹豫了,她若是承认不喜欢书衡,让书衡知道了,岂不是会有想法。

    “那就是喜欢了。”顾晚攥紧了自己裙摆,无比痛心的说:“雨婷妹妹,这些年,不管你和母亲如何的不喜欢我,可你是我的妹妹,哪怕你我之间没有血缘关系,只要你一辈子都是顾家的女儿,那你就是我的妹妹,一笔写不出两个顾字,但凡是你想要的东西,我哪一样没有让给你?你又何必偷偷摸摸的……”

    这句话,顾晚并没有说完,就朝着顾海山说:“父亲,女儿决定不嫁给孟书衡了,让雨婷妹妹去嫁吧!”

    虽这么说着,她却又落下更多的眼泪来,像是已经委屈到连未婚夫就不得不让出去的程度了。

    身后的老掌柜忍不住帮顾晚说话了:“老爷,大小姐昨晚上是和二小姐一起出去的,那会儿我刚回府送药材,是与大小姐、二小姐一起出的门,可是我刚回到药馆,大小姐就跌跌撞撞的进来,满头的血晕倒在了我面前,我赶紧让药馆里的女大夫给大小姐看伤。

    大小姐昏昏沉沉睡到半夜才清醒过来,又发起了高烧,我一直担心大小姐的身体,又怕深夜里叨扰了老爷,也没有到府里来说一声,可大小姐在中医馆受了一整晚的苦痛,这一回来,却还要被……”

    老掌柜没有将话说完,只难过的说:“大小姐刚出生就沦落乡下,好不容易回到顾家,又因为性子温善,常常被人欺负,若不是受了莫大的委屈,哪里会出了声来?”

    老掌柜没有按照与顾晚说好的说,而是换来一套对顾晚更有力的证词。

    顾海山的脸色顿时有些尴尬了,连家里面掌柜都觉得顾晚委屈了,他却还训斥她,是不是真的错了?

    其实,这些年,他这大女儿的性子,确实是温软的,他心里也清楚姜舒美因为顾晚从小不是跟在她身边长大的,所以对顾晚不如顾雨婷好,可是说到底,也是他和姜舒美把顾晚带到这个世上来的,没有不是的父母,只有不讨父母欢心的女儿。

    并且这女儿到底是要嫁人的,让自家人磋磨磋磨也并没有什么不好……

    ——可顾晚真的已经被欺负到忍无可忍的程度了吗?

    “雨婷,你姐姐说的可是真的?你果真对你未来的姐夫动了心思?”顾海山的语气冷下来,看向顾雨婷。

    顾晚的心微微刺了一下。

    姐夫?

    ——那就是父亲不愿意让孟书衡的新娘从她变成顾雨婷了。

    顾雨婷再次为难,她是说“有”还是说“没有”呢?

    姜舒美忙将话接了过去:“老爷,雨婷怎么可能会喜欢上了孟书衡呢!我心里最是清楚了——雨婷一直喜欢的人是霍家的三少爷。”

    


第8章可我,不想嫁了

江城里的权贵不少,能称得上权贵中的权贵的,自然只有霍家了。

    如今整个国家都是军阀割据的局面,霍大帅虽出生草莽,脑子却很灵活,年轻的时候,别人都还在观望,他已经拉起一帮兄弟将最为富庶的南边“江山”打下来了,也是因为大帅府在江城,这江城的地面才在短短的几年时间内,扩大了近一倍,许多富商巨贾也都涌到这边来了。

    如同顾家、孟家这种本地的富户,反而显得有些寒酸了。

    姜舒美心疼顾雨婷,千方百计的想让顾雨婷嫁到霍家去,成为真正的贵夫人。

    霍家的大少爷已经娶了妻子了,二少爷是只“花蝴蝶”,四少爷还没有回国,谁知道是不是已经有了结婚对象了?与大少爷关系交好,且在军队里也有位置的,那就只有三少爷了。

    如果顾雨婷能够嫁给霍三少爷,她也就能跟着风光无限了。

    ——这一直都是姜舒美心里的想法,情急之下,却说了出来。

    就连顾雨婷都有些懵。

    什么霍家的三少爷?她什么时候就喜欢霍家的三少爷了?

    “母亲,我什么时候说我喜欢霍家的三少爷了?”顾雨婷扫了顾晚一眼,高扬起了头说:“既然姐姐都自己提出来要将书衡让给我了,我也就不客气了。”

    “父亲,母亲,我喜欢的人就是书衡哥哥,我自小就与书衡哥哥关系好,我才是书衡哥哥的青梅竹马,书衡哥哥喜欢的人也是我,他一点都不喜欢顾晚的,他还说顾晚只是封建社会里的……”

    “啪!”的一声,是顾海山忽然站起来,狠狠一巴掌摔在了顾雨婷的脸上。

    他勃然大怒:“你这孽女,竟真的敢肖想自己的亲姐夫?”

    因为某些不能说出来的旧事,顾海山最忌讳的就是乱了人、伦纲常,孟家和顾家是世交,孟家的老爷子已经明说了要的大儿媳妇是顾晚,而顾晚嫁过去,是要管家的。

    他这大女儿性子虽柔软了些,能力是有的,而且这些年,顾晚小时候在乡下长大的事情顾家也一直都瞒的很好,旁人也都不知道顾雨婷是后来抱养的,只当是顾家本来就有两个女儿。

    可当年,流落到乡下去,确实也不是顾晚一个孩子可以控制的……这么一想,顾海山心里对顾晚总算有了一丝丝的愧疚。

    偏偏这个时候,顾雨婷还不可置信的朝着他喊:“父亲,你……你打我?”

    “你忘了吗?我是你最喜欢的女儿,从小到大你都舍不得打我的,现在竟然会为了顾晚打我?”

    “她有什么好啊,也就是看起来温软无害,其实她满腹的恶毒算计,否则她怎么能让自己攀上孟家的婚事?怎么能逼得书衡哥哥娶她?”

    “可是她凭什么做孟家的大少夫人啊,书衡哥哥又不喜欢她,书衡哥哥喜欢的是我……”

    “你给我住嘴!”顾海山气的身体都开始发抖:“你今日给我记清楚了,孟书衡是你姐夫,只可能是你的姐夫,如果你再敢肖想,你就不是我顾海山的女儿!”

    顾雨婷眼里的泪卡在了眼眶里,姜舒美也被吓住了。

    她们都没有想到,这件事竟然会这么严重!

    姜舒美很快就明白了,怕是因为那件事……

    她忙起了身,站在了顾雨婷的前面,对顾海山说:“老爷,她们姐妹之间就是闹着玩儿的,你看看你,还当真了。

    雨婷年纪还小,她哪里知道什么是喜欢啊,大抵是昨日里逛花灯会的时候瞧得那孟书衡生的高大俊俏,便生出几分仰慕,哪里会真的和顾晚争抢夫君了。”

    说着,她还拉扯着顾雨婷:“雨婷,快跟你父亲说,你喜欢的霍家三少爷,不是你那未来的姐夫。”

    顾晚垂下眼皮,藏起里面的讽刺。

    姜舒美说顾雨婷对孟书衡的喜欢不是喜欢,可对霍家三少爷的喜欢就是喜欢了?

    顾雨婷还没说话,顾晚就抬高了声音问:“雨婷妹妹,你方才说,孟书衡喜欢的人是你,可是真的?是他亲口告诉你的吗?你不会是骗我,骗父亲和母亲的吧?”

    “当然是真的!”顾雨婷下意识说:“你不是都……”听见了吗?

    说到一半,她才意识到自己掉进了顾晚挖的坑里面,蓦地瞪向顾晚:“你……故意的!”

    顾晚没有理他,只伤心的对顾海山说:“父亲,我真的不想成亲了,不管雨婷妹妹喜不喜欢孟书衡,可既然孟书衡对我无意,我苦等了他这么多年又算得了什么?我又何必嫁过去自取其辱?

    我不嫁了,还请父亲去孟家,将我与孟书衡的婚事取消了,左右昨晚上我也没有见到他,就当是从来没有过这场婚约好了!”

    说着,为表达自己的决心,顾晚甚至说:“父亲和母亲往后,也不必为我的婚事费心,我已经打定了主意,要去城外的青山寺带发修行,想来江城的人瞧不见我,也不至于在时常的提起我,让父亲母亲的脸上蒙羞!”

    顾晚说完话,还结结实实的在青石板上磕了三个响头,那白纱布上,就又渗出血来。

    “只是往后,女儿便不能在父亲和母亲的面前孝顺了,不过父亲和母亲身边只要有雨婷妹妹也就够了,想来少了我,却是不打紧的。”

    “大小姐,你这又是何苦?”老掌柜说:“您也还是个孩子,怎么就能这样的委屈自己……”

    顾海山也赶紧过来,亲手将顾晚扶了起来,张了张嘴巴,有些僵硬的说:“你这孩子,怎的这样的倔,昨晚的事情是……是我误会你了,你放心,孟家的婚事是你的,谁也抢不走!”

    “可是雨婷妹妹说孟大少爷……”顾晚嘴里说的是顾雨婷,却看向姜舒美,刻意表现出来一些害怕和担心。

    “你母亲只是对你之前流落乡下的事情还有心结,你也莫要怪她,这婚事,还有父亲给你做主,”顾海山说:“我这就孟家问一问,是他们口口声声要你做他们的大儿媳妇的,这都要成亲了,怎么会传出来孟书衡不喜欢你的谣言!”

    顾海山转过身,似乎是真的打算去孟家算账。

    “不!父亲你别去!”顾晚赶紧拦住了顾海山:“父亲,这件事也不过就是雨婷妹妹说说,并没有证据,如果您就这么去孟家问,如果事情不是真的,岂不是会坏了两家的关系。”

    “顾晚,你的意思是说我说谎吗?你明明……”顾雨婷气的指着顾晚就想骂,被直接被姜舒美捂住了嘴巴。

    “那……你想让父亲帮你做什么?”顾海山此时此刻,只觉得顾晚懂事极了。

    他本来也没想真的去找孟家算账,孟家和顾家的生意都连在一起,不能坏了这个关系。

    可顾晚能这么为顾孟两家的关系着想,这让他很是满意。

    而顾晚听到这话,知道自己提要求的时候终于到了。

    “父亲,”她弱弱的说:“我仔细想了一下,今日是霍大帅的寿宴,顾家和孟家都是得了请帖的,孟书衡肯定会去参加宴会,如果父亲不嫌女儿丢人,女儿也想和您、母亲还有雨婷妹妹一起去参加这个宴会,到时候女儿寻个私下里的机会,亲自的问一问孟书衡。

    如果他果真一点都不喜欢我,父亲再出面问我与他近在咫尺的婚礼该如何处理……不知这样,父亲觉得如何?”

    “你想去参加霍府的寿宴?”姜舒美顿时就不愿意了:“那样的场合,也是你能去的吗?那都是西式的宴会,你一个下贱的乡下野丫头,你知道规矩吗?”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506.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