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人生感悟

很黄很细节的性描写小说/小黄文细节描写

 在他眼里,女儿的性命,就是明码标价的生意吗?    “司夜擎,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夏晚凉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你这…

 在他眼里,女儿的性命,就是明码标价的生意吗?

    “司夜擎,你到底还是不是人?”夏晚凉忍了许久的眼泪,终究还是落了下来,“你这是谋杀!”

    司夜擎好似已经彻底的失去了耐心,看也不再看夏晚凉一眼。

    “话我已经说得够清楚了,不想再跟你浪费时间。”他握住白素雅的手指,缱绻亲昵的把玩起来,声冷如寒冰,“给你半分钟,从我这里滚出去,别再碍眼!”

    她现在从这里出去了,下次再见到司夜擎,不知道是什么时候。

    父母的公司,还有女儿的状况,都撑不了多久了……今天,就必须让司夜擎松口。

    “我不走。”夏晚凉反而往前走了一步,“司夜擎,你今天若是不放过我们,我就跟你拼了!大不了你死我活,两败俱伤!”

    司夜擎眯起眼睛,神色危险的盯着夏晚凉。

    “我是不是对你还太手软了?夏晚凉,你以为你有资格,威胁我吗?”

    “我没资格……”夏晚凉几步,走到了茶几边上,抓起上面的一把水果刀,眸光涣散,绝望无力,“我从来就没有资格,都怪我有眼无珠,爱上了你……才让我自己,让我夏家,沦落在这个地步!”

    夏晚凉握紧匕首,对准了司夜擎的脸。

    “司夜擎,我现在已经被你逼到绝路上了,我没什么可以再失去,但你不一样。”她咬紧下唇,唇角的伤口,再次破开,溢出鲜血,“放过我和我的家人,让我走,要不然,我今天就跟你一起死!”

    司夜擎盯着那雪白的刀尖,站起身来。

    “好啊,夏晚凉。”他朝着夏晚凉的刀子走来,“有本事,你就捅我一刀。”

    夏晚凉手指有些颤抖,她心里已经有了豁出去的决心,但当真要下手的时候,她到底还是心软了……

    匕首尖,不停的发抖。

    “怎么,不敢动手?”司夜擎嘲讽的看着她,“夏晚凉,你现在的一举一动,都越来越叫我作呕!这天底下,怎么会有你这样会做戏的下贱女人?”

    夏晚凉的手指,又是狠狠一颤,憋了许久的眼泪,无声滑下。

    “司夜擎,等你看到两年前事情的真相后,你一定会后悔的!你已经被白素雅骗了这么久……”夏晚凉激动说着,不小心,往前迈了半步。

    “夜擎,小心!”白素雅忽然尖叫了一声,朝着司夜擎冲过来。

    夏晚凉只觉得眼前一花,还未反应过来,就听见噗嗤一声闷响。

    她手中的匕首,竟然刺入了白素雅的肩膀,鲜血晕开,夏晚凉被吓得呆住了……

    “夏晚凉!”司夜擎暴怒的呵斥,狠狠一脚踢过来,将夏晚凉推开。

    她身体往后一倒,额头撞到了柜子角,头皮血流。

    “素雅!”司夜擎紧张的抱住白素雅,满脸担忧,“你怎么样?”

    白素雅可怜的蜷缩在司夜擎怀里:“我还好……夜擎,你没事吧?我没想到晚凉竟然真的要伤你……”

    她满脸苍白,担忧关切的望着司夜擎。

    “你怎么样,夜擎……我只要你没事……”话语,说得无比的深情。

    司夜擎将她抱进怀里,盯着夏晚凉的脸色,却更加阴沉可怕。

    “夏晚凉,你竟然真的敢!”

    夏晚凉捂着额头,鲜血还是从指缝间,缓缓淌出……

    头好晕……

    她本就产后体虚,还未恢复,就为了女儿和父母的事情,整日奔波,身体状况十分糟糕。

    现在又受伤大量失血,眼前很快便涌上来了贫血的黑雾……

    “夏晚凉!”

    但更可怕的是,愤怒的司夜擎!

    


第8章你才最狠毒和残忍

司夜擎几步走过去来,扣住夏晚凉的手臂,一把将她地上拽起来。

    “你是真想杀了我么?”他那双阴沉狠戾的眼眸,用力的盯着夏晚凉,“你心肠果真如此歹毒!威胁不成,就想要我的命?”

    “我没有……”夏晚凉撑大眼睛,面前压下去那股贫血的眩晕,“刚刚是误会……”

    “误会?”司夜擎拖着夏晚凉,抓着她的后颈,让她看着白素雅满肩的鲜血,“你把素雅伤成了这个样子,还敢说是误会?要不是素雅帮我挡了那一刀子,你是不是就要把刀,插进我的心脏里?”

    “是她自己撞上来的!”夏晚凉崩溃大喊,“司夜擎,你是不是当真瞎了?摆在你眼前的事实,你都看不见!”

    “夏晚凉,到这个地步了,你还嘴硬。”司夜擎像是彻底厌恶了她,将她扔开,往后退了一步,招手叫来别墅里的保镖。

    看见两个彪形保镖逼近,夏晚凉登时畏惧起来,捂着受伤的额头,使劲缩起身体。

    “你们要干什么?司夜擎,你又想对我做什么?”

    “把她拿刀的右手,给我打断。”司夜擎将白素雅从地上抱起。

    他身形修长高大,白素雅蜷缩着在他怀里,从远处看,是极其登对而又亲密的模样。

    而她夏晚凉呢,永远都是狼狈而卑污的趴在地上。

    她在他的面前,从未有过尊严。

    “不要……”夏晚凉摇头,想要挣扎起身,却被两个保镖一把抓住。

    她的右手,被两个保镖摁在了一旁的木头茶几上。

    司夜擎是真的要断了她的手——

    “司夜擎!”夏晚凉崩溃的哭喊起来,“最狠毒残忍的那个人,分明就是你!是你拖延时间,让我们的孩子憋出了毛病,也是你,逼的我夏家几乎破产,现在,你还要断了我的手!你怎么会这样薄情?”

    夏晚凉哭喊,眼泪混合着额头伤口流出的血液,糊了她半张脸。

    “这些年,我有多爱你,你为何就是看不见?反而被白素雅蒙蔽双眼,你真是又狠毒,又愚蠢!”

    “你们还不动手,等着我亲自来吗?”司夜擎脸色阴沉可怕,却仍旧没有理会夏晚凉的话,而是怒吼两个保镖。

    保镖连忙应是,拿出铁棍,高高举起,对着夏晚凉的纤细的手臂,咻的一声挥下。

    咔嚓——

    骨头断掉的声音,那样的清晰。

    “啊!”夏晚凉惨叫出声,满脸灰白,剧痛袭来,加上身体的贫血虚弱,她当场就晕了过去。

    纤瘦的身体,软软的倒在地上,可怜又凄惨。

    两个保镖放开了她,转头去征询司夜擎的意思。

    司夜擎微微眯着黑沉的眸子,盯着那纤细得近乎瘦弱的女人,心底,在那一刹那间,竟然涌出了一股异样的,类似心软的情绪。

    “夜擎……”白素雅的一声呼唤,瞬间让他回过了神。

    “我好疼啊……”她满脸眼泪,泫然欲泣的楚楚可怜模样。

    司夜擎心里那些异样情绪,瞬间消失。

    这一切,都是夏晚凉这个女人活该!

    谁叫她不收敛自己那些肮脏的狠毒的心思,屡次算计于他。

    活该!

    “把这个女人,给我丢出去!”

    他不再看夏晚凉,而是转过身,步伐稳健而无情的往外走。

    “以后,她若是再敢出现在别墅门口,就把她的双腿,一起给我打断!”

    “是……”两个保镖领命,像是拖着尸体一样,将夏晚凉,一路拖到别墅门口,再毫不留情的,直接扔出去。

    司夜擎抱着白素雅,上了车子,启动,车轮擦着夏晚凉的昏迷的身体,扬长离开。

    至于就那么昏迷在路边的夏晚凉,无人关心她的死活。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1508.html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