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肠肉外翻玫瑰|揉搓农村熟妇的大乳

躺下不久,我就听到浴室里响起哗哗水声,应该是她们在洗澡。  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开始浮想联翩,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  她们洗漱完就去了隔壁卧室,小声说着什么…

躺下不久,我就听到浴室里响起哗哗水声,应该是她们在洗澡。


  情不自禁的,脑海里面开始浮想联翩,越想越难受,越难受越想。


  她们洗漱完就去了隔壁卧室,小声说着什么,我屏住呼吸,终于听到了张雨彤的声音:


  “婷婷,我们好久没睡一起了,让姐姐摸摸看,又丰满了没有。”张雨彤咯咯直笑,紧接着就响起窸窸窣窣的声音。


张雨彤在摸婷姐?我忍不住吞了口唾沫,心头一阵狂跳。


“哎呀,别摸了,快睡觉。”婷姐呼吸急促地说。


  张雨彤笑呵呵地问:“那你告诉我,我摸你,你舒服吗?”


  “有……有点……”婷姐嘤咛道。


  “这样就有感觉了,看来你的初夜应该还在。我要是男人,今晚说什么也得给你睡了,简直太诱人了呢。舒服吗?还想不想要?”张雨彤问。


  婷姐没说话,隐约能听到她急促的喘息声。


  张雨彤继续说:“想要就说哦,姐姐虽然是个女人,但一样能让你舒服呢……呀,婷婷,你居然……”


  婷姐急道:“别……别弄了,好难受。”


  “现在难受,等会就舒服了。”张雨彤嬉笑着,婷姐的喘息也更明显了,不用想,也知道张雨彤在挑动婷姐。


  脑海中幻想出那种画面,身体快炸开似的。


  “嗯……雨彤,睡觉好不好,人家难受死了……”婷姐的声音带着一丝祈求的味道,显然是受不了了。


  张雨彤却说:“婷婷,你也碰碰我呀……好舒服……”


  张雨彤比婷姐开放多了,叫声也特别明显,两道喘息声传入耳朵,我简直欲火难耐。


  我想忍住不听,可声音就像在身边响起似的,清楚得很,欲望的驱使下,我忍不住将手伸向下面动作起来。


  “婷婷,是不是很舒服?其实和男人做更舒服。你没做过,想象不到那种美妙的感觉。要是现在有个男人就好了……”张雨彤说。


  婷姐结结巴巴地说:“哪……哪有男人呀,别瞎想了,快……快睡觉吧。”


  张雨彤笑道:“怎么没有,叶飞不就是男人吗?而且他比一般男人有料多了,和他来一定舒服死了。”


此刻张雨彤就像发情似的,声音里面,带着浓浓的欲火。


  “别胡说。你昨晚不是刚做过吗,怎么又想要了。”


  “昨晚你听到啦?呵呵,当时的声音是有点大哦。”张雨彤尴尬地笑了笑,“其实我真的很佩服你,居然还是处,难道你夜里寂寞的时候,就没想那些事情吗?反正我就受不了,两天来一次,我都不满足呢。而且他那里小,每次都不尽兴。”


  说完这些,张雨彤沉吟了片刻,忽然又说:“婷婷,要不把小飞叫过来?我保证你做一次之后,就会爱上这种事情。你别说你是他妈妈的朋友,朋友怎么了,朋友就不能喜欢她儿子吗?再说了,只要你不说我不说,谁知道我们做过什么?”


  听到这些话,我真是兴奋得要死,如果真的能和她们来一次,死也甘心。


  也不知道婷姐是因为喝酒的缘故,还是真的很想做那种事情,随后就变得犹豫了,虽然没同意,却也没有拒绝。


  张雨彤趁热打铁说:“我寻思小飞也该睡着了吧,我们偷偷去他的房间,做完就回来睡觉,好不好?婷婷,我真的好想跟他来一次哦。”


  婷姐忽然想到了什么,小心翼翼地问:“你喜欢小飞?”


  张雨彤说:“我现在恨透臭男人了,根本不相信狗屁感情,想要的时候,随便找个男人做一次,只要能满足生理需求就好,不想再谈男朋友。婷婷,你倒是去不去呀,你不去,我可去了。”


  婷姐犹豫了几秒,紧张地说:“万一小飞醒了怎么办?”


  “放心啦,不会的。”张雨彤想了想又说:“要不我先过去看看,等会我叫你再过去。”


  随后,我就听到隔壁房间的门开了,心也悬到了嗓子眼。


  很快张雨彤敲门问,小飞,睡了吗?


  我特别紧张,不敢吭声。见我没应声,张雨彤就轻轻地打开门,又叫了我一声,我还是没回应。


  这时,张雨彤打开灯,小心翼翼地看着我。


  我睡的地铺,眼睛合上只留下一道细缝,可以看到张雨彤伸长脖子,警惕地看着我,我双手攥拳,汗水不停地往外冒。


张雨彤穿着早上那件睡裙,下摆只能遮住大腿根部,简直诱惑死人了。


“小飞,小飞?”张雨彤继续喊我。


  我假装睡得很沉。


  张雨彤终于放心了,然后跑过去叫婷姐,很快婷姐被她拽过来,穿着粉色的睡裙,要比张雨彤那件保守些。


  “你瞧,我没骗你吧,叶飞真的睡着了,我叫他那么多声,都没有醒,睡得够沉的,只要我们动作轻点儿,他是不会醒的。”张雨彤指着我,说着就拉着婷姐走进来,随手关上门。


看得出来,婷姐和我一样紧张,黛眉簇起,每走一步都格外得小心。


张雨彤就胆大得多,走过来蹲在我面前,轻轻晃了晃我的胳膊,一边叫着我的名字,继续试探。


  见我依然没有反应,张雨彤便轻轻揭开被子,一边问:“婷婷,你先还是我先?”


  “真……真的要这样吗?”婷姐的脸羞红至极,灯光的照射下,洁白的额头上已然冒出一层细汗。双手紧紧地抓着裙子,骨节处白森森的,看得出来,她比我更紧张。


  张雨彤却像是没听见婷姐的话,轻轻拨开我的小内,脸色骤然一变,当下吞了口唾沫。


  婷姐差点叫出声,急忙捂住嘴巴,美眸瞪得大大的,里面尽是惊恐的味道。


“还是你先来吧,毕竟是你的初次,让你尝新鲜的。你看着,我先给你演示一遍。”说着,张雨彤便站起来,右脚跨过我的身体,然后做了个坐下来的动作。


  看到这里,婷姐掉头就跑,可刚走到门口,又被张雨彤拽了回来。


  来到我身边,张雨彤指着我腹部说:“婷婷,初次可能有点痛,忍着点儿。学我刚才那样,对准这里,慢慢坐下去吧。”


我虽然未经人事,可以前小电影也没少看,知道张雨彤说的这种姿势叫观音坐莲。


婷姐在张雨彤的引导下,也是轻轻地抬起美腿,跨过我的身体。她光着脚丫子,玉足白嫩修长,五个脚趾,犹如婴儿的手指般粉嫩。


“真……真的很痛吗?”


婷姐摆好姿势,并没有立即坐下来,黛眉紧紧地簇起,显得特别犹豫。我知道婷姐喜欢我,也想跟我做这种事情,可她迈不过心里那道坎。


“哎呀,其实也没多痛,而且一会儿就过了。来,姐扶着你,坐下去吧,动作轻点儿,别弄醒他了。”张雨彤一只手拉着婷姐的胳膊,另只手压她的肩膀,让她缓缓坐下来。


下蹲的同时,婷姐那双白嫩的玉腿,也缓缓地从睡裙中暴露出来。睡裙下落,裙摆落在腹部,摩擦间,有一种无法描述的美妙的感觉。


我忍不住去想象睡裙里面的景色,里面应该什么都没穿吧,只要婷姐再往下一点,或许就能触碰到她的臀部。


这时,婷姐回头看了眼我,眼神充满复杂,但更多的还是羞意。


“彤彤,我……我不敢,还……还是……你先来吧。”


最终,婷姐还是没有坐下来,快速走到一边,整理着睡裙,好像怕走光似的。


看到婷姐红着脸走开,我心里还是很失望的。


张雨彤忍不住叹了口气,说道:“刘婷,你怎么了,为什么忽然反悔?你可想清楚哦,要是我先做,你可别后悔。”


婷姐什么都没说,只是慌乱地摇头。


张雨彤看到婷姐这幅表情,倒没有再说什么,目光缓缓滑落到我那里,眼中尽是贪婪的味道。


此刻,我如同是张雨彤的猎物,被她炙热的目光看着,总觉得不太舒服。


“婷婷,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可就不客气了。”不等婷姐再说什么,张雨彤迫不及待地走过来,然后又详详细细地打量着我那里,冒出一句真不小呢,一定很舒服吧。


婷姐站在旁边,脸红得要死,明媚的眼睛也被羞意蒙住,轻咬嘴唇,脸色说出来的复杂。


看着我某处,张雨彤的脸色几经变化,最后她忍不住蹲下来,白嫩的玉手轻轻地放在我胸口,手掌温热细滑,摸得我浑身瘙痒,真想翻身压在她身上。


玉手缓缓游走,从胸膛到腹部,张雨彤的情欲上来了,舌头吐出一点,舔着红润的娇唇,那模样儿,真是骚得很。


于此同时,她将一条腿跨过我的身体,面朝我,睡裙也被她撩起,作势就要坐下来。


我紧张得要死,却也期待万分。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短语分享网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www.pagetweet.com/65043.html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