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面的小嘴一张一合流出来&想找个男人使劲的通我下面

关玮的**则愈来愈多,每抽动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液从肉穴流了出来,沾湿了一大片床单。“啊……嗯……棒……好棒……姐姐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小雄……

关玮的**则愈来愈多,每抽动一次,就一股白色的黏液从肉穴流了出来,沾湿了一大片床单。“啊……嗯……棒……好棒……姐姐好舒服……啊……喔……天啊……孩子……小雄……好美……姐姐飞上天了……喔……快……快一点……”“什么快一点……”小雄见到关玮的淫浪,开始挑逗她。“快用力的插……插我……**我……快……啊……嗯哼……”小雄时快时慢的抽送,掌握着节奏,干的关玮**不停。“天啊……乖孩子……你好会**……好会插屄……姐姐从……从来没……这么爽……喔……坏死了……又顶到人家……里面了……喔……小雄……玮姐爱你……给你**死了……”关玮的**声充斥着整个房间。“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玮姐,喜欢我这么**你吗?”“喜欢!啊……好爽啊哦……”“那以后就让小雄天天**你,好吗?”“好……好……啊……嗯……嗯……”“让小雄做你的主人,你做小雄的奴隶,好不好?”小雄用力顶动**。“嗯……好……好……哎哟……**的我好舒服……用力**……我要来了……哦……哦……”关玮身体剧烈的颤抖,双腿在空中乱蹬。“那现在就叫我主人。”关玮失去了理智般,压抑太久的欲火,今天借着媚药迸发出来了,不顾一切的大叫:“啊……主人……啊……啊……我是你的奴隶……啊……我是你的性奴隶……啊……啊啊……啊……”“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一阵淫浪的插穴声夹杂着关玮的**,两人终于同时泄了出来。**仍然插在关玮的穴里,涨着她的**。虽然发泄完了,关玮的药劲也过了,下面的小嘴一张一合流出来&想找个男人使劲的通我下面但是她没有后悔,这小子的**令她很快活。“你……在哪里学来的……**屄”“呵呵,看书学的啊。”“不学好,看色情书,你妈知道吗?”“不……不……知道。”知道两个字他咬的很重。“你弄的玮姐好舒服。”“什么玮姐?你刚才说的话忘了吗?”“哦,是,主人!”“这才像话。”小雄抱着关玮是一阵狂吻,还插在肉穴里的**又涨大了起来。“啊……坏死了……你又……”关玮**又是一阵舒服的充实快感。“又怎样?”“你又涨起来,小奴的下面都被你撑坏了。”“呵呵,小奴,不好,就叫你玮奴吧,我拨出来好了。”“不……不要……啊……”关玮深怕小雄抽出去,着急的用力抓着小雄的臀部往前推,结果一下子顶到了**的子宫口上。“还想我**你吗?”“**我……**你的性奴……快嘛……主人……好老公……以后玮奴的小屄……让你随便**……快……”小雄一听关玮这么露骨的**告白,再也忍不住,马上开始**起来。“啊……喔……好……舒服……好粗的**……啊……喔……啊……喔……啊……喔……好主人……玮奴好爽……好爽……亲哥哥……好老公……好主人……啊……喔……玮奴是你的人了……**吧……**死我……好棒……”“**,我要**你你。”小雄的**一刻不停的顶着,大**刮磨关玮的花心。“啊……我的……主人……用你的大**……**我……现在我的屄正在被……主人……啊……大**……**……啊,我的大**主人……正在**我的骚屄……啊,大**……我的大骚屄好舒服……啊……大**,死劲**我的大臭屄、大骚屄、大贱屄……啊,不行了,好主子……快……快使劲吧……啊,快点儿**我吧…大****死你的性奴隶!啊……好棒呀!你的……大**真大真粗,把玮奴的屄都要撑爆了……天呀……以后每时每刻都要让你**……啊啊……为什么早没有……发现让你**屄……这么过瘾?啊,从此以后,我就是你的性发泄的工具……你什么时候……啊……想**就来**……哦我的大屄永远向主人扒开……对对……就这么**……啊!”听到关玮奇淫无比的**,小雄更加兴奋了,大**快似流星的狠狠的抽顶。“哦……浪货,我要**你屁眼!”“哦……主人,下次好不好……现在玮奴的屁眼不干净……哦……哦……我要来了……啊!啊!啊!……啊!……啊!……啊!……啊!……啊!……飞了啊!爽死奴家了……哎哟……啊!……啊!……啊!……啊!……”关玮叫喊着,**内阵阵痉挛,一股阴精从子宫内喷了出来。小雄跳下床将关玮拉到床边,让她趴在床头,大**从后面插入她的骚屄里狠狠的**。只插了大约四十几下,小雄就要喷射,忙抽出来说:“骚屄,快含住我的**!”关玮转过头来张开嘴就含住了**,精液全喷进她的口腔了,好久没有吃过精液了,她如饥似渴的吸食着。舔干净**后,她还恋恋不舍的亲舔**。小雄抚摸她的头发说:“你真骚!”关玮吐出了**说:“告诉你件秘密。”她抚摸小雄的**说,“我14岁的时候就被爸爸给玩了,上高中时候和我的英语老师相好了一年多,结婚后和我老公的弟弟上过床。我真的好想男人,自和丈夫离婚后,我多次想找个情人,但是又害怕,忍了这么久终于在今天让你给**了。”小雄搂住她说:“你的确很淫荡!”“小雄,和你商量点事,我不叫你主人行不?我喜欢叫你哥哥。好不好?给我留点自尊!求你了。”小雄看着她楚楚可怜,在她**上捏了一把说:“好吧,我这人好说话,我就叫你骚妹。”“行!哥哥,我的亲哥哥!”“骚妹,我的亲骚妹!”“哥哥,让我起来好吗?还有好多活没有干完,明天在让你可尽的**。”“好!”小雄在她唇上吻了吻说,“别忘了明天我要**你屁眼啊。”“行,我得准备润滑液,我的屁眼就被**过四次。”她一边穿衣服一边说,“第一次是我的老师,第二次是我老公,第三次是我老公的弟弟,第四次是我老公,所以我得做好充分准备,亲爱的哥哥。”“哦,那辛苦你了。”“我的甜哥哥,和我客气啥哟?”关玮在小雄额头上亲了一下关伟的* *“啊...嗯...伟大的...伟大的...姐姐很舒服...啊...哦...哦...哦...天哪...儿童...小雄...美丽的...姐姐飞到了天堂...哦...紧的...快点……”“多快……”小雄看到关伟猥亵的波浪,开始戏弄她。“快硬插...插入我...* *一...紧的...啊...啊哈……”小雄抽快抽慢,掌握节奏,干关伟* *。“天啊...好孩子...你好* *...非常好的婊子...姐姐来自...从不...太酷了...哦...坏死...和其他人...哦...小雄...伟姐爱你...给你* *死……”关伟* *的声音充满了整个房间。“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噗滋……”“韦杰,你这么喜欢我* *你吗?”“是的!啊...太酷了啊……”“那就让小雄天天* *你,好吗?”“好...好的...啊...嗯...嗯……”"让小雄做你的主人,让你做小雄的奴隶,好吗?"小雄使劲推* *。“嗯...良好的...良好的...哎哟...* *我很舒服...硬* *...我来了...哦...哦……”关伟的身体剧烈颤抖,双腿在踢空。“那现在就叫我主人吧。”关伟失去理智,压抑自己的欲望太久了。今天,他借助媚药生成出来了。他鲁莽地喊道:“啊...掌握...啊...啊...我是你的奴隶...啊...我是你的性奴隶...啊...啊...啊...啊……”“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噗……”卖淫浪潮的声音夹杂着关伟的* *,两人终于同时释放了。* *还困在关伟的洞里,跟她* *在一起。虽然发泄结束了,关伟的药劲也结束了,但她并不后悔。这个男孩的* *让她很开心。“你去哪里了...学会...* *婊子" "哈哈,读本书来学习。""如果你学得不好,看不到色情书籍,你妈妈知道吗?"“没有...不...我知道。”知道两个字的他咬得很紧。“你让魏姐姐很舒服。”“什么蔚姐?你忘了你刚才说的话了吗?”“哦,是的,主人!”“这就是重点。”小雄抱着关伟就是一阵疯狂的亲吻,仍然插在肉洞里的* *又涨了起来。“啊...坏死...你又……”关伟* *是一种舒适的充分享受。“那又怎样?”“你又复活了。你打破了奴隶的底部。”“呵呵,小奴,不好,就叫你魏奴吧,我拨出去。”“没有...不要...啊……”关伟非常害怕小雄会把它拔出来,所以他抓住小雄的臀部,向前推了推。结果,它突然到达了* *子宫的口中。“还想我* *你吗?”“* *我...* *你的性奴隶...开始...掌握...好丈夫...继威奴的阴户之后...让你随意* *...快……”小雄一听关伟如此露骨的* *忏悔,再也忍不住了,立即开始*。“啊...哦...良好的...舒适的...如此粗糙* *...啊...哦...啊...哦...哦...好主人...魏怒如此冷静...太酷了...兄弟...好丈夫...好主人...啊...哦...魏怒是你的人...* *栏...* *去死吧我...好……”* *,我想* *你你。"小雄的* *时刻反对,大* *刮磨着关伟的花心. "啊...我的...掌握...用你的大* *,* *我...现在我的阴道...掌握...啊...大* *,* *...啊,我的大* *主人...是* *我的骚屄...啊,大* *...我的大骚屄很舒服...啊...大* *,死劲* *我的大臭屄,大骚屄,大贱屄...啊,不,好主人...快的...快的...快的...快的...快的...i...大* * * *死于你的性奴隶!啊...太棒了。你的...大* *真的很大,真的很厚,支持威奴的阴户爆了...哦,我的上帝...每时每刻都让你* *...啊...为什么没有...发现让你* *屄...如此愉快?啊,从那以后,我就是你的性出口...你什么时候...啊...想* *...哦,我的阴道总是远离主人...是...so * *...啊!”听到关伟基阴无比的* *,小雄更加激动了,大* *像流星一样飞快的硬顶着哦...浪货,我要* *你的屁眼!”“哦...师父,下次好吗...现在魏奴的屁眼不干净了...哦...哦...我来了...啊!哦,天啊!哦,天啊!......啊!......啊!......啊!......啊!......啊!......飞吧。我对奴家很满意...哎哟...啊!......啊!......啊!......啊!......”关伟大喊,* *痉挛着,一股阴精从子宫里喷了出来。小雄跳下床,把关伟拉到床上,让她趴在床头。大* *从后面插进了她的阴道。仅仅划了40下,小雄就要喷了,很快就拔出来说,“婊子,抓住我的* *!”关伟转过头,张开嘴含住* *,精液全部喷到她嘴里,好久没吃精液了,她狼吞虎咽。舔干净* *,她不愿意放弃亲吻* *。小雄抚摸着她的头发说:“你真风骚!”关伟吐出* *说,“我告诉你一个秘密。”她抚摸着小雄的* *说,“我14岁的时候就被父亲扮演了。在高中,我和我的英语老师约会了一年多。结婚后,我和丈夫的哥哥上床了。我真的很想念男人。自从我和丈夫离婚后,我已经多次想找个情人了,但我很害怕。忍了这么久,今天我终于让你给我了。”小雄抱住她说,“你真是好色!”“小雄,跟你商量点事,我不打电话给你主人行不行?我喜欢叫你兄弟。好不好?给我点自尊!拜托。”小雄清楚而可怜地看着她,捏了捏她的* *说,“嗯,我是个好人,我会叫你萨美。”“是的!兄弟,我的兄弟!”“萨奥米,我的亲萨奥米!”“哥哥,让我起来?还有很多工作要做,明天就是你能做到的日子* *。”“好!”小雄吻了吻她的嘴唇,说道,“别忘了我明天想操你的屁眼。”“是的,我得准备润滑液,我的屁眼已经* *四次了。”穿好衣服,她说,“第一次是我的老师,第二次是我丈夫,第三次是我丈夫的哥哥,第四次是我丈夫,所以我必须做好充分的准备,亲爱的哥哥。”“哦,那对你来说很难。”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