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生刚刚发育的小馒头露出来*两根紫黑一进一出h

阴冷的监狱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为什么……” &nb…

阴冷的监狱里充斥着浓浓的血腥味。

    
    “为什么……”
    
    唐诗琴痛苦的蜷缩在地上,宽大的囚衣罩在她身上使她整个身形瘦弱的可怜。
    
    “咳——”
    
    剧烈的咳嗽,一大口鲜血从口中宣泄而出。
    
    痛难以抑制。
    
    好像有一万把尖锐的刀子在胃里翻搅,疼得她眼前发黑。
    
    原来,穿肠的毒药,竟是这般可怖。
    
    “为什么……要这么对我?”
    
    唐诗琴奋力抬起头,一双眸子透着彻骨的恨意看着身前的囚犯。
    
    “呵呵,你是在问为什么在你饭里下了毒药是吗?”
    
    囚犯笑得十分残忍,嫌弃又同情地看着跪坐在地上的女人,“因为有人收买了我,要让你死!谁让……你的存在,阻碍了她的幸福呢!”
    
    “谁……”唐诗琴用膝盖死死抵着肚子,努力让自己保持一丝清醒。
    
    “行,既然你都快死了,那就让你死的明白点!你不是要和厉少结婚了吗!所以她不希望你存在这个世上!你走了,他们就能在一起……”
    
    刺骨的痛蔓延全身,痛楚吞噬着她的神经。
    
    可她的脑海中还是迅速而决绝的掠过一张脸。
    
    是她!是宋怡君那个贱人!
    
    真是没想到,她竟然不择手段到这种地步了!
    
    唐诗琴痛苦的呻-吟出声,眼角的泪积压了万般的懊恼和悔恨。
    
    宋怡君,她曾经最好最亲密的朋友,却一步步算计,让她沦落到坐牢的地步!也是因为那个女人,她竟放弃了这世上最好的男人!
    
    那个俊美如天神般的男人,曾把她宠上天,她却因着宋怡君的挑唆,使尽浑身解数让他厌弃自己!一步步地将他从自己身边推开!
    
    事已至此,唐诗琴才惊觉自己被宋怡君玩弄于手掌!她自己成了世界上最卑微最可怜的小丑,如今更是沦落监狱,甚至即将要丧命。
    
    可如今再悔恨又有什么用呢……她也已经配不上他……
    
    噗——
    
    一大口鲜血再度喷涌而出。
    
    在漫地的血红里,她倒在血泊,眼中含着泪看着一室的黑暗,她似乎已经感觉不到这穿肠的痛,感受至深的是那连死也无法消逝的痛彻心扉的悔恨。
    
    狱警见她这副模样,终于忍不住哀叹一声,同情的上前抚过她的眼睛,下一秒,女人原本怒目圆瞪,满含恨意的眼,紧紧的闭上了。只剩下一张毫无生气的美丽脸庞。
    
    狱警又哀叹一声,起身走了。
    
    这下,只余下刺鼻的血腥味弥漫满室。
    
    ——
    
    痛与恨交织在一起,渐渐如潮水般将唐诗琴从头到脚淹没。
    
    身体猛地一颤,唐诗琴呻-吟出声。
    
    她如同置身在水深火热之中,还没来得及反应,身体某处倏然传来的剧痛又将她的思绪撞的涣散——
    
    濡湿的吻,体内不容忽视的炙热,男人性感低沉的粗喘,以及身体上真切的痛意,这一切一切似曾相识的感觉,让她头脑发蒙。


梓染

作者: 梓染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