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住胸前的饱满/趴跪着从后面捅破

 罗碧沉吟,进了天赋契师学院她就能受到正规导师指导,和她自己瞎摸索误打误撞自然不同,可暗下操作用申请来的璧翡石来参加契徒考核,她很是排斥。 …

 罗碧沉吟,进了天赋契师学院她就能受到正规导师指导,和她自己瞎摸索误打误撞自然不同,可暗下操作用申请来的璧翡石来参加契徒考核,她很是排斥。

        再说她也不喜欢契徒这职务,就像不喜契师助手一样,听着就厌烦,这种排斥很强烈,根本没有商量的余地,罗碧也不想委屈自己。

        纠结了半晌,罗碧还是过不去心理那一关,于是道:“我不想贸然去参加考核,这事过段时间再说罢。”

        凤凌讶异:“你要考虑清楚。”


        罗碧这回不假思索道:“我考虑清楚了。”

        凤凌不再坚持了,迟疑了下,商量道:“这段时间作战队任务比较重,婚礼过段时间办可以吗?”

        “婚礼只是个形式,没时间就算了。”罗碧笑了笑,说不定哪天就离了,举行婚礼岂不是烧钱。

        婚礼啊!罗碧穿越前没期望过,穿越后就更不待见了,三大星系的婚姻没保障,女人厌倦了可以随时换丈夫,男人有了一定能力,自然也可以离婚另觅新欢。

        不管男人女人,旧的不去,新的不来,都薄情潇洒。

        凤凌笑了笑,只当罗碧是随口说的,没当真。又坐了会儿,他起身道:“累了就早点睡罢。”率先进了卧室。

        客厅里里静下来,罗碧倏地意识到自己今晚要和凤凌睡一张床上,心跳骤然加快,做了一番心理建设,磨蹭了好一会才回了卧室。

        凤凌正在看光脑,见她进来,下床去了洗浴室。

        罗碧不知道做什么好,直接走到窗边坐到沙发上出神,不知过了多长时间,凤凌洗完澡走出洗浴室。罗碧抬头,见男人仅在腰间围了一条浴巾,心下一跳,故作若无其事地移开视线。

        凤凌知道罗碧不自在,却不以为意,他们是夫妻,赤诚相见是迟早的事。他打开衣橱,两个人的衣服都是他整理进衣橱的,伸手拿出睡衣,当着罗碧的面解了腰间的浴巾换上睡衣。

        罗碧就在沙发上坐着呢,余光瞥见,不着痕迹的转了视线,歪头盯着室外装作看天气的样子,透过窗口倒真瞥见了满天的星星。

        不过罗碧现在没心情欣赏,只盯着出神。

        凤凌莫名的笑了一下,回头问道:“不去洗澡吗?”

        罗碧点点头,“嗯”了声,起身进了洗浴室。转头人就走出来了,凤凌正躺在床上用通讯器通话,抬眼看她,这么快?

        罗碧走向衣橱,解释了一句:“我拿睡衣。”

        打开衣橱,罗碧拿了睡衣折回洗浴室。她有严重的心理洁癖,连续洗了三遍,才擦干身体,穿上干净的睡衣出了洗浴室。

        凤凌早挂了通讯器,正躺在床上假寐,听见动静睁眼,看到人愣住,眯眼打量罗碧。

        罗碧长得并不逊色于章荟、丘邱和安静,可她一直都穿着普通,体现女性柔美的裙子她一概没接触,又有另三位精心装扮的女人作比较,她就不够看了,慢慢的她的长相就被忽略掩盖。

梓染

作者: 梓染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