村书记又长又大:翁公在厨房和我猛烈撞击

刚击败肥魔的象牙再次登场,他根本没受伤,状态完好,经过二十多分钟的休息,体能自然恢复,可以接着打。  而挑战者是一位身穿迷彩军服的男人,身材壮实,腰背挺直,留着…

刚击败肥魔的象牙再次登场,他根本没受伤,状态完好,经过二十多分钟的休息,体能自然恢复,可以接着打。

  而挑战者是一位身穿迷彩军服的男人,身材壮实,腰背挺直,留着板寸头,脸型很方正,大约三十岁出头。

关注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关注即送现金、点币!

  此人名叫“火炮”,当然跟“铁锤”、“象牙”、“肥魔”等等一样,都是自己取的外号,相当于笔名或艺名。

  地下拳赛不报真实姓名和身份来历,名字只是作为代号出现,方便观众称呼和记忆。

  等到主持人介绍完火炮之后,严芝琥在台下对谭奇俊他们说道:“这是我的战友,跟我一个部队的,身手很厉害,我要想击败他,都得花费好一番力气,他肯定能够锤爆那个象牙!”

  严芝琥显然对这位战友很有信心,还不等开打,就断言火炮必胜。

  当然,她是因为对火炮有所了解,两人曾经切磋过好几次,确认过对方的实力没有水份,她才敢打包票。

  若是肥魔还在,严芝琥就不敢把话说得太满,因为肥魔的抗揍能力的确很强,如果破不了防,打不出有效伤害,最终就要被拖垮。

  可如今火炮的对手是看起来很瘦弱的象牙,严芝琥就觉得,火炮赢定了。

  李洋虽然也更看好火炮,但他还是问了一下夜星宇的意见,而夜星宇的回答是:“象牙赢!”

  简简单单的三个字,语气很淡定,没有丝毫犹豫,似乎有一种不允许反驳的味道。

  严芝琥想要说些什么,但话到嘴边,最终还是忍住,不像先前那样嚣张。

  十点整,格斗竞技正式开始,由火炮率先发起进攻。

  火炮属于均衡型的武者,跟最先上场的铁锤同一类型,各方面都不突出,但也没有明显的短板。

  三声铃响刚一结束,他就朝着象牙冲了过去,一出手就是一套凶狠的拳脚连击,但是被灵活性很强的象牙轻易避过。

  象牙适时反击,反过来又被火炮招架格挡,双方都没有占到便宜,也没有谁吃亏。

  两人拳来脚往,争锋不让,打斗画面比起上一场要精彩许多。

  观众们乐于看到这样的战斗,助威呐喊的声音越来越响,直至沸腾。

  这时候人们就很容易看出来,象牙其实并不弱,他除了身法灵活以外,攻守能力也很强,至少没有出现被火炮压着打的画面,甚至还有越战越勇的趁势。

  不到两分钟,大意的火炮连续失手,先是被象牙抓住破绽击中肋下,后又被一记阴险的扫堂腿踢翻在地。

  火炮倒是反应很快,刚一倒地,便忍着剧痛翻身站起,可是象牙的攻击紧接而至,飞起一腿直踹胸口,时机掌握得刚刚好。

  身材结实的火炮被这凌空一脚踹得飞了出去,要不是有合金丝网将他拦住,肯定要飞向观众席,撞翻桌椅。

  火炮中了这一脚,胸口巨痛,热血冲喉,知道自己已无再战之力,见到象牙迅速冲过来,便立刻开口认输。

  已经出手的象牙及时变招,拳头偏转了方向,贴着火炮的脸颊掠过耳边,打在后面的合金丝网上。

  绷紧心弦的火炮终于松了一口气,开口说了一句“谢谢”。

  蓬头垢面的象牙微一点头,转身就走。

  能在地下拳赛中克制留手的武者并不多见,不管是为了彰显自身实力,还是为了给对手留下一点惨痛教训,多半都要见血才收,这跟平时比武切磋所提倡的“点到即止”有很大差别。

  打黑拳千万别死撑,打不过就赶紧投降,这样才能有效保障自身安全,不至于被打死打残。

  火炮不是第一次参加地下拳赛,深明此理,一见风头不对,马上开口认输。

  当然,如果遇到心狠手辣的武者,就算对方认输,也非要打完这一拳才收手,所以是否受伤挂彩,还要看点运气。

  这一场,象牙又赢了,并且打得很精彩,凭的是实力,可不是什么运气。

  严芝琥和李洋彻底无语了,象牙的出色表现的确让人感到意外。

  然后,严芝琥免不了又被欧阳婷讽刺了几句,气得脸色涨红。

  谭奇俊想要讨好美人,有心要帮严芝琥挣回点颜面,便凑到她耳边说了几句悄悄话,为其献上一计。

  严芝琥听到后稍稍一想,便轻轻点头表示同意,这确实是非常稳妥的好计策。

  谭奇俊立刻便摸出手机,不动声色地发送了一条讯息,暗中就把事情安排妥当。

  接下来还有最后一场比赛,状态不错的象牙继续登场,挑战者是一位瘦高个的中年人,名字叫“钢筋”。

  这一回,严芝琥先不说自己的结论,而是向夜星宇问道:“你还是认为象牙会赢吗?”

  “当然!”夜星宇说得很肯定。

  “那我就赌象牙一定会输!”严芝琥“啪”的一巴掌拍在桌子上,显得很有气势。

  “赌?”夜星宇注意到了这个用词。

  “没错!”严芝琥的手上出现了一把车钥匙,朝着这边展示了一下,随后摆放在桌上,“我的爱车就停在外面,至少价值五百万,如果我输了,它就是你的。”

  欧阳婷凑近一些,附在夜星宇耳边轻声说道:“她那车还不错,是拿到合法允许的改装车,花费了一番心血,跟辆坦克一样。”

  夜星宇却笑了:“我又没车跟她赌。”

  “用我的车去赌,我那款是限量版超跑,价值也不低。”欧阳婷说完也不等夜星宇答应,直接提高声音向严芝琥说道,“赌就赌,用我的车赌你的车,没问题吧!”

梓染

作者: 梓染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