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施玉腿被强分\男生接吻时生理反应很难受吗

  林若飞心中苦涩不已,但对于林轩却是毫无嫉恨之心。    唯独的念头,就是努力向帝夫学习。 &nb…

  林若飞心中苦涩不已,但对于林轩却是毫无嫉恨之心。

    唯独的念头,就是努力向帝夫学习。

    哪怕不能成为帝夫那样优异的男子,只要能够达到他的十之一二水准,也不枉此生! 西施玉腿被强分\男生接吻时生理反应很难受吗              

    而整个太初圣地,对于林轩这八字真言感悟最深的,当然就是太初圣主了。

    “帝夫这八个字,真是大智慧啊!”

    关游云于三千五百年前便已经踏入心之境。

    但在随后的岁月中,剑道造诣一直没有得到大的突破。

    听了林轩的这八个字,他才有一种恍然顿悟的感觉。

    他本以为,剑道其实就是杀伐之道,追求的是极致的攻击力。

    一草一木,可斩日月星辰。

    一发一丝,可断万古岁月。

    但林轩的话颠覆了剑道的传统理解,让人有一种茅舍顿开的感觉。

    关游云确信,自己只要继续领悟体会这八字真言,一定能够突破心之境,触摸到最高的道之境。

    “原本我还觉得,此生除了师尊之外,再也不会遇到其他贵人。”

    “现在看来,帝夫也是我的大贵人啊!”

    关游云看向林轩,目光中流露出深深的崇拜和敬畏。

    而看到慕幼卿成功过关,在场的人都对林轩赞叹有加,璇珠她们简直开心到了极点。

    “爹爹最棒了!”

    “嗯,对!”

    “嗯嗯,对!”

    “嗯嗯嗯嗯,对!”

    小丫头们纷纷爬到林轩的身边,抱着他的脸就是一通乱亲。

    感受到脸上的清凉感,林轩眉头一挑。

    好吧,又被女儿们洗了一把脸。

    慕幼卿已经达到心之境,接下来的道之境需要很长时间的磨练,她自知无法完成。

    为了不耽误其他人考核,她便走下演武台,笑嘻嘻地来到林轩面前:

    “表姐夫,大恩不言谢,以后有用得着的地方尽管吩咐!”

    林轩微微一笑:“自家人就无需这么客气了。”

    慕幼卿点点头。

    表姐夫这种云淡风轻的态度,的确充满了魅力啊。

    接下来,考核继续。

    慕幼卿趁此机会,给林轩讲了一下太初圣地的规矩。

    按照传统,需要等到所有人考核结束后,慕幼卿接受圣地的册封。

    因为达到心之境,就相当于一名剑宗了。

    可以开宗立派,创立自己的剑道宗门。

    这乃是一种莫大的荣耀,当受整个圣地弟子们的瞻仰和祝福。

    “还要等这么久啊?”

    “对哦,好无聊!”

    小丫头们一听,就没有了兴致继续待在大殿里。

    她们是来给小姨助威的,现在小姨成功了,要是再等下去,真的很无聊呢!

    林轩宠溺地说:“要不然爹爹带你们去外面玩玩?”

    “好耶!”四个小丫头顿时满眼放光。

    慕幼卿说道:“我知道圣地里有一座山头极其好玩,不如我带你们过去吧?”

    按照太初圣地的规矩,记名弟子在考核后可以随意活动。

    慕幼卿也是个喜欢玩的性格,于是和小丫头们一拍即合。

    在和关游云打过招呼之后,她就带着林轩和孩子们离开了大殿。

    林轩他们离开后,考核继续进行。

    约莫过了半个时辰,大殿外忽然涌进来一股极其磅礴犀利的剑气。

    这一道剑气出现后,在场的人皆心头一惊。

    “好强的剑气!”

    就算是关游云,都不禁毛孔一缩。

    这股剑气的强度,他此生除了师尊以外,再也没有在第二个人身上遇到过。

    按照他的猜测,来者的剑道造诣,比他还高,距离道之境只差临门一脚。

    而,按照剑道规则。

    达到第三重心之境为剑宗,达到第四重道之境即为剑仙。

    也就是说,来者是一个准剑仙!

    这就实在太可怕了!

    抬起头看去,就看到一个修长的身影走进了门。

    他身穿一袭黑色长袍,面如刀刻,目光犀利无比。

    周身萦绕一道狂野的剑气,令人忍不住为之侧目。

    “师兄!”

    关游云惊呼一声。

    门口的男子,正是八百年前从圣地愤然离去的师兄袁啸。

    袁啸的剑目冷冷地扫视全场。

    凡是和他目光接触的人,都立马低下了头,根本不敢和他对视。

    “八百年没来,这圣地的弟子真是一代不如一代了!”

    袁啸冷哼一声:“关游云,你这个圣主当得好啊!”

    关游云心知袁啸这一趟是来者不善。

    不过,毕竟是曾经的同门师兄。

    他还是以礼相待:“不知今日师兄前来所为何事?”

    不等袁啸答话,太初大殿的门外,蜂拥而入上千号人。

    这些人都是剑意闪现,一看就是剑修中的高手。

    他们的修为,也都在尊者境附近,最低的也有神魄境中期的修为。

    等到人都到齐之后,袁啸抬起手,指了一下跟随而来的众人。

    “这些人,都是我们北玄天排名一千以内的剑宗掌门。”

    “今日,我要和你当着他们的面,为我们以前的约定做一个了断!”

    “约定?”关游云面露诧异,“什么约定?”

    “哼!你莫要装傻!”袁啸怒斥一句,“难道你忘了,你我曾经关于剑道的争执?”

    他这么一说,关游云才恍然大悟。

    八百多年前,他和袁啸两人乃是圣地最为杰出的真传弟子。

    不过,两人对于剑道的见解背道而驰。

    关游云觉得,剑道虽然是杀伐之道,但应该最求剑气内敛,稳固剑心。

    而袁啸则认为,既然是杀伐之道,那就要霸气外露,将剑气彻底外放,不怒自威。

    两人因此产生了巨大的分歧,而且事情还闹到了掌门师尊那里。

    由于掌门师尊支持关游云的观点,袁啸觉得自己受到了巨大的打击而心生去意。

    但在离开之前,他在关游云和掌门师尊面前发誓,一定会证明他们是错误的。

    关游云一时赌气,就和他下了约定,早晚两人要一决高下,证明谁才是真正的剑道。

    而这一别,便是八百余年。

    关游云一心追求剑道,倒是把这件事给忘了。

    没想到,袁啸一直对此念念不忘。

    终于带着北玄天的剑宗高手,和他一决高下了。

    “师兄,每个人对于剑道的见解大为不同,不过我们追求的终点却是一样的。”

    关游云客气地说道:“你我曾经是同门,何必为了这事闹到这个地步?”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