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裁车上帮他含--男仆跪在少爷胯间吞吐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林新一刺探曰本公安下一步的动作。”    茱蒂与卡迈尔听得纷纷点头。  &nb…

“所以我们完全可以利用林新一刺探曰本公安下一步的动作。”

    茱蒂与卡迈尔听得纷纷点头。

    茱蒂小姐更是忍不住提议道: 总裁车上帮他含--男仆跪在少爷胯间吞吐            

    “听说那位林管理官从小就在米国长大,初中、高中、大学接受的都是正宗米国教育。”

    “他人生中的一半时间都是在米国度过的,而且本人也拿到了米国绿卡。”

    “我想我们或许可以利用这一点,策反他为我们fbi效力。”

    “不。”赤井秀一直接否定了这个策反的提议。

    他几乎想都没想,便无奈地轻叹道:

    “那位林管理官可一点也不喜欢米国。”

    “想策反他恐怕很难。”

    “什么?”茱蒂小姐有些意外:

    人都是半个米国人了,竟然还不向往灯塔?

    看起来有些矛盾。

    但事实就是如此。

    许多人就是出了国才反而会爱国。

    “那位林先生可能在米国读书期间受过什么歧视吧...”

    “他不仅对米国没有任何好感,反而还对我们表现出了强烈的敌意。”

    “我总感觉他...”

    赤井秀一酝酿许久,终于给出了一个恰当的评价:

    “有些‘昭和’。”

    米国鬼畜都喊出来了,就差没喊尊皇攘夷了。

    跟今天林新一的表现比,连那位降谷警官都算不上是曰本战狼。

    “这...”茱蒂顿时为难起来:

    招核男儿可是一帮没法正常沟通的疯子。

    威逼利诱根本没用,只有李梅将军才能让他们老实。

    “既然这位林管理官很难被策反,那我们该怎么办?”茱蒂有些纠结地问道。

    “不要紧。”

    赤井秀一语气平静地答道:

    “我们现在缺的是线索,有什么线索都行。”

    “而我们只要暗中盯住这位曰本公安的外聘专家,线索就迟早会找上门来的。”

    ...................................

    三天后,傍晚。

    这三天帝丹小学来了个罕见的三天小长课,让东京难得地安宁了一段时间。

    而降谷零、赤井秀一这些不速之客也悄然淡出众人视野,仿佛他们从来就没有出现过一般。

    于是林新一便回归到了上班打卡、下班回家的平凡日常。

    这天傍晚他下班回到家里。

    如果是在平时,一般推开门就能闻到一股诱人的食物香气,还能看见挽着头发、系着围裙,如居家人妻一般忙着在厨房里准备晚餐的贝尔摩德。

    可这次家里的气氛却有些不同。

    这次比平时还更温馨一些。

    林新一刚把门推开,就发现贝尔摩德便已然俏生生地站在门口迎接他了。

    她主动地迎出门外,还热情地接过他手里的公文包。

    “新一~”

    “工作辛苦了。”

    “额...”林新一感觉情况有些不对:“姐?”

    他一声“姐”正要喊出口,贝尔摩德就不由分说地踮起脚尖勾住他的脖子,用一个甜腻腻的香吻堵住了他的嘴巴。

    “???”林新一被吻得有些发懵。

    他下意识地想要伸手擦掉嘴上沾到的口水。

    贝尔摩德却不露声色地扣住了他的胳膊,跟米国爱情电影里的奔放恋人一样,人还在那门外的过道站着上,就直接抱着他胡乱“啃”了起来。

    “姐...”林新一眼睛瞪得像铜铃:

    “你怎么可以...”

    志保可都没这么亲过他!

    额...如果神志不清的状态下亲的不算的话。

    总之,如果让他女朋友知道贝尔摩德跟他做了这种事的话,他女朋友肯定会气炸了的。

    “你这是性騒扰。”

    林新一很委屈地抗议道。

    他本来想抗议得更严厉一点。

    可她实在是太润了。

    “笨蛋!”贝尔摩德没好气地暗暗瞪了他一眼。

    她假作贴面亲吻,实际上却是悄然凑到林新一耳边,压低声音说道:

    “你怎么一见面就喊我‘姐’?”

    “既然你平时在外人面前喊的一直都是’克丽丝’,那就应该喊克丽丝——不然被人注意到我们两个人前人后的称呼不一样,事情说不定会很麻烦的。”

    “这...”林新一微微一愣:“可这里也没别人啊?”

    “不,有人。”贝尔摩德语气微妙地说道:“家里刚刚来了位陌生的客人。”

    “如果不是我及时堵上了你的嘴巴,挡住了你的脸,你喊我的那声‘姐’,还有面对我时的反常表情,说不定就都要被他给注意到了。”

    “陌生客人?”林新一顿时警觉起来:

    他家一般可不会有陌生人来拜访。

    会是什么人上门来找他呢?

    林新一一时想不出答案。

    而客人还在家里等着,贝尔摩德也不好在这里跟他在这里说太多悄悄话。

    “注意一点。”

    “虽然这只是一种女人的直觉,并没有什么证据可言,但我还是本能地觉得...”

    “这家伙没有那么简单。”

    贝尔摩德抓紧时间这么叮嘱了两句,才终于把嘴唇从林新一的耳畔撤了下来。

    而在她那不失幽怨的警告目光中,林新一也不敢再露出那略显嫌弃的表情,去擦自己那张像是刚被凯撒舔过一遍的湿漉漉的脸。

    无奈之下,他也只好适应着这股带着淡淡漱口水香气的微妙气味,装出一副与贝尔摩德亲热恩爱的模样,手牵着手走进家门。

    “家里来客人了?”

    进入状态的林新一明知故问地演了起来。

    “您好,林先生!”

    客厅里也很快传来一个回应的声音。

    林新一小心翼翼地带上房门,往前走入客厅,只见沙发上果然坐着一个陌生的年轻男人。

    那男人穿着一身整齐得体的西装,留着一头凌乱有型的碎发,还戴着一副金丝眼镜,看着很有一种文质彬彬的书生气。

    令人印象深刻的是,这家伙还总是眯着眼睛,似笑非笑地笑着,让人觉得容易亲近,却又莫名给人一种深不可测的感觉。

    “这位是?”

    林新一确认自己从来没见过对方。

    但那陌生男人却热情地从沙发上站起,略显激动地上前握住他的手掌:

    “您好,林先生。”

    “我是新搬到您隔壁的邻居,冲矢昂。”

    他吐字清晰地报出了自己的名字。

    说着,这位冲矢昂先生还躬身将放在茶几上的一个精致礼盒郑重捧起,轻轻送到了林新一面前: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