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唯美的句子

恐怖故事之红豆绿豆,《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三锅的故事,《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恐怖故事之红豆绿豆,《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三锅的故事,《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玛丽和幼犬的故事,《雉子斑》(…

恐怖故事之红豆绿豆,《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三锅的故事,《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玛丽和幼犬的故事,《雉子斑》(作者:李白)唐诗赏析

玛丽和幼犬的故事,《雉子斑》(作者:李白)唐诗赏析

恐怖故事之红豆绿豆,《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恐怖故事之红豆绿豆,《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三锅的故事,《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三锅的故事,《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作者:杜甫)唐诗赏析

【作品介绍】

  《雉子斑》的作者是李白,一作《设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辞》,被选入《全唐诗》的第163卷第14首。这是一首舞曲的歌辞。舞蹈的表演形式是伎人扮成辟邪而舞。鼓吹,是音乐分类。雉子斑,是歌辞的内容。


【原文】


  雉子斑(设辟邪伎鼓吹雉子斑曲辞⑴)


  作者:唐·李白


  辟邪伎作鼓吹惊,雉子斑之奏曲成,喔咿振迅欲飞鸣⑵。

  扇锦翼,雄风生,双雌同饮啄,趫悍谁能争⑶。

  乍向草中耿介死⑷,不求黄金笼下生。

  天地至广大,何惜遂物情。

  善卷让天子⑸,务光亦逃名⑹。

  所贵旷士怀⑺,朗然合太清⑻。


【注释】

  ⑴辟邪:古代传说中的神兽,似鹿而长尾,有两角。《汉书·西域传上·乌弋山离国》:有桃拔、师子、犀牛。颜师古注引三国魏孟康曰:桃拔一名符拔,似鹿,长尾,一角者或为天鹿,两角者或为辟邪。辟邪伎,装扮成辟邪兽形的舞伎。鼓吹:一种乐器合奏曲,即《乐府诗集》中的鼓吹曲,用鼓、钲、箫、笳等乐器合奏,源于中国古代民族北狄,汉初边军用之,以壮声威,后渐用于朝廷。雉子:即雉雏,《乐府诗集·鼓吹曲辞一·陈皮皮的故事雉子斑》:雉子,斑如此。余冠英注:雉子,就是小野鸡。南朝宋何承天《雉子游原泽篇》:雉子游原泽,幼怀耿介心。太白此诗拟何氏而作。

  ⑵振迅:犹振奋。

  ⑶趫悍:矫捷勇猛。趫,读qiáo。

  ⑷耿介:正直,守志不趋时。

  ⑸“善卷”句:善卷,相传为尧舜时的隐士。《庄子·让王》:舜以天下让善卷。善卷曰:“余立于宇宙之中,冬日衣皮毛,夏日衣葛絺(chī),春耕种,形足以劳;秋收敛,身足以休食。日出而作,日入而息。逍遥于天地之间,而心意自得,吾何以天下为哉?悲夫!子之不知余也。”遂不受。于是去而入深山,莫知其处。

  ⑹“务光”句:务光,汤时隐士。汤以天下让务光,务光不受,投水而死。《庄子·让王》:汤让务光曰:“智者谋之,武者遂进之,仁者居之,古之道也。吾子胡不立乎?”务光辞曰:“废上非义也,杀民非仁也。人犯其难,我享其利,非廉也。吾闻之:‘非其义者,不受其禄,无道之世,不践其土。’况尊我乎?不忍久见也。”乃负石而自沉于卢水。逃名,避世而不居。

  ⑺旷士:旷达之士。

  ⑻“朗然”句:光明磊落,合乎大道。太清,大道,自然。


【译文】

  辟邪神鹿伎人故作鼓吹惊慌之态,雉子斑的乐曲作成,雉子喔咿喔咿,振翅作迅飞鸣叫之状。

  扑扇锦翼,雄风顿生。一双雌雉与之一同饮水啄食,雄雉鸟彪悍谁能与之争斗?

  雉鸟宁愿向草中耿介而死,也不愿关在黄金笼里生存。

  天地极至广大,何必追遂世情,而没有自己的个性?

  善卷公谦让舜帝的天子之位,务光公也逃避汤王禅让的天子之位。

  如此旷达之士的情怀,弥足珍贵,朗然与太清融合。


【赏析】

  这是一首舞曲的歌辞。舞蹈的表演形式是伎人扮成辟邪而舞。鼓吹,是音乐分类。雉子斑,是歌辞的内容。

  此诗由赞同雉“乍向草间耿介死,不求黄金笼下生”,进而称颂善卷、务光一类贤士不被君位所动的光明磊落的胸怀。前三句为全诗的引子,写伎人表演,鼓吹大作,唱辞开始。正文部分分为三层。“笼下生”以上为第一层,写雉振奋矫悍,耿介不屈的性格特征,以物喻人。“天地”二句为第二层,属于诗人议论,言天地至大,物各有志。这里的“物”既指人,也指物。末四句写善卷、务光旷达磊落的怀抱。“善卷”、“务光”二句为互文,义即善卷、务光让天子而逃名。


【作者介绍】

  李白(701年2月28日-762),字太白,号青莲居士,唐朝诗人,有“诗仙”之称,最伟大的浪漫主义诗人。汉族,出生于西域碎叶城(今吉尔吉斯斯坦托克马克),5岁随父迁至剑南道之绵州(巴西郡)昌隆县(712年更名为昌明县,今四川绵阳江油市青莲乡),祖籍陇西郡成纪县(今甘肃平凉市静宁县南)。其父李客,育二子(伯禽、天然)一女(平阳)。存世诗文千余篇,代表作有《蜀道难》、《行路难》、《梦游天姥吟留别》、《将进酒》等诗篇,有《李太白集》传世。762年病逝于安徽当涂,享年61岁。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的李白的诗全集栏目。(http://)

  李白的诗歌创作带有强烈的主观色彩,主要表现为侧重抒写豪迈气概和激昂情怀,很少对客观事物和具体时间做细致的描述。洒脱不羁的气质、傲视独立的人格、易于触动而又易爆发的强烈情感,形成了李白诗抒情方式的鲜明特点。他往往喷发式的,一旦感情兴发,就毫无节制的奔涌而出,宛若天际的狂飙和喷溢的火山。他的想象迢迢牵牛星 皎皎河汉女奇特,常有异乎寻常的衔接,随情思流动而变化万端。


【繁体对照】


  稚子斑(設辟邪伎鼓吹稚子斑曲辭)


  作者:唐·李白


  辟邪伎作鼓吹驚,稚子斑之奏曲成,喔咿振迅欲飛鳴。

  扇錦翼,雄風生,雙雌同飲啄,超悍誰能爭。

  乍向草中耿介死,不求黃金籠下生。

  天地至廣大,何惜遂物情。

  善卷讓天子,務光亦逃名。

  所貴曠士懷,朗然合太清。


【相关阅读】

  《雉子斑》这首诗属《汉铙歌十八曲》,列第十三。《乐府诗集》收入鼓吹曲辞。写雉鸟对雉子的爱护之情和死别之痛,是一首以人格化动物为描述对象的寓言诗。

  雉子斑

  雉子,斑如此。

  之于雉梁①,无以吾翁孺②,雉子。

  知得雉子高蜚止③,黄鹄蜚,之以千里④,王可思⑤。

  雄来蜚从雌,视子趋一雉⑥。

  雉子,车大驾马滕⑦,被王送行所中⑧。

  尧羊蜚从王孙行⑨。


【注释】

①之,往。雉梁,野鸡寻觅粱粟(粮食)之所。梁,同“粱”。

②无,同“毋”,不要,戒禁之辞。吾,同“倍”,迎,接近。翁孺,老人和孩童,泛指人类。

③知得,得知。蜚,同“飞”。止,语助词。此句意谓老雉得知雉子高飞出行。

④黄鹄,黄鹤。以千里,以千里计算,极言飞速之快。

⑤王,旺盛。此是老雉赞其子飞行有力,如黄鹤一举千里,精力旺盛,令人羡慕。按:唐吴兢《乐府解题》引此二句无“王可思”三字,于文理较易理解。

⑥趋,靠近。一雉,这里的“雉”指雉媒。古时捕猎,常以笼养之同类相诱,谓之“媒”。

⑦车大,车夫。滕,通“腾”。

⑧王送,疑作“生送”,活的送往。行所,即“行在所”,天子出行所往之处。

⑨尧羊,读作“翱翔”,振翅飞翔。此句是说老雉追随王孙的车辆飞翔不止。


【讲解】

  此诗虽号称“难读”,然而细寻脉络,大致可分三层。首层写老雉对雉子的疼爱。“斑如此”,赞雉子羽毛纹彩鲜艳;“无以吾翁孺”,戒雉子远离祸机,小心人类的残害,读来声情俱见。次层叙述雉子觅食遇难。“黄鹄”句乃雉母对雉子的夸赞之词,喜其飞翔有力,犹如黄鹤。但就在雄雉亦欣欣然飞来观看雉子之时,雉子却上当受骗,为雉媒所诱,落入人手。末层写老雉悲痛之情。“车大”、“马滕”,是老雉的心理感受;“尧羊蜚从”,显出雉母哀痛不舍之状。诗以动物写人情,虽“难读”之处不一,但细细体味,融以想象,雉母之慈爱,雉子之无知,恍然如见。诗中三呼“雉子”,尤为感人,始为爱抚,继以叮嘱,最终是痛不欲生的哀呼,“尤能道出天下父母之心也”(郑文《汉诗选笺》)。至于诗中有否寄托,实难揣测。陈沆谓此诗“刺时也。上以爵禄诱士,士以贪利罹祸,进退皆不以礼,贤者思遁世远害也”(《诗比兴笺》)。释诗比附过实,曲意求深,忽视了此诗乃是民间歌辞,并不足取。

【作品介绍】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骊山温汤之东有龙湫)》的作者是杜甫,被选入《全唐诗》的第216卷第33首。这首诗作于公元755年(唐玄宗安天宝十四年)秋。仇兆鳌注:禄山反,在天宝十四载十一月,此诗当是其年十月作。此时反信未至,而逆迹已萌,观篇中虾蟆长虬可见,依梁编为是。《杜臆》:题主汤东之灵湫,非咏汤泉也。故篇中详叙湫之改移,与龙之灵怪,而汤泉只阴火数语,以引起灵湫。


【原文】


  奉同郭给事汤东灵湫作(骊山温汤之东有龙湫)(1)


  作者:唐·杜甫


  东山气濛鸿(2),宫殿居上头(3)。

  君来必十月(4),树羽临九州(5)。

  阴火煮玉泉(6),喷薄涨岩幽(7)。

  有时浴赤日(8),光抱空中楼(9)。

  阆风入辙迹(10),旷原延冥搜(11)。

  沸天万乘动(12),观水百丈湫(13)。

  幽灵斯可怪,王命官属休(14)。

  初闻龙用壮(15),擘石摧林丘(16)。

  中夜窟宅改(17),移因风雨秋(18)。

  倒悬瑶池影(19),屈注沧江流(20)。

  味如甘露浆(21),挥弄滑且柔(22)。

  翠旗澹偃蹇(23),云车纷少留(24)。

  箫鼓荡四溟(25),异香泱漭浮(26)。

  鲛人献微绡(27),曾祝沉豪牛(28)。

  百祥奔盛明(29),古先莫能俦(30)。

  坡陀金虾蟆,出见盖有由(31)。

  至尊顾之笑(32),王母不遣收(33)。

  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34)。

  飘飘青琐郎(35),文采珊瑚钩(36)。

  浩歌渌水曲(37),清绝听者愁(38)。


【注释】

  (1)题下原注:骊山温汤之东有龙湫。同,和也。灵湫,水池名。

  (2)东山即骊山。《述征记》:长安东则骊山,西则白虎源。《淮南子》:未有天地之时,濛鸿澒洞,莫知其门。赵次公注:气濛鸿,山形如蒙云雾也。

  (3)《唐书》:骊山宫,贞观十八年置,咸亨二年始名温泉宫,天宝十载改曰华清宫。治汤井为池,环山列宫室。《后汉书·顺帝纪》:修饰宫殿。古乐府:“夫婿居上头。”

  (4)《长安志》:开元后,帝每岁十月幸温汤,岁尽而归。

  (5)《诗》“设业设虡,崇牙树羽。”树羽,立羽藻盖也。《禹贡》:“九州攸同。”

  (6)《海赋》:“阳冰不治,阴火潜然。”《博物志》:凡水源有硫黄,其泉则温,故云:阴火若煮。杨慎曰:《易》:“泽中有火。”《素问》:“泽有阳焰。”注:“阳焰,如火烟腾腾而起于水面者是也。”盖泽有阳焰,乃山气通泽,山有阴霭,乃泽气通山。唐顾况《使新罗》诗“阴火螟潜浇”是也。陆机诗:“玉泉涌微澜。”

  (7)《吴都赋》:“喷薄沸腾。”

  (8)《山海经》:“出于旸谷,浴于咸池。”黄希曰:开元十四年十二月乙巳,日色赤如赭。何逊诗:“赤日下城闉。”

  (9)陶潜诗:“荡荡空中景。”《长安志》:骊山有观风楼、羯鼓楼。

  (10)《大人赋》:“登阆风而遥集。”《十洲记》:昆仑三角,其一角正北曰阆风巅,其一角正西名曰玄武堂,其一角正东名曰昆仑宫。颜延之诗:周御穷辙迹。”赵曰:周穆王欲车辙马迹遍天下。

  (11)《穆天子传》:自群玉之山以西,至于西王母之邦,三千里。自西王母之邦,北至于旷原之野,飞鸟之所解羽,千有九百里。宗周至于大旷原,万四千里。冥搜,见慈恩寺诗。

  (12)《东征赋》:“旌旗拂天。”《芜城赋》:“歌吹沸天。”万乘动则轰然有声,当作沸天。赵岐《孟子注》:兵车万乘,谓天子也。

  (13)《孟子》:“观水有术。”《长安志》:泠水,一曰零水,在临潼县东三十五里,亦曰百丈水。赵次公曰:《水经注》:泠水南出浮胏山,浮胏山,乃骊山之麓也。沈约诗:“百丈注悬淙。”扬雄《蜀都赋》:“火井龙湫。”

  (14)《杜臆》:官属休,谓休沐以致祭。《汉书·郑当时传》:其推毂士乃官属丞吏。《穆天子传》:天子以寒之故,命王属休。

  (15)初闻,追叙昔闻也。《易·大壮》:“小人用壮。”

  (16)谢惠连诗:“落雪洒林丘。”

  (17)曹植诗:“中夜指星辰。”《江赋》:“瑰奇之所窟宅。”

  (18)钱谦益笺:《长安志》:汤泉水,在汉阴盘故城东门外,去昭应十五里。贞观中,乘舆将自东门入,时水暴涨平岸,见物状如猪,当土门卧,命有司致祭,其物起向北,因失所在。开元八年冬,乘舆自南入,至半城,黑风从东北角起,倏忽满城,从官相失。上策马逾城,下至渭川,去气稍解,怅然还宫。时翰林学士王翰作《答客问》上之。词曰:“龙跃汤泉云渐回,龙飞香殿气还来。龙潜龙见云皆应,天道常然何问哉。”《剧谈录》:咸通九年春,华阴县南十余里,一夕风雨暴作,有龙移湫,自远而至。先是厓垅高来,无贮水之所。此夕迥从数丈小山,自东西直亘南北。峰峦草树,一无所伤,碧波回塘,湛若疏凿。

  (19)《天台赋》:“或倒影于重溟。”庐山道人《游石门诗序》:“流光回照,则众山倒影。”瑶池,见慈恩寺诗。

  (20)《水经注》:屈而北注。谢朓诗:“回瞰沧江流。”

  (21)《晋书·五行志》:《御路杨歌》:“汝非皇太子,那得甘露浆。”

  (22)《江赋》:“挥弄洒珠。”《内则》:“甘旨柔滑。”

  (23)《上林赋》:“建翠华之旗。”注:“翠羽为旗上藻也。”《长门赋》:“澹偃蹇而待曙兮。”李奇注:“澹,犹动也。”又《七发》:“旌旗偃蹇。”《广雅》:“偃蹇,夭矫也。”

  (24)《楚辞》:“乘回风兮载云车。”《北征赋》:“曾不得乎少留。”

  (25)颜延之诗:“笳鼓震溟州。”张协诗:“雨足洒四溟。”

  (26)梁武帝《忏序》:“宫内闻异香馥郁。”《上林赋》:“过乎泱漭之野。”

  (27)任昉《述异记》:鲛人,即泉先也,又名泉客。南海出鲛绡纱,泉先潜织,一名龙纱,其价百余金,以为服,入水不濡。《吴都赋》:“泉室潜织而卷绡。”注云:“鲛人织轻绡于泉室以卖之。”蔡梦弼曰:献绡以为币,沉牛以为牲也。

  (28)《穆天子传》:天子大朝于燕然之山,奉壁南面,曾祝佐之,祝沉牛马豕羊。注:“曾,犹重也。祝,谓祝史。”《汉书·郊祀志》:祝谓言祭祝之赞词者。《穆天子传》:文山之人归遗,乃献良马十四驷,天子与之豪马、豪牛、厖狗、豪羊,以三十祭文山。注:“豪,犹髭也。”

  (29)《书》:“作善降之百祥。”扬雄《解嘲》:“遭盛明之世。”

  (30)《吴都赋》:“古先帝代。”

  (31)《埤雅》:“虾蟆一名蟾蜍,或作詹诸。”张衡《灵宪》:“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嫦娥窃之奔月,是为蟾蜍。”陆倕《漏刻铭》:“灵虬承注,阴虫吐噏。”李翰曰:“阴虫,虾蟆也。”潘鸿曰:按《五行志》:神龙中,渭水有虾蟆,大如鼎,里人聚观,数日而失。此韦后时事。“坡陀金虾蟆”,盖其类也。禄山浊乱宫闱,故有此应,可与翟泉鹅出,同类并观,故曰:“出见盖有由。”又载虾蟆色如金,或云:骊山上有古碑载之。蔡曰:《西阳杂俎》:长庆中,有人见月光属于林中,如疋布,寻视之,见一金背虾蟆,疑自月中者。《北史·源师传》:真龙出见。陆机诗:“于今知有由。”

  (32)《过秦论》:“履至尊而制六合。”《诗》:“顾我则笑。”

  (33)钱谦益笺:唐人多以王母比贵妃。刘禹锡诗:“仙心从此在瑶池,三清八景相追随。”王建诗:“武皇自送西王母,新换霓裳月色裾。”公诗亦云:“惜哉瑶池饮。”又曰:“落日留王母。”《诗》:“此宜无罪,汝反收之。”注:“收,拘也。”此诗收字所本。

  (34)《玉篇》:“蚪,无角龙,俗作虬。”《禄山事迹》:帝尝夜宴禄山,禄山醉卧,化作一猪而龙头,左右遽言之。帝曰:“渠猪龙耳,无能为也。”天宝十四载,玄宗遣中使赍玺书召禄山曰:“与卿修得一汤沐,故令召卿,至十月朕于华清宫待卿。”狐假虎威故事十一月,禄山起兵反。

  (35)邵宝注:飘飘,俊逸貌。崔駰诗:“飘飘神举逞所欲。”《宫阙簿》:“青琐门在南宫。”《汉旧仪》:给事黄门侍郎,每日暮,向青琐门拜,谓之夕郎。

  (36)曹植《与吴质书》:“得所来讯,文彩委曲。”赵次公注:珊瑚钩,出《纂异记》载嵩岳嫁女事云:周穆王把酒请王母歌,以珊瑚钩击杯而歌。师氏曰:珊瑚钩,言文章之可贵。吴注:旧引萧诠诗“珠帘半上珊瑚钩”,与文彩二字不贯。《纂典》记相如见枚叔文,称曰:“如珊瑚之钩,璠玙之器,非世间寻常可见。”若公《八哀》诗《赠秘书监李公邕》“丰屋珊瑚钩”,则可引萧诠诗句矣。

  (37)《楚辞》:“临风恍兮浩歌。”《淮南子》:“手会《渌水》之趋。”马融《长笛赋》:“取度于《白雪》、《渌水》。”注云:“二曲名。”嵇康《琴赋》:“初涉《渌水甩手掌柜》,中奏清徵。”《洛阳伽蓝记》:魏高阳王雍,有姬修容,能为《渌水歌》。张远注:“此用《渌水》,亦暗贴灵湫,如岑参《和雪后早朝》诗,用“仙郎歌白雪’,亦然。”

  (38)陆云《与兄书》:“昔日读《楚辞》,意大不爱,顷日视之,实自清绝。”


【赏析】

  此诗分四段。首段八句起,末段四句收,中间二段各十四句。

  首段叙驾幸骊山。阴火以下,志汤泉胜景。祭龙有期,故来必十月。山势最高,故下临九州。阴火,言泉之温。喷薄,言泉之涌。天子所浴,故比之赤日也。此段记驻跸灵湫。初闻以下,志湫龙神异,及湫水之洁清。阆风旷原,借讽荒游。屈万乘之尊,而往祀灵湫,事近矫诬,故曰可怪。倒影,谓宫殿下映。屈注,谓众水奔赴。三段记亲祀灵湫。百祥以下,借虾蟆咎征,而患长虬之不测。吴论:翠旗云车,羽卫迟留也。箫鼓异香,贡绡深牛,祀典丰洁也。梦弼曰:杨国忠言禄山必反,曰:“陛下试召之,必不来。”禄山闻命即至,见上于华清宫。此禄山谒见之由,故曰:“坡陀金虾蟆,出见盖有由。”上由是益亲信禄山,国忠之言不能入。太子亦知禄山必反,言之不听。虽国忠欲收禄山,贵妃必不肯,故曰:“至尊顾之笑,王母不肯收。”续遣归范阳,禄山遂反。岂非“复归虚无底,化作长黄虬”乎?朱鹤龄注:虚无底,即湫水也。归虚无而化黄虬,言禄山之势已成,犹猪龙而僣拟真龙也。其忧乱之意,情见乎词矣。末段赞郭诗,结出相和之意。听歌生愁,有感时事也。

  卢元昌曰:十月,讥非时。浴日,讽亵尊。阆风广漠,刺荒游。改移窟宅,志变异。献币沉牛,明矫诬。虾蟆出,指禄山也。至尊笑,宠虾蟆也。王母不收,纵虾蟆也。考月中有金虾蟆,乃蚀月者。月为阴精,贵妃似之。禄山通宵禁中,是为虾蟆蚀月。玄宗以虾蟆忽之,竟为长虬难制。灵湫一篇,其曲突之讽欤。

  王嗣奭曰:禄山当如阴虫伏处,今一旦凭藉宠灵,窥窃神器,妄自意为天矫飞天之物,岂非虾蟆而黄虬,上下失位者乎?盖始终以虾蟆事为比也。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汉族,巩县(今河南巩义)人。杜甫曾祖父(杜审言父亲)起由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河南巩义)。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他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世尊称为“诗圣”,他的诗也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的杜甫的诗全集栏目。(http://)

  杜甫的诗被称为“诗史”,是因为在杜甫所作的诗多诗风沉郁顿挫,忧国忧民。杜甫的诗词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以“沉郁顿挫”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而以沉郁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他的诗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表达了崇高的儒家仁爱精神和强烈的忧患意识,因而被誉为“诗史”。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杜甫一生写诗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别”,并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三吏”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关吏》,“三别”为《新婚别》《无家别》和《垂老别》。杜甫流传下来的诗篇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杜甫作品被称为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

  杜甫善于运用古典诗歌的许多体制,并加以创造性地发展。他是新乐府诗体的开路人。他的乐府诗,促成了中唐时期新乐府运动的发展。他的五七古长篇,亦诗亦史,展开铺叙,而又着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复,标志着我国诗歌艺术的高度成就。杜甫在五七律上也表现出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成熟的阶段。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著作有《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春望》、《绝句》、《望岳》等等。


【繁体对照】


奉同郭給事湯東靈湫作(骊山溫湯之東有龍湫) 杜甫


東山氣鴻濛,宮殿居上頭。君來必十月,樹羽臨九州。
陰火煮玉泉,噴薄漲岩幽。有時浴赤日,光抱空中樓。
阆風入轍迹,曠原延冥搜。沸天萬乘動,觀水百丈湫。
幽靈斯可佳,王命官屬休。初聞龍用壯,擘石摧林丘。
中夜窟宅改,移因風雨秋。倒懸瑤池影,屈注蒼江流。
味如甘露漿,揮弄滑且柔。翠旗澹偃蹇,雲車紛少留。
箫鼓蕩四溟,異香泱莽浮。鲛人獻微绡,曾祝沈豪牛。
百祥奔盛明,古先莫能俦。坡陀金蝦蟆,出見蓋有由。
至尊顧之笑,王母不肯收。複歸虛無底,化作長黃虬。
飄飄青瑣郎,文彩珊瑚鈎。浩歌渌水曲,清絕聽者愁。

【相看两不厌全诗作品介绍】

  《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的作者是杜甫,也题作《夜听许十一诵诗爱而有作》,被选入《全唐诗》的第216卷第34首。这首诗是杜甫于天宝十四载在长安所作。


【原文】


  夜听许十损诵诗爱而有作


  作者:唐·杜甫


许生五台宾,业白出石壁。余亦师粲可,身犹缚禅寂。

何阶子方便,谬引为匹敌。离索晚相逢,包蒙欣有击。

诵诗浑游衍,四座皆辟易。应手看捶钩,清心听鸣镝。

精微穿溟涬,飞动摧霹雳。陶谢不枝梧,风骚共推激。

紫燕自超诣,翠驳谁剪剔。君意人莫知,人间夜寥阒。


【注释】

  【鹤注】当是天宝十四载长安作。又曰:许十一,当是居五台学佛。

  许生五台宾①,业白出石壁②。余亦师集可③,身犹缚禅寂①。何阶子方便⑤,谬引为匹敌⑥。离索晚相逢⑦,包蒙欣有击⑧。

  (首叙许精禅理。【钱笺】曰宾,则暂住也。曰出,则出游也。得非许生游历,亦如鸾公之少住台山,后移石壁者欤?许业已白,而己犹缚于禅,今何所阶梯,得子方便之门,而谬引我匹敌乎。包蒙有击,待其启发也。)①《水经注》:五台山,五峦巍然,故谓之五台。此山名为紫府,仙人居之,其北台之山,即文殊师利常镇毒龙之所。②《宝积经》:若纯黑业,得纯黑报,若纯白业,得纯白报。【朱注】《翻译名义集》:十使十恶,此属于罪,名为黑业。五戒十善,四禅四定,此属于善,名为白业。《续高僧传》,昙鸾,雁门人,家近五台山,年未志学,便往出家。大通中,游江南,还魏,移住汾州北山石壁玄中寺,今号骛公岩。③《旧唐书》:达磨传慧可,慧可尝断其左臂以求法。慧可传璨,璨传道信,道信传弘忍。④【朱注】《维摩经》:“一心禅寂,摄诸乱意。⑤应璩诗:“良遇不可值,伸眉路何阶。”经又云:“有方便,慧解;无方便,慧缚。”⑥《左传》:宾媚人曰:“若以匹敌。”⑦离群索居,见《礼记》子夏语。⑧《易·蒙卦》:“九二包蒙”,“上九击蒙。”

  诵诗浑游衍①,四座皆辟易②。应手看捶钩③,清心听鸣镝④。精微穿溟涬⑤,飞动摧霹雳⑥。陶谢不枝梧⑦,《风》《骚》共推激⑧。

  (次言听许诵诗。许生自诵其诗,浑浑然流出。游衍,从容貌。辟易,惊避貌。捶钩,喻功之纯熟。鸣镝,喻机之迅捷。穿溟涬,谓思通造化。摧霹雳,谓势压雷霆。下凌陶谢,上继风骚,言其才大而气古。枝梧,犹云抵当。推激,谓推尊而激扬之。)
①《诗》:“及尔游衍。”游衍,优游宽衍也。②孔融诗:“高谈满四座。”《项羽传》:“人马俱惊,辟易数里。”注:“分张而易其处。”③《庄子》:“轮扁斫轮,得之于心,应之于手。”又曰,大马之捶钩者,年八十矣,而不失豪芒。【朱注】司马云:拈捶钩之轻重,不失豪芒。或云:江东三魏之间,人皆谓锻为捶。④诸葛武侯表:“清心寡欲。”《史记》:“冒顿作鸣镝。”注:“髐箭也。”⑤吴迈远诗:“精微贯穹旻。”《淮南子》:“四海溟涬。”《帝系谱》:“天地初起,溟涬蒙鸿。”旧注引《庄子》“大同乎涬溟”,非。杜公不肯倒用也。⑥沈佺期《祭李侍郎文》:“思含飞动。”《公羊传注》:“雷疾而甚者为震。”震与霆,皆谓霹雳也。⑦钟嵘《诗品》:“陶潜诗,其源出于应璩,又协左思风力。”“谢灵运诗,其源出于陈思,杂有景阳之体。”《项羽传》:“诸将詟慑,莫敢枝梧。”注:“小柱为枝,大柱为梧。”⑧湘东王书:“既殊比兴,正背风骚。”《谢灵运传》:“自汉至魏,文体三变,莫不同祖风骚。”

  紫燕自超诣①,翠駮谁剪剔②。君意人莫知,人间夜寥阒③。

  (末赞许生,归结夜听之意。自超诣,独能超出也。谁剪剔,无待改削也。诗意之妙如此。使不遇知己,几于清夜寂寥,公盖自托为知音也。腾逸曰超,远造曰诣。剪谓薙其鬃,剔谓刷其毛。此章前二段各八句,后段四句收。)

  ①《西京杂记》:文帝自代来,有良马九匹,其一曰紫燕骝。《赭白马赋》:“紫燕骈衡。”《唐六典》:《昭陵六马赞》:“紫燕超跃。”司马相如《封禅文》:“招翠黄。”即紫黄也。扬雄《河东赋》颜注:“翠龙,穆天子所乘马也。”此云翠驳,即翠黄,翠龙之意。《尔雅翼》:六駮,如马,白身黑尾,一角,锯牙虎爪,其音如鼓,喜食虎豹。盖駮毛物既可观,又似马,故马之色相类者以駮名之。《子虚赋》:楚王乃驾驯驳之驷。徐铉曰:晋侯乘驳,乳虎见之而服。则象驳之文,理或然也。《世说》:诸葛厷所谈,便已超诣。②《庄子》:“烧之剔之。”③萧子范《直坊赋》:“何坊境之寥阒。”王嗣奭曰:公自谓“语不惊人死不休”,又云“沉郁顿挫,随时捷给,扬枚可企”。平日自负如此,定应俯视一切。今听许诗,实心推服,不啻口出。其称他人诗,类此尚多。生平好善怀贤,诚求乐取,从来词人所少。盖休休大臣之度也,诗人乎哉!
-----------仇兆鳌 《杜诗详注》-----------


【作者介绍】

  杜甫(712-770),字子美,自号少陵野老,汉族,巩县(今河南巩义)人。杜甫曾祖父(杜审言父亲)起由襄阳(今属湖北)迁居巩县(今河南巩义)。盛唐时期伟大的现实主义诗人。他忧国忧民,人格高尚,他的约1500首诗歌被保留了下来,诗艺精湛,他在中国古典诗歌中的影响非常深远,被后世尊称为“诗圣”,他的诗也被称为“诗史”。杜甫与李白合称“李杜”,为了与另两位诗人李商隐杜牧即“小李杜”区别,杜甫与李白又合称“大李杜”。更多古诗欣赏文章敬请关注“”的杜甫的诗全集栏目。(http://)

  杜甫的诗被称为“诗史”,是因为在杜甫所作的诗多诗风沉郁顿挫,忧国忧民。杜甫的诗词以古体、律诗见长,风格多样,以“沉郁顿挫”四字准确概括出他自己的作品风格,而以沉郁为主。杜甫生活在唐朝由盛转衰的历史时期,其诗多涉笔社会动荡、政治黑暗、人民疾苦,他的诗反映当时社会矛盾和人民疾苦,他的诗记录了唐代由盛转衰的历史巨变,表达了崇高的儒家仁爱精神和强烈的忧患意识,因而被誉为“诗史”。杜甫忧国忧民,人格高尚,诗艺精湛。杜甫一生写诗一千五百多首,其中很多是传颂千古的名篇,比如“三吏”和“三别”,并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三吏”为《石壕吏》《新安吏》和《潼关吏》,“三别”为《新婚别》《无家别》和《垂老别》。杜甫流传下来的诗篇是唐诗里最多最广泛的,是唐代最杰出的诗人之一,对后世影响深远。杜甫作品被称为世上疮痍,诗中圣哲;民间疾苦,笔底波澜。

  杜甫善于运用古典诗歌的许多体制,并加以创造性地发展。他是新乐府诗体的开路人。他的乐府诗,促成了中唐时期新乐府运动的发展。他的五七古长篇,亦诗亦史,展开铺叙,而又着力于全篇的回旋往复,标志着我国诗歌艺术的高度成就。杜甫在五七律上也表现出显著的创造性,积累了关于声律、对仗、炼字炼句等完整的艺术经验,使这一体裁达到完全英达故事汇成熟的阶段。有《杜工部集》传世。其中著作有《闻官军收河南河北》、《春望》、《绝句》、《望岳》等等。


【繁体对照】


  夜聽許十損誦詩愛而有作


  作者:唐·杜甫


許生五台賓,業白出石壁。余亦師粲可,身猶縛禅寂。

何階子方便,謬引爲匹敵。離索晚相逢,包蒙欣有擊。

誦詩渾遊衍,四座皆辟易。應手看捶鈎,清心聽鳴镝。

精微穿溟涬,飛動摧霹雳。陶謝不枝梧,風騷共推激。

紫燕自超詣,翠駁誰剪剔。君意人莫知,人間夜寥阒。

admin

作者: admin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