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美文欣赏

女朋友被前男友玩百次_和女胥做了好爽

    眼前女子白衣飘飘,眼神清冷,和楚初颜不同的是,她晶莹如玉的脸上有一股凛然威严之意,应该是长期执掌天下一等一的宗门…


    眼前女子白衣飘飘,眼神清冷,和楚初颜不同的是,她晶莹如玉的脸上有一股凛然威严之意,应该是长期执掌天下一等一的宗门带来的威势。

    随着她的到来,整个房间温度一下子降了好几度。

    祖安第一反应就是当初初颜也挺冷的,但身子里温暖得很,不知道这女人会不会也这样。

    这念头一起他都吓了一跳,急忙收敛心神。

    他只能庆幸这个世界没有他心通之类的技能,否则让对方知道自己刚刚想的什么,还不得将他挫骨扬灰啊。      女朋友被前男友玩百次_和女胥做了好爽    

    “你的眼神不对。”燕雪痕眉头轻蹙,不悦地看了他一眼。

    “咳咳,请恕我有伤在身,不能起来给燕观主行礼。”祖安只得装出一副虚弱的样子岔开话题。

    对方大半夜摸到房间来,总不会和他谈情说爱的。

    万一对方真是来下杀手的,先装重伤麻痹她,看等会儿有没有机会翻盘。

    “燕观主?”燕雪痕哼了一声,“以你和初颜的关系,喊我燕观主会不会不合适?”

    祖安头皮发麻,看来果然还是被她发现了,只好试探着说道:“师父?”

    燕雪痕:“……”

    “谁是你师父,别乱攀关系!”

    祖安一脸无辜地说道:“你是初颜的师父,我和初颜又是夫妻,不喊你师父又喊什么,我可不想被人当做骑师灭祖之人。”

    燕雪痕眉头暗皱,总觉得他“欺师灭祖”几个字发音有些古怪,不过只当是方言差异,也没有深究:“你既然和初颜是这种关系,那为何还和那魔教妖女打得火热?”

    祖安顿时有些蛋疼,想过无数次自己的红颜知己碰面时的修罗场,但万万没想到会由红颜知己的长辈来开启修罗场。

    他只好答道:“当初我被朝廷所抓,一路上碰到很多危险,幸得秋姑娘舍命相救,我才能平安活下来,此事初颜也很清楚。”

    言外之意是我老婆都知道我和秋红泪的关系,你这个当师父的又瞎操什么心。

    燕雪痕有些不悦:“人家对你有救命之恩,你完全可以其他方式报答,非要以身相许么?说到底还不是看人家姑娘生得美艳,起了色心而已。”

    祖安正色道:“两情相悦又岂能叫起色心呢。”

    燕雪痕淡淡地说道:“你倒是会强词夺理,本座也懒得理你这些事情,反正你和初颜已经和离了,从今以后你们就没关系了,你要和魔教妖女也好,和其他女子也罢,都和她无关了。”

    祖安急了:“我们当初的和离是为了保存楚家迫不得已的选择,并不是要离婚,我们的感情依旧……”

    “哦?”他还没说完便被燕雪痕打断,“既然如此初颜和那个魔教妖女之间你选谁?”

    “呃……”祖安有些犹豫,“可不可以全都要?”

    虽然此时能说些漂亮话糊弄过去,但事后传到秋红泪和云间月那边去,肯定要伤她们的心。

    而且看燕雪痕一副和云间月不对付的样子,多半……不对,肯定会把这话穿过去嘚瑟。

    燕雪痕:“???”

    来自燕雪痕的愤怒值+444+444+444……

    这家伙哪里来的脸,竟敢当着我的面说出这样无耻的话?

    她脸色一沉:“反正本来也没有打算让你们在一起,所以你要跟魔教妖女一起也无所谓了。”

    祖安皱眉道:“这是我和初颜的私事,用不着她的师门管吧。”

    “当然需要,”燕雪痕淡漠地说道,“本门心法讲究太上忘情,她想修炼到更高境界,迟早是要忘记人间情爱的,既然如此,早忘记总比晚忘记痛苦更少。你要是为了她好的话,就应该放手。真正的爱是应该成全对方,而不是自私的占有。”

    祖安一脸无语,心想这些宗门到底是咋回事,魔教的《天魔魅音》需要修炼者守身如玉,白玉京也需要修行者太上忘情,那还不如都去练葵花宝典算了。

    他静静地看着对方:“燕观主可曾谈过恋爱?”

    燕雪痕:“???”

    她轻扫了祖安一眼:“自然没有。”

    语气平静,仿佛在说一件丝毫不关心的事情一样。

    “既然没谈过恋爱,又何谈懂爱?”祖安叹了一口气,“观主刚刚的解释未免太想当然了吧,那种什么爱需要放手,成全对方的观点往往都是一些粗制滥造的言情话本用来骗小女生的。”

    燕雪痕白皙的玉颊上闪过一抹晕红,刚刚那句话还真是从言情话本上看到的。

    她宗门功法需要太上忘情,可是她对情完全不了解,哪里谈得上什么忘?

    可是她又视天下男人如无物,根本不可能亲自去谈一场恋爱。

    于是她灵机一动想到了办法,她悄悄购买了市面上大多数言情话本来看,通过研究那些痴男怨女的爱情故事,自觉得已经懂了什么是爱,然后更容易做到太上忘情。

    其中她最为推崇《甜宠小娇妻:霸道剑仙的九十九次索爱》,为此还特意交给徒弟楚初颜,让她闲暇时好好研究。

    不过这些事情她当然不会承认,被祖安无意间说破,尴尬地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

    她毕竟是大宗师,很快恢复了平静:“本座没兴趣和你讨论这些,刚才你暗算我的事情,本座看在初颜的面子上饶你一命,以后莫再纠缠。”

    祖安奇了:“刚刚我们是正大光明立下的赌约,我哪里是在暗算你啊,当场有那么多人都可以为我作证呢。”

    燕雪痕冷笑一声:“你当本座傻么?我虽然不像云间月那魔头做事随心所欲,却也不至于被区区几句话束缚住手脚。我现在将你杀了,事后又有谁知道是我动的手?还不是看在初颜的面子上,你莫要不知好歹。”

    祖安皱了皱眉,不过也清楚这件事和她争不出什么,只好转移话题问道:“对了,我听闻白玉京素来以名门正派自居,可为何会和妖族勾结,帮妖族输送军需物资,岂不是害得无数人类生灵涂炭?”

    燕雪痕黛眉微蹙:“胡说八道,我们宗门什么时候做过这些事情?”

    “你那个好师弟不就在做么,他和云中郡守左苏联合,将整个云中官场打造成了利益共同体,一直和妖族勾结走私。”祖安冷冷地说道,“你别说你不知情?”

    燕雪痕沉默良久,然后缓缓说道:“我素来不过问尘世间的事情,这些事我并不清楚,回去后会求证一下。”

    听到不是他们宗门在幕后当黑手,祖安不禁松了一口气,毕竟人家堂堂大宗师,如今随时可以取他性命,能耐着性子解释已经很不错了。

    “那就有劳观主了,”祖安忽然想起什么,从怀中摸出一套化妆品递了过去,这是之前从胭脂蔻买的名贵货,“这些劳烦观主带回去。”

    燕雪痕扫了一眼,摇了摇头道:“我不用这些,你也不必要给我送礼讨好。”

    祖安:“……”

    他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这是请观主拿去交给初颜的。”

    燕雪痕:“!!!”

    她脸色一沉:“刚刚都和你说了,初颜以后和你再无关系,不要再打扰她追求天道了。”

    来自燕雪痕的愤怒值+233+233+233……

    说完衣袖一拂,整个人飘然远去,只留下空气中一抹若有若无的幽香证明曾经来过。

    祖安看着桌上那些琳琅满目的化妆品顿时欲哭无泪,刚刚是不是应该送两套她就收了啊?

    哎,这胭脂蔻的东西真晦气,连续送了好几个人都没送出去了。

    ……

    第二日一早,有绣衣使者前来禀告:“祖大人,昨天您让我调查的事情已经查清楚了。”

    “结果如何?”床上打坐的祖安睁开了眼睛。

    “的确如祖大人猜想的那样。”绣衣使者答道。

    “辛苦了。”勉励对方几句让他退下过后,祖安长长叹了一口气,“果然如此啊。”

    接下来和行馆中其他人说自己要闭关养伤,没事时不要打扰。

    让妲己穿上他的衣裳在房中冒充,自己则换了一身装束悄悄离开了行馆。

kkk

作者: kkk

联系我们

联系我们

关注微信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微信扫一扫关注我们

关注微博
返回顶部